傻夫亦倾城[重生]

作者:碧海笙明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章

      天才蒙蒙亮,顾河就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仓促穿上衣服,门外顾老爹脸色阴沉的可以挤出水来。

      “既然回来了,就别待着了,正好地里的活计多的不行,一会儿跟着你大哥二哥一起去。”

      摆明不能拒绝的语气,衣衫不整的顾河也只是点点头,并不多言语。可是等到他回屋洗漱完,家里人都已经吃完饭准备出发,明显没有做他们两个的吃食。

      老四两夫妻没办法,只能吃一点昨天顾小河带回来回来的杂粮干粮。

      三文钱成人脑袋大的一个大饼子,干硬,味道当然算不上好,却胜在便宜,出远门的穷苦人家会囤一些。

      “淼淼,你别吃这个了,一会儿你去三哥他们小厨房下碗面条吧,昨天有剩下的,回来我和他说。
      我走了之后你也和他们一起吃,他们的伙食到底是好些,也不用看她们的脸色,我不是给了你半两银子吗,寻个由头给了三哥吧……”

      这种杂粮饼子确实不适合孕妇吃,韩淼有些艰难的咀嚼,顾河心里也不是滋味。顾河一把拿过韩淼手里的半块饼子,几口下肚。

      没到半刻钟,外边摔摔打打的声音震天响,顾河还没来得急咽下,直直窜了出去。

      走到门外,还是不放心,转过叮嘱道:“记得吃饭那,三哥的事儿我去说,他一定会同意的。”

      叮嘱一番小跑着挑起一旦秧苗,晃晃悠悠的走了。

      看着浩浩荡荡出去的一家人,韩淼心底一阵心疼,家里那么多人都空着手,偏偏就把所有东西都让顾河背着……

      “哎……”

      韩淼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站的有些久了,韩淼头顶一阵发昏,忙不迭扶住桌子,摸出一个小纸包,里面是一些红糖,韩淼捏了一把,想了想,又倒了一半回去,等到这碗温热的红糖水下肚,她才举得好受了些。

      这红糖可是稀罕物儿,是顾河瞒着她买回来养身子的,自己家什么样,他心里知道,虽然韩淼不说,他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她在家过的是什么日子……

      顾家难得的清净,韩淼安静的坐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什么,手边搪瓷碗不时飘起几缕淡淡的水汽。

      “咔嚓!”

      在西屋待了有一个时辰,一声闷雷响起,飘起了豆大的雨滴,不一会儿的功夫,细密的雨珠就连成一片水幕。

      韩淼坐不住了,焦躁不安的心情越来越明显,好像每个人出门的时候都带着斗笠,蓑衣,唯独顾河担着一旦秧苗晃晃悠悠就出去了,顾家人自然不会给他准备雨具,而她偏偏没想到这茬儿!

      怎么办呢!韩淼急的原地打转。

      每年因为风寒死去的人不计其数,要是顾河有个万一,那天就塌了!

      ‘儿子,你要争气,咱们去给爹爹送伞,你千万别捣乱……’

      想是在回应她,肚子里的孩子轻轻蠕动两下,韩淼顿时惊奇不已。

      “好孩子。”

      奖励似的拍拍肚子,韩淼拿起雨具走进雨幕里。

      ……

      “老婆子,那个好像是顾家老四媳妇儿吧,我是不是眼花了?这么大肚子还出来?”

      “不错,好像是叫淼淼吧”田婆子直起腰眯着眼仔细看了一会才确定就是韩淼,“是不是也和你没关系!”

      给了借机偷懒的老头子一巴掌,看着田老头嘿嘿笑了两声之后又弯下腰,这才帮着他修补漏了的屋顶。不过想到顾家人的嘴脸,又想到韩淼硕大的肚子,长长舒了一口气,都是可怜人!

      可谁家不可怜呢?自家还闹不清楚呢,回头望了一眼自家窝在一起聊天的儿子,再看看大雨中颤颤巍巍的老伴儿,也就没空想别人家的是是非非。

      田里的不少人都看到了举着一把半旧油纸伞的韩淼,类似的低语发生在每一处避雨的人群中,韩淼不曾注意,此时她全部注意力都在脚下,鼓起的肚皮挡住了她大半的视线,她每一步都走的格外小心。

      隔着厚厚的雨幕,终于在一群大大小小蓑衣中,韩淼发现那被淋成落汤鸡的熟悉身影身影,心底一阵酸涩,心疼,滚烫的热泪烫的眼眶生疼。

      “小河儿!”

      地里的顾河以为自己太过于想着家里的人,出现了幻听,可是看着田垄间向自己走来的韩淼,先惊后怕,她可是正怀着孕呢!

      韩淼喉咙堵得慌,根本说不出其他的话,急切的把人拉近伞里,把蓑衣披在他身上。顾河嘴唇都冻的发紫,脸色煞白。  

      “你来这里干什么!怎么不听话呢,你要是生病该怎么办啊!孩子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顾河是真的有些生气,他害怕如果真的有个万一,他不知道该自己怎么活下去。韩淼有心解释,一张嘴,就控制不住眼角的酸涩,每个人都有蓑衣,独独顾河被淋成落汤鸡,她心里堵得很。

      “淼淼,你别着急,别着急,我不是怪你,不是怪你,别着急,你怎么不听话呢,下次不可以在这样了,听到了没有?”

      “狗日的,老子的庄稼!”

      顾老爹一眼就扫到了,顾河因为担心韩淼,走时候有些着急,没注意脚下,踩倒了不少黄豆秧子,熟透了的豆子禁不起这样的大动作,纷纷爆开,地里不少金黄。

      顾老爹大手里紧紧倒下的豆秧,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一脸怒容,顺手抄起一把锄头照着顾河脊背上狠狠砸下来!

      顾河背对着没有注意,韩淼倒是看得分明,下意识的一把拉过顾河,险而又险的避过,不过还是顺着背部滑了一下,顾河感觉一阵火辣辣的痛。

      两人摔在田垄里,又压倒一片秧苗,顾老爹脸色黑的可怕,又是一锄头砸向顾河。

      顾河抱着韩淼往旁边一滚,到底是躲过了。

      “天煞的东西,老子这是做了什么孽,才招来你们这两个丧门星!”

      “淼淼!淼淼!”

      顾河顾不上顾老爹骂骂咧咧,此时韩淼整个人暴露在雨幕中,抱着肚子,蜷缩成一个虾米,脸色难看的吓人,牙齿紧紧咬住,疼的说不出话来,还是强忍着冲他笑,让他不要担心。

      在看到从韩淼下身流过的雨水带着丝丝暗红,顾河脑子里嗡的一下,炸的他眼前一白,魂出天外!

      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扔掉油纸伞,把斗笠盖在韩淼脸上,裹紧蓑衣,抱起她就跑,脚下踩坏一连串庄稼,顾老爹狮子一样的怒吼他充耳不闻!

      “淼淼!淼淼!坚持住!一地昂要坚持住!”

      像是不知道疲倦一样,顾河抱着韩淼疯了一样冲向镇里,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一点,再快一点!

      “那是小河?”

      余多二人从医馆出来,大肆采购一番之后,才优哉游哉的赶着车往回走,没想到快到村子的时候,大雨不要钱一样拍下来,好在顾洋买了一下防潮的雨布,这才没有被淋成落汤鸡。

      走到村口,远远看见一个狂奔的人影,顾洋心里“咯噔”一下,好像是他那个便宜弟弟。

      余多没有答话,皱着眉头把骡车赶得飞快,他视力比顾洋好太多,一眼就看清楚是顾河。

      “小河,怎么了?小河?”

      两人停在顾河身边,哪知道顾河就像是没看到一样,顾洋喊他也充耳不闻,死命向前跑着。

      直到余多接过他抱着的韩淼,顾河这才有了聚焦,看着顾洋,像是找到了依靠。

      “哥!”

      “没事的,别急,我认识一个神医,淼淼一定会没事的……”

      余多一路上把车子赶得飞快,闯进了离开没多久的医馆,把准备收摊的宫大夫下了一大跳。

      “你们这是……”舍不得我老头子……

      剩下的玩笑话宫大夫直接咽进肚子里,看到孕妇之后,他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宫大夫虽然有些有些贪财,有些爱闹腾,可是他这辈子有个规矩:凡是孕妇,自当竭尽全力。

      “你们在外边候着,顾洋小子去烧些热水。”

      宫大夫一脸严肃的吩咐就把三人关在了门外,除了滴滴答答的雨声,死一样的寂静。

      “哥……”

      “没事的,宫大夫可是神医。”

      顾河蜷缩在墙角,冰凉的雨水顺着墙根流下来,不一会儿就在身下积了一个小水滩,长发不知什么时候散开,一缕一缕贴在脸上,说不上的狼狈。

      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害怕,顾河全身有些发抖。

      “顾河你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这么冷的雨,要坐下病的。”

      余多早就准备好了三套干净的衣服,顾洋示意顾河去换一下,顾河沉默的接过。

      换好衣服之后顾洋去后院烧水,留下余多顾河二人守在内门跟前。

      良久宫大夫才走出来。

      “大夫!”

      宫大夫抬手示意顾河稍安勿躁,喝了口热茶,这才开口。

      “已经施了针,母子平安,月份儿不小了,可要更加注意才行……”

      摆摆手示意顾河不必多礼,他现在累的狠,只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还这是不服老不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