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参她三岁半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8

      从派处所出来,人都下班了,各处也都收市了。

      贺译民的手里其实有五毛钱,这是陈月牙给他的,用她的话说,一个男人,出门在外,兜里不能没有钱。

      一毛又一毛,那是她自己练摊儿赚来的钱。

      贺译民拿着钱到了百货商店,用那个现在还是锁在抽屉里,得由百货商店的店员亲自来拨的电话,给他爸贺晃打个电话。

      贺晃退休前在钢厂是领导,家里安着电话的。

      但是电话一拨通,贺译民听到喂的一声,分明是后妈宋喻明的声音,才说了句我是贺译民,就听对面说了句打错了,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而就这一声,哐当一下花掉了贺译民两毛钱。

      两毛钱啊,贺帅在梦里要有两毛钱,就是清水县的首富了。

      一抬头,闺女两只眼睛里的那种可怜和可惜劲儿,就跟两毛钱是自己的命一样。

      当然,花了两毛钱只听了个声响儿,这事儿得亏陈月牙不知道,要是她知道绝对得说叨半天。

      他爸都没拿他当儿子,他躺下这十个月也没来看过他,还没兄弟亲,他打这电话干啥?

      贺译民点着闺女的鼻子说:“这事儿得瞒着,可不敢告诉你妈!”

      超生撇着嘴巴,大伯和三叔都在乡下,偶尔也会扛着锄头来看她,但那个爷爷,他一次都没来过,就为这个,超生觉得爸爸那两毛钱花的不值。

      父女俩要从百货商店出来的时候,今天在百货商店里,差点被偷了包中华,但是,小偷给逮了的那个女售货员就跑了出来,递给贺译民一包玉溪烟:“同志,今天特感谢你,送你一包烟抽吧。”

      贺译民不抽烟,当然不肯接对方的烟。

      售货员的热情难以拒绝:“接着吧接着吧,这一包才几块钱,你可替我找回了一包中华烟呢。”

      一包中华十八块,那抵得上售货员半个月的工资,所以,这售货员要感谢贺译民。

      “这样吧,你给我闺女一根奶油冰棍吧!”贺译民说。

      三分钱的长条冰棍,在这个大夏天超生也只吃过一根,奶油冰棍,她自打生来都还没吃过呢,因为这是从去年才兴起来的。

      售货员二话没说,进了商店,掀开铁皮桶子上厚厚的面被,还得打开一个铁锁,从中取了一根奶油冰棍出来,上面还冒着层层的白气儿,就递给了超生:“这可真是个惹人疼的小闺女儿!”

      超生接过奶油冰棍,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哎呀!

      小丫头的舌头沾在冰棍上了,滋滋儿的疼带着滋滋儿的甜,又甜又疼,把眼泪都给惹出来了。

      不过饿了半天就吃了一个包子,这会儿她正渴着呢,这口奶油冰棍儿真香啊!

      既然夸了大话跟媳妇说晚上要吃肉,那当然就得想办法吃肉,所以贺译民今天必须弄一刀五花肉回去给妻子吃。

      踱步到大百顺菜市场的门口,这会儿正是晚市时间,市场上人络绎不绝的,贺译民啥也没干,抱着小超生,就在菜市场的门口站了一会儿。

      转眼,就在卖肉的窗口,他又一把逮到了一个小偷。

      一天在菜市场里逮到四个小偷,这回是菜市场的管理处亲自出面,奖励了贺译民一指宽的,肥瘦夹花的一吊子五花肉。

      拎着一刀子肥肥的五花肉回家,这才下午五点,离天黑还得一回儿了。

      “这么多的肉,超生想咋吃?”贺译民摇晃着手头的肉说。

      超生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突然想起来,大哥贺帅曾经说过,吃肉就要干的,还要油滋滋的,烤的冒烟儿的那种,汤肉吃了一泡尿就完了,干肉才能存在肚子里放得久。

      说干就干,超生从屋子里端出个大铁盘子,就架到蜂窝煤炉子上了,拿自己的小手掌在盘子上比划着,滋滋滋,煎这一面,滋滋滋,再煎另一面。

      “原来超生想吃烤肉?那好,咱今天就吃烤肉,你爸爸我在部队上呆了八年,别的不会,烤肉可是一牛。”贺译民说。

      说干就干,这边贺译民给烤盘上刷油,切五花肉,这就干上了。

      今天陈月牙的运气就没那么好了,在鸽子市摆了半天的摊儿,卖出去的东西并不多,而且差点给红袖章抓了。

      于此,陈月牙把运气全归在闺女身上。

      她发现自己只要带着超生一起练摊儿的时候,从来没被抓过,但只要不带着超生,就很容易被抓。

      超生不像隔壁的张福妞天生带福运,她是天生带着好人缘,只要带着超生出去摆摊儿,她根本不可能被治安队的人抓。

      她还没进院子呢,就给正在遛弯儿的王大妈拦住了:“月牙,你那男人人是真不错!”

      陈月牙对贺译民,本来就是由心的爱,听到他的名字都把嘴巴咧开了,收不住的笑:“我丈夫怎么就不错了?”

      王大妈笑呵呵的说:“这才醒来几天啊,就在院子里给你倒饬上肉了?”

      贺译民出去一天,工作的事儿解决了没就倒饬上肉啦?

      陈月牙一想自己今天给丈夫的那五毛钱,估计他可能割了三两肉,闻着滋滋一股肉香,心里已经在着急了,毕竟今天她摆了一天的摊儿也就赚了一块钱。

      这么多的五花肉,至少不下四块钱,钱可不是这么花的呀。

      一进院子,就在蜂窝煤炉子上架个铁盘子,有洗的干干净净的生菜,还有切成片儿的五花肉,加着蒜瓣儿,贺帅和超生俩呱唧呱唧,吃的正香着呢。

      “妈,我们在吃烤肉哟,油滋滋的五花肉,你就说它香不香。”贺帅扬着块肉说。

      超生怕烫,正在憋足了气的吹肉,吹凉之后才敢往嘴里放。小丫头嘴巴小,大块的肉塞不进去,又咬不烂,对付一块肉都对付的满头大汗。

      烤五花肉是不需要任何佐料的,只要把两面煎成焦黄,香气四散,味道简直诱人之极。

      爸爸虽然没说话,但是,看妈妈进来,立刻给她端了一碗凉白开。超生在三岁前没记忆,所以,并不知道爸爸妈妈是怎么相处的。

      但是,也看得出来,妈妈看爸爸的时候总是含情脉脉,相反,爸爸则要严肃内敛得多。

      不过一整天就只吃了一枚包子,超生饿,饿的眼里心里只有肉肉,就顾不上观察这些了。

      “这肉哪来的?”陈月牙问丈夫。

      她的心其实在滴血,一斤猪肉两块钱,目测案板上的那块五花肉至少得有三五斤,现在一斤肉两块钱,就双职工的人家都很难吃得起。

      “我今天在菜市场连着抓了四个小偷,菜市场奖励的。”贺译民翻着铁盘里煎的滋滋响的肉说。

      陈月牙转头看超生,就想知道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毕竟不论当兵的时候,还是在钢厂的时候工资都很高,从小练就一副花钱手浪的毛病。

      而现在这年月,别人家都吃不起肉,你单独吃肉,就得有那种小心眼的人专门去举报你,说你肯定是搞了投机倒把,治安办的人说不定就得上门查你。

      超生头点的就像拨郎鼓一样,当然,她还想告诉妈妈,爸爸今天浪费了两毛钱给爷爷打电话,结果就听了个声响儿。

      但是不行,她说不了话,所以告不了状。

      其实手脚比划也可以说,但看妈妈的肚子也在咕咕叫,超生立刻就拿着筷子开始替妈妈夹肉了,比起两毛钱,妈妈吃肉才更重要哇。

      隔壁的程春花家今天炖了一整天的猪头,这会儿肉也烂了烫也浓了,按理来说也该吃上肉了。

      程春花和张虎俩人生了俩儿子,福生和福运,加上福妞,总共仨孩子。

      福妞好一点,毕竟是女孩子,不跟着另外两个瞎搀和,福生和福运俩自打搬到隔壁,只恨自己屁股上没插着尾巴,让他们能把尾巴翘起来。

      毕竟张虎和贺译民是战友,原来他们家住大杂院,现在改贺译民家住大杂院了,这俩农村进城的孩子就有点按捺不住自个儿显摆的心,跟他们的外婆似的,总喜欢盯着隔壁。

      他们家有个小梯子,本来是用来上天台搭衣服的,但是这家子人的脾性就是喜欢扒在墙头看隔壁,笑人穷,骂人短,说些风凉话儿。

      今天福生和福运俩凑在墙头,不停的吸着鼻子,就说:“香,真香。”

      何向阳也闻着隔壁挺香的,扒墙头一看,眼睛里直接要冒血了:连工作都没有的贺译民俩口子居然吃上肉啦?

      陈月牙那么好的肚子不给她生大孙子她本来就生气,贺译民都成植物人了又活过来,她就更不高兴了。

      但这俩样都比不上她的大外孙馋肉让她心里不舒服。

      “咋,猪头肉不香吗,为啥盯着人家的烤肉看?”何向阳问。

      福生呸了一口:“那猪头都放半个月了,又腥又烂,有个啥吃头,我想吃烤肉,干炸炸的烤肉。”

      福运也说:“奶,我就想吃烤五花肉,我不想吃脓汤烂猪头。”

      “猪头好吃!”何向阳心虚的说。

      但其实那个猪头为了等陈月牙嫁给程大宝,都放半月了,没腌好,一股馊臭味儿。

      福运和福生一起呸:“猪头有个屁吃头,五花肉才好吃,你拿着我爸给的生活费,就得给我们弄五花肉吃,要不然你就从我们家滚。”

      俗话说的好,啥家庭教育出啥孩子来。

      贺帅吃肉的时候都知道让着妈妈和妹妹,因为贺译民从小就教他要懂礼,小孩要让着大人。

      但福运和福生不一样,他们的这个外婆在外面一蹦能有八丈高,凶的要死。

      但在女婿张虎面前却连个屁都不会放。

      为啥,就因为外婆盼着他爸从钢厂给程大宝倒钢材,整天得巴结着张虎。

      所以这俩孩子才有恃无恐:“外婆,我们也要吃五花肉,要不就让隔壁也吃不成,不然我们就闹你,往死里闹你!”

      你说去偷肉吃吗?

      何向阳个老婆子,她倒是想偷,可她没那个胆量啊。

      不过,没胆偷肉,干点坏事儿让隔壁吃不成肉,她的俩大乖外孙不就不闹了吗?

      何向阳从鸡栏里抱了一只芦花大公鸡出来,抱到墙头,故意哎哟一声,一只大芦花就飞出去了。

      大芦花在半空中飞着,直奔烤肉的炉子。

      贺帅难得吃顿肉,正吃的美着呢,眼看一只大芦花飞过来,顿时开始大叫了:“爸,爸,那儿有只鸡!”

      超生站了起来,两只小手在空中挥舞着,还厥着屁股拿小嘴巴往天上吹着气,想把鸡给吹跑。

      贺译民自己也站了起来,准备去扑飞那只正在朝着他家的肉飞来的大公鸡。

      不过任他们谁猛,也没有陈月牙的猛。

      她本来是拎着菜刀在切肉的,只是转头的功夫,一刀过去,大芦花头身分离,血溅当场。

      “我的大芦花!”隔壁的何向阳一声尖叫,没控制住自己,直接从墙上扑了下来,跌跌撞撞的,朝着她的大芦花冲过来了。

      这一摔下墙,咔嚓一声,哎哟,腰折了。

      超生和贺帅同时愣在原地,超生还给吓的打了个无声的咯儿。

      隔壁的何奶奶这是咋啦,居然直接从墙上跳下来了?

      “月牙,那可是我的大芦花,你咋能一刀就给劈了呢,原来那可是只活生生的鸡啊!”何向阳爬不起来,捶着地不住的嚎着。

      陈月牙拎着把菜刀,突然回头,目光阴森森的:“译民,你听说过没,咱们县城正在搞文明城市建设,专门清查治理的,就是那帮子在胡同里养鸡养鸭,搞的满胡同一股鸡屎味儿的人家?”

      ……

      “刚才我咋好像看见一只活鸡?”陈月牙拎着菜刀,目光寒森森的回头看着何向阳,一菜刀剁在了案板上:“要不,我去把这事儿给举报到居委会去?”

      人还没爬起来,何向阳连忙摆手说:“哪有什么活鸡,明明是我从菜市场宰的死鸡,月牙,街道是我家,文明靠大家,说谁养活鸡呢,你可不能瞎说。”

      政策都是一阵一阵的,原来讲究打黄扫非,现在就要文明你我,真给居委会抓成典型,虽然现在不流行批D了,但肯定要贴大字报批评。

      何向阳看着那只头首分离的鸡,哎哟,还等啥,赶紧带回家放血啊。

      鸡血在没肉吃的年月也是宝贝呢。

      ……

      肉肉吃的太饱也有太饱的麻烦。

      贺帅翻腾两下,一只胳膊压着妹妹的胳膊就睡着了,超生吃了太多的肉肉,却怎么也睡不着。

      爸爸肯定也是肉吃多了,一直在妈妈的身上动来动去。

      “怎么就不行了呢?”低沉的嗓音里带着疑惑的,他说。

      超生不知道爸爸是在干啥,但下意识觉得,爸爸还没有完全恢复好。

      得,吃肉肉攒来的小须须,她忍着痛拨下来,伸着手够巴够巴,就摸着放到爸爸嘴里了。

      好了,揪掉须须的疼让超生短暂忘了吃太饱的难受,超生可以安安稳稳睡大觉了。

      可怜本来正在蓄足了力气准备干一番大事的贺译民,还在妻子身上呢,就见闺女突然坐了起来,笑眯眯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巴。

      本来他就不行,这下直接给吓僵了。

      小超生才不知道自己把爸爸给吓坏了呢,她香乎乎的做了个梦,在她的梦里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两把/枪。

      有枪,那就证明爸爸明天很可能要比枪。可爸爸都已经睡了那么久了,他还能瞄得准吗?

      超生想让爸爸能瞄准,就得在他的手上种一枚嫩芽芽,但是,超生自己已经没有嫩芽芽了怎么办呢?

      早晨起来,超生在自己的掌心里吮啊吮,吮了好半天,哎呀,忍着撕心裂肺的疼痛,她吮出一颗还没长成的小须须,悄悄涂到了爸爸的右手上。

      现在,疲惫的超生急需要很多很多的水果和糖,来补充她身体里的灵力,要不然,她连床都起不了,至于走路,想都不要想。

      但是哪里才有水果呢?

      超生记得,妈妈已经很久都买不起水果啦。

      贺译民得去县局面视,虽然他自己自信满满,但陈月牙还是无比的担心,听说去了县公安局还得比枪法呢,就不知道贺译民退伍十年,还能不能端得住枪。

      这不,俩口子刚走到门口,就见门口蹲着两个中年男人,还有一个女人,旁边还搁着两大筐的苹果。

      “大哥,三弟,你们咋来了?”贺译民说。

      贺译民的大哥贺德民,一直在农村种地,看起来比他爸贺晃还老,站起来搓了搓自己的衣襟说:“听说你醒了,哥半夜从自留地给你摘了两筐子苹果,来看看你!”

      老三贺亲民和邓翠莲俩口子也站了起来,笑眯眯的望着贺译民,老三贺亲民指着筐子里的大南瓜说:“我种的!”

      得,亲爹虽然靠不住,但亲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永远都是彼此最大的靠山。

      这才听说他醒来,就来看他了。

      超生在床上躺着,其实是爬不起来,但贺帅以为她在赖床,正在催她起床呢,就见超生突然慢慢的,睁开了那双圆轱辘的大眼睛,冲着他甜甜的笑了一下。

      她闻到大苹果那种熟熟的,醉人的香味啦!

      而且 ,她还听到她最喜欢的,三叔的声音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超生:为了这个家我太难了,有人留言吗,嘻嘻……
    贺译民:我的小超生,别太用力过猛啊!
    作者:认真求评论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