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参她三岁半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5

      今儿的钢厂门前可热闹着呢,因为工人们要游.行,退休了的大爷大妈们几乎全出来了。

      “咱们的大学生出国跟别的国家的大学生比高低,这是好事儿,就是咱心中有热情,想支持,不知道怎么表答啊。”一退休的大爷说摩拳擦掌说。

      另一大爷摇着自己手里自治的小旗子说:“你看,我给自己治了标语,这不,体育健儿万岁!”

      这时候还等啥,陈月牙立刻从旅行包里拉出一件白线衣来:“大爷,您要不要也支持一下咱国家的体育事业?”

      “同志,这是啥,白线衣,瞧着倒是吸汗又舒服,这是卖的吧,咋卖?”大爷一看线衣上也有标语,乐了。

      陈月牙笑着说:“咋能叫卖呢,这叫支持国家政策,一件儿不贵,三块钱!”

      “来一件儿,就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我喜欢!”大爷一看是一辫子长长,二十出头的小媳妇儿,顿时笑着说。

      顿时,另一大爷手里的旗子它立马就不香了,这大爷也连忙说:“得,给我也来一件儿,我现在就得换上。”

      钢厂的退休工人退休金最高,一月三十块呢,不差三块钱,大爷们才不计较有没有人看着,自己是不是光肚腩儿,不就三块钱一件线衣嘛,雪白森森的,那必须得立刻换上啊。

      当然,买卖一做开,立刻就惊动了一群红袖章。

      这地儿值勤的红袖章可多着呢,其中有一个说起来不亲不远,就是贺译民大哥贺德民的妻子,陈月牙的大嫂刘玉娟。

      说起治安队,就不得不提治安队的成员,原本,城里治安队的人是够用的,但这两天钢厂搞游.行,城里的治安队员还要四处抓投机倒把,人手不够,就把各个乡镇的优秀劳动标兵们给选来了。

      这些劳动标兵们,有精力有能力,还六亲不认,最适合在城里抓投机倒把。

      刘玉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一趟抓完,她还得骑着自行车儿回家去呢。

      虽然她只能拿五块钱的补助,但她干劲十足。

      刘玉娟正在钢厂门口抓投机倒把,远远一看有一群人围着一个摆摊儿的,那不正是她的妯娌陈月牙?

      “这种算不算投机倒把,咱要不要抓?”另一个女同志挽着袖子,跃跃欲试的说。

      刘玉娟朝陈月牙身边挤着呢,回头说:“你没看人线衣上绣着工农兵万岁呢,你抓?你咋不去抓工农兵?”

      身为大嫂,当然得给自家的妯娌放点水,更何况,陈月牙卖白线衣也师出有名啊。

      不过这还不算奇的,刘玉娟在挤的时候忽然回头,她没看错吧,执勤的公安里头,有一个看起来高高大大一表人材的,特像二弟贺译民。

      前几天才听说他当上了公安,这就穿上制服执勤啦?

      刘玉娟和邓翠莲俩,半年前还去过一趟公公贺晃家,是去说贺译民瘫了的事儿,也是去打点秋风,毕竟农村人,一块肥皂的秋风,于她们来说都稀罕的不得了。

      当然,俩人确实一人打到了一盒肥皂的秋风,但也听公公贺晃和后婆婆宋喻明说叨了半天的贺译民,说自甘当初放弃宋思思是自甘堕落啦,说他躺下完全是自找的啦。

      宋喻明还笑话贺译民,说他就算醒来也凉了,这辈子完蛋了。

      可看看吧,老二不但醒来,而且这么快就穿上公安装了。

      刘玉娟恨不能赶紧挤到陈月牙身边,跟她分享一下喜悦。

      人太多,太挤,还没挤到跟前儿,就后面有同事喊她,说抓到了一个大投机倒把分子,大家得一起去清查,得,工作最重要,刘玉娟转身又走了。

      ……

      五十件线衣,陈月牙整整卖了150块,这可是一个高级干部一个月的工资。手里一沓块块钱,走路的时候,她两腿都有点儿发飘。

      进了国营商店,就有一种一览众山小,啥都敢问价的感觉。

      家里一直吃的是二道麦粉,没敢吃过细面,那当然细面先秤上三十斤。白糖必须有,孩子们大夏天喝凉白开,洒一把那是透心凉的甜,秤两斤。再有点红糖,熬点红豆,豆沙包子,那也是贼好吃的东西。

      最后,还得给超生买上一罐她最喜欢的桂圆精。

      人常言宁喝一罐桂圆精,不喝十罐麦乳精,桂圆精的香味儿,陈月牙自己都想流口水。

      人要没吃过,不会觉得馋,因为你想象不来那个味道。

      但你要吃过好东西,就会有馋的意识了,因为那个味儿它在你的脑海里,一直搔动着你的味蕾。

      买完所有的东西,陈月牙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看到柜台上摆着一双特漂亮的,牛皮面子,牛筋底的小孩子凉鞋,不大不小,应该刚合适超生穿。

      “这一双多少钱?”她问。

      售货员拿了起来:“不贵,十八块!”

      都赶得上一盒中华烟了,还不贵?这简直是天价凉鞋。

      陈月牙咬了咬牙,还是把它给买下来了。

      另一边,贺译民从昨天晚上值勤到今天下午,将近二十个小时,对于一个刚醒来的植物人来说,这么长时间的值勤可对他不太友好,终于有人来换他的班儿了。

      而来换他班的人,正是张虎的大哥张盛。

      张盛的爱人名字叫宋小霞,是贺译民的前妻宋思思的小姑,在钢厂的人事处工作,原来大家都是同事。但是,钢厂在贺译民醒来之后,拒不肯给他办理入职的,也是那个宋小霞。

      “译民,没值过这种大夜班吧,是不是挺不住了?”张盛笑眯眯的说。

      公安就这样,县城里只要有什么活动,最紧着的就是他们。对于体力的消耗,那可大着呢。

      贺译民拍了拍张盛的肩膀说:“你比我胖,按理来说你该更挺不住才对,我很好。”

      张盛掏出笔,在笔记本上端端的记了贺译民三个字,又在后面缀了20小时几个字,替他写好了加班名单,仍然笑眯眯的说:“去吧,从现在开始我换你的班儿。”

      贺译民接过笔记本,说:“张哥这手字写的挺漂亮!”

      “那是,原来专门练过硬笔书法!”张盛又说。

      贺译民撕了一页纸,递过笔说:“我们当兵的大老粗,名字总写不好看,张哥你再示范一个给我看,我以后照着你的样子写名字!”

      现在不论在啥单位,一手好字能得领导赏识,就讲究一手好字。

      张盛还是笑眯眯的,在纸上大大的写了贺译民几个字,说:“照着练去吧,万一你以后能当所长呢?”

      贺译民不动声色的,就把纸给收起来了。

      不论是谁,到银行里取钱,那都得给银行签字留存根,贺译民醒来之后,专门到银行调过自己存款单上最后取大额款项时的签名,也就是贺译民三个字,然后,他一直在四处找单位同事,张虎,程大宝,所有有可能接触到那笔钱的人的字迹,正在一个个的对比。

      对比到张盛这儿,才找到一个一模一样的。

      得,看来他丢的那一万块钱是张盛从银行里取出去的。

      抬头认真的盯了一眼张盛,贺译民这钱啊,就有地儿追了!

      紧赶慢赶,他还是比陈月牙慢一点儿,俩人在巷子口碰上头了。

      遥遥见妻子拎着大包小包的,贺译民紧赶两步就追上去了,身边经过好几个胡同里的姑娘,大概头一回见有这么帅气的人民公安,全在捂着嘴巴笑眯眯的回头看。

      贺译民早看惯了这种目光,紧赶两步,遥遥看到前面有个穿着白线衣,腰身细细的大辫子女人,那不正是自己的媳妇儿,上前接过了妻子手里拎的大包小包。

      “瞧这凉鞋漂亮吧,给咱超生穿的。”陈月牙舍不得把那双凉鞋放袋子里,专门在手里捏着呢。

      “那就赶紧,拿回去给咱闺女试穿。”贺译民说。

      ……

      而胡同里,此时正在进行一场力量悬殊,智力悬殊的斗争。

      斗争的双方,居然是何向阳那个老太婆和小超生。

      “惨喽惨喽,你妈妈因为投机倒把被抓喽,可怜的小超生,你说你可咋办哟。”就在大杂院的门口,何向阳拍着大腿说。

      妈妈不在的时候,哥哥要写作业,还要替超生洗衣服,清扫屋子,超生就端着碗凉白开,坐在门槛上静静的等妈妈回来。

      何向阳这一句,旨在吓呆小超生。

      她身后还跟着俩小崽子,张福运和张福生,一脸的幸灾乐祸添油加醋:“哟呵,你妈被抓了。”

      大杂院里的人都给惊的伸出了脑袋:“真的?不就卖了几件线衣,治安办这也值当抓人?”

      “咋就不是真的,她跑钢厂门口去卖衣服,当时就给治安办的抓了。”张福运高声说。

      他身后的张福生一颗小石子儿丢过来了:“赶紧的,把你家藏的衣服拿出来,主动上缴,说不定治安办会把你们家从宽处理哟。”

      超生不会说话,心可不瞎,爸爸说能卖,妈妈就肯定能卖,怎么可能被抓?

      一看,何向阳就是率着张福运和张福生来吓唬她的。

      这是看她是个小孩子,觉得她好欺负。

      “快点吧闺女,赶紧带我们进去,把你们家的衣服主动上缴出去,说不定能救你妈。”何向阳说着,拍了超生一把,这一把没啥声响儿,但着实拍疼了超生。

      超生能不懂吗,这老太太估计是把自家的东西藏起来,招呼治安办的人上门来搜东西了,现在就是想让她主动交东西。

      她要真那么干了,妈妈可就赚不到能接回贺斌和贺炮的钱了。

      人小就活该挨人欺负吗,那可不能,吃亏这事儿,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人们欺负你会欺负成习惯的。

      从门槛下面抓了一把土,超生勾了勾何向阳的手指头,看她笑眯眯的凑过来,一把就全扬她眼睛上了。

      “这小丫头怎么打大人呢这,你妈是不是没教过你不能打大人?”何向阳给迷了眼睛,顿时一巴掌就搧出去了。

      院子里的王大妈正在自来水龙头前刷痰盂,她也是最疼超生的,一看超生穿着补丁的裤子,白白的小线衣昂着小脑袋倔兮兮的站着,面前的何向阳就狼外婆似的,居然拍了孩子一巴掌。

      顿时声音也尖了:“何大妈,人不能这么办事儿吧,你咋能打别人家的孩子?”

      “这孩子先打了我!”何向阳揉了把眼睛,指着超生说。

      超生再是一把土,刷的一声,又扬何向阳的眼睛上了。

      既然王大妈听见了,她哥肯定马上出来,哑小妞挨了疼喊不出来,她必须让哥哥帮她。

      这下不止何向阳,就连张福运和张福生俩都冲过来,准备要揍人了。

      “贺帅!快来看你妹,跟人打起来啦!”王大妈一声高喝,自己也拎着个痰盂赶了过来。

      活久了啥稀奇都能见着,她还是头一回见有老太太上门,打别人家孩子的。

      “谁他妈敢打我妹?”贺帅正在扫地,拎着扫把就飞出来了。

      “就你妹,啥人教出来的孩子,居然敢打大人?”何向阳揉着眼睛,伸手想拉超生,叫王大妈一肘子给撞开了,居然顺势一个猛扑,简直就跟恶虎扑食一样,想抓超生。

      “看我不打死你个坏老太婆!”贺帅边跑,边兜里往外掏着瓦片石块玻璃珠儿,所有垃圾堆里淘来的宝贝,一块又一块的往何向阳的脸上,身上如雨点般的砸着。

      “你个熊孩子,我……哎哟……看我不打死你!”何向阳再往前一步,因为吃的小瓦片小石头太多,没防备,给门槛绊了一下,直冲冲的扑出去。

      只听哎哟一声,不止王大妈,整个院子里,巷子里所有围观的人同时也是一阵惊呼。

      活久了真是什么都能见着,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何向阳一个俯冲,栽到地上了,等再站起来,头居然卡在王大妈的痰盂里了。

      “这味儿,应该贼窜吧?”有人打了个咯儿,说了一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我就要入V啦亲们,嘻嘻……
    V后第一章留言会有红包哟,所以,大家记得留言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