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参她三岁半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2

      整整三个大蛇皮袋子,陈月牙拉开袋子一看,就是哎哟一声。

      全是纯白色的半截袖线衣,素色儿的,棉线的,有男有女还有孩子的,样子做的是真的挺漂亮的,但是,现在人们就讲究个穿的确凉,而且越花越好,越红越好,这种棉线的衣服要贵一点,大家就有点儿,不敢要。

      一件衣服才五毛,而且,男人给超生说的那话的意思是,卖出去才给他钱,要卖不出去,原样把衣服还给他就行了。

      这等于先卖货再交钱啊,这么好的生意上哪儿找去?

      这么多的衣服,她要想搬是搬不回家的。

      幸好程睡莲已经回家了,到时候她肯定会给贺译民带话,贺译民就会来接她的。

      陈月牙可不敢再丢下闺女了,把她放在背上,一个又一个,把这些大旅行包全拎到了一处破房子的后面,再找了一根没人要的钢筋棍子,一个个的,就给串起来了。

      超生饿,还热,肚子咕咕叫,身上全是汗。

      俩人只有从家里带出来的白开水,陈月牙先给超生灌了个够,自己才咣咣的喝了起来。

      她才把一杯水灌完,还觉得自己嗓子眼儿焦乎的冒烟呢,就见贺译民在铁轨线那头大步的跑着。

      娘儿俩一起咧开嘴笑,陈月牙简直惊讶坏了:“睡莲走了也就十几分钟,你咋这么快就来了?”

      “程睡莲?那跟我有啥关系?我是担心你要出事儿,自己找来的。”贺译民拎起一大袋的衣服,皱着眉头说:“你只拿了三十几块钱,就弄了这么多的货?”

      “三十五块钱进的货在这儿呢,剩下那些是咱们超生替我弄回来的。”陈月牙拉开自己的蛇皮带子,望着里面两件漂亮的小裙裙,颇为遗憾的说。

      贺译民把超生抱起来在空中丢了两丢:“你有这能耐,能给咱们弄来几大蛇皮袋子的衣服?”

      超生当然只会笑,不会说话,看爸爸的手背在后面,就知道他肯定有好东西给她。

      眼睛往后望着,还以为爸爸拿的是雪糕呢,没想到爸爸的手突然伸过来,居然是一瓶闻起来香喷喷的桔子味儿汽水。

      喝一口桔子味儿的汽水,刚才叫那个凶凶的叔叔差点吓扁的超生猛的往外打了一个咯,舒服啊!

      自己只喝一点点,剩下的全给妈妈喝,超生最疼的就是妈妈了。

      收拾蛇皮袋子的功夫,陈月牙就把超生是怎么差点给人抓走,但是又因为一盒钙奶饼干,那个人最后放了超生,还给自己留了这么多货的事儿告诉了贺译民。

      贺译民边听,边把几个蛇皮袋子全串到了钢管上,弯腰试了试,自己一个人就把个钢管给挑起来了。

      “放下来,咱俩抬着走,你可是马上要当公安的人,别累坏了腰。”陈月牙说。

      贺译民皱了皱眉头:“就几个蛇皮袋子而已,我能挑不动它们?你背着超生就行,我看小丫头腿颤颤的,怕是中暑了。”

      还真的,跑了这半天,三岁半的小超生又热又晕,是真的快中暑了。

      男人一个人扛起好比一个小山包的衣服,爸爸真能干啊。

      “以后就算要做生意,我也得跟着你们娘两个,这可太险了,万一超生叫人抓走,你说咱们怎么办?”贺译民边走,连揩着额头上的汗说。

      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在移动的小山包一样。

      陈月牙翻了个白眼:“要那个人真敢拐咱们超生,他早死了!”

      论打架,陈月牙就没怯过任何人,不论男人还是女人。

      她可是从小跟着她妈在肉联厂砍大骨头的,什么样的贼骨头没卸过?

      到了胡同口儿上,贺译民的意思是直接挑进去。

      陈月牙却把他给拦住了:“你傻呀,这么多衣服,咱们咋能就这么拿进去?”

      “为啥不能?”贺译民愣住了,反问。

      “现在做生意可叫投机倒把,你带这么多衣服回家,给人抓了咋整?这种事儿一般陌生人不管你,盯的最紧的就是街坊邻居。”陈月牙说。

      就比如何向阳,虽然她家程睡莲也投机倒把,但她那种人,骂人穷,笑人无,眼红爱嫉妒,最喜欢干的就是举报人的活儿。

      先把蛇皮袋子放一堆在巷口,让超生和陈月牙看着,特意避着人,连着挪五趟,才把五六个大蛇皮袋子全部挪回家。

      其实小裙裙最可爱,陈月牙先洗了一件出来,准备让超生先穿着漂亮一下。

      但是超生不肯,她自己给自己和贺帅一人揉巴了一件纯白色的线衣,让妈妈替自己拧干,放大太阳底下晾一会儿就干了,然后一人一件,就是两个雪白雪白的嫩娃娃。

      “妹儿像个小雪人!”贺帅看着白生生的小超生,笑嘻嘻的说。

      超生另外拿了两件,伸手比划着:要是小斌和小炮一人再穿一件,她们家就是四个小雪人了。

      陈月牙能不急着接另外那两个皮小了吗,但她得先赚钱,考虑换个大点的房子才能把他们给接回来啊。

      她刚才清点了一下蛇皮袋子里的白线衣,足足100件,这种线衣一件怎么的也能卖两块钱,要真能卖出去,那可能净赚二百多块钱,赶得上一个公安三个月的工资,就是怎么把它卖出去,自己还得好好想想办法。

      “走,妹儿,胡同里遛一圈儿去。”贺帅拉着超生的手说。

      “小帅,才穿了新衣服,不准带你妹上垃圾山上玩儿去。”陈月牙在院子里喊。

      贺帅表面上答应的好着呢:“好呐妈,我肯定不能!”

      但一出门,他还是拉着超生直奔垃圾山。

      他上次从垃圾堆里翻来的作业本儿已经写完了,还得再去给自己翻本作业本,所以把超生安置在最干净的墙跟底下,贺帅一袭白色的新线衣,直奔宝藏一般的垃圾山。

      今天他运气贼好,一上山头,就看见一本干干净净的,正面写了,反面没写的作业本儿,贺帅一个箭步就冲上去了。

      但就在这时,张福运跟在贺帅的身后,看贺帅抓到一个作业本,一把就抓过来了:“我先看到的。”

      “死一边儿去你,那明明是我先看到的。”贺帅一把夺过作业本说。

      张福运家现在可不缺钱,但孩子们扒垃圾山是有瘾的,毕竟现在这年月,也不是家家户户都有收音机,电视更是个只在传说中的稀罕东西,晚上一吃完饭,孩子们除了扒一下垃圾山,就没别的娱乐活动。

      他呸的一口痰吐到了作业本上,害那本作业本儿的背面没法儿写了,这下可好,贺帅给惹怒了,一个蹦子就跳到了张福运的身上,打到一块儿了。

      而打架,几乎可以说是胡同里男孩子们的日常娱乐,就跟吃饭睡觉一样。

      张福运虽然长的胖,但要论打架可不如贺帅,很快就给贺帅压在垃圾山上,只有挨打的份儿。

      超生看惯了哥哥打架,也知道哥哥肯定不会输,正好今天她喝了甜甜的汽水,还有点儿灵力,把意念放进垃圾山里搜寻着,不一会儿,咦,还真到了一本翻面还没写作业本,就在她脚边不远的地方,但是,得踢开几块瓦砾。

      小心翼翼踢开瓦砾,捡起作业本在手里扬着,挥舞着,超生这是示意哥哥不要再打啦,自己已经替他翻到作业本儿啦。

      贺帅猛的捶了张福运两拳头,跳下垃圾山,把本旧作业本仔仔细细的擦干净,揣到腰上,挥舞着小拳头,在一群孩子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拉着超生转身就跑。

      而这一切,张福妞全看在眼里,不过,她只是平静的看着,一句话都不说。

      回到家,俩哥哥福运和福生看见福妞,都跟那过街老鼠似的。

      外婆何向阳一见她进门,也是两只眼睛乐的笑眯眯的:“哟,我家小福妞回来啦?明天就要去做大生意,咱们福妞肯定能替咱们大赚一笔,是不是啊?”

      张福妞不理自家这些人,转身回了自己单独的卧室。

      进了卧室,望着地上那些编织袋子,张福妞啪嗒一下就坐到了床上,顿了好久,张开嘴深深的呸了一口。

      事实上,张福妞原来是个好好儿的小姑娘。

      但是从三岁起,她就开始做噩梦了。

      先是梦见自己长大后,居然嫁给了满胡同里她最讨厌的孩子,贺译民的儿子贺炮。

      贺炮是个大嗓门不说,还是个天生的大傻砸,在她梦里,贺炮长大后当了公安,别人当公安都是不停的往家里搂钱,就贺炮是个怂憨炮,因为他妈本身有钱,他不爱钱,黑社会的人都贿赂不了他。

      还因为不肯跟黑社会同流合污,给黑社会悄悄做了个局,生生的给打死了。

      呸!

      她从来都不喜欢贺炮,小女孩虽然傻,但也会怀春,她喜欢的是贺帅。

      而且在她梦里,陈月牙作为她婆婆,特别有钱,但有钱有啥用,她宁可把钱捐到山区去盖希望小学,都不愿意和她妈程春花合伙做生意,也不愿意帮扶她两个娘家哥哥,让她在娘家特别的丢脸。

      何向阳和程春花说起她来,总是闺女白生了,白养了,白白嫁进有钱人家了。

      而且,陈月牙俩口子可疼可疼超生了,从小到大,哪怕苦自己,从来没苦过超生,超生一辈子都活的可幸福了,尤其是大一点会说话之后,一张小嘴巴尖的跟什么似的,简直是全家的掌上明珠。

      相比之下,梦里的张福妞全家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简直是个苦瓜瓤子。

      张福妞因为经常见超生总是盯着自己自己的手掌心,以为她手掌心里有什么好东西,专门观察了很久,想探个清楚,看她是不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小秘密。

      不过观察了几次之后,福妞就发现,超生的手掌心里什么都没有,因为她什么都没看见。

      所以,要原来福妞还怕超生的话,那她现在一点都不怕超生了。

      总之,张福妞能做梦,而且从梦里能知道很多事情,预料很多先机,就比如这次陈月牙要卖衣服,她就是隐隐约约作了个梦,梦见陈月牙卖衣服赚了很多的钱,所以,她才会跟着陈月牙到火车站去抢衣服的。

      小丫头的心智里还是喜欢贺帅的。

      但是这不妨碍她想赚钱啊,就为了长大以后不活成梦里那个窝囊的怂样子,她也必须抢陈月牙的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超生:带货带货,继续带货!
    作者:还有人在吗,嗷嗷,给我留个言吧,好不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