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天星

作者:睡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Chapter 09.
      
      薛宥卡刚吃过午饭出门时,还背着书包,里面装着何小由给他布置的作业。
      小升初的假期,原本是没有暑假作业的,但何小由对他要求严格,专门买了七年级的练习册、撕掉答案给他写。
      
      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只写了一点,眼看着要交作业了,只好临时抱佛脚,带着出门。
      
      坐上车,薛宥卡把书包抱在怀里,旁边坐着程誉。储晋坐在副驾驶,问他:“出门玩儿还要学习呀?”
      
      “妈妈给我布置了作业,我晚上回家,她要检查的。”
      
      储晋:“这么乖。是几年级的作业,有没有不会的?有不会的,让哥哥教你。”
      
      薛宥卡说没有。
      
      程誉看了他一眼。
      
      储晋还是笑呵呵的:“哥哥跟伯伯讲,你去磬州,是为了给妈妈买生日礼物?”
      
      薛宥卡点点头。
      
      “真有孝心。”
      
      “储伯伯,你们去磬州,是去看展览的吗?”
      
      “是个空间艺术展。”
      
      薛宥卡对艺术展没有兴趣,闻言道:“储伯伯,你们几点看完展览?我可以坐公交车去买东西,买完回来再找你们,不耽误你们的事儿。”
      
      储晋却摆手:“你买个东西能要多久?先陪你去买了,咱们再一起去看展。”
      
      这小姑娘连个手机都没有,他们把他带到了磬州,怎么可能放着他自己去乱逛。
      
      薛宥卡还是头一回跟刚认识不久的人出这种远门,从山陵县开车到磬州,不到一个半小时,他在车上一边听歌一边写作业,余光能瞥见程誉在玩一对筷子。
      
      程誉玩着鼓棒,能听见他耳机严重的漏音,不用仔细听都知道是热血沸腾的动漫插曲。
      
      买鞋的时候,看着薛宥卡从书包里掏出一堆硬币和零钱,鞋店柜员脸都僵了。
      
      两个老人也有点意外,心下了然,这肯定是小孩儿攒了很久的钱。
      
      一个柜员点钱,另一个把鞋包起来,薛宥卡朝那明显和她妈妈年纪差不多的阿姨问:“姐姐,能不能用包装纸和丝带包装一下,包好看点?”
      
      “小朋友,不好意思啊,我们这里有丝带,但是没有包装纸,不过商场里有文具店,你可以去那里买,两块钱一卷。”
      
      柜员点了两遍钱,花了好一会儿时间,把多余的硬币退给他,薛宥卡把硬币塞回招财猫存钱罐,放进书包。
      
      程誉顺手帮他提上书包:“我说你书包怎么这么重,这些钱攒多久了?”
      
      “攒了好几年……”过年的压岁钱,都是妈妈拿走了,说给他存大学学费,薛宥卡只能省吃俭用,把不多的零花钱攒起来,除此之外,他还在学校里做生意,开课间休息小卖部,甚至把虎皮他妈妈丢掉的炒股指南书籍收集起来,闲来无事的时候看了不少,为的是从中学点金融知识。
      
      虎皮爸爸因为炒股买的电脑,结果在牛市末期杀下场,没多久就血本无归,气得虎皮他妈妈把电脑砸了,股市分析操盘书籍也丢了。
      
      这一天过得很充实,薛宥卡买了鞋、包装纸,还看了展览。尽管看不懂,但是拍了照片。从展览会场出来的时候,卫伯进超市买水,让薛宥卡去挑点零食:“想吃什么就买,伯伯请你吃。”
      
      最后薛宥卡拿了一包袋装方便面:“这个可以吗?”
      
      卫伯诧异:“怎么买了包方便面?”
      
      “我刚刚听你们说,要去哪里吃海鲜。”薛宥卡揉搓着方便面一角,“你们吃饭,我就吃方便面就好了。”
      
      “海鲜过敏呀?”
      
      “不是……”他看起来更不好意思了。
      
      卫伯明白了过来,原来是在客气。哂笑:“你这孩子,又不是不给你吃晚饭,再说了,你买包袋装泡面,准备怎么吃?”
      
      “当然是拌调料包干吃。”如果有条件,薛宥卡就是天天吃泡面也不会腻。
      
      背后出现了一只手,程誉把他手里的泡面抽出来,塞回商品柜。
      
      “你干什么?”薛宥卡回过头去。
      
      “这个,我不会给你付钱的。”
      
      “你不给我买,我自己有钱买。”
      
      程誉伸手抓过他的衣领子,把他拖了过来:“你要是不听话,就不带你回家了。”
      
      薛宥卡以一个被提着后领的姿态,睁大了眼,愣愣地望着他,好像受到威胁的小松鼠。程誉松开手,也低头盯着他,眼睛里没有太多情绪。
      
      “哦…”薛宥卡老实地低下头。
      
      卫伯赶紧道:“哥哥跟你开玩笑呢,不让你买泡面是因为泡面不健康,我们晚上吃什么,你就吃什么,不要客气。”
      
      他乖乖地点头。
      
      上车后,程誉递给他一只雪糕,薛宥卡不肯接,程誉皱眉,把雪糕往他身上一丢。
      
      薛宥卡不是不想吃,是觉得自己吃了别人家太多东西了,是不是惹得程誉不高兴了,刚才还说不带他回家。
      
      他抬头看见程誉正在吃雪糕,还有点馋,但他还是忍耐住了。把他丢给自己的梦龙递给副驾驶座的储伯伯:“储伯伯,这个你吃吧。”
      
      储晋从后视镜里看,发现程誉挨着车门坐,脸朝外,看样子不怎么高兴。他问薛宥卡:“怎么?这不是哥哥给你买的吗,怎么不吃?”
      
      薛宥卡抿了抿唇,想到一个解释理由:“我肚子…不太舒服。”说完还捂了捂肚子。
      
      “肚子……”储晋本来想问是怎么个疼法,要不要去医院,忽然想起来什么,没有追问。
      
      程誉看见他捂着肚子,苦着脸的模样,轻轻一皱眉。
      
      乃至于吃晚饭的时候,储晋也没有点生鱼片,都是熟食,什么辣炒蛤蜊、象牙蚌、海参蒸蛋,就是怕薛宥卡吃了生冷会加重生理期反应。
      
      薛宥卡很克制地吃,也不好意思大吃特吃,后面看大家都不吃了,剩下的好浪费,他才开动。
      
      把桌上剩下的全部扫荡干净,搞得卫伯都夸他胃口好,今天多半是饿了。
      
      薛宥卡说:“我不是今天胃口大,我平时也吃很多,因为我想长高点。长得像哥哥这么高。”
      
      足有一米八的程誉嗤笑。
      
      车上,薛宥卡有点犯困,但作业还没写完,他跟奶奶说了自己是回家了,也不知道奶奶会不会打电话回家去问,会不会有人发现他不在家。
      
      他一边写作业,一边挠了下脖子,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痒。
      
      卫伯走的高速,从磬州开车回山陵县,约莫一个小时出头。
      
      下高速的时候,车子停了一会儿,速度慢下来。程誉转头的时候,忽然发现薛宥卡有点不对劲。
      
      薛宥卡用笔挠脸,还弯腰去挠腿。
      
      程誉直接伸手把他的手腕桎梏住:“别挠了。”
      
      他抬起头来,脸和脖子上起了无数的红疹,还在流汗。
      
      “我没事,可能是刚刚在海边被蚊子咬了。”
      
      程誉不理他:“卫伯,去医院,他海鲜过敏。”
      
      卫伯回头一看,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马上开车疾驶向山陵县医院。
      
      “你家离海边这么近,你不知道自己对海鲜过敏?”程誉看他还要挠,一把打下他的手,“还挠。”
      
      “我不知道啊,我不经常吃海鲜的。”哪怕爸爸在北海工作,也很少带海鲜回来。
      
      程誉抓住他的一只手,薛宥卡的另一只手却控制不住,偷偷摸摸地向下伸,想挠脚,又被程誉盯上,索性两只手一起给他锁了。
      
      薛宥卡眼睛发红,甚至觉得胃部开始不适。
      
      很快,卫伯就找到医院:“快,程誉,你带他去挂号,我去停车。”
      
      姥爷也跟着一块儿下来,火速前往急诊室,前面还排了几个人,姥爷去挂号了。
      
      这家医院,就是何小由工作的医院,不过薛宥卡只对妇产科熟悉,其他科室的医生护士是不认识他的,何况现在他还是这副满脸包的可怜模样。
      
      程誉给他倒杯温水的工夫,回过头一看,薛宥卡又坐在椅子上偷偷地挠脖子。
      
      “让你别挠!”
      
      “我知道,可是痒……”他慢慢把手放了下来,程誉让他喝水,他也喝了。
      
      程誉问他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别的症状?”
      
      “眼睛……有点花。”薛宥卡眨了眨眼,“好像戴上了我奶奶的老花镜的感觉。”
      
      程誉一听,就知道是有一点严重的。
      
      “早知道不让你吃那么多了。”
      
      “你早知道应该让我买那袋老坛酸菜牛肉面的!”
      
      “别说话,你现在太丑了。”
      
      “哦。”
      
      薛宥卡是个男孩子,对美丑并不在意,他蔫着脑袋等待着,忽地,薛宥卡远远地看见了个熟人!
      
      倒不是凭借脸把人认出来,他视线模糊,但还认得那件裙子!是表姐方礼晴!
      
      难道是糕糕哮喘犯了?
      
      薛宥卡大惊失色,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眼看着表姐朝着急诊室走来,他扭过头就把脑袋别过去,脸深深地埋进程誉肩颈窝。
      
      有片刻的工夫,程誉呼吸静止,感觉到他哆哆嗦嗦地在自己脖颈那块儿拱来拱去。
      
      不知道是口水还是汗,湿哒哒的蹭他身上了,程誉皱眉,反手想把他揪开。
      
      “等一下!”薛宥卡挺怕被表姐看见的,从小被她奚落他到大。以前方礼晴还没升初中的时候,在学校里看见了他,从来都是装作没看见。表姐告诉他:“在外面我们不认识。”
      
      那表情好像是在说:“我们家没有你这种穷亲戚。”
      
      所以人在外面遇见了,他只会躲着她。
      
      “程誉,你等一下……我肚子疼。”听着声音有些闷,一低头,程誉看见他脖子上大汗淋漓,汗珠濡湿了后脑勺松软的胎发,一颗一颗发红的、像蚊子包一样的红疹,从白皙的后颈没入脊椎线。
      
      还有些发抖。
      
      程誉抬起来的手,慢慢地落了回去。
      
      然后,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脑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