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天星

作者:睡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Chapter 01.

      薛宥卡在手术室里哭得好大声,眼泪像断线的珍珠。

      手术灯的强光令人目眩。

      给他做手术的男科医生女护士都很温柔:“小朋友,不要哭,就痛一秒钟,割完了就完美了,你这里长得很好看,以后好看又好用……”

      包扎的时候,薛宥卡脸上挂着豆子似的泪珠,脑海里残留着那句“好看又好用”。

      真的会好看又好用吗?

      可是好疼,太疼了。

      护士给他罩了个纸杯,叮嘱道:“前两天尿-尿可能会有点痛,要每天上药,这些你妈妈都知道,让你妈妈帮你上药,记住了吧?”

      薛宥卡别扭地摇头,低头捂着那个纸杯:“姐姐,我衣服呢?”

      “你要穿裤子还是裙子?你妈妈带了条裙子给你……”话还没说完,薛宥卡立即打断:“我要裤子!裤子!”

      何小由是他们县立医院妇产科的一名护士,在儿子小升初的这个长暑假,把他带到自己工作的医院男科做了包-皮手术。

      薛宥卡经常来医院等妈妈下班,妇产科那边的基本全认识他,男科泌尿科这层楼他从没来过,也不认识这边的医生护士。

      他穿不上裤子,提着松紧带去了妇产那层楼,期间裤子三番五次磨到伤口,疼得他眼泪就没止过,泪眼朦朦地问前台姐姐妈妈去哪里了。

      “咦,是小卡啊?”刚从卫校毕业的小护士探着头站起,眯着眼笑,“你妈妈临时上了个手术,她要加班……哎呀,你是不是刚割了那个?”

      薛宥卡脸烧了起来。

      “是不是特别痛,快坐下来休息一下,别这么站着了。”

      “……我不痛!”他倔强地摇头,转身就跑,步子迈得太大扯到了纸杯,疼得几乎当场死亡——

      十分钟后,薛宥卡郁闷地换上了裙子,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等妈妈出来。他不敢合拢腿,两只小腿分开来,他无精打采地垂着头,盯着有些脏的帆布鞋,就怕来往的人看见自己。

      穿裙子的体验和想象中的不一样,两条腿凉飕飕的,倒是很凉快。下面光着,他有些不安,用手捂着裙摆。

      这件裙子是他表姐方礼晴不穿的。

      安排了儿子一放假就做手术,何小由特地去找他表姐借了两条淘汰的两条裙子来,还跟他说:“以前你堂哥,还有郑思齐,还有那谁谁,他们做了这个手术,就是穿裙子,也没什么丢人的,不信你问他俩去。”

      薛宥卡不信,而且非常抗拒,也不想做手术,最后还是被哄着骗着去做了。因为妈妈说不疼,爸爸说做了才叫男人,他就听话地去了。

      谁知道疼成这样,那一针扎下来,魂飞魄散地疼。

      “哎呀,这不是小卡吗?哈哈哈,打扮这么漂亮!”

      “刚在男科做完手术吗哈哈哈哈?”

      “哈哈,小子裙子穿着还挺漂亮的,和你妈妈长得真像!”

      何小由长得漂亮,是县医院院花,她儿子薛宥卡打小就生得浓眉大眼,留着及耳的黑发,眼睛像晶莹剔透的琥珀,白白软软五官清秀得像个小女孩儿。

      路过的医生护士,全都认识他,这小孩不认生,还小的时候,来医院等他妈妈,就是对谁都笑,讨人喜欢,还难得见他这么哭,眼睛都哭红了。
      到底是小孩子,大人路过看见了他这副穿裙子的模样,难免开一句玩笑。

      可薛宥卡却感觉自己的自尊被踩到了底,越听越抬不起头,越听越委屈。他不想做手术,是爸爸妈妈骗他。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薛宥卡幼小的心灵受到了非比寻常的打击,医院走廊的灯光在闪烁,以往闻习惯了的消毒水味儿开始变得刺鼻,麻药劲儿渐渐过了,患处变得越来越疼,朝着四肢和大脑蔓延去。每一个人认识他的大人,都要拿他逗趣。

      没等到妈妈手术出来,薛宥卡自己受不了跑掉了。

      医院人来人往,坐电梯下楼,跑出去也没人发现。

      他家住得挺远,刚上小学的时候,为了他读书,爷爷卖了几棵树才买的居民楼,一家三口,两室一厅。

      表姐家的房子倒是不远,何小由和薛宥卡他爸工作都忙,连接他上下学都经常会没空、迟到,所以读书的时候,姑母开车来接表姐,顺便就把他接走,薛宥卡常常都在表姐家吃晚饭,有时候还会留宿。

      不过十一岁的薛宥卡还算懂事,自己知道坐公交,就是他个子已经超出了不少,不能再厚着脸皮免票了。

      他慢吞吞地走到公交车站,手指摸了摸表姐裙子上的闪片,裙子是白色的,上面有蓝色小碎花,没兜。

      他没有钱,也没有卡。

      回头望一眼,医院在好远好远的地方,薛宥卡扁着嘴,眼泪汪汪。他这么走过来,实在是太辛苦了,原来做男人是这么辛苦的一件事。他抱着手臂地坐在公交车站的座椅上,生气地朝街边台阶踢了一脚,却疼到五官皱起,眼泪珠子又滚下来。

      ---

      磬州是桂州辖下的附属县城,山陵县就在磬州东北部,山清水秀,是姥姥的故乡。

      “程誉,看,这家医院,以前是你外曾祖父创办的。”

      太阳当头,穿过老县城,卫伯车子开得很慢,给第一次来山陵县的大少爷细细讲解这老县城里的一切:“还有这河,叫陵河,这座县城就是以这条河为名,一直向南汇入大海。你看见两边这些卖荔枝的了没,山陵这边盛产荔枝,很多果农以此为生,你姥爷家旁边就有荔枝林。”

      汽车缓缓驶过桥面,卫伯见他不开腔,已是习惯了,这程大少性子随他母亲,有几分孤僻清冷,模样却取了其父母的优点,长相还很生涩,不过是剑眉星目,相当俊朗。才不到十五岁的年纪,却活得很通透,像个小大人,这一路上,卫伯都很少见他笑,此刻讲道:“小誉,这河里的鸭子看见没?吃的那都是野生鱼啊,前几年这儿的人爱抓河里的鸭子,现在讲究生态保护,政府不允许抓了……”

      卫伯讲着小城轶事,程誉支着下巴安静地望着车窗外。

      这边靠着河,比老县城要静谧许多,姥爷的宅子就建在河的上游。没有开发过的县城,陈旧而原始,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散发着自然的香气。

      风景从他眼前缓缓掠过,卫伯见他闭嘴不言,忽然瞧见路边太阳底下摆摊的果农,出声:“我下车给你买点新鲜荔枝尝尝鲜去。”

      这里已经出县城了,车也没几辆,卫伯把车靠边,程誉颔首,应了一声。

      卫伯下车去称荔枝,程誉看向另一边的窗外,蓦地瞥见路旁的一个女孩。
      那女孩子穿着白色的碎花裙,留着短头发,走路姿势很别扭,好像是腿受伤了,一边走一边哭,走到桥中央止住了脚步,很是迷茫地望着那桥下流淌的河水。

      卫伯提着一袋荔枝打算上车,一抬头间,也注意到对面桥上的那短发小女孩。

      “是不是走丢了。”卫伯把荔枝从窗外递给程誉,有点担忧地观察了几秒,“怎么也看不见家长,哭得好可怜。”

      程誉远远望了一眼,便收回目光,白皙的指尖剥了颗色泽鲜艳的荔枝,似是不感兴趣。

      卫伯犹豫片刻:“这样,程誉,你等我一会儿,我去问问。”

      程誉有些不耐烦,但倒也不怪卫伯,那小女孩瞧着是要轻生。

      卫伯过了马路,走到女孩面前,笑盈盈地问她。

      “小妹妹,你家大人在哪里?”

      “我家……我不是小妹妹!”薛宥卡睁大眼睛,盯着这个突然问话的老伯伯,心里起了几分警惕,“我爸爸是警察局的!”

      这是何小由教他的。
      何小由觉得自己这个儿子,爱笑,对谁都笑,也爱喊人,嘴很甜,这点很好,但总是担心他对人太不设心防被人贩子拐卖了,于是打小就灌输一个“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要吃陌生人的东西”的观念。

      卫伯见她可爱,并不恼,笑了笑:“伯伯不是坏人,不要怕,伯伯就住那里。”他伸手指了指建造在河流旁边,上游远处的一栋宅子,远远望去只有一个房顶尖尖。

      薛宥卡眼睛睁得大大的,他知道那座宅子,和爷爷的小果园隔着一条河,就在对岸,但是从来没见过主人。

      以前薛宥卡跟朋友游到对岸过,隔着围墙特别好奇,因为修得极漂亮,门外立着两个雅致的石灯笼,郁郁葱葱的两排绿荫后面,隐约是一个精心打理的小院子,紫藤花从围墙边缘探出头。

      卫伯弯腰和她齐平,用哄小孩的语气说:“伯伯开车路过,看见你哭啊,就想起我家那个孙女,担心你走丢了,你家住哪?大人呢?怎么不管你?”

      “我家住……警察局旁边。”薛宥卡已经走不动了,抬首望见那辆停在对面的黑色轿车,眼前的老伯伯,也并不像坏人,反而还有些像自家爷爷,他已经松了几分警惕了,可仍然牢记着妈妈的话。

      卫伯:“记不记得家里人的电话?伯伯借你手机,给你家大人打个电话,来接你吧,不然我看你好像是腿受伤了?怎么走回家?”

      “我……”薛宥卡想说自己不是腿受伤,是唧唧疼,可很不好意思,说不出口。
      他不想走回家,但这个时间,妈妈在手术,爸爸不在家,姑父在外地开会,姑母多半在打麻将,谁会来接自己?

      他踯躅片刻,抬头看着这和蔼慈祥的伯伯,心底在和妈妈的叮嘱对抗,自己不是小孩子了,没那么容易被拐,可现在自己身上有伤,怕是遇到麻烦也跑不动……几秒后,他想了个折中的办法,颇有些腼腆地开口:“伯伯,你能不能借我一块钱啊,前面就是公交站,我自己可以回家,改天我把钱还给您……您放心,我去过您家那边玩,我改天就来把钱还给您!”

      “哈哈哈,”卫伯闻言直接掏出一块钢镚来,“一块钱够不够坐车?公交站还在那里吧?你看这太阳大,这么热,伯伯开车载你过去,车上有空调。”

      “够了够了,谢谢伯伯。”
      车门打开,车里好凉快啊,他迫不及待地迈着小短腿跟着上了车——这才看见车上还坐了一个人,是个大哥哥,薛宥卡抬头看他时,正好和少年撞上目光。

      程誉正在擦手,表情带着惯有的冷漠,脸颊上那颗泪痣在他清冷的气质当中成为点睛之笔。

      程誉朝那小女孩扫了一眼。

      薛宥卡不认生,可还是有几分怯,带着水光的大眼睛不安地往其他方向看。

      车里弥漫着新鲜荔枝的香气。

      卫伯上车,解释:“小誉,这小姑娘腿摔了,要回家,我开车把她送到公交站去。”

      “我才不是小姑娘。”薛宥卡不高兴地辩解,想解释自己是男孩,可又没办法解释自己身上的这身裙子是怎么回事。要说起裙子,就要说起手术的事,原来是因为小弟弟疼才哭的,这也太丢人了。
      他不好意思说。

      “哈哈哈。”卫伯觉得好笑,他见小姑娘年纪不大,口齿却很清晰伶俐,逻辑也明了,和许多小孩都不一样,就问,“那你不是小姑娘,是大人了?你多大年纪?”

      “我…马上就满十五岁了!”他奶声奶气的,很不客气地把自己的年纪报大了四岁,妈妈说了,小孩子容易被骗子盯上,既然都十五岁了,那人贩子也得掂量着要不要拐他。

      卫伯有些惊奇:“你都十五岁了啊?”

      “快、快满了!”他有些心虚,眼珠子转啊转。

      卫伯哈哈一笑,并不拆穿:“这儿有荔枝,爱吃荔枝吗?”

      “爱……”薛宥卡用纸擦了擦眼角,结果看见荔枝袋子放在少年那边,立马就摇头了,说谢谢,自己不要。

      “我爷爷家里就种了荔枝,最近整天吃啊,吃不完都浪费了。”

      “家里还种了荔枝啊?”他示意程誉分给女孩。

      程誉掐了一颗荔枝递过去,眼睛却没有看他,薛宥卡抬头悄悄地注视了他几秒,伸手接过,说谢谢哥哥。

      程誉没有答话,只是把荔枝放在了汽车后座的中央扶手上,意思是要吃自己拿,表情是他最常见的冷漠。

      薛宥卡却没有去碰,他压根不稀罕这个,又道:“伯伯,你们可以来我家摘荔枝,比街上卖的便宜。”

      “好啊,你家住哪里?”

      一问到这个问题,薛宥卡马上退缩:“警、警察局旁边……”

      一老一少友好地聊天,程誉的目光不经意地转到他身上来,低头看着这女孩儿,她眼眶红红,刚才兴许是哭的太厉害,眼睛现在还蒙着一层水雾,睫毛像一把小扇子那样低垂着,小鼻子也红红的,白嫩的脸蛋很小,看起来软软的,还有婴儿肥,约莫不足一米六的身高,兴许是伤到了腿的缘故,坐姿并不文雅。

      很快,车就开到了公交车站,卫伯笑眯眯的问他:“家远不远?伯伯送你回去吧?”

      “谢谢伯伯,不用了。”看见车站,他算是放心了几分,还好不是人贩子,薛宥卡立刻打开车门,同时很礼貌乖巧地对那伯伯说:“伯伯再见,我改天就去您家里,亲自把钱还给您,一定还给您。”

      “没关系,下次出门小心些,可别又摔了。”

      薛宥卡点头,把车门关上了,刚走一步,就被一股阻力拽了回去,腿间挂着的纸杯晃了几下,他脸色一白,瞬间疼哭了。

      “裙子压着了。”程誉打开车门,碎花裙摆从边缘落下去,薛宥卡抬头看他,泪眼朦胧地把裙子压着,小声说了谢谢。

      少年的冷脸软化了一度,说不客气。

      黑色轿车和公交车擦肩。

      “这小姑娘,长得水灵,山陵这地方养人,很出些美人。”卫伯随口报出一个女明星的名字,“她就是山陵人。”

      程誉心不在焉地听着,却不由自主地想到方才,那小姑娘下车没注意,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腿,和手里剥了壳的荔枝一样莹润。

      是挺养人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芒芒开新文啦~
    雷点都在文案上了,本文不提倡早恋,也没有早恋情节~篇幅不长,少年时期只有几万字的内容~感谢大大们的预收=3=
    -
    感谢以下大宝贝们的地雷:麦兜兜扔了1个手榴弹 桃酥超好吃扔了1个地雷,钱包空空扔了1个地雷,果子扔了1个地雷,七七今天磕糖了吗扔了1个地雷,不灵不灵我姓金扔了1个地雷,花泽荠菜扔了1个地雷.布鲁布鲁扔了1个地雷,41929482扔了1个地雷,小蘑菇呀扔了1个地雷,绿色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扔了1个地雷,行云流水扔了1个地雷,阮白洁的小娇妻扔了1个地雷,月饼小王小王扔了1个地雷,林千珩扔了1个地雷45226656扔了1个地雷,好多鱼扔了1个地雷,好多鱼扔了1个地雷,好多鱼扔了1个地雷,好多鱼扔了1个地雷,南烛扔了1个地雷,万金油扔了1个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