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狂追妻日常(重生)

作者:三生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第六章

      马蹄声渐行渐近,众人闻声望去,苏惜卿也和其他人一样,若无其事地转身看向来人。

      夕阳西沉,晚霞红艳似火,风华正茂的少年郎,头束玉冠,身着绀青色束袖锦袍,骑着骏马沐浴在落日余晖中,墨发飞扬,意气风发。

      苏惜卿安静地看了一会儿,垂下眼,紧紧捏住平安符,又很快地松开。

      陆珩翻身下马,来到众人面前时,脸色并不怎么好看。
      他下意识地看了眼苏惜卿,眼底闪过一抹复杂情绪,才又看向陆画。

      “祖母在府里等着你,你跑来这里做什么?”陆珩语气平淡冷静,甚至还弯唇微微笑着,身上那股久经沙场的血气却吓得陆画背脊发凉。

      大哥整治人的手段比老祖宗要可怕多,陆画完全没想到大哥会来。

      陆画和陆老太太的马车是分开的,回京前陆老太太交待过她,苏宸调查清楚这件事之前,不许闹事,可她哪可能忍得下这口气。

      凭什么她被迫在奴仆面前罚跪,丢尽了脸面,苏明语这个始作俑者却什么事也没有!

      陆珩大概是看出她的意图,冷嗤一声:“还不赶紧回去!”

      陆画心尖一抖。

      陆画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苏明语,可如今陆珩都亲自来了,她哪里还敢放肆,被陆珩塞进马车送回国公府,也不敢多说一句话,乖得跟只鹌鹑似的。

      苏明语捂着微肿的脸,错愕的看着。
      陆画就这么被送走了?那她岂不是白白挨了打?!

      苏明语憋屈得要命,想上前跟陆珩告状,却又记得他在画舫上有多凶,根本不敢开口。
      她委屈的看了眼苏惜卿,却发现苏惜卿瞬也不瞬的看着陆珩。

      眼看陆珩就要翻身上马,苏惜卿赶紧用目光示意紫芙。
      “陆世子且慢!”

      陆珩停住动作,一直绷着的俊脸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整理好面部表情之后,他漫不经心地转身,看到少女虚弱得像风一吹就会消失的模样,指尖微微一颤。

      陆珩不着痕迹的扫了眼苏宸。
      苏宸微笑颔首,随即带着苏明语其一众丫鬟小厮进到义勇侯府。

      大门口很快就只剩苏惜卿一行人,陆珩挑眉:“什么事?”

      他眉眼凶狠,带着股野性,不笑时看起来有点吓人,此时却随着少女的靠近渐渐温软下来,就连周身气息都温柔起来。

      紫芙原本远远看着这位陆世子时还有点害怕,甚至不太想让姑娘靠近他,来到陆珩面前之后,却又发现陆世子似乎没那么可怕。

      冬葵的表情也有些困惑。

      苏惜卿并没有她们那种落差感,毕竟前世陆珩在她面前一直都是这样,甚至比现在还要温和好亲近。

      陆珩看着她一会儿,才记起来小姑娘三年前患了哑疾。
      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长年不在京城。
      陆珩朝她伸出手,微微笑道:“陆画刚才找你麻烦了?我回去──”
      话还没说完,手里就被塞了个东西。

      看清楚手里的东西,陆珩健硕高大的身躯僵硬一瞬,身上那股被他刻意压制下来,冷冽威严的逼人气势也腾了上来。

      他是伸手让她写字,好跟他交谈,不是让她把平安符还回来!

      陆珩不愿苏惜卿多想,事先就交待过陆画,不要说多余的话,没想到她还是把平安符还回来了。

      表妹这是什么意思?还在气陆画那丫头?连她送的平安符也不肯要?

      陆珩从小就痛恨自己天赋异禀,听得见他人心音,现下反而恨不得能听见眼前少女心音,好知道她究竟都在想什么。

      紫芙与冬葵被他气势所摄,脸色都有点白。

      苏惜卿垂眸避开他的目光。

      陆珩面上神色不变,眼底笑意却已散得一乾二净。少顷,他将平安符塞回她手里:“我知道表妹还在生陆画的气,但这平安符也是她一番心意,你收下便是。”

      话音方落,耳边就传来苏惜卿身边两个丫鬟的心音。

      【表公子居然也会害羞,明明是自己求的平安符,却让陆大姑娘送过来,还不敢承认。】
      【陆世子这是没和陆大姑娘套好话?两个人的说词居然前后不一。】

      陆珩:“……”
      陆画那丫头果然靠不住!

      刚这么想,陆珩手就被苏惜卿拉了过去。
      苏惜卿微微垂眸,在他掌心上认真写着什么。

      佳人近在咫尺,极清淡的芙蓉香气萦绕鼻端,陆珩心脏不受控的飞快地跳了起来,难得露出不自在的神色。

      苏惜卿鲜少出门,肌肤比同年的小娘子要来得亮白柔腻,冰肌玉骨,肤若凝脂,就连细嫩如葱玉的指尖亦是白里透粉,划过掌心时,除了柔滑触感之外,还带着若有似无的温热呼吸,泛起一阵阵酥麻。

      陆珩耳后微微泛红,只觉得自己整只手都要麻了,脸上的热度却在看清楚她究竟在自己手中写了什么之后,肉眼可见的冷了下来。

      她写得简单明了,拒绝得干脆利落:心有所属,你我无缘。

      陆珩倏地抬眸看她,眼底深处一抹猩红微微漾开。

      苏惜卿想将平安符还回去,这一次,陆珩却没有接。

      他双手微微握拳,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就算你已有……心上人,我也是你的表哥,平安符你收着便是。”

      少年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声音却微微发凉,尤其是“心上人”三个字,咬得特别地重,紫芙和冬葵虽然不知道姑娘到底写了什么,看着他的目光却瞬间警戒起来。

      任何一位男子,在短短两天之内被同一个人拒绝两次,哪怕脾气再好,脸上的面子也挂不住,更何况还是陆珩这样的天之骄子。

      当初他回京时那可是人山人海,多少姑娘朝他扔鲜花荷包,回京这一个月来,国公府的门坎更几乎要被媒人踏破,就连紫芙她们都想不明白为何姑娘要拒绝这门亲事。

      在她们看来,这位国公府的表公子,虽然是为了负责才说要娶姑娘,却看得出来他对姑娘似乎不止是想负责那么简单,否则也不会被拒绝之后也不生气,还亲自帮姑娘求来平安符。

      陆珩的话在理,一般人听到之后通常会顺势收下平安符,苏惜卿却摇摇头,坚持要还他。

      少年下颚微扬,嘴角抿出一个不太愉快的弧度,吓得紫芙跟冬葵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紫芙甚至想溜进府中讨救兵。

      苏惜卿倒是不怕,前世陆珩腿断了之后,不知比现在可怕多少倍。

      想起前世,她眸色暗了暗,决定好好安抚少年,想再拉他的手写什么,却反被一把握住手腕。

      “真有心上人了?”

      陆珩看着她,目光阴沉得吓人,声音也凛冽得似能把人骨头都冻僵,握着她腕子的力道却不重。

      少年眼神里的情绪,苏惜卿不太看得懂,却隐隐约约察觉到他在生气。

      前世陆珩腿断了之后,脾气变得很差,极为暴躁,却从没用过这样冰冷狠戾的声音跟她说过话。

      苏惜卿桃瓣似的眼角微红,眼底潋滟一片。

      陆珩被她那双如小鹿般澄澈的眸子看得心尖发颤,结实的胸膛快速起伏,就连耳根子也不争气的红了红。

      艹,你都有心上人了,别这么看老子!小心老子不做人!

      看着少女又乖又软的眼神,陆珩喉结滑动了下,口干舌燥地咽了咽,绯色迅速从耳后蔓延到脸颊。

      见她没有动作,陆珩不死心,又问了一遍:“真有心上人了?你要只是担心老祖宗反对,我会想办法说服她的。”

      听见他似曾相似的保证,苏惜卿看着他微红的脸怔了怔,犹豫几瞬,压下心底的不舍。

      她神色认真的点了点头,又在他手心写了一次,心有所属。
      为求逼真,写完之后甚至轻咬了咬嫣红唇瓣,故作娇羞的低下头去。

      陆珩浑身如坠冰窟,心尖仿佛被细针扎了一下,密密麻麻的酸疼起来。
      所以她是因为有心上人才不愿与他成亲,才这么急着跟他撇清关系?
      她怎么就有心上人了呢?
      回京的这一个月,他怎么没打听到这件事?

      陆珩下颌紧绷起来,目光也冷得能冻死人,忍不住又在心骂了句:到底是哪个混蛋那么幸运能被表妹看上?

      他嗤笑了声,强迫自己偏开眼,嗓音发哑:“你要是真不想要,就拿去扔,老子也不要!老子的平安都是靠自己挣来的,不靠神佛!”

      行军打仗之人向来忌讳这些鬼神之说,陆珩当初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求什么平安符,现在更肯定自己就是疯了没错!

      他飞快地翻身上马,不再让她有机会将东西塞回来。

      苏惜卿错愕的看着少年骑马长扬而去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从来不曾真正认识过陆珩。

      他变得很陌生,几乎与前世判若两人,好像前世那个说话轻声细语,彬彬有礼且温柔体贴的少年将军是假的。

      难道陆珩也重活一世?可又不像,他若是记得前世,落水一事绝不会轻易善罢罢休,直接杀了苏明语都有可能,而不是在这边对她生闷气。

      苏惜卿摇了摇头,告诉自己,多想无益,只要这辈子不要再和陆珩扯上关系,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而他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再与她无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陆珩:老子要是知道卿卿心上人是谁,定要将他揍得连他娘都认不出来!
    苏惜卿默默拿了面铜镜给他。
    陆珩:???



    太子他偏要宠我(重生)
    重生,古言小甜饼,太子每天都在撩我,【病娇腹黑太子vs娇软可爱小宫女】



    乖,不许再逃
    现言,真假千金,极致宠溺,放肆纵容,嗜她入骨。 【偏执腹黑大疯子vs恃美行凶美艳小仙女】



    偏执狂追妻日常(重生)
    【日常甜宠生活,就是甜,就是宠,糖度超标预警】前世陆珩浑然不觉,重活一世,他听见她在心中软软糯糯的喊



    所有人都在等他们离婚
    现言小甜饼,闷骚腹黑斯文败类vs敢爱敢恨娇滴滴大美人,人间烟火,只愿与你共享,此生,只臣服你一人。



    偏执狂太子暗恋我(重生)
    甜宠文,双重生,温润如玉腹黑太子vs爱憎分明娇滴滴大美人,“纵使是假,孤亦心甘情愿。”



    捡到病娇太子之后(重生)
    甜宠文,双重生,强取豪夺霸道太子vs佛系小商女,十里红妆,江山为聘,孤的后宫永远只有你一人



    嫁给病娇王爷之后他重生了
    古穿,偏执病娇又傲娇.王爷vs一心只想完成任务回原世界.王妃,爱搭不理一时爽,来日追妻火葬场



    指挥使的心尖宠(重生)
    已完结,甜宠文,双重生──为你披荆斩棘,愿你岁月安好,所到之处晴空万里,一生顺遂。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