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狂追妻日常(重生)

作者:三生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第四章

      陆珩离开舱房不久,就被四处寻他的苏天扬逮个正着。

      苏天扬见了他,横眉竖目,咬呀切齿:“陆、珩!就算你与殿下有私交,也不能真把他扔在席间不管不顾!万一殿下误会你倚功自重该如何是好?”

      陆珩不以为意的摆手:“无妨,殿下想看的又不是我。”
      “……”苏天扬一噎,竟无法反驳,太子此行的确醉翁之意不在酒。

      苏天扬见他面色冷得能结出冰渣子,摸摸下巴道:“让我猜猜,可是你的好祖母荣平郡主要你对那落水的美人儿负责,你不想娶,才这般愁眉苦脸?”

      陆珩斜他一眼:“我看起来像那种只想占姑娘便宜的登徒子?”
      苏天扬双手一摊,笑得十分欠揍:“难说啊。”
      陆珩嘴角浮起笑意,故作不悦地将人推开。

      他其实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从小就听得见旁人的心音。

      听得见他人心音并不是件好事,至少对陆珩来说不是,从他懂事开始,他便因这异于常人的能力痛苦不已。

      即便他不想,他也能轻易得知他人心中秘密,看破他们慈爱笑容的背后是如何的扭曲及丑陋。

      若不是后来镇国公将他扔进军营,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消磨了那些暴躁不安的情绪,让他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他可能早就成了疯子。

      军营和京城截然不同,京城世家间的尔虞我诈令他厌烦,军营中的儿郎相较之下却单纯许多,大多胸怀坦荡、磊落光明,说难听一点就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莽夫,可军营里的日子,却叫他无比舒心。

      他们向来有话直说,鲜少两面三刀,更不会虚伪得令人发噱。

      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俊秀少年,果然被嫌弃了也不恼,三步并做两步的追了上来,勾肩搭背的笑道:“那美人儿到底是谁家小娘子,快告诉我,我可好奇死了。”

      陆珩见他一副真不记得苏惜卿的模样,似笑非笑地问:“你没让人去打听?”

      苏天扬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说要去换身干净衣裳,让我先回去稳住太子,我哪来的时间打听。”

      “她是义勇侯嫡女。”

      苏天扬哦了声:“义勇侯嫡女,突然得了哑症的那个?你那小表妹?”
      陆珩点头。
      苏天扬想到什么,脸色骤变:“等等,那不就是我六伯的女儿?”
      陆珩不说话。
      苏天扬脸色逐渐难看:“你别告诉我你不打算对我堂妹负责。”

      苏天扬与苏惜卿的父亲为同宗本家,都是承恩伯府出来的公子,老承恩伯生了七个儿子,个个成就不凡,苏家的确如画舫上那些人所言,在朝中根深叶茂。

      每到逢年过节,承恩伯府那叫一个热闹,苏天扬根本记不清自己究竟有多少堂兄弟堂姐妹,再加上苏惜卿这三年鲜少出门,他认不得人也正常。

      两人不知何时来到席间,苏天扬嗓门本就不小,席间主位上的少年闻声望去。
      少年看上去约莫十六、七岁,玉冠白衣,形貌昳丽,浑身上下充满贵气,听见苏天扬的话,笑问:“谁要对你堂妹负责?”

      “太子殿下。”苏天扬与陆珩齐喊了声,拱手作揖。
      太子打趣摆手:“别,孤可没办法对你堂妹负责。”
      苏天扬瞬间被逗得哈哈大笑,大步上前,将来龙去脉说清。

      陆珩也跟着笑了,入席自罚三杯酒请罪。

      按理说,陆珩不该成为太子嫡系,毕竟太子与今上都和苏惜卿一样,是他无法窥得心音之人,奈何其他几位皇子更让他难以接受。

      想到苏惜卿,陆珩脸色不太好看,又闷头喝了口酒。

      那头太子听完苏天扬的话,转头看陆珩,笑得意味深长:“依孤看,不是荣平郡主非要你负责,而是不同意你娶义勇侯嫡女,孤说得可对?”

      陆老太太为清河长公主独女,不止是先帝亲封的荣平郡主,还曾救过太子一命,备受当今圣上礼遇,太子对他这位堂姑母还算了解,更何况,陆珩消失这么久,早有人来跟他通报发生何事。

      陆珩心说,要是苏惜卿答应嫁他,只有祖母反对,那倒不是什么大事,烦就烦在她主动拒绝了。

      陆珩知道自己是个粗人,只会带兵打仗,不懂风花雪月,不像京城里的世家公子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可如今他成功名就,也自认长得不差,在小表妹面前也都尽量收敛气势,应该不至于吓着人。

      况且回京那日他分明瞧见小表妹也来看自己。

      小姑娘一双琉璃大眼还笑成弯弯的月牙,犹似漂亮的桃花花瓣,虽无法言语却拼命的朝他挥手,脸上笑容又甜又灿烂,看起来开心极了,应该是不讨厌他的。

      陆珩如何也想不透苏惜卿为何拒绝这门亲事。
      难不成嫌弃他是个武将?
      还是嫌弃他是个冒冒失失、不懂礼数的粗鄙莽夫?

      但当时那种情况,他根本无法坐视不管,要是那两个婆子没能赶上,后果不堪设想。

      那些居心不良的小厮绝不像他这般君子,甚至还可能对她上下其手,占尽便宜。

      太子见陆珩不停喝闷酒,讶异的挑了下眉,俊美得过分冶艳的面容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难不成,不同意的不是郡主,而是义勇侯嫡女?”

      陆珩沉默不语。

      苏天扬震惊的瞪大眼:“什么?堂妹她居然宁愿不要清誉也不要嫁给你?那你、那你……”他突然磕磕巴巴,“那你真的就不娶了吗?这怎么行!你们都那样了,你得负责才行!”

      想起少女宁可强撑着虚弱的身子,也要拒绝自己,陆珩捏着酒杯的手指倏地收紧,指节寸寸泛白。

      他倒是想负责到底,可人家不要啊!

      陆珩神色平静地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上挑的凤眼朝苏天扬一扫,笑容泛着冷:“不娶,当然不娶,她不要我,难不成我还得低声下气、求她嫁我?”

      -

      翌日,苏惜卿再醒来时,画舫已经靠岸,许多马车候在岸边。

      清荷湖位于京郊,离京城有一小段距离,苏家兄妹三人来时是两辆马车,回去时自然也是两辆,只是当初是苏宸自己一辆,苏惜卿则与苏明语同乘,可如今苏惜卿却不愿再与她共乘一辆马车。

      苏明语推苏惜卿下水一事并无直接证据,未免家丑外扬,陆老太太将事情压了下来,陆画没能去找苏明语理论一顿。

      苏宸也按兵不动,打算回府之后再细细盘问。

      苏明语还没意识到事迹早已败露,得知兄长要跟她换马车,瞬间垮下脸,委屈巴巴地问:“大哥这是何意?难不成是觉得我笨手笨脚照顾不好姐姐?”

      苏宸笑容温润,语气一如既往地温柔:“你也落水了,也算半个病人,我怎能让你照顾阿卿,别胡思乱想,安心歇息便是。”

      苏明语脸色这才好看些。
      想到苏惜卿如今病成那副模样,用不得冰盆,回程马车必定闷热无比,也不再纠结。

      “好。”苏明语乖巧点头,“都听大哥的。”
      之后又待在马车上和苏惜卿说了好一会儿话,才依依不舍地下了马车。

      “要不是姑娘火眼金睛,我真看不出来二姑娘竟如此歹毒,这么会演戏!”苏明语一走,紫芙立刻忿忿不平,小声嘀咕。

      “若非娘姑刚出生时身子极为虚弱,几次病重,险些夭折,把先太太吓得够呛,病急乱投医下按郡主当年情况,也收了个孤女养在膝下为您积福,她现在都不知在哪。”

      说到这,紫芙更气了。

      “先太太从小就疼二姑娘,大姑娘也将她当亲生妹妹一样疼惜,什么好东西都先想到她,她怎么能这般忘恩负义,姑娘落水失了清誉,连带她的名声也会受损,对她到底有什么好处!”

      紫芙是个爆脾气,冬葵知道她碎念起来没完没了,连忙阻止:“够了,姑娘还在病中,你这般吵吵闹闹,叫她如何休息?”

      “我这不是气不过吗?我一想到……”紫芙叉着小腰,喋喋不休。

      苏惜卿靠坐榻上,背后垫了两个引枕,柔若无骨地半倚着,见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拌嘴,面上并无不悦之色,反倒掩嘴微微笑着。

      因为大病一场的关系,少女掩在唇上,染着大红蔻丹的纤纤玉指,比平日还要细腻苍白,犹似上好的羊脂玉,漂亮无瑕。

      苏宸直到启程前才上来。

      他一进马车,两个丫鬟瞬间安静下来,低眉顺眼的垂着头,乖得判若两人。

      明媚的阳光透过马车窗帘,投下点点金色光斑,那些记忆中模糊不清的画面,在这一刻全都鲜明起来。

      苏惜卿突然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忍不住又笑了。
      真好啊,阿兄还活着,紫芙跟冬葵也还是那么爱拌嘴。

      她不笑的时候一双桃花眼儿便水灵灵的,叫人忍不住多看几眼,一笑起来,颊边露出两个浅浅的窝窝儿,更是说不出的叫人喜欢。

      苏宸不由她看一眼,表情有些无奈:“笑得这么开心,身子不难受了?”
      苏惜卿非常配合,捏起帕子掩嘴,虚弱地低咳几声。
      苏宸却是关心则乱,着急吩咐:“快,赶紧摸摸姑娘的额头,看是不是又发热了。”

      紫芙手背刚探上苏惜卿额头,就被少女笑笑地拉下。

      苏惜卿看着兄长,一双眼睛笑得闪闪发亮,看起来就像诡计得逞的小狐狸。

      苏宸怔了下,无奈摇头,见妹妹这副模样,心中暗自佩服岑大夫医术高明,否则这小妮子早就病得昏昏沉沉,没精力跟他调皮。

      苏惜卿其实身子仍是难受得厉害,不止还发着低烧,喉咙也火辣辣的疼,浑身倦怠,但越是难受,越是让她清醒地认知到,自己确确实实上天垂怜,重活一世。

      所以她舍不得将时间浪费在昏睡上。

      这一次她也不要再像前世那样,得了哑疾便敢不出门,日日将自己关在府邸。

      就像前世珩哥哥告诉她的:你说不出话并不是你的错,如果有人因此嘲笑你,那么错的是那些人,你不该为了那些人处罚自己,将自己禁锢在黑暗之中,让真正关心你的人担心你。

      苏宸并不知道妹妹在想什么,见她表情有些凝重,以为她是在烦恼苏明语的事,不由问道:“明语的事,你可有想法?”

      其实苏宸是想问她有没有更直接的证据,却又觉得太强人所难。

      苏母离世前,曾再三交待他们兄妹二人,日后无论发生何事,都要将苏明语当亲生妹妹对待,是以此事十分棘手。

      苏宸相信胞妹不会说谎,可这到底不是一件小事,若无证据,也不能拿苏明语如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苏惜卿默默拿出小本本,在上头写下一行小字,还画上一朵小黑花。
    *珩哥哥说他不要娶我,讨厌他。
    陆珩:娶娶娶,我就只想娶你一个。
    陆珩:小祖宗我错了,求求你了,别记账,把本子给哥哥行不?
    苏惜卿:不要 030
    陆.口是心非.珩:TvT
    .
    太子在这本文里不会有名字,他就叫太子。
    沈星阑:……
    红包照旧~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elain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请问姑娘芳名 10瓶;48934420 5瓶;Elle_zj197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太子他偏要宠我(重生)
    重生,古言小甜饼,太子每天都在撩我,【病娇腹黑太子vs娇软可爱小宫女】



    乖,不许再逃
    现言,真假千金,极致宠溺,放肆纵容,嗜她入骨。 【偏执腹黑大疯子vs恃美行凶美艳小仙女】



    偏执狂追妻日常(重生)
    【日常甜宠生活,就是甜,就是宠,糖度超标预警】前世陆珩浑然不觉,重活一世,他听见她在心中软软糯糯的喊



    所有人都在等他们离婚
    现言小甜饼,闷骚腹黑斯文败类vs敢爱敢恨娇滴滴大美人,人间烟火,只愿与你共享,此生,只臣服你一人。



    偏执狂太子暗恋我(重生)
    甜宠文,双重生,温润如玉腹黑太子vs爱憎分明娇滴滴大美人,“纵使是假,孤亦心甘情愿。”



    捡到病娇太子之后(重生)
    甜宠文,双重生,强取豪夺霸道太子vs佛系小商女,十里红妆,江山为聘,孤的后宫永远只有你一人



    嫁给病娇王爷之后他重生了
    古穿,偏执病娇又傲娇.王爷vs一心只想完成任务回原世界.王妃,爱搭不理一时爽,来日追妻火葬场



    指挥使的心尖宠(重生)
    已完结,甜宠文,双重生──为你披荆斩棘,愿你岁月安好,所到之处晴空万里,一生顺遂。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