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

作者:省略号挪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第七章
      突然出现的少年让她扑通乱跳的心脏突然安静了下来,像是在无边江洋的波涛里面抱到了可以依靠的浮木,惊吓感瞬间消退了大半。
      
      可……
      
      鉴于这些黑衣人们在集市大街闹出来的轰轰烈烈阵仗,宫盈自然不敢把他们小瞧。
      
      少侠陪了她一路,因着他那写在脸上的话唠与吊儿郎当属性,宫盈没觉得他会是什么特别厉害的大佬。
      
      毕竟年龄摆在这里。
      
      宫盈小心翼翼地扯了下对方的衣袖,想让他赶紧离开。
      
      没道理让一个无辜的少年因此树敌。
      
      阴毒的声音用缓慢且略显喑哑的声调开了口:“阻碍水仙宫办事的人……在下还是头一次见……妙极,妙极!”
      
      即使是背对着,宫盈也感受到了这人的恐怖。
      因为在他说话的时候,周围喧哗的人群似乎下意识屏住了呼吸,整条街道安安静静的,似乎就连天地都成了他的陪衬。
      
      口上说着妙极,那语气却半点没让人觉察出“妙”来。
      
      少年不理会宫盈的小动作,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垂眸看了她一眼后,抬高下巴看向对面的男人,轻笑:“当街出言调笑凌安郡主的人,我也是自出生以来头一次见。”
      
      凌安郡主?
      
      闻言,在场人都愣了下。
      
      混江湖的基本都知道,得罪谁也没问题,就是不能得罪朝廷中人。毕竟两边向来势如水火,能勉强安宁的唯一生存之道便是井水不犯河水。
      当然,最起码明面上得这样。
      至于郡主,那就更是千金之躯,万万不能冒犯。
      毕竟是王公贵胄。
      
      对面男人听了这话后,果真安静了良久都没说话。
      
      他又打量了一眼前方少女的背影,眸中颜色微沉。
      起初是有人放出消息,说宫家大小姐出现在了晋延县,刚好在晋延县附近的他,便带人匆匆忙忙赶来,想要碰碰运气。
      
      可,眼前少年所说的话又让他涌动的思绪稍微停滞了那么一刻。
      
      缓了一会儿,他哑着嗓子继续出声:“是……从何处冒出来的凌安郡主,阁下莫不是将我当傻子糊弄。”
      
      这声音难听至极,与其听他说话,宫盈更宁愿听一百个人蹲在自己面前用指甲挠玻璃。
      她总觉得,在场人对他的敬畏,多半产生于他这折磨人的嗓音。
      
      “呵。”少年冷冷哼了一声,继而朗声道,“八年前的淮阴门之变,你莫非不知?”
      
      男子没出声,阴沉沉盯着他。
      
      “那你可曾听过西显山城,莫子良的名号?”
      
      男子仍旧没说话。
      
      少年的声音里多了些笑意:“我再问你,你知道西源山庄三庄主崔言大侠吗?”
      
      “……”
      
      “那当今圣上最疼爱幺妹如意公主,这事普天皆知,你总应当知晓吧。”
      
      听到这里,男子的神色又阴沉了三分:“这些有什么……”
      
      少年的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他笑了下,视线移到男子的脸上,唇角扯出一个轻蔑鄙夷的弧度,没等对方说完,便用冷冷的声音打断了他:“那你可知我是谁?”
      
      男子安静盯着他,骇人的瞳孔里有深沉的颜色在无声翻涌。
      
      明眼人都知他已怒极,却因着不清楚少年的底细而没有轻举妄动。
      
      他耐着性子压下心头翻涌的火气,哑声:“不知阁下……”
      
      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的话语才刚从口中过出来一半,少年便伸手一把捞起少女瘦弱的身体,眨眼的功夫,飞出了数尺的距离,在空中踏了几步,借着道旁树枝的力,轻盈踩着枝丫跳上了一家客栈的屋顶。
      
      少年放稳了宫盈,这才朗声回道:“在下就是一无名小卒。”
      
      说罢,他的声音里多了些无辜的笑意:“至于刚刚提到的那些人,如你所知,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联。”
      
      他的笑容看起来很是张扬,浑身上下写着“有种上来打我”的嚣张欠扁劲儿。
      
      底下男子远远望着,只觉得胸口一甜,浑身气血翻滚,险些被他气到当场口吐白沫。
      
      站在他身后的水仙宫宫众们神色各异。
      
      男子醒过神来便想追上去将人揪下来,可那屋顶少年轻功奇好,丝毫不被身旁的少女拖累,提着她,几个功夫便从那头消失,很快没了人影。
      
      他压下心头被人愚弄后产生的怒意,身子刚动,便听到远方突然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
      
      乌泱泱的身影皆着浅蓝色官服,头顶着乌青色高帽,浑身凛然正气,铁面严肃,一副威严不可侵犯的样子。
      
      不知从何处冒出细小的声音:“官、官府来人了!”
      
      阴毒男子的脸色像是糊满了一层灰扑扑的污秽浊气。
      
      虽然现下已经知道身后究竟面临着怎么样一番状况,可他的身子却半晌都没有转动,定在原地,死死地盯着那少年少女消失的地方,脖子像是变成了石头一般,良久一动不动。
      
      身后一人小心凑上:“山主,还要追吗?”
      
      被称作山主的阴毒男人这才缓缓收回视线,蓦地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用他那特有的沙哑难听嗓音开口:“不追了,回去吧。”
      
      他在此地占山为主数年,烧杀抢掠,当真是头一次惊动官府。
      
      实乃……奇闻一件。
      
      ==
      这边,虎口逃生的宫盈觉得自己有些呆滞。
      
      此刻她正坐在一快高高的石头上,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的河流,不得不说,古代的喝水真是一眼望便能看到河底的砂石和游动的小鱼,清澈见底,
      
      她眨了眨眼睛,视线望了一会儿后,终于移到了少年的身上。
      
      少年正在河水中央捕鱼,他挽着裤腿,手里举着根木棍,一副全神贯注且十分熟稔的模样。
      
      可遗憾的是,大半天的功夫过去,一条鱼也没有捞上来。
      
      宫盈不怎么饿,便也不关心这些,就当自己是他戏水玩耍。哦不……不对,她再不能用看小孩子的眼光去看他了。
      
      她有些哀切地捂住脸。
      
      虽然这少年年龄不大,可轻功和胆识似乎都很是了得。
      
      回想起之前发生在集市里面的一切,她便感觉心底又莫名畅快了不少,即使没有亲眼看见,她也能将那阴毒男人的表情和反应猜得一清二楚。
      
      可转念一想,又忍不住开始为少年担忧。
      他好端端地就树了个看起来很厉害的敌人,该不会影响日后行走江湖吧。
      
      看得有些入神,视线便呆了。
      
      却见本来还专注茬鱼的少年侧眸朝这边望了一眼,见她一直盯着自己,身形突然顿了一下,接着脚下一趔趄,险些跌进湖里。
      
      宫盈一惊,下意识站起。
      
      开没开口呢,便见那少年气急败坏看过来:“你……”
      
      宫盈:“……?”
      
      少年张了张口,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他站得远了点,背对着宫盈,继续用木棍捕鱼。
      
      见他这副模样,她的脸上缓慢浮现了一个问号。
      
      宫盈以前读过不少小说,也看过不少电视,一直都知道,在古代,大家都十分忌讳自己的武功被人偷师学艺。
      
      可这……
      难道捕鱼也是什么独门绝技吗?
      
      因为对方背对着自己,什么都看不到,坐在这里休息的宫盈变越发觉得寂寞,她左右看看,脸上多了些惆怅。
      
      身前身后都是竹林,什么都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又回头看她一眼,大概是见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悲伤和落寞,忍不住咳嗽了数声。
      
      他用手背掩唇,咳得有些用力,一张白白嫩嫩的脸硬生生被他咳成了红色。
      
      再抬头看向宫盈的时候,眼底也因为太用力而多了些湿润的水意,看着怪可怜的。
      
      他将手中的木棍一扔,走到宫盈身边,声音平静如常:“这河里可能没什么鱼。”
      
      宫盈瞅了他一眼,又垂眸看了一眼河。
      
      沉默片刻后,她决定当个敢实话实说的围观群众:“你骗人,我看这河里的小鱼挺多的。”
      
      少年抿了下唇,别过头,却难得安静下来没说话,看神情似乎有些懊恼。
      
      见状,宫盈的脸上不由浮现了些许笑意,她从怀里掏出个大大的苹果,递到对方的面前:“好啦好啦,不吃鱼也没有关系,我们还有这些可以吃。”
      
      考虑到他之前对自己的母爱光辉攻击,她在说话的时候,刻意抱着回敬的态度,声音温温柔柔,表情慈爱和蔼,像是在安慰自家受了挫折的萌萌哒小儿子。
      
      少年咬牙看向她。
      
      隔了片刻后,他默默将视线从宫盈慈爱的笑脸上移开,脸上的火气明显很大了。
      
      他没说话,将木棍从地上捡起来,好像还想回去继续捕鱼。
      
      宫盈生怕他就这么钻了牛角尖,连忙抓住他衣袖:“哎……”
      
      刚说出一个字,便见少年的身子僵住了,他扭过头的时候,脸上的懊恼与怒气已全然消散不见。
      不过他没有看她,他的视线落在了宫盈的手上。
      
      她下意识垂眼,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搭在了他的小臂上。
      
      薄薄的布料里是少年微热的体温。
      
      他猛地转过视线,脸上腾起红色,后退数步,又变成了一个说不清话的小结巴:“我,我……”
      
      憋了半晌,少年手握木棍,闷头在宫盈对面坐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傲娇是我白月光
    感谢在2020-06-02 20:59:29~2020-06-03 17:58: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四十二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