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热爱你所热爱的一切

作者:耿其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我是你的饲养员。
      你的饲养员。
      你的……

      男人轻飘飘一句话,漫不经心的语调,沈惟姝却感觉后背都软了。
      抬头对上那双漆深的眼,她心里又重重跳了一下。

      “你想得美!哼,一根棒棒糖就想打发我……”嘴上虽然这么说,沈惟姝手上已经把糖纸撕开了。

      冷空气好像都变成了甜丝丝的草莓味。

      “还要怎么样?”林尔峥顺着女孩的话反问。

      他眼睫缓慢眨动,像是想到了什么,语气依然是不经意的:“蛋糕?”

      “我不喜欢蛋——”沈惟姝顿住,猛地反应过来了,“对了,我生日快到了!”

      她一下子兴奋起来,眼睛亮亮看男人,“你是要陪我过生日吗?”

      “你生日快到了?”林尔峥看起来毫不知情,“几号?”

      “二月二号。”沈惟姝算了算,更高兴了,“我们补课到一月底,我生日那天正好放假诶!”

      二月二号……
      林尔峥心算了下,一时没有接话。

      见他没有反应,沈惟姝的热情一下子熄了大半。

      “这可是我十八岁的生日。”她小声嘟哝,极力暗示,一面用眼角观察男人的反应,“我可就这么一次十八岁啊……”

      十八岁,她就成!年!了!

      他要陪她过完十八岁生日,是不是就不会再把她当小孩了?

      林尔峥开口:“二月二号那天我当值。”

      飞行队二十四小时待命,队员们全部三班倒,没有节假日和周末。

      沈惟姝失望“啊”了一声,嘴角慢慢耸拉下去。

      “你父母肯定会帮你庆祝。”林尔峥转向女孩,“这么重要的生日,也应该和家人一起过。”

      沈惟姝看了男人一眼,小眼神怨怼又失落。她转过身不看他,也不说话了。

      看着小姑娘嘟下来的脸蛋,林尔峥缓慢眨了下眼睛,神色松动。

      他低低清了下嗓子,“二月一号,我休息。”

      沈惟姝立刻扭过头看男人,眼里又有了期待。

      林尔峥脑中突然跳出一个画面:如果小姑娘脑袋上有耳朵的话,那两只耳朵现在肯定倏地立起来了……

      他忍不住轻笑了下。

      “我陪你送别十七岁,怎么样?”
      **
      二月一日中午。

      “怎么样怎么样?”沈惟姝凑近平板镜头,“这个颜色是不好点?”

      “你再靠近一点我看。”
      屏幕里的姜然瞪大眼睛,远程观察好友的妆容,“诶,你是不是又卡粉了啊?”

      “而且你的眼影好像被人打了一拳。”

      沈惟姝:“……”
      沈惟姝扔开化妆刷,“我放弃了!”

      姜然笑出声来,“我早跟你说不要化了嘛,你明明素颜就很好看!”

      大概是因为有运动的习惯,沈惟姝皮肤非常好,细腻到毛孔都看不见。
      她毛发也挺茂盛,一头长发浓密黑亮不说,连眉毛都是不描自浓。

      “可是,”沈惟姝举起镜子,捏了捏自己的脸蛋,“我还是想打扮下嘛。”

      今天吃过午饭,她就在卧室翻箱倒柜的。衣服散了一床,之前老妈给她买的那套化妆品也翻了出来,摆满一桌子。

      虽然她和林尔峥已经一起出去很多次了,但今天,是他们头一回不因为补习见面。
      是为了提前给她庆祝生日。

      沈惟姝不可避免地期待,还有点小紧张。

      电视剧里小说里不都这样的么,女主第一次和男主约会,不都是要化妆打扮的吗。
      那反过来说,她今天精心打扮后再去见他,那他们这是不是,也算约会了?

      算的吧算的吧!

      “你涂个口红就好了。”姜然帮忙出主意,“你底子好,别的也用不着,一个口红就很提气色。”

      沈惟姝打开那套崭新的口红套装,“哪只好呢?”

      “我看看色号……”

      沈惟姝拿出好朋友挑选的那只口红,拔开口红帽。
      她对着镜子,手法生疏地给自己涂色,“姜姜,林机长这次主动陪我过生日,你说——”

      女孩咧开涂了一半的红嘴唇,笑得娇憨又滑稽,“他是不是,有点喜欢我了啊?”

      “嗯,我觉得是!”姜然一本正经地分析道,推论全凭一脑袋的粉红泡泡和言情小说,“不都这么说么,一个男人愿意花时间陪你才算喜欢。林机长那么忙还给你过生日,应该就是喜欢你啊!你感觉呢?”

      “我感觉啊……”沈惟姝没拿口红的手捂住心口,语气做作,“他现在,就是在努力压制着对我的感情,其实心中早已情深难抑!”

      姜然忍不住对着屏幕翻白眼,“我的天!你没救了!”

      沈惟姝哈哈笑着,扯出一张纸巾来,擦掉早已冲破唇际的口红。

      意-淫过后,沈惟姝又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装扮完毕。
      她跑到下楼站在客厅中央,当着爸妈的面转了个圈,“怎么样?”

      女孩一脸求表扬,“好看吧?”

      叶敏“呀”了一声,满面笑容,“真漂亮!”

      小姑娘选了件米白色的针织连衣裙,裙摆在膝盖上方,裙子的领口是不对称设计,平直的锁骨连接小半个肩膀,全部暴露在外面。

      沈泽诚看得直皱眉,“你不冷吗?”

      沈惟姝小脸垮掉,“不好看吗?”

      “别听你爸的。”叶敏白了丈夫一眼,“男人懂个屁!”

      叶敏笑眯眯走到女儿跟前,眼里都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感。她抬手理了下女孩的领口,又把人脑后的发带摘了。

      沈惟姝的马尾松开,藻丝样的头发散在白色针织的肩领上,称得发更黑,唇愈红。

      叶敏又变魔术般拿出一个红色的小链条包,“妈妈送你的生日礼物,直接背出去正好!”

      沈惟姝撅起红唇冲妈妈“mua”了一下,把小包包斜跨在腰间。

      走到门口,沈泽诚跟过来嘱咐:“别玩太晚啊!”
      说完他突然朝女儿伸过手,神秘兮兮地使了个眼色。

      沈惟姝立刻反应过来,她侧过身子打开包,父女俩跟地|下|党一样老练完成交接。
      手拿开时她偷瞄了一眼——嚯,硬挺挺的一叠,比平时的可厚了不少。

      沈泽诚又给女儿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眼神向叶敏那边示意。

      沈惟姝秒懂——这些钞票,怕又是沈主任背着老婆藏的私房钱。
      她嘟嘴也朝爸爸“mua”了一下,转身跑了。

      关上大门,沈泽诚慢步踱到阳台上。
      望着女儿一跳一跳的背影,他慢慢皱起眉头。

      “你说,”他问妻子,“这小丫头最近怎么这么高兴?”

      “招飞基本都过了,她文化课又不成问题。只要英语稳住,姝姝可真要成咱们这边的第一个女飞行员了!”叶敏嗔了丈夫一眼,“你不高兴啊?”

      “我看没那么简单。”沈泽诚皱眉更深,“她别是谈恋爱了吧?”

      叶敏笑了,“怎么,这么怕有人拱你家大白菜啊?”

      沈泽诚鼻腔里“哼”出一声:“我这还是小白菜,不能拱!”

      “我看你就是瞎操心。”叶敏无奈摇头,“老师上次不都说了么,没见她和哪个男生走得近。再说,哪个少女不怀春啊,就算她有这样的心思,也正常。而且姝姝有分寸的,她知道现阶段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沈泽诚回头看向窗外,女孩灵动的身影刚拐了弯,消失不见了。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希望如此吧。”
      **

      出租车停到商场边,沈惟姝一眼就看到立在入口处的人。

      她站在原地望着他,一时没有走过去。

      男人今天穿了件及膝的长大衣,也只有他的身形和比例,才能撑得起这样的版型。
      黑色的长大衣挺括,还是金属双排扣的设计,称得他好像黑骑士般气势,腿长二米八的既视感。
      来往进出的女性都在看他。

      像是感受到她的视线,林尔峥突然扭头看过来。

      她正想过去,就看他已经迈步向她走来了。

      走近看清女孩的打扮,男人脚步稍缓,表情也微妙起伏一瞬。

      沈惟姝立刻捕捉到他眼中的异色,她有点不好意思地抿唇,又忍不住迎上去刺探:“怎么样?”

      她像在家里一样转了个圈,一脸期待看男人,“好看吗?”

      她这条针织连衣裙的裙摆漾不开,垂感却极佳,纯白色的毛料顺直而下,在前襟处隆出浅浅曲线,又束得腰身盈盈一握。

      这裙子比她平时穿的校裙还短,裙摆下好像裹着一颗初熟的水蜜桃,饱满,又嫩色难掩。

      她好像还化了妆,两瓣唇小玫瑰般殷红饱满,称得肤色更加白皙。
      平时束起的马尾放了下来,一头长发散在身后,竟然也平添了几分韵丽。

      林尔峥的眼皮突突跳了两下,心头却没由来拂过燥意。

      他一直都把她当小孩子,或者说想把她当小孩子看待。

      可现在,她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不断提醒他,她已经趋向成熟……

      见男人半晌不说话,沈惟姝神色稍黯,“……不好看么?”

      林尔峥斜睨她,目光又落到她松松垮垮的领口处。
      女孩大半个右肩都露在外面,一条锁骨伶仃精致,几缕发丝落在白嫩的颈窝里,墨般晕染开来。

      他眸色拉深,刻意撇开了视线。

      “一般。”男人淡淡评价,“不对称。”

      沈惟姝:“?”

      老妈说得果然没错。
      男人懂个屁!

      “你懂什么呀!”沈惟姝不满反驳,“就是设计成这样的!”

      她说着,抬手拉住左边衣领,轻轻往下扯了把,“这下对称了吧。”

      林尔峥:“……”
      很好,这下俩肩膀都出来了。

      沈惟姝的这一举动引得旁边两个男生频频回头,她自己却毫无知觉。

      林尔峥不动声色地瞥了那两个男生一眼,靠过去,抬手勾住女孩后颈处的衣料,往上一提——

      两个肩膀一下子都被遮严实了。

      “这样才对称。”

      沈惟姝:“……”
      有毛病!

      沈惟姝白了男人一眼,没好气地把衣领扯回去,迈步往商场里走。

      林尔峥两步就赶上她,他没再继续衣服的话题,只问:“想吃什么?”

      打扮了半天扮了个寂寞。
      沈惟姝还没从打击中缓过来,兴致缺缺,“随便。”

      吃什么吃什么,他还真把自己当成她饲养员了啊……

      林尔峥看她一眼,“你是寿星,你说。”

      “我说了算?”沈惟姝精神又回来了,“我想要什么都可以吗?”

      不等男人回答,她两手就揽住他的胳膊,整个身子都依偎上去,“那我——”

      女孩侧眸看男人,目光灼灼,红唇缓缓扬起来。

      “我想要一个男朋友,可以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她来了她来了她又带着直球回来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