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神君后我生了个蛋

作者:漫步长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进击

      稚气未脱的小圆脸,忽闪的大眼睛似神山顶上的池水。池水漫起炽火,火苗渲染一池的宁静,幻化出冰火交织的美。

      面对她的期待,白令尘温柔一笑,令人如沐春风,“小桑姑娘这么可爱,就像我的妹妹一样。”

      不要当妹妹,男人说把你当妹妹,指定没戏。

      “白大夫,我不小。”大眼眨啊眨,昂首挺胸还撅着屁股。可以说该展露的地方都展露给他看,看他动不动心。他倒是认真看哪,自己哪里小了。看都不认真看,就说把她当妹妹。

      方才趁着去给方贤娘母子买东西的时候,她偷偷地取出大师姐交给自己的那本《驭男三十二式》,匆匆翻了几页。

      不睡男人就得死,那当然要睡。

      《驭男三十二式》第一式:展露风情。

      大师姐说过,她的身材傲人,越正经的男人越喜欢这样的姑娘。不知道白大夫好不好这一口,她得先试过再说。

      白令尘看过来,眼神落在她的身上。她心下一喜,快看快看,保证看了一眼想两眼,两眼想三眼,三眼过后就会入迷入心,再也移不开视线。

      “小桑姑娘,你是不是不舒服,扭到腰了吗?”

      她失望无比,展露风情第一式,失败。

      启动第二式:装柔弱。

      “是啊,累了一夜,确实有些不舒服。”她揉着腰像是站不稳似的,软绵绵无力往他身上靠去。

      他一手相扶,把她扶靠在树上。“小桑姑娘,你靠着树站,会好一些。”

      好什么啊,树这么硬,哪有靠在美貌的小哥哥身上舒服。她大眼幽怨盯着天边飘过的那朵云。为什么和大师姐说的不一样,那什么破书根本不管用,或许他根本不喜欢她这种类型。

      “小桑姑娘,还未请教过,你修的是什么道?”

      呃?

      要死。

      她总不能回答自己修的是媚道,找男人双修的那种。

      “我修的是吃道,以吃入道。”

      “倒是有听过,想必小桑姑娘的厨艺十分了得。是我此前不知,在姑娘前面献丑了。”

      他目光和煦,语气真诚。明明是晴天白日,她却觉五雷轰顶阴风阵阵,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以后要让她做饭?

      果然,她听到他说:“小桑姑娘,我不能耽搁你修行结丹。以后做饭之事,就有劳姑娘。”

      天要亡她!

      她除了会吃,压根不会做饭。烧火把东西煮熟倒是会,好吃两个字真的和她做出来的东西没有半毛钱关系。

      怎么办?

      “我…”她想说她手疼,想说她最近身体不好。

      但是他堵住她所有的借口,“只剩不到三个月时间,我会帮姑娘的。”

      外人都替她着急,她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说她根本不想靠努力结丹,只想走捷径投机取巧睡个男人顺便结丹。

      而且那个男人还是他。

      方贤娘母子已经吃完食物,看上去气色好了许多。母子二人望过来,方贤娘的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意。

      莫桑假装去逗萧文,萧文奶声奶气地叫着姐姐。

      “文儿真乖。”

      “文儿,还不谢谢小桑姐姐和白大夫。”

      “谢谢小桑姐姐白大夫。”

      “不用谢,古人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文儿是个很有福气的孩子。以后要记得珍惜自己的好福气,多做善事多积功德,会有好报的。”

      萧文听不懂她的话,方贤娘当然听懂了。抱着儿子向她道谢,“小桑姑娘的话,我会记在心里。等文儿再长大一些,我会告诉他。你们放心,我不敢说自己做多大的善事,但凡是我有一分力,我就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这样的心性,不是那结善果的神草还能是谁?总不会是一朝重生就心心念念抢自己姐姐福气的方惠娘。

      日快近正时,萧冷终于回来了。

      “娘子,我都赢回来了,我们的宅子你的嫁妆都回来了。”

      “夫君,真的吗?我们的宅子,真的回来了?我们有地方住了,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了?”方贤娘喜极而泣,拼命抹着眼泪。

      萧冷搂着他们母子,“是我以前糊涂,让你跟着我受苦。你放心,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我会让你成为人人羡慕的萧夫人。”

      方贤娘扑进他的怀里,哭泣不已。那眼泪都透着十二分的欢喜,一颗颗包含着庆幸,“夫君,你能改邪归正,我已知足了。”

      “爹,爹…”萧文伸手要抱。

      萧冷一把抱过儿子,紧紧抱在怀中,“贤娘,你且看着。我不光要让你成为人人羡慕的方夫人,我还让咱们的文儿成为别人口中金尊玉贵的萧公子。”

      “夫君!”

      萧冷身上的气运显现出淡紫,不愧是系统选中的男主,那紫隐隐泛着金光。将方贤娘身边仅存的那丝黑气吸收干净。

      至此,方贤娘富贵一生的命格大定。

      然而总有不和谐的声音,从远外开始尖叫。

      “姐姐,你没死?”方惠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惧怕地看着白令尘和莫桑,并不敢靠近。她不知为什么会害怕,总觉得自己的秘密和心思在那两人面前一览无遗。

      “我没死,妹妹似乎很失望?”死过一次做过鬼的方贤娘,自然不再软弱单纯。她不会忘记在她魂魄不能归体时,这个好嫡妹不仅想抢她的儿子,还想抢她的夫君。

      萧冷昨日并没有注意,然他是男主,心思慎密异于常人。联想到这个姨妹的举动,似乎有些了然对方的行为。

      所谓同类相斥,他不喜心思复杂目的性极强的女子,反倒更喜欢简单的女子。简单的女子让他更有成就感,更适合他大男主的属性。

      方惠娘已听说他赢回宅子的事情,与前世并无差别。她知道至此以后这位庶姐夫会一路青云,直通天路。而无用的庶姐,最后会成为京中所有女人都羡慕的对象。

      原本,这一切很有可能会成为自己的。

      “姐夫,你知道不知道,你们萧家之所以落败,全是因为姐姐。我娘找人给她算过,她就是个千年扫把星转世投胎。要不是我娘以前求法压制住,我家早就被她拖累。她嫁进你们萧家后,你们家就败了,你还要和她在一起吗?”

      原来如此,这就是娘家和自己断绝关系的理由。

      方贤娘满心悲凉,“夫君,我…”

      “你别听她胡说,什么千年扫把星,你和文儿都是我的福星。在你嫁进来之前,我就是好赌的性子。如今我发誓改过自新,都是在你的影响之下,你不是福星是什么?”

      “姐夫,你别不相信,姐姐她真的是扫把星!”方惠娘大急,喊着。那眼中的算计焦灼是个人都看得见,偏她还以为自己天下第一聪明。

      萧冷厌恶道:“如果岳父岳母早就知道贤娘的扫把星,还将她嫁进我嫁萧家那就是蓄意图财害命。姨妹说的是真的吗?”

      方惠娘生怯,瞳孔猛缩。

      不,她不敢承认,会连累娘家的。

      “我…我胡说的。”

      “胡说的最好,你父母已和贤娘断绝关系,此后我们荣华与否、落魄与否,都与你们方家无关。还请你们方家人信守承诺,不要再和我们往来。”

      这怎么可以?方惠娘的心狂吼着。

      然而方贤娘已不再是过去的方贤娘,阴曹地府走过一遭的人,心比以往更狠,看得比以往更透彻。那样的娘家,有等于没有,不要也罢。

      萧冷将先前借白冷尘的银子十倍奉还,“白大夫小桑姑娘大恩,萧某没齿难忘。以后凡有差遣,萧某无论身在何处,必肝脑涂地还报此恩。”

      “萧公子言重,医者父母心,救人治病是我的职责。还望萧公子记得自己的话,日后好好爱护自己的妻儿,那就是最大的还恩于世。”

      萧冷抱起儿子,执起自家妻子的手,一家三口深深朝他们二人再谢恩。

      眼望着他们三口消失在街角,莫桑无比感慨叹息,“方贤娘也算是苦尽甘来,希望他们此后一生顺风顺水,贵贱相依。”

      那方惠娘还没有走,她慢慢走过去,“方夫人,你是不是心里恨毒我们?”

      “不敢。”

      “你嘴里说不敢,心里可不这么想。我也不怕告诉你,你的来历我一清二楚。你自以为窥得天机,想抢自己庶姐的福气,你真的问心无愧吗?你可知夺人福气是损阴德之事,是要遭天谴的。老天让你重来一次,不会看你做恶,望你以后好自为之。”

      方惠娘瞳孔巨震,这两个大夫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看破自己的机缘?“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听得懂也好,听不懂也好,我要说的都已经说完。你要是再敢有害人之心,势必会落到比前世更悲惨的结局,你自己好生思量。”

      方惠娘惧怕不已,她望着那相携而去的两人,一高一矮。高的清风明月温文雅致,矮的那个娇憨天真灵动可人。

      他们,真的是人吗?

      莫桑自觉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心情无比欢喜。将将一脚踏进自己的房间,半米多长的小花蛇从她的脚边溜走。

      这条小花蛇,居然还没走?

      “你怎么不逃?”她问。

      小花蛇翻白眼,她妖力尽失,逃到外面去找死吗?女魔头站着说话不腰疼,看看那张桃花满面春风得意的脸,也不知道孤男寡女的在外面做了什么好事,厮混一夜才回来。

      “我不走,我以后就跟着你们。”

      “算你识相。”莫桑哼着小曲儿,猛然想起自己还要做饭的事,“小花花,既然你不走,总不能在这个家里白吃白喝。”

      她什么时候白吃白喝了,女魔头说这样的话良心不会痛吗?脏活累活都是她干,女魔头只负责给白大夫红袖添香兼犯花痴。

      莫桑眉眼一弯,“别怕,不会让你做坏事的。你当年为爱痴狂,不惜洗胎换骨成人。想必为了和那位书生在一起,你必是出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大床。”

      “那是,你以为我是你吗?想我当年要模样有模样要厨艺有厨艺,更别提闺房之事。那死男人被我迷得不知何为圣贤,什么白日宣淫、野外情趣我们都有过。”说到这里,祝华青顿时警惕起来,“你要我做什么?”

      “紧张什么啊,看把你吓得。我也是女人,我总不会是想和你白日那什么。我不图你的色,那你说我图你什么?”

      祝华青蛇眼一眯,“你想让我做饭?”

      “答对了。”

      “为什么?白大夫做饭做的好好的。你不会是想讨好男人,自己又没本事,拿我去挡数吧?”小花蛇“丝丝”吐着信子,发出难听的声音。

      “对啊,我就是拿你挡数。你可不能给我露馅,否则我就…”她做一个剥蛇皮的动作,吓得小花蛇蜷成一团。

      “好,怕了你。你这样又懒又馋的女人都能迷得住男人,我才不信。”

      莫桑解决一件大事,心情大好,“你且瞪大你的蛇眼看好了,三个月之内,我一定要拿下白大夫!”

      “切!”小花蛇翻白眼,压根不信。

      门外一抹白色的身影,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晴空烈烈云往疏疏,湛蓝天幕不染杂质,一如他此时的心情。

      他眸略敛,遮住那一潭的幽深。

      唇微勾,浅笑碎在阳光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