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神君后我生了个蛋

作者:漫步长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快穿男主

      什么人会没有影子?

      答案是鬼。

      在莫桑看来,这女人和生人无异。看上去立体有轮廓,神情举止没有一丝不寻常。如果不是白令尘识破,她根本看不出来。

      华青吓得昂头乱窜,鬼啊!

      莫桑瞪她一眼,你自己就是个妖,你还会怕鬼。她一想也是哦,她是一只妖,她为什么要怕鬼?都怪了做了好些年的人,这两百年来也没见过几只鬼。

      白令尘问:“敢问夫人,你儿子几时起的热?”

      女人像是仔细回想,“几时?好像是昨天晚上,他一直喊饿,一直喊饿…什么吃的都没有了,我可怜的文儿…”

      “夫人,那你自己呢,你饿吗?”

      “我…我好饿,我饿死了…”女人涣散的眼神似乎有些焦距,她低头看了自己一眼,“我好饿…好饿啊…我感觉自己已经饿死了…”

      “夫人,你确实已经死了。”白令尘肯定道,指向地面,“夫人你看,我们二人都有影子,而你没。”

      烛光的映照下,地上交错着两道影子,一道是白令尘的,一道是莫桑的。小花蛇在桌底下缩着,盯着那两道影子翻白眼,暗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死了?”少妇茫然,“我明明活着啊,我怎么会死呢?”

      有一种鬼,名为生魂。刚离尸身,未到地府报道,很多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死,还继续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生魂者,若本身阳寿未尽,十二个时辰内回归身体便有还阳的可能。

      “夫人,你家在何处?”

      “我家…我家在镇子的南边。原本是一间大宅子,后来夫君沉迷赌坊,我们换成了小宅子。再后来,小宅子也没了,我们…我和文儿住在庙里…”

      七里镇只有一座破庙,在镇子的西边山脚下。

      破庙早年供奉的不知是什么菩萨,那泥塑的神像早已斑驳不堪。四周一片荒凉,枯藤老树昏鸦。那些黑鸦不停地叫唤着,昭示着不幸和悲剧。此地的草木枯黄,与别处的景致大不相同。这样草长莺飞的季节,不应该萧条至此。

      残砖塌了一地,断垣之处皆是黄泥。庙内的木柱焦黑,内墙亦是处处漆黑,显然在不知哪年时,破庙曾逢大火。

      泥像之下并无供奉,灰尘堆积。

      角落里的一堆干草之上,并躺着一对母子。母亲紧紧把儿子搂在怀中,年幼的儿子睁着涣散的眼睛,连呼吸的力气都显得那么虚弱。

      “那…那是我儿子…和我。”少妇喃喃,难道她真的死了?她想过去抱抱自己的儿子,却发现自己的手穿了过去。

      白令尘把那孩子从母亲的怀抱中抠中来,打开水袋给他喂一些水。孩子显然饿极渴极,一沾水像抓到救命稻草般是急切吞咽。

      喝过水,他取出一枚药丸给孩子服下。

      女人悲伤地看着自己的尸体和年幼的儿子,不由呜呜哭起来,泪水在空气中化为白气,很快消散无踪。

      “文儿…文儿…”

      生魂就在附近而不能入体,看来真是阳寿已尽。

      “娘子,文儿,我回来了!”

      男人喜悦的声音从破庙外传来,少妇惊喜地看向外头,只见一名二十七八的青年踉跄奔来。他衣服皱成一团胡子拉茬,脸上还有淤青,显然吃过一些苦头。

      喜悦的声音在看到破庙内的情形后化成惊惧,“娘子,文儿!”

      “你娘子已经死了,你要是再晚回来,你儿子也要死了。”白令尘冷冷说着,他原是温和如玉的人,若不是怒极,怕是不会说出如此冷漠之语。

      那男人连连后退,“不,不会的,不是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吗?难道都是骗人的?娘子都死了,我回头给谁看?”

      莫桑注意到男人的头上有些东西,好像是气运。她看了好半天,终于明白怎么回事。原来是一本书里绑定系统的快穿男主,浪子回头金不换,这系统不错。

      她想不明白自己为何能看到别人头上的气运,这在之前是从未有过的事情。或许是自己的修行有了进益,修为渐渐提升。

      此书名为《誓不做渣男》,这个世界是男主快穿的其中一个世界。男主姓萧名冷,和原身同名同姓。

      原身本是富户之子,娶妻方氏贤娘,育有一子。本应是美满的日子,但架不住他嗜赌如命,赌光了家产和宅子,害得妻儿差点饿死在荒郊野外。

      快穿而来的男主绑定浪子回头金不换系统,在妻儿快要饿死时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男主一路科举进京位至大宰辅,他不赌不嫖不纳妾,一辈子就守着自己的妻儿。方贤娘后来成为所有女人羡慕的对象,后半辈子荣华圆满。

      男主已经快穿,方贤娘为何死了?莫桑不明白,等她看到跟在萧冷身后追来的女人时,她就明白了。

      追来的女人是方贤娘的妹妹方惠娘,方惠娘是正室嫡出,两人原是丰庆城守城大人之女。方惠娘是嫡出,嫁的是六品官家。而方贤娘是庶出,嫡母面甜心苦。给她选的人家自然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千挑万选选中了萧家。

      萧家是富户,但有一个败家子。方贤娘的嫡母说得是天花乱坠,道萧家有多富裕,嫁过去必是吃香喝辣一辈子不愁。

      方贤娘嫁进萧家后才知嫡母心苦,曾偷偷向自己的父亲告状。不想被嫡母知道后也不知怎么窜掇的,娘家那边居然和方贤娘断绝关系。

      是以,方贤娘走投无路时,娘家无人出头接济。

      方惠娘是重生女。

      在前世里,方惠娘虽是高嫁,但嫁人后过得并不顺遂,只因其丈夫宠妾灭妻。她的儿女都被妾室算计害死,那妾室掌了家,趁着她丈夫外出时把她关在地下室,对外谎称她病死。她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关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直到死。

      她死的时候魂魄四处飘荡,她看到自己一直看不上的庶姐成了宰辅夫人,改邪归正后的庶姐夫一辈子只宠着庶姐一人。爹娘都上赶着巴结庶姐,谁还记得她这个嫡女。

      重生后,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那妾室卖进窑子里,然后和丈夫和离。再然后她找到庶姐夫,想方设法派人拖住他一天。因为前世里,她听到庶姐偶然和别人提起过当年的事。要是庶姐夫晚回来一日,庶姐和外甥恐怕都会饿死。

      事情正如她所愿,庶姐死了。

      小外甥看上去也不好,谁知道能不能救得活。就算是救活了,以后在她的手底下过活,她自然有办法弄死他。

      “白大夫,你一定要救我的小外甥。我可怜的姐姐…你怎么就这么去了…”方惠娘哭得伤心,反过来还安慰萧冷,“姐夫…你千万要振作起来,文儿还需要你。可怜的文儿,这么小就没了娘,以后小姨就是你的娘…小姨疼你…”

      白令尘看到她过来想抱走文儿,不悦皱眉。

      方贤娘看着方惠娘,脸色越发的茫然。自己和惠娘的关系并不好,惠娘以前把她当丫头使。那些过往,她都记得。

      除了白令尘和莫桑,萧冷和方惠娘都看不见方贤娘的魂。

      “方夫人,你姐姐刚死,你就来抢她的儿子,是不是不合适?”

      莫桑的话让方贤娘清明起来,她的感觉果然没错,惠娘就是来抢文儿的。为什么惠娘要来抢她的儿子?

      方惠娘看向莫桑,“这位姑娘是?”

      “她是我药堂的人。”白令尘回道。

      那边萧冷已冷静下来,妻子已死,他还有儿子。只要他好好抚养儿子长大,做一个好父亲,那么任务也是能完成的。

      “多谢白大夫,文儿怎么样了?”

      “性命无碍。”

      “麻烦白大夫,文儿可否养在你药堂几日,等我料理好贤娘的后事,我再去将他接回。萧某现在身无分文,不过你们放心,日后萧某一定会重谢。”

      方贤娘流泪不止,自打嫁进萧家后她谨记自己的本分。夫君是她的天,她要敬之重之。她本就是懦弱的性子,到后来萧冷拿着她的嫁妆去赌时,她都不敢拦着。

      曾经在无数个夜里,她都幻想着夫君能幡然醒悟。

      这一天,似乎来了。

      只不过,她死了。

      “夫君…”

      “贤娘,贤娘,是你吗?”萧冷突然喊起来,眼神到处寻找,“我…我好像听到贤娘的声音了。”

      不愧是快穿选中的男主,确实是天赋异于常人。

      “萧公子,你想不想救自己的妻子?”莫桑问。

      萧冷忙点头,“想…贤娘还能救吗?”

      “姐夫,你别听她胡说,姐姐的尸身都冷了,怎么救?”方惠娘叫起来,她不允许方贤娘再活回来。庶姐夫是她的,以后的荣华富贵都是她的。

      莫桑歪头盯着她,明明是娇稚的小姑娘,但那眼神看得人心里毛骨悚然。“方夫人,你不想你姐姐活过来吗?”

      “我…我,我当然想。”方惠娘不敢直视。

      “既然想的话,你先走吧,我们救人不方便有外人在场。”

      “我…我…”

      萧冷救妻心切,道:“姨妹,你先走吧。”

      “姐夫!”

      方贤娘再傻也看出来了,虽然不知道嫡妹是怎么想的,但是很明显惠娘不光要抢她的儿子,看上去更想抢她的夫君。

      她气得发抖,脸色青青白白,已经有了鬼相。

      莫桑暗道不好,生魂如果生了怨气极易成为厉鬼。到时候纵使逆天改命,也不能让她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方贤娘!”她大喝一声。

      这一声大叫,把方惠娘吓得半死。刚才那个邪门的丫头一喊,她似乎感受到一股阴风,说不定方贤娘的鬼魂还在。不用人再催,她已吓得逃命而去。

      萧冷问莫桑,“请女大夫明示,萧某要如何救活贤娘?”

      他当然不怕什么鬼不鬼的,也不介意借尸还阳这样的事,毕竟他是一个穿越者,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借尸还魂。他有男主光环,还绑定了系统。他什么都不用怕,只需要好好爱护妻儿。

      “夫君…”方贤娘被萧冷感动,刚升起的怨气散去,脸上的青白褪了不少。眼前的夫君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会护着她,会疼爱她。

      要是她还活着,哪怕跟着夫君吃糠咽菜,她也愿意。

      白令尘望过来,静待莫桑接下来的话。

      莫桑清清嗓,“我以前听过一个故事,有个人家的男人死了,其妻哭得伤心欲绝。后经一位道士点化,说是在人死后十二个时辰内,只要尸体还温热着魂魄还未离开,以至亲的心头血化符烧之,便可令死人还阳。”

      其实这是借寿还阳之法,借的是至亲的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