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识你

作者:半生荒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3

      楼漫云回了家,开始为手头另一个案子整理资料,整理到一半,卫乐岚的电话就来了——看来是案子被抢的事情东窗事发了,她师父来兴师问罪了。
      
      楼漫云毕业于燕京大学,国内top高校。
      
      因为上学早,她16岁上大学,23岁研究生毕业,而同龄人在这个年纪还在跟出国和考研的抉择难舍难分。
      
      在法学生里,她的运气也算是不错——以前的司法考试条件设置不合理,在校生不让报名,但是恰好在她读研期间,这规矩改了。
      
      楼漫云也争气,卡在毕业前过了司法考试,凭借出色的个人能力和优秀的学历背景,一路过关斩将,成功被招进了业内八大所之一的金伦。
      
      而在那一年,金伦一共招进来的三个实习生,最终只有楼漫云一个人留了下来。
      
      因为其他人很快发现,这个岗位是个坑,挖坑的人,就是知名大律师卫乐岚。
      
      现在的律所开始推公司管理制的居多,实行规范化管理的同时,由年轻实习生或者小律师共同构成一个“律师池”,在高级律师需要组成团队的时候,可以随时从这个池子里挑人,这个制度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年轻人的上升渠道,只要有能力,不怕被埋没。
      
      但是在楼漫云当年进所的时候,金伦的律师池制度已经开始开展,但还没完全成型,所里还保留了传统的师父带徒弟模式,实习生进了所,基本只能在一个高级合伙人手下干活,而那一年,金伦开出的这个招聘条件,完全是给卫乐岚招徒弟量身定做的。
      
      卫大律师的名声在外,履历堪称金光闪闪,她当过检察官,也当过大学老师,教书教得没有挑战性了,就干脆利落的下海做了律师,在职业选择上堪称为所欲为。
      
      但她为所欲为地颇有成绩,她是圈内少数既能搞定刑辩业务,又能兼顾民诉和非诉业务的大律师。她赢过的精彩案子不胜枚举,只说资历尚浅,却赫赫有名的金伦律师事务所,能在业内享有盛名,很大一定程度得益于卫乐岚这个元老。
      
      有本事的人难免都有点脾气,又何况卫乐岚身在律师这么一个每日都和人唇枪舌战的行业,想也知道她不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邻家姐姐类型。在业内,她一直有不好相处的名声,这个名声经过诸多别有用心人士的几番夸大,几乎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和她做对手是噩梦,而在卫乐岚手下做实习生或律助,心理压力更不是一般地大。
      
      其实骂人这种低俗的行为,卫乐岚大律师是不屑于做的,她最擅长用文雅甚至幽默的语言,和自己闪闪发光的能力,让人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和楼漫云同期进入律所的另外两个实习生,一男一女。
      
      男生进所后,每周至少有三天要陪卫乐岚出去应酬,平均每周喝高一次,还曾在酒吧门口遭遇过奇形怪状人士的骚扰,卫乐岚得知后不仅没安慰,还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追问细节,导致男生觉得身心都很受伤,和卫大律师的师徒情谊一刀两断,跑了。
      
      女生每天给卫乐岚查法条搞诉讼流程和策略,但是刚入行的菜鸟,无论哪个闪闪发光的高校毕业的,都需要有个适应期,这个女生的适应期,不幸比较长,她给卫乐岚些东西,写一个错一个,写两个错一双,每天的日常就是被卫乐岚找茬儿顺便挨骂,这姑娘挨骂挨了一个月,被卫乐岚挑剔得怀疑人生,去医院检查,查出了重度抑郁症,家里人怕她再干下去要自杀,火速领回了老家。
      
      三个实习生只有楼漫云留到了最后。
      
      至于楼漫云能够留下来的原因……
      
      她不过走了几秒钟的神,很快被电话另一端卫乐岚的声音拉回了现实。
      
      “小云,你这孩子脑子挺好的,就是少根弦儿,心也挺好的,就是少个窟窿眼儿。”
      
      楼漫云:“……”
      
      她无声叹了一口气——她能留下来跟着卫乐岚,大概主要因为她心大,再加上物理属性比较高,比较能抗打压。
      
      楼漫云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手机左手换右手,叹了口气:“……师父,您不用这么委婉,我能听出来,您是骂我缺心眼。”
      
      “能听得出来就还有救。”卫乐岚冷笑一声,“陈宏方能耐见长,我派给你的案子他都敢截——但你的脾气呢?”
      
      楼漫云不能说袁子明的事,因为私人感情耽误工作,太不专业了。
      
      也不能说自己没脾气,因为卫乐岚不爱听。
      
      卫大律师生平最恨“认怂”二字,对待楼漫云这关门弟子,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官司可以输,但人不能输。
      
      为了平息卫乐岚的怒气,楼漫云只能换个角度。
      
      “师父,谨遵您的教导,我有脾气,但没必要浪费在不值当的地方。”
      
      楼漫云话一出口,就感受到了电话对面卫乐岚蓄积的怒气值濒临爆发,于是抢在卫乐岚发火前继续说:“陈律在所里搞小动作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下手截这个案子,除了是想给您添堵,也无非是看中了这案子虽然不够高级,但委托人好糊弄又有几分名气,再加上案值不小,很容易名利双收。但是您说过的话我没忘——这案子背后没那么轻松。”
      
      卫乐岚的沉默透露出两分“孺子可教”的意思,楼漫云赶紧趁热打铁。
      
      “更何况,这本来就是您不愿意接的案子,在熟人那抹不过情面才接下来,现在既然是委托人出了岔子,我们完全可以顺水推舟不做了——您在熟人那也不是没交代。”
      
      许是楼漫云终于说到了点子上,卫乐岚的怒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算你聪明。”
      
      楼漫云顿时松了口气,知道自己顺利过关。
      
      这几年,她其实也摸准了卫乐岚的脾气。
      
      业内恶名昭著的卫乐岚律师虽然是个怼天怼地的火爆脾气,但接处久了,就会发现她本质里是个深谋远虑的人,她最擅长走一步看三步,在很多人纠结眼前得失的时候,她已经看到未来的后续了。
      
      按照楼漫云对师父的一贯了解,表面上,她虽然是为了案子被抢的事情给她打电话,但她绝对不是只来发这种无用的脾气和牢骚的。
      
      果然,卫乐岚下一句话印证了楼漫云的想法:“陈宏方的格局也就到这儿了,金伦在他手里,走下坡路是必然的。”
      
      楼漫云听出了卫乐岚话里的意思,顿了一下:“师父,您终于准备从金伦撤了?”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卫乐岚说,“这个案子的处理,你的思路没错,但拱手让的太明显——丢人。”
      
      楼漫云没吭声。
      
      卫乐岚对她要求挺高,不仅要把这烫手的山芋甩出去,还要求甩得有水平。
      
      楼漫云不能冲过去大哭“臣妾做不到”,所以只能听着。
      
      卫乐岚接着“呿”了一声,道:“不过丢人的主要责任不在你,都是这个案源的介绍人不靠谱,他惹来的麻烦。”
      
      “介绍人是谁啊?”楼漫云赶紧探师父口风,“干什么的?”
      
      “谁知道他一天到晚干什么,见天儿地看他满世界胡沁。”卫乐岚显然对其人不是很满意,但还是简单聊了聊,“他倒是说过,最近在做节目,还拍电影,当制片人——纯粹玩闹。”
      
      卫乐岚说话的语气很随意,带着一种严格长辈对自己家孩子才会有的挑剔,听起来是嫌弃,事实上却很亲近。
      
      看来,这人八成是她哪个晚辈,还是走的近的那种。
      
      卫乐岚是知名大状,赢过的案子个个精彩,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够普通小律师研究半辈子的成功案例,她有这个资本自傲,数落晚辈像数落孙子。
      
      但楼漫云却敢没小看人家。
      
      这介绍人随便介绍一个案源,雇主居然就是魏珊容。
      
      魏珊容这几年确实不怎么红了,但到底国民度还在,又风风光光当了几年资本圈新贵的豪门太太,不是随便什么小透明都能和她有旧交情的。
      
      可见介绍人也不像卫乐岚说的那样,是在娱乐圈胡混,反而很可能是个知名人士,搞不好还是哪个明星。
      
      这么一来,楼漫云有点好奇:“师父,介绍人叫什么名字啊?”
      
      “你见了就知道了。”卫乐岚懒得解释了,“今天晚上让他请吃饭,当赔罪。”
      
      楼漫云想说“不用了”,但“不”字只蹦出来半个音,卫乐岚已经风风火火地盖棺定论——
      
      “那行,就这么定了,七点,老地方。”
      
      说完,电话直接挂断了。
      
      楼漫云:“……”
      
      卫乐岚在业内的咖位足够大,请别人做法律咨询算包年费,她呢,算时薪。在她的工作里,时间就是金钱,这也导致卫乐岚的说话风格,总是像和死神赛跑一样的管杀不管埋。
      
      楼漫云看着结束通话后的手机画面愣了两秒,觉得自己就是被师父草菅的一条人命。
      
      但有人请吃饭,不吃王八蛋,况且师父都说了,对方是来赔罪的,她不去白不去。
      
      晚上七点,楼漫云卡着时间到了约定地点。
      
      卫乐岚说的“老地方”是个高档西餐厅,在本地挺有名。
      
      年轻男老板曾是卫乐岚的客户,彼此之间熟得很,别人想来这儿吃饭要提前半个月预约,还不一定有座,而卫乐岚则干脆拿这儿当食堂,因为离家近。
      
      楼漫云沾了师父的光,早跟老板混了个熟,远远看见她来了,亲自过来给她带路:“你师父让我给你带个话。”
      
      楼漫云:“……”
      
      这句式真耳熟。
      
      “行吧。”楼漫云一边走一边说,“皇军让你说什么?”
      
      老板闻言笑得花枝乱颤:“她说她有事先走,让你们先在这吃着。”
      
      楼漫云傻了眼。
      
      她一向知道卫乐岚带徒弟是管杀不管埋,谁知道这回居然连杀都不管了。
      
      “她说去哪了吗?”
      
      老板一摊手:“不知道。”
      
      “还回来吗?”
      
      “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
      
      老板一笑,推开一间包厢门:“我知道你师父让你跟他吃饭。”
      
      楼漫云一抬头,铺着白桌布的餐桌上摆着镀金的烛灯,荧荧烛光后的男人含笑看过来。
      
      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同时愣了一下。
      
      两年前,楼漫云见过他,和他算是有过一段儿。
      
      但她从来没准备把这一段往事说给谁听。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