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识你

作者:半生荒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8

      这会开完,老赵的态度肉眼可见的变了。
      
      楼漫云去和法务沟通其他细节了,老赵拉着郎锦城不撒手,那架势,简直像久未归乡浪子遇见久别重逢的亲人。
      
      “这可太解气了,你看见那老外的脸没有,前几天丫给我趾高气扬地叨叨国际惯例,今天可好,脸都憋绿了。”
      
      “以前那律师还建议我们,要做好只能保留IPTV转播权的心理准备——这不扯淡吗?你说说有他们这么胳膊肘向外拐的吗?”
      
      “哎哟这小楼律师太高了!我就没看见老孙这么和颜悦色过——也是啊,之前那外国佬张口就要三笔版权费,一分不少,明明国外的对国外的电视台他们就不敢出这个幺蛾子,我要是老孙我听见也上火!”
      
      “哎,老郎……”
      
      郎锦城听着这称呼就想到楼漫云给他的备注,直牙疼:“停停停,这跟谁呢?”
      
      “行行行……”老赵赶紧粉饰太平,“我这不是高兴吗,你说这原本就只剩下一个月,技术那边还一堆事儿呢,要是再往后拖,哪怕签成了技术那边也得来跟我炸毛,更别提老孙那还一提钱就肉疼……”
      
      郎锦城笑着看他,比听他夸自己还高兴:“之前不是还问‘行吗’,现在怎么样,你看行不行?”
      
      “行!太行了!”老赵一拍大腿,“这事我做主了,这项目小楼律师全权负责,直到这协议签下来为止,换谁来我都不干。”
      
      郎锦城却还不满意:“有你们这样的吗?光让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老赵是个痛快人,他一提立刻反应过来了:“明白!以前别说你跟我提这个,就算是卫大律师亲自来跟我提,我都不敢打包票。但这一次你也看见了,老孙跟之前那个律师团队算是闹掰了,那边的法律咨询服务协议正好也快到期了,我这个时候去跟大领导提,以后的法律咨询业务合作都签楼律师所里,准成。”
      
      郎锦城满意了:“这还像句人话,行了,那我……”
      
      “别走。”老赵一把拦住他,“我听说,卫律师有和金伦分家的意思?那这合同……”
      
      “这种细节别问我,不过我小姨那么精明的人,这种事她不可能忘了跟你们谈的,你放心。”郎锦城随便对付了老赵一句,远远看见楼漫云从办公室出来,立刻把老赵甩在身后了,“那就这样,刚才不都定好了吗,回来再说回来再说……小云!”
      
      楼漫云被抓壮丁一样的应付了这么一摊急茬子,感觉自己死了无数脑细胞,这时候听见郎锦城的声音,反而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
      
      经历这么一场斗智斗勇但还算大获全胜的谈判,她累到连路都懒得走了,眼看自己所处的位置离电梯近,干脆站在原地,等郎锦城走过来。
      
      郎锦城看着她笑,可温柔了:“饿了吗?”
      
      “饿!”
      
      “那吃饭去?”
      
      “嗯!”
      
      两个人火速从电视台撤退,坐在车里搜了半天附近餐馆。
      
      可惜燕城电视台新楼位于燕城开发区,周围堪称城乡结合部,饭店不是卫生条件堪忧,就是过了营业时间。
      
      两人饿得前胸贴后背,别无选择,只能去吃麦当劳。
      
      这个时间,这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点,连麦当劳里人都不多,郎锦城买了两份套餐,很快取了回来。
      
      楼漫云刚才有事情在后面催着,精力高度集中,根本感觉不到饿,这会儿被炸薯条的味一勾引,整个人都不好了,她一口气喝了小半杯热巧,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郎锦城原本正拿手捏薯条,看见她抬起头,十分贤惠地给她递汉堡。
      
      倒是楼漫云看着郎锦城,笑了。
      
      郎锦城看了看自己,自觉没做什么奇怪的事:“笑什么?”
      
      “就是没想到。”楼漫云觉得在他面前不需要注意形象,一边啃汉堡一边道,“总觉得你跟我师父一样,日常得是饥餐日本和牛,渴饮玻璃瓶依云——而现在,你居然在这儿跟我吃麦当劳。”
      
      郎锦城听了也笑:“你这都是什么思想?我就非得天天去上赶着喝‘心痛的感觉’?让人背后骂我人傻钱多?”
      
      “你们有钱人不是都这样吗?”
      
      “你从哪知道我们都这样?”
      
      “我师父就天天在西餐厅吃饭。”
      
      “那是她没天分,不会做。”郎锦城他们家人似乎诋毁起至亲都不要钱,“我妈跟我说过,我小姨天生跟厨房犯克,小时候她有一段时间她迷上了看菜谱,非要在全家面前露一手,结果把我姥姥家厨房都烧了,自此我们家没人敢让她做饭了。”
      
      楼漫云没想到她师父一天到晚一张傲娇脸,背后还有这黑历史,忍不住笑。
      
      但诋毁卫乐岚?她可不敢。
      
      “别五十步笑百步啊,说得就跟你会做饭一样。”
      
      “我会啊。”郎锦城说,“真的,不骗你——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出国留学,你以为你是去学知识的,其实你是去学厨艺的’,不会做饭我在国外早饿死了。”
      
      “是吗?”楼漫云一脸“看不出来”的表情,“那你做得好吃吗?”
      
      “好吃啊。”郎锦城撑着下巴看她,笑得不怀好意,“要不你去我家,我天天做给你吃?”
      
      郎锦城这人其实不坏,但说话着实没谱。
      
      此言一出,楼漫云直瞪他:“无缘无故我去你家干嘛?”
      
      “我喜欢你呗。”郎锦城理所当然道,“要不这样,你做我女朋友,这样你去我家就不是无缘无故了。”
      
      如果其他胡扯人士嘴里跑的是火车,郎锦城嘴里跑的就得是通往霍格沃兹的高铁,不仅没溜儿,还超现实。
      
      楼漫云横他一眼:“您能好好说话吗?”
      
      郎锦城还挺不乐意:“我怎么就不好好说话了?”
      
      楼漫云看看他,半晌,叹了一口气。
      
      说实话,像郎锦城这样的,一个外形上佳,家底儿尚可的男士,突然跑来对楼漫云极尽赞美,她要说一点儿想法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她跟郎锦城认识的过程也非常乱七八糟,干柴烈火……咳……
      
      总而言之,都是成年人了,谁跟谁装纯能不被看穿啊?
      
      但到底此一时彼一时,当初认识郎锦城的时候,楼漫云的心情跟现在不一样。
      
      那时候她基本已经不想活了,和这个世界相处的态度都是爱谁谁,所以她可以不在乎郎锦城的嘴里跑的是火车还是高铁,一听一乐,都是假的才好呢,不用负责。
      
      可是现在,她对待生活的态度变了,要辩是非,要知真假,要明明白白地从对方的态度里区分出玩笑和认真。
      
      而郎锦城这个人,都不用提他留在各路营销号上沸沸扬扬的绯闻,单说他这面对楼漫云时游刃有余着胡说八道的状态,他整个人似乎就和“真实”、“认真”这类的词汇沾不上边儿。
      
      两年前的楼漫云不仅不会在意郎锦城这种游戏人间的态度,与之相反的,这样的态度反而会让当时的她轻松愉快,忘掉很多她不想记得的事。
      
      可如今时过境迁,对方和她的相处模式似乎还停留在她不辞而别之前,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人努力隐藏并尽力遗忘的黑历史突然被人扒了出来,尴尬之余又有点不知如何面对。
      
      这虽然不至于让楼漫云觉得恼怒,但她觉得自己应该和郎锦城说清楚。
      
      思及此,楼漫云坐正了,看着郎锦城,给自己鼓了半天的劲儿。
      
      虽然麦当劳这个场合实在容易让她的表达打折扣,但她还是努力让自己的语气真诚:“我昨天回去想了想,我觉得应该给你道个歉。”
      
      郎锦城笑眯了眼睛:“哦?”
      
      “两年前我给你留的信息是假的,但你给我的信息都是真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是我戒心太重,辜负了你的信任。”楼漫云说,“这种明明付出了信任,结果没有得到对等回报的感觉,确实很不好,我懂。如果你是因为这个不甘心,我愿意跟你道歉,以及我真的没想到你还去找过我,浪费你时间了,对不起。”
      
      郎锦城的笑容浅了一点:“你道歉就为了这个?”
      
      “嗯。”楼漫云点点头,“就为了这个。”
      
      郎锦城的表情带了点说不出的东西,还带了点不以为然。
      
      这个看起来认真,事实上又像不太认真的表情,无端让楼漫云心里发毛。
      
      但他最终还是牵了牵嘴角:“我当初找你,却不是为了这个。”
      
      听他的语气,这道歉显然像是马屁拍到了蹄子上。
      
      楼漫云不敢再提,只好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找我?”
      
      郎锦城转过眼来看她:“你觉得是为了什么?”
      
      他的眼睛里流光溢彩,仿佛有一个绚烂的深渊,让人一不留神就跌进去。
      
      楼漫云不敢看了,避开他的视线,只能装傻:“我不知道。”
      
      “不,你知道。”郎锦城说,“因为我也知道。”
      
      楼漫云装傻的抬杠被他一句话堵了回来,哑口无言。
      
      郎锦城看着她微笑:“小云,你不知道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我很怀念那几天。”
      
      楼漫云有点难以置信地抬起眼,和郎锦城对视的时候,下意识往后抽身,郎锦城的手却顺着她的手背覆上来。
      
      “我不想要你的道歉,小云。”他说,“我想知道的是,你呢——你有没有想念过和我在一起的那几天?”
      
      楼漫云手背一暖,挣了一下,却没挣脱。
      
      下一秒,却有一个女声略带惊喜地突然喊了她的名字。
      
      “楼漫云?”
      
      她做贼心虚一般的快速抽回了手,虽然那个“贼”明明不是她。
      
      随后一转头,楼漫云便看到了声音的主人。
      
      有点意外。
      
      是个熟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给预收文打个广告,古言《三千里山河》,女主重生权谋类古言,文案已开,恳请加个收藏!
    本文试阅读部分已开放,内容在微博置顶文章。
    我的微博id:后来就靠谱了。
    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前往微博阅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