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识你

作者:半生荒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6

      什么开会?
      
      开什么会?
      
      去哪开会?
      
      被突然赶鸭子上架的楼漫云一脸懵逼,实在很慌:“这是去哪?不是……你总得告诉我去干什么吧?”
      
      楼漫云总算信了他是卫乐岚的亲外甥,就这幅管杀不管埋的劲头,和卫乐岚一模一样。
      
      “谈业务。”郎锦城笑出了一口白牙,“没事儿,我相信你,这你擅长!”
      
      ……没听说谁们家谈业务整的跟要上前线打仗似得。
      
      不过楼漫云这些年跟着卫乐岚,这么一惊一乍的差事儿也干过不少。
      
      纵使前一秒六神无主鸡飞狗跳,后一秒也能神情淡定你好你好,早习惯了。
      
      于是在被郎锦城抓上车后,她第一反应就是掰了挡风板上的镜子,照照自己的形象。
      
      幸好,楼漫云在外形打理上一向不懒,出门买俩鸡蛋都得衣帽整洁外加化个妆,就是为了应付各种随时要见客户的突发情况。
      
      郎锦城开着车,看到她在旁边左照右照,低低笑了一笑,疑似嘲笑她臭美。
      
      楼漫云懒得给他解释,完全当没看见。
      
      好在,与卫乐岚这种随时锻炼徒弟心理素质的老师相比,郎锦城还是要有良心一点儿。
      
      他一边开车,一边还是给楼漫云介绍了一下这业务的情况。
      
      楼漫云简单听了听,意识到这事情确实是个急茬儿。
      
      郎锦城最近在和燕城电视台合作,这一视频平台的体育频道,最近要向境外引进某知名足球联赛的赛事信息网络传播权和地面转播权,但视频平台旗下运营的IPTV和手机电视等有特殊性,和境外对这类平台和媒体的理解,完全不一样,因此平台这边和对方在技术标准和一些相关问题解释上没有办法达成一致,协议一天定不下来,交易达成就一天看不到希望。
      
      本来这件事情,平台已经聘了某知名事务所的律师团队在处理,但是进行到一半儿,那个律师团队的带头人和一个主要负责此事的高层产生了严重分歧,原因未知,高层无论如何拒绝和该事务所继续合作。
      
      但是拒绝合作是拒绝合作,协议条款还是得继续协商。
      
      但是一来,这个案子的时间很急——按照这一足球赛事的赛程,再过一个多月,比赛就要开始了,转播权定不下来,晚一天就是一天的损失。
      
      二来合作的事务所和律师团队不好找——燕城这边,在做文娱业务的律师事务所确实不少,但是能让燕城电视台看上的可实在不多,之前合作的那个律师团队已经是业内首屈一指的了,再找一个同等水平的,说实话不容易。
      
      更何况,很多人都隐隐约约听说了,之前协议谈不下来的主要责任不在律师团队,而是那位高层自己不懂还要瞎指挥。
      
      时间紧,任务重,专业性强,收费也不可能很高,再加上疑似甲方龟毛,这种业务,谁愿意接?
      
      台里法务和频道负责人着急上火,四处求人介绍个靠谱的律师或者事务所,最后求到了郎锦城,也是知道他是知名大律师卫乐岚的外甥。
      
      “事情就是这样。”郎锦城道,“我昨天本来想着去找我小姨,结果她让我找你,她说你是她徒弟,不仅懂公司并购和知识产权,电信方面的高科技你也能听懂……你不是学法律的吗?”
      
      “就不能是我触类旁通吗?学法律就只能会背法条啊?”
      
      “真不谦虚啊,但我喜欢。”郎锦城笑道,“我倒是记得我小姨说,你本科有双学位,你辅修的电子通信?”
      
      “不是。”楼漫云摇头,“我双学位修的金融。”
      
      “那你怎么还懂电子通信。”
      
      “我们学校不是工科老牌名校么,知名校友一大堆,学校也总喜欢请各路工科大佬来讲座,算是给学生拓展知识。”楼漫云无奈道,“但是我们听讲座算学分,必修,不仅要根据讲座写论文,还要考试。”
      
      郎锦城一脸的“原来如此”:“那咱俩差不多。”
      
      楼漫云虽然没有带入学霸鄙视链,但对此并不很同意:“您一混娱乐圈的,是怎么跟我差不多的?”
      
      “感情我以前跟你说的,你是都忘了啊,真难过。”郎锦城道,“我不到十八就出国留学了。”
      
      楼漫云生怕他倒旧账,赶紧转移话题:“学的什么专业?”
      
      郎锦城一挑眉:“计算机啊,真忘了?”
      
      对此,楼漫云只是有点愕然。
      
      毕竟郎锦城这人,看起来有着和穿格子衫的程序猿们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气质——还是那种比较给这个群体招黑气质。
      
      他给人的感觉太花里胡哨了,如果说正经程序猿们都是老实人,那郎锦城绝对是给老实人创造接盘侠资格待遇的那种人,由内而外地透着风骚,如果不是长得太帅,着实不像个好人。
      
      但是为了不讨论忘没忘的问题,楼漫云必须表现得特别愕然:“我怎么记得你是学导演的啊?”
      
      这句话不知道怎么取悦了郎锦城。
      
      “是啊,我本科学的计算机,大学毕业后在国外呆腻了,就回国了。当时也不知道做什么,跟以前的朋友们聊了聊,发现自己还是对做导演有点兴趣,就去试着考了燕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研究生。”他眉开眼笑,“一次就考上了。”
      
      对任何人来说,跨界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尤其是这么南辕北辙的跨界,无怪他自己对此挺自豪。
      
      楼漫云和师父卫乐岚关系不错,也隐约知道师父的家人都是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
      
      这样的家庭对“成功”的定义起点比较高,也正因此,卫乐岚才能对明明也算是个知名人士的外甥郎锦城做出“他就是胡混”的评价。
      
      但楼漫云觉得,郎锦城这人其实挺厉害。
      
      有目标,并朝着目标方向去努力,还最终实现了目标的人,都不容小觑。
      
      于是她的称赞也真心实意起来:“你确实很棒。”
      
      “我就知道,我们小云最有眼光了。”郎锦城眉开眼笑,“我突然又发现一个我们的共同点,眼光好~是吧?”
      
      这人给一分颜色就灿烂,楼漫云被他说的哭笑不得。
      
      郎锦城又问:“这案子你怎么想?”
      
      这次楼漫云没立刻开口。
      
      她之前完全把注意力放在郎锦城这个人身上了,没腾出脑子想其他的。
      
      这时候把郎锦城和自己那点破事摘出去后在思考,她的脑子就立刻清明了。
      
      卫乐岚这个人自己是走一步看三步的女中诸葛,她做每一件事,都可以说是有长远规划的。但她这个人聪明,并且做事不爱跟人解释,是完全奉行“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那种师父,喜欢考验徒弟的主动学习能力和悟性,所以很少有人能跟上她的思维。
      
      但楼漫云跟得上。
      
      卫乐岚最近做的这一连串事情都是一条线,所为的也都是同一个目的——她想从金伦律师事务所独立出来。
      
      在金伦,卫乐岚和陈宏方的矛盾由来已久,搞小动作抢个案子都是基本操作,如果细说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那三天也说不完。
      
      要放在以前,这个矛盾还压得住,因为金伦事务所的创始人陈斯年老先生还在世,这位老先生不仅是律师界的泰斗级人物,同时也是卫乐岚的老师、陈宏方的父亲。
      
      可前朝功臣和□□的斗争自古都无解,更何况两人从对法律理念,到对待职业的态度,都有着完全无法调和的分歧。
      
      随着陈老的去世,如今这种斗争在金伦内部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卫乐岚和陈宏方必然要走一个,可陈宏方到底姓陈,金伦是人家的,没有拱手让江山的道理。
      
      卫乐岚也是看明白了这点,与其费尽心思抢金伦这个烂摊子,抢到手还要时不时防备着对方反咬一口,还不如趁早另起炉灶。
      
      当然,卫乐岚就算要走,也不会走得无声无息。
      
      她虽然手底下留不下徒弟,但她公事公办还是很有一套的。当年金伦律师事务所进行公司化转型,就是卫乐岚在背后力推,而公司化转型后的律师池制度,就是卫乐岚敢和金伦提分家的底气。
      
      卫大律师本人确实不算好相处,但人在考虑职业发展的时候,肯定优先考虑公司的制度够不够公正,自己的能力能不能得到相应的回报,最主要的是,能不能分到案子,以及所得的薪酬够不够高。
      
      卫乐岚已经用她力挺多年的律师池制度证明,以上这些考量,她完全能保证,甚至于跟她走的人,完全可以获得更优厚的级别和待遇。陈宏方在做人方面确实比卫乐岚有独到之处,也更会笼络人心拉帮结伙,但是老派的师父带徒弟模式已经不完全适合于如今的市场化的现状,亲疏之下总是难以兼顾公平的。
      
      在金伦内部,陈宏方的人缘和声势无疑是有优势的。
      
      但是如果跳出金伦这一亩三分地,只讲业绩不讲人情,必然是卫乐岚赢了,一旦她从金伦撤出,带走金伦的半壁江山是不成问题的。
      
      卫乐岚自己是刑辩律师出身,受制于国情,刑辩在国内并不是最有前景的一行,很多人不愿意做也不敢做,但卫乐岚敢做,还做得很成功,她的成功在于她从不故步自封,从最开始就把刑辩当做一个平台,笼络值得相交的关系同时,以此起步,逐步扩展业务领域。
      
      楼漫云不动声色地回顾了一下这几年师父培养的业务版图就发现,一个中等偏上规模律所可以完成的业务,卫乐岚基本都涉及到了,而对于楼漫云,卫乐岚也专门给给她留了一个天降大任——卫乐岚八成是想让楼漫云挑起文娱领域业务的大梁。
      
      怪不得她明知魏珊容的案子可有可无,但最后还是让楼漫云接下了。
      
      楼漫云作为卫乐岚的关门弟子,除了刚进所的大半年主要在做诉讼,后来就以非诉业务为主了,但她专业底子好,口才和随机应变能力都是上佳,所里其他律师忙不过来的时候,民诉业务她也能去撑个场开个庭。
      
      让楼漫云打离婚案,听起来有点大材小用的嫌疑,但事实上,由于魏珊容富商老公所处的资本圈,她的离婚案,绝不是夫妻间鸡毛蒜皮的拌嘴,财产分割也不是简单的将存款一分为二。他们的离婚更像是一种商业关系的拆分重组,再加上他们夫妻对文娱行业有过诸多投资,这个表面上的离婚案本质里是一场文娱业的法律拆分,普通的离婚律师根本做不明白。
      
      如果魏珊容不出变故,这案子对楼漫云来说,也称得上是一次很好的历练。
      
      但既然魏珊容出尔反尔,也没关系,卫乐岚有郎锦城这个在文娱行业混的如鱼得水的外甥,不愁没有案源可做。
      
      燕城电视台的案子就是其一。
      
      这案子是机会,也是考验。
      
      正因为有难度,所以才具有挑战性,卫乐岚也想看看自己这个带了许久的徒弟有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如果做好了,毋庸置疑,未来事务所的文娱业务恐怕都要交给楼漫云了,这是个有前途又有钱途的领域。
      
      如果做不好,卫乐岚也乐见其成——她认为成长的路上总要交点学费,对徒弟,她“交学费”的时候总是很大方。
      
      但楼漫云觉得师父这样的大方大可不必。
      
      她坐在郎锦城车子的副驾上思考了一会儿,已经有了初步想法。
      
      她很快安静下来,把随身带的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
      
      一个小时后,郎锦城把车停到燕城电视台楼下,楼漫云一份准备文档已经敲完了。
      
      郎锦城看着她把笔记本收起来,笑容里有一种非常和煦的欣赏,声调却有点欠兮兮的微微上扬:“准备好了吗?”
      
      楼漫云抬起头,眉间有一丝短时间内思考过度的疲惫,眼睛却莹亮:“嗯。”
      
      那一瞬间,即使是看多了娱乐圈里鲜亮女郎的郎锦城也必须承认,他从没见过这样神采飞扬的姑娘。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