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识你

作者:半生荒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0

      
      众人吓了一跳,追问他怎么了,问出的结果却让人哭笑不得。
      
      原来二哥闹了个乌龙——他在准备带去考试的东西的时候,才想起来去查一查自己报名时候的的邮箱确认信,这一查才发现不得了,他确认信上的考试时间,分明写着明年!而不是明天!
      
      也就是说,他这次考试,根本没报上名!他填错时间了!
      
      这种错误低级得简直让人无颜面见江东父老,二哥面带沉痛地把其他四人送走,独自走回校园的背影是那么的落寞。
      
      四个人挥别了二哥,然后……毫无同情心地嘲笑了二哥一路。
      
      直到到达预定的快捷酒店,他们才想起别的事情。
      
      二哥不去了,房间却退不了,原本两男三女,按性别分两间,挺合适。
      
      可现在,一男三女,两间双人间,按性别住就感觉有点浪费。
      
      如果他们之间都是普通同学关系,那浪费也就浪费了,但偏偏,楼漫云和袁子明是情侣关系,这种“浪费”的感觉就尤为鲜明了。
      
      二姐三姐意识到这个问题,开玩笑的朝楼漫云眨眼,但不出声。
      
      楼漫云装傻,其实心里砰砰跳。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害羞,还是期待。
      
      她喜欢袁子明喜欢得找不到北,有些事,她早有心理准备。
      
      说起来,某些事如果发生了,肯定是女孩子更吃亏。
      
      但是她爱袁子明,她觉得只要是和他在一起,发生什么她都很开心,甚至于她都担心自己会把持不住去扑倒他。
      
      怀揣着这样的小心思,她只是那眼神瞟袁子明,但没说话。
      
      只是最后,把房间分配问题果断摆在他们面前的,不是袁子明,而是酒店前台小姐姐。
      
      “不好意思,特价房只有最后两间大床房了。”前台说,“我看到你们定的是两间双床,但真的不好意思,今天房间满了……我可以多赠送每个房间两份早餐,这样可以吗?”
      
      他们不同意也没有别的选择,楼漫云拎着两张相邻房间的房卡,若无其事地跟他们一起上了楼。
      
      她故作镇定地把房卡扔给袁子明一张,然后用另一张扫开了隔壁房间,嘻嘻哈哈又死皮赖脸地跟二姐三姐挤了进去。
      
      快捷酒店的条件很普通,“大床”最多一米五,睡三个姑娘,其实有点费劲,虽然也不是不能挤。
      
      三个人各自收拾各自的东西,二姐先去洗澡了,楼漫云和三姐也换了睡衣。
      
      三姐稍微有一点公主病,看到这床就有点郁闷。
      
      她心里接受了,嘴上却忍不住拿楼漫云开涮:“小六儿啊,你看这床,是吧,咱们仨挤一起,是不是有点儿浪费隔壁的空间啊?”
      
      楼漫云觉得自己在一个劲的忍着不要脸红:“浪费就浪费呗,反正就这两天。”
      
      “对啊~就这两天~错过了可没这么好的机会了~”三姐笑着挤挤眼睛,“说真的,小六儿,你这么放心让妹夫一个人啊?”
      
      “放心。”
      
      “真的?”
      
      “真的!”
      
      “真不想过去?”
      
      楼漫云:“……”
      
      其实有点想,但宝宝不说。
      
      二姐正好洗完澡出来,把手头的东西收拾了一溜儿,过来打断了她们俩对话:“老三你逗她两句就得了啊,她真去了怎么办。”
      
      老三还是玩笑心态:“人家是货真价实的男女朋友啊,去就去呗。”
      
      “看热闹不嫌事大,别闹了,静静心,明天你还考试不考试了。”二姐笑着数落她,随后又转向楼漫云,“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叛徒!要去找你们家袁子明赶紧去,给你一小时,一小时后回来洗澡睡觉!”
      
      楼漫云不是不知好歹,二姐话里话外都是对她保护的意思,她很感激,但是她还是想去找袁子明。
      
      于是她转身溜去了隔壁。
      
      袁子明也刚洗完澡出来,开门的时候,发梢还挂着水珠,热水的温度让他原本就比一般男生白皙的脸显得绯红。
      
      楼漫云觉得这个样子的袁子明实在干净帅气得秀色可餐,关上门,直接搂住他的脖子,亲他的嘴唇。
      
      他们确定恋爱关系许久,亲吻不是没有过,唇与唇的接触,每次都是浅尝辄止。
      
      这次也一样。
      
      楼漫云的主动让袁子明吓了一跳,随后他闪了脖子一样,拍拍她吊着自己的胳膊,示意她放开,无奈地道:“明天要考试呢,别闹。”
      
      楼漫云还真的忧心自己这一搂给他搂出落枕来,听话的放开了手。
      
      但是她不走,亦步亦趋地跟着袁子明身后转,把袁子明跟的无奈了,才扭过头,假装对这个房间里其他东西产生了兴趣。
      
      其实她眼里心里都是袁子明,只不过没事找事,想在这里多留一会罢了。
      
      袁子明是男生里比较爱干净的,但跟女生的标准比起来,就还是邋遢。
      
      他的衣服团成一团,东西随手一放就不管了,随身带来的书包拉锁一扯,里面的书要掉不掉,横七竖八地歪在椅子上……
      
      楼漫云一边走一边给他收拾,袁子明则去卫生间吹头发。
      
      他的头发有点长了,不过最近准备考试,没来得及去剪,洗完了不吹就有点塌,楼漫云总是嘲笑他一不留神就容易变谢顶大叔。
      
      袁子明可能是受了刺激,在学校没条件就算了,酒店有吹风机,他果断要去吹干。
      
      吹风机在卫生间“嗡嗡”地响起来,与此同时,袁子明随手扔在桌上充电的手机也响起来。
      
      楼漫云看了一眼,没存姓名的一串号码,疑似骚扰电话。
      
      她没当回事儿,叫了袁子明两声,却被吹风机的噪音盖住了,袁子明根本没听见。
      
      于是她干脆自己接了起来,当骚扰电话一般敷衍:“你好。”
      
      对面一片静默。
      
      “喂?”楼漫云皱眉,把手机拿开,确定电话没挂断,又贴回耳朵,“哪位?……怎么不说话?”
      
      对面传来轻微的“咔嗒”一声。
      
      楼漫云再看,这回真的挂断了。
      
      还真是骚扰电话啊……
      
      楼漫云想着,没怎么在意地把手机放回了桌子上。
      
      可谁知手机刚在桌子上放平,屏幕又亮了,还伴随着微信的“叮咚”一声。
      
      接连两条微信进来,楼漫云不是故意想看,但不看也看见了。
      
      【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忙,打扰了。】
      
      【就是想跟你说,考试要加油哦,虽然你从来都这么优秀。】
      
      发消息的人名字叫“CindyGu”。
      
      楼漫云还在那儿想,这谁啊?名字怎么这么奇怪。
      
      还没想出来,袁子明吹完头发出来了:“刚才好像听见你叫我?怎么了?”
      
      “有人给你打电话,我接了,接通了没声音……”
      
      袁子明的脸色微微一变,但楼漫云没看到。
      
      她还在瞄着手机:“还有个叫Cindy Gu的人给你发微信让你……考试加油?”
      
      她说完,抬起头,正看见袁子明眼神一敛走过来,与她侧身而过,直接去拿手机。
      
      他的表情不太寻常,不寻常得让楼漫云微微一愣。
      
      她正要追问一句,这个Cindy Gu是谁,话到嘴边,却突然后知后觉的想到了那个可能。
      
      Gu,顾。
      
      没有声音的来电。
      
      雅思考试加油。
      
      还有袁子明刚才那个不寻常不自然的表情……
      
      楼漫云突然遍体生寒,却仍然抱着侥幸一般,侧目去看袁子明的脸。
      
      可只是这一眼,反而让她的心再度往下沉了一沉。
      
      袁子明看着手机屏幕时候的表情,有一种说不清的暧昧与柔软。
      
      他对待女孩子时,有本能的温柔良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暖男。
      
      楼漫云也特别喜欢他这种温暖的态度。
      
      可是那一瞬间,她突然觉得有点崩溃——袁子明看着屏幕的表情,和他一贯礼貌性的温柔不一样,甚至和他平时看向楼漫云时候的表情也不一样。
      
      他对着楼漫云的时候,从来没有过这样真情流露的缱绻。
      
      如果说他平时看向楼漫云的时候,眉宇间的温柔是对一个女孩子的习惯与责任,那他此时看向手机的表情,大约就是热切真挚的一往情深——可能连袁子明自己都没感觉出来,但是楼漫云感觉出来了。
      
      这清晰到一目了然的区别,仿佛一记重锤砸在了楼漫云的胸口上,让她心里闷闷的痛。
      
      表面上安然无恙,内里却足够血肉模糊了。
      
      如果方才,楼漫云还不敢相信此Gu为彼“顾”。
      
      那现在,她可能不愿意相信,也得相信了。
      
      他们不是分手了吗?
      
      她不是已经出国了吗?
      
      他们什么时候有联系的?
      
      他们一直都这样有联系吗?
      
      袁子明为什么没说过?
      
      一个个问题几乎把楼漫云的脑子搅乱,她脸上原本有着盈盈的笑意,这时候已经彻底地僵硬下来。
      
      而袁子明根本没有看她,第一时间也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样。
      
      直到他自己感受到目光的光压,从手机上抬起视线看向楼漫云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脸色变了。
      
      他的慌乱来的后知后觉,解释也没有成型。
      
      他仿佛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女朋友一样,眼神间短暂的茫然出卖了他真实的想法。
      
      他张开嘴,只能徒劳地叫出她的名字,带着一点息事宁人的委婉遮掩:“小云……”
      
      楼漫云目睹这一切,突然觉得不太真实。
      
      但她明知故问,语气带了点她自己都没发现的尖酸:“谁啊?大晚上的,给别人的男朋友发信息?”
      
      袁子明叹了口气,欲言又止,最后道:“是一个朋友。”
      
      “朋友?女的吧?”楼漫云冷笑,“她知道你有女朋友吗?她知道自己的行为不恰当吗?这种没有自觉的女生真讨厌!”
      
      她的声音有点儿尖利,袁子明皱皱眉,一副很不认同的模样。
      
      楼漫云冷眼看着他,忍不住想,你是不认同我说的道理呢?还是你不认同我这么说“她”呢?
      
      袁子明在她的注视下像是忍了又忍,最终道:“你想多了。”
      
      他越隐忍,楼漫云却越想刺激他:“怎么?我说她不自觉说错了吗?刚才打电话的也是她吧?听见是我的声音,怎么不吭声了呢?她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见不得人吗?”
      
      “她不是这样的人!”袁子明果然被刺激到了,低吼了这一声,抬起头看见楼漫云红透了的眼眶,愣了一下。
      
      半晌,他那种息事宁人的敷衍态度又来了,他皱着眉去拉楼漫云的手:“你太小题大做了……”
      
      他的手还没触到楼漫云的,就被她“啪”地一声打开了。
      
      袁子明愕然看着她,那个表情像是说“你要闹到什么时候”。
      
      楼漫云退后一步,彻底避开他。
      
      她的姿态像个竖起了全身刺的刺猬,看着吓人,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没有尖锐针刺保护的内里,此刻已经千疮百孔了。
      
      小题大做?
      
      楼漫云觉得自己简直要被他气笑了。
      
      但实际上,她没能笑出来,因为她太失望了。
      
      其实从头到尾,她可能只是在等袁子明说一句话。
      
      只要他说,现在你是我女朋友,其他人都是过去了。
      
      那样,她不至于非要这么针锋相对的挤兑他。
      
      可是袁子明没有说。
      
      不仅没有说,他还在下意识地维护对方,在谴责楼漫云“小题大做”——他认为这一切都是楼漫云的错,而那个始作俑者,则圣洁安好地美丽在千里之外,和他们这些丑恶的纷争全无关联。
      
      一场连对手还没见过的狭路相逢,楼漫云来不及做勇者去一争高下,就已经先被袁子明安排好,要去让路了。
      
      她这个女朋友,到底对袁子明而言算什么呢?
      
      楼漫云突然觉得自己吵不动了。
      
      于是她低下头,不再和袁子明对视,抢在袁子明说出任何一个她不想听的字眼之前挡掉了他的手,说:“我回去了。”
      
      她脚步匆匆,几步就抢出了酒店房间。
      
      关门的时候,她有意无意地回望。
      
      却发现袁子明似乎还站在原地失神,根本没有追出来的意思。
      
      你为什么不追呢?
      
      哪怕暂时骗骗我也行。
      
      楼漫云走的足够慢,两个房间之间的距离,三五米最多了,她却像走了半辈子那么久。
      
      可直到她机械地敲开了隔壁的门,身后也没传来脚步声。
      
      开门的是二姐:“哎?小六儿你回来了?”
      
      楼漫云“嗯”了一声:“困了,回来洗澡。”
      
      二姐没有察觉异样,随口回道:“哦,老三洗完了,你去吧,我准备睡了。”
      
      楼漫云含糊应了一声,把自己关进了卫生间。
      
      她用微烫的水把自己浇了个透,死命揉了揉干涩的眼。
      
      这一晚,她内心辗转,几乎没有合上过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