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都是我徒孙[娱乐圈]

作者:豆是豆芽的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4章

      第4章
      这下,李世文也是一拍脑门,“小葛,你,哎呀,我竟然把你给忘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了。”
      
      他扭头看向高德,眼睛一瞪,“我不是叫你去接人吗?这就是你接的人?”
      
      高副导演一脸懵逼,左看右看,看看葛久图,又看看白泽泽,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事,倒是还第一反应去道歉,“葛总,抱歉抱歉,我刚刚出去可能找错了地儿,竟是没见到您。”
      
      高副导演和李大导演,却被葛久图完全忽略了,葛久图眼巴巴的凑上去到白泽泽身边,“您刚刚怎么不见了?”
      
      李世文看这情形,“这,白小姐竟然是你公司的?”
      
      他又想起来,“白小姐就是你要送来试镜的?那可真是有缘分,你可是真给我挑了个好人选啊。”
      
      他一脸喜色到都快无处安放了,“好好好好,你这眼神可真好。”
      
      白泽泽点头,指了指葛久图,“你找他签……合同。”
      
      葛久图感动不已,“好好好,对对对。”
      
      只是合同签起来,葛久图才懵了,“身份证,您没有?”
      
      白泽泽看他,眉头皱着,又去看自己身边的乌鸦。肩膀上的小乌鸦跳得焦急。白泽泽倒是想到了它之前所说的事,“没有。”
      
      高副导演一脸懵逼,没有身份证?作为华国人,怎么会没有身份证呢?
      
      “那护照?”
      
      这个白泽泽听都没有听过,继续皱眉看他。
      
      高副导演:……这是葛久图他们从哪个没开化的山沟里拐出来的吗?
      
      葛久图和文助理却觉得十分有道理,像是白大师这样的,不理庶务不是正常的吗?
      
      大手一挥,“大……白小姐您放心,事我给你处理好!”
      
      高副导演:……这看着越发像是拐卖人口了。
      
      李世文什么满脸的喜色,来历什么的都不重要了,心心念念的角色有了演员,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
      
      一脸喜滋滋的催促,“早点处理,越早越好,别耽误事儿,不对。”
      
      办身份证这事不急,但是拍摄这事却是真的急,“先入组拍戏!其他都不用急。”
      
      他眼巴巴的看着白泽泽,“可以吗?”
      
      白泽泽关注的重点是不一样的,“钱呢?”
      
      李世文斩钉截铁,“立马转账。”
      
      随后他想到白泽泽没有的身份证也没有卡,立马看向高副导演,“去,取现金!立马支付!”
      
      高副导演:???
      
      只有,白泽泽满意的看了看对方,也算是识趣了。
      
      李世文见此满脸笑容都要堆起来了,直接招呼着白泽泽,“下午第一场就拍你的!”
      
      他急匆匆喊场务,“准备一下,马上拍定妆照,下午第一场就拍第23场戏。”
      
      整个剧组其他人凑得不算是近,其他的是没有听到的,可眼下这一句却还是听得十分清楚的,听到23场戏,自然是一个个都清楚了,此时再看看白泽泽那张脸,一时之间都酸成了柠檬。
      
      这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只要好看,什么角色不是手到擒来?
      
      可,看着白泽泽那张脸,他们就算是酸,也没有其他办法。毕竟,这样一张夺天工造化的脸,怕不是整容能整出来的。
      
      葛久图督促着文助理,“你快去□□件的事,我已经打好招呼。”
      
      文助理不走,一脸可怜巴巴的看向白泽泽,世界观陡然的崩塌让他走哪儿都像是没穿衣服一样的空荡荡,再想想烧那些油纸包时候的情形,和刚刚隔壁剧组的断裂的香案,只觉得后背还是凉飕飕的,周围仿佛随时都有不可描述的东西存在,半点安全感都没有。
      
      白泽泽看了他一眼,“观你面相,无大灾大难,放心去。”
      
      文助理表示自己没有被安慰到,没有大灾大难,那,小灾小难呢?他瑟瑟发抖,“白,白小姐?”
      
      白泽泽四周看了一眼,然后看了看肩头的小乌鸦,抹了一把,取了根毛,又取了个小小印章在上面盖了盖,明明没有印泥,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可文助理和葛久图却仿佛都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兽形图案一闪而过,那根黑色小小乌鸦羽毛竟仿佛是变得更加油亮有光泽。
      
      文助理那眼睛都是锃亮的了,爪子都要自己先伸出去了。白泽泽直接递给了文助理,“随身带着就行。”
      
      眼看文助理将东西跟宝一样的藏进怀里,然后欢欢喜喜离开去做事。葛久图立马眼巴巴的也跟着看向了白泽泽,那眼里带着浓浓的渴望。
      
      小乌鸦狠狠瞪了他一眼,一脸警惕,从白泽泽左肩跳到了离着葛久图更远了一些的右边肩膀。
      
      虽然是泽大大需要,但是!它也不想要为了一些人类成为秃毛……鸟。
      
      葛久图委屈,他也想要。
      
      白泽泽看了一眼葛久图,“你那坠子效果比我这更好。”
      
      葛久图愣了一下,倒是想到了他已经十几年没见过的舅舅,母亲去世之后,舅舅塞了这东西给他之后就再没有回来过。
      
      听闻,他舅舅一家对这方面有些研究,只是母亲叛逆,对此不甚喜欢,也和家里离了心。
      
      外公外婆再逝,据父亲的说法是因为所谓的“三弊五缺”,所以,他父亲不准他接触这些,也不准他相信这些。
      
      能让他整个公司都毁了,连身边助理都倒霉到差点被广告牌砸了,这种“诅咒”不可谓不严重,如果没有那块坠子,他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舅舅那样三令五申,要求他带着东西不准拿下来,定然也是知道这东西价值的吧。
      
      李世文在旁边看得懵,“小葛,你这么喜欢这只乌鸦啊。”
      
      又十分好奇,“白小姐对面相还有点看法?”
      
      “不,我不懂。”白泽泽立马否认,看向李世文的眼神顿时不怎么友好了。
      
      李世文:??不懂就不懂吧,这么凌厉的眼神是做什么。
      
      可是,面对自家“国师”,他半点都产生不了不好的情绪,十分殷勤将剧本给白泽泽,开始给白泽泽讲戏,争取下午的第一条能够一把过。
      
      《问道》是改编自丕仁木的同名小说,连编剧也是请了他,小说讲的玄朝最不受宠皇子步步为营,登基为帝的故事。
      
      虽是最寻常不过的线,但小说写得跌宕起伏,其中玄幻部分更是引人入胜,精彩异常。
      
      这个朝代是历史上十分有争议的朝代,目前也没有实质的证明可以论证这个朝代的存在。
      
      这小说,却像是活生生将那样一个朝代展示出来。目前已经有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考试研究这本书中的某些细节了。
      
      而这部小说中,其中最受众人喜欢,又或者是望而生畏的角色,就是玄朝的国师,这是众人又爱又恨又怕的角色,更是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八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她的戏份并不算多,却都在几个十分关键的节点上,不是女一,胜似女一,涵盖了男一和男二几乎所有所有关键点。
      
      而国师的第一场戏就是男主摔在国师脚下,冷漠到近乎寒冰一样的眼神扫了他一眼,却在众人目光之中将他拎了起来,然后道了一句,“废物才会被欺负。”
      
      随后便缓步离开。
      
      而这一幕也就彻底印刻在了姬立的心中,他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努力。
      
      白泽泽听着这个情节,这个故事,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耳熟。不过,听着李世文的话,她觉得似乎当“演员”也并不算太难。
      
      只是,听李世文的说法,她的片酬是有些低的,远不如那些人。
      
      她也不觉得灰心或是生气,在“大师”行业里,她首屈一指,无人能敌,但在这个行业也是实打实的新人的。
      
      李世文的目光忍不住看了看白泽泽肩上的乌鸦,“你这乌鸦有些灵性啊。”
      
      小乌鸦都有些急得要跳脚了,慌慌张张的模样,白泽泽摁了摁它无处安放的脑袋,“是挺灵性的。”
      
      旁边的葛久图都想要补一句,何止灵性,人大师这乌鸦还会说话呢。可是想想白泽泽不想“暴露身份”,硬生生将这话憋了回去。
      
      李世文看到小乌鸦那灵动的眸子,在白泽泽手中乖巧之极的模样,和她那一身白色长袍之间的特殊对比,越发显得她不似方内人。
      
      他一双眼睛发光,“白小姐这小乌鸦可以带着一起拍戏吗?”
      
      白泽泽愣了愣,小乌鸦那一双眸子一下子看向了李世文,都快要发光了,它尚未化形,竟已经可以进入娱乐圈,还可以拍戏吗?
      
      白泽泽摸了摸小乌鸦的脑袋,“可。”
      
      小乌鸦欢喜的都已经跳起来了,李世文一拍巴掌,“太好了!这个角色这样就彻底完整了!”
      
      他扭头找人,“编剧呢?编剧呢?让他改,钱马上到账。”
      
      高副导演在旁边道,“刚说拉肚子回酒店了。您要改戏就给他发v信。”
      
      李世文眉头一皱,打电话给他,“v信上怎么说得清楚,我带着人去你房间去说 。”
      
      丕仁木声音陡然拔高,“不用!”
      
      “我不蹲马桶,一时半会儿都出不去!你要怎么改发给我。”
      
      然后像是割肉一般的不舍道,“我给你打99折。”
      
      李世文:……
      
      丕仁木说完就已经慌不择路一般的挂断了电话,白泽当年到底是沉睡还是被天道劈散了,谁也不知道。毕竟她的一言,救下了玄学圈无数妖,灵,甚至是人类修士。按照天道的尿性,只怕早就该劈散了她。
      
      谁知道,在新世纪来临之后,她竟真的又出现了。
      
      丕仁木谁都不怕,就怕白泽!
      
      毕竟只要有白泽那双眼在,他所有的藏宝之地便无所遁形! 当年天道紊乱之时,她为了众妖、修士逆天改命,创问天宗,布旷世大阵,挖了他多少宝贝啊!
      
      只要想到这一点,他就肉痛得无法呼吸。
      
      这上千年,好不容易没有她盯着,他略微攒了些宝贝,绝对不能被白泽再盯上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丕仁木:姓白的又?叒叕TM回来了!宝贝已经在口袋里微开始跳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