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都是我徒孙[娱乐圈]

作者:豆是豆芽的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章

      第2章
      葛久图一脸错愕,看了看白泽泽,然后扭头去看自己的助理,却见文助理也是一脸懵逼,满目错愕。
      
      “……”
      
      白泽泽以为他没有听清楚,看了看葛久图,又看了看他身边的助理,顿了顿 ,重复了一遍,“我不是大师,但是,我可以解决你们公司的问题。”
      
      这话,两人听懂了,也有些听不懂,葛久图顿了顿,“你说。”
      
      白泽泽看他,“第一,你脖子上的吊坠,不要摘。”
      
      文助理一脸惊的看向葛久图,“葛总,您不是不信这个吗?竟然还带着护身符的?”
      
      葛久图下意识的捂住了领口,反应过来后,一脸惊讶的看向白泽泽。这坠子他带了二十多年,从小挨打的反射记忆让他干啥都不敢摘,也不敢露出给别人看。就是文助理都不知晓。
      
      说完,白泽泽也没管他俩的反应,径直走出了会议室,胖墩儿小乌鸦急了,呼扇翅膀的跟在后面。葛久图也因为她刚刚的一句话跟了上去,“这位大……”
      
      “师”字还没有出口,就被白泽泽突然回头的目光吓得缩了回去。
      
      “我叫白泽泽。”
      
      “白小姐。”葛久图试探的叫,白泽泽没有其他反应,葛久图这才继续道,“我的坠子有问题吗?”
      
      “没问题。”白泽泽道,“很好的东西。”
      
      葛久图愣了愣,这东西带了二十多年,甚至一开始为什么必须要带都忘了,只记得,只要脱离一分钟,他就会挨打,那打挨得,哪怕二十多年了,他瞅着自己这坠子还是慌的很,自然是不敢脱的。
      
      “你这……宅子的风水有问题,如果没有那坠子 ,第一个出事的应该就是你。”
      
      文助理的第一反应是看向自家老板,想到最近这段时间公司的事,连带着他们这些员工一个个的倒霉,可老板却都毫发无伤,他颇有些委屈,“老板,你得赔我个女朋友。”
      
      他可是连刚交了半年的女朋友都丢了,这也算是为公司做的贡献,帮老板挡灾了。
      
      葛老板扫了他一眼,凉飕飕的眼神叫他缩了缩脖子,葛久图问白泽泽,“大,白小姐,房子有什么问题?”
      
      白泽泽走到前台的地方,下巴抬了抬。文助理看看葛久图,再看看白泽泽,甚至连白泽泽肩膀上的小乌鸦那双豆豆眼都盯着他。
      
      文助理:……
      
      他苦着一张脸,瑟缩着上前,缓缓伸手将前台旁边花瓶,搬起来,刚搬着就感觉重量不对,而且,鼻尖凑到了瓶口,嗅到了几分异常的味道。
      
      他忍不住多抽了抽鼻子,翻过了花瓶,就见“啪”得一下掉了下来,一个油纸抱着的东西,他扒拉了一下,里头是画着符文的黄纸包着,再要扒拉,白泽泽叫住他,“别扒了。”
      
      可惜,文助理手快,黄纸也实在不够紧致,他发誓,真是没有怎么动,那东西就这么散开了,一瞬间那股恶臭就直接铺面而来,文助理凑得近,好险没有两眼一黑一头仰回去。
      
      等他抬头,却见白泽泽和葛久图两人已经飞得老远,白泽泽肩上的那个小东西,翅膀扑扇得极快速,“臭死了臭死了……”
      
      文助理欲哭无泪,白小姐喊得也太不及时了吧?
      
      偏偏葛久图的注意力还挪到了白泽泽身上,“不是乌鸦吗?怎么还会说话?”
      
      白泽泽低头看了看身侧的小乌鸦,小乌鸦慌慌张张的四处看,就是不敢看白泽泽的眼睛,它还掩耳盗铃一般的一翅膀捂着嘴,一个翅膀还在蒲扇,差点摔了下去。白泽泽抬手扶了扶,不答话,只去看文助理面前的东西,“你再去西北角,和东南角,以及那通风口的位置寻一下。”
      
      然后文助理就扒拉出了三份一模一样的油纸包,这下他是不敢再扒拉开了,去扒拉油纸包的时候,都是找了两根笔夹的。
      
      看着之前那个散发着恶臭的漆黑的东西 ,葛久图忍不住问,“这是什么东西?”
      
      “一点人尸吧,约莫是指头,头发之类的东西。”
      
      葛久图一声“卧槽”,差点跳起来了,离着那油纸包越远越好,文助理看样子像是恨不得将自己一双手剁了,脸都是绿油油的,整个人都很不好!
      
      “有人对你倒是恨之入骨,这可不是要你的产业,而是要你的命。”白泽泽淡淡道。“变中有一为绝命,东西上下,合为皆伤。有人在你这屋里布置成了绝命图,那应该是不死不休。”
      
      只是那人没想到葛久图身上带着好东西,自己没出事,只是手底下的艺人和助理倒霉了。
      
      白泽泽倒是好奇了,这世界,抓只动物都犯法,杀人难道不犯法了吗?
      
      葛久图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可他实在想不到有谁会这样对他。娱乐圈争斗虽然多,可怎么也不会涉及到性命上来,尤其是,他这个公司规模着实不算大。
      
      下手狠到连身边助理都差点死于非命,他虽然年轻,虽然莽撞,虽然一张嘴不把门,虽然……的确因为各种原因得罪过不少人,可这种深仇大恨是真的没有。
      
      白泽泽看向葛久图,看得葛久图后背发毛,战战兢兢,“怎,怎么了?”
      
      “你有个哥哥?”白泽泽问。
      
      葛久图顿了顿,迟疑了片刻才道,“是。”
      
      这下文助理都看向了葛久图,好奇问道,“葛总,您还有个哥哥?”
      
      圈内几乎人人都知道葛久图是个富二代,来娱乐圈都是玩票性质的,分分钟回去继承千亿家产,可至今还没有人扒出,葛总到底是谁家少爷。
      
      葛久图横扫了他一眼,文助理顿时收回八卦的眼神,发工资的是老大,甭管有没有哥哥。
      
      白泽泽却道,“眉毛过关,弟兄二三。”
      
      她似笑非笑,“只是你这兄弟宫看着又虚又假。”
      
      葛久图一头雾水看身边的助理,旁边的文助理迟疑道,“大师……白小姐说您哥哥是假的。”
      
      小乌鸦叽喳渣的接了一句,“假的。”
      
      葛久图也忍不住接了一句,“假的?怎么假?”
      
      哥哥还能是假的?
      
      “偷龙转凤,狸猫换太子?”文助理看白泽泽,一脸八卦。
      
      葛久图又是一个眼神横扫过来,“没问你。”
      
      白泽泽不知道什么叫狸猫换太子的典故,可却是能明白这个意思,“差不多吧。”
      
      “卧槽,贵圈真乱,兄弟相残,豪门常规戏码,然后狗血剧情,狸猫换太子,假兄弟上位。”助理一脸震惊,豪门果然八卦多,“老板……”
      
      “你闭嘴。”葛久图额头青筋都在蹦了,平时虽然知道助理嘴碎,却也不知道竟然是碎成这样。
      
      公司艺人跑得跑,栽得栽,他原本只是以为家里给他们施加压力,如今才看出不对来,可,他自认为自己已经足够给他哥让路了。
      
      他忍不住道,“我亲爸亲妈生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假的?”
      
      可实际上,对白泽泽的话,他已经听进去了两分,如果不是知道他哥最近有些的奇怪,他也不会是非要出来自己办娱乐公司。
      
      白泽泽反问他,“我怎么知道?”
      
      “你查查……”她顿了顿,抬眸看角落。
      
      小乌鸦在旁边跳,道,“监控,监控。”
      
      葛久图和文助理齐齐看向了那只比乌鸦还乖觉机灵的不行,这还学会抢答了。
      
      白泽泽补充道,“你查查监控,自然就知道是谁在这里放了东西的。”
      
      这一下众人又挪开了目光,看向了地上的那四个玩意儿,齐齐打了个寒颤,“这,这咋弄?”
      
      白泽泽淡淡道,“烧了吧。”
      
      葛久图后退一步,招呼文助理,“你去把那东西先烧了!”
      
      “我害怕!”文助理声音有些尖,差点喊破音了,连连后退,生生退到了葛久图的背后去了。
      
      两人最后在小乌鸦一脸嫌弃的眼神下,都躲在了白泽泽身后。
      
      白泽泽:……
      
      白泽泽伸手拽了葛久图的两根头发,指尖翻转之间,头发就燃了起来,落在那四个油纸包上,先是一阵扭曲人体模样的黑烟挣扎得起来,带起了尖叫,惨叫声。
      
      那声音尖利到几乎要刺穿人的耳膜,直接将白泽泽身后的葛久图两人吓得脸色发白,两股战战。
      
      只是,那黑烟未曾坚持一秒,就被那小团火焰烧得干干净净,火焰一下子盛了起来,黑烟冒起,一股恶臭也涌了上来,白泽泽早就拿了袖子遮着口鼻,只是下一秒就听到警铃大作,房顶滋出水来。
      
      白泽泽速度飞快,拎着肩头的小乌鸦退了出去,只留下葛久图和文助理被滋了满身满脸,湿淋淋一身,狼狈不堪,整个人都懵了。
      
      火灾报警器尖利的声音还在响,文助理的手机倒是十分坚持,哪怕在这水帘里,也依旧大响。
      
      文助理恍恍惚惚的接了,“物业?没事没事,不是火灾,不用来人,就是办公室有人抽烟。”
      
      好在最近公司接连出事,办公室前段时间也出了点小状况,所以文职也都没有在公司上班,倒是没有引起太大动静。
      
      他满脸水的上去关掉了旁边的消防警铃,一脸苦色。却又惊奇的发现,那燃着四个油纸包的火焰,在这样的水下,竟然也没有灭。
      
      却在片刻后,所有东西烧成了粉末之后,这才又熄灭的无影无踪。
      
      文助理和葛久图两人同时心里有两分凛然。不看别的,只说这一手,确实是有些是门道的。两人想到刚刚那个影,那个尖叫,鸡皮疙瘩都还下不来。
      
      白泽泽看了一眼头顶那已经收起来的喷水孔,收回目光催促道,“走吧。”
      
      葛久图迟疑了一下,问,“你,那,我哥……”
      
      “这个不归我管了。”白泽泽道,“现在该说,我想成明星的事。”
      
      葛久图一噎,可听了这话,他也认真的看向了白泽泽,倒是真的开始认真琢磨这个问题的可行性了。
      
      娱乐圈从不缺美人,各色美人当真是和皇帝后宫中一般。
      
      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见过像是白泽泽这样的美人。五官精致,眉目清冷,漂亮到让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就她这样的颜,即便是只靠颜值也能在圈内立足,便只是随便一张照片都能叫人舔屏舔到哭。
      
      可问题是,自进来,这位“大师”就是一副冷清到出尘,不问世事的“大师”模样,甭管从哪儿看,那都不像是能进娱乐圈的样子啊。
      
      要从对方脸上看到哭笑悲喜等情绪,他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在白泽泽皱眉看回来的时候,他忍不住有些欲哭无泪,实在不明白,这样实力的大师是有什么想不开的,就非要来这鱼龙混杂的娱乐圈。
      
      可真的琢磨下来,他还真的想到个,“倒是有个角色,可以试一试。”
      
      白泽泽扭头看过去,问,“片酬多少?”
      
      “……”葛久图:“得先去试镜。”
      
      白泽泽顿了顿,小乌鸦在肩头蹦跶,没有说话,她也就明白了,信步就往出走。
      
      葛久图瞬间巴巴跟了上去,殷勤问,“白小姐您有v信吗?”
      
      白泽泽皱眉。
      
      文助理忙不迭跟上,殷勤道,“v信如今确实是吵死了,白小姐清修还是不用得好。”
      
      葛久图又问,“那手机号呢?我们后面怎么联系你?等会我好把合同直接签了。”
      
      在白泽泽的沉默之中,葛久图觉得虽然不知道这位大师是哪座山门下来的,但他们山门肯定是没有通网的。
      
      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这座别墅,总觉得那股阴深深的味道还在,又问,“那我去哪里寻您?”
      
      “公园。”文助理在旁边早就匆匆跟上了,至于别墅的情况,嗯,让其他人来收拾也挺好的。闻言听到这话,忍不住道,“公园贴近自然,一定是灵气充裕,有助于修行。
      
      白泽泽斜睨了他一眼,道,“我没钱。 ”
      
      葛久图:……
      
      文助理:……
      
      白泽泽又顿了顿,回头看向两人,两人神色一凛,就听白泽泽道,“我饿了,先吃饭。”
      
      葛久图:……
      
      文助理:……
      
      白泽泽皱眉,“有问题?”
      
      葛久图立马道,“没问题没问题。”
      
      文助理狗腿不已的在前面领路,“您这边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哟,准备了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