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推理小说受害人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凌余,31岁,曾任政府法证科调查员,六年前辞职改行私家侦探,业内颇有口碑……
      
      回家的路上,苗颐在想今日的走访成果,了解当事人背景是必做功课,越想越觉得奇怪,辖区内有这么个战绩彪炳的侦探,他们身为刑警居然不认识这号人物,也没跟此人交过手。
      
      更奇怪的是杨清水,背景一栏全是空白,无父无母,没上过学,连狗都没有一条……说他不是故意隐瞒身份,傻子也不信。
      
      车子开到家门口,苗颐才想起回警局前买了一袋小笼包,没来得及吃,便从副驾驶拿过背包翻找。拉链全开了也没找着,疑心落在路上了。
      
      “包子肉馅油腻,面皮发得也死,下回别买这家。”把最后一颗小笼包咽进喉咙后,杨清水这样点评道。他的人生准则,对美食不能退而求其次,哪怕在拘留室里。
      
      隔壁室的混混小黄毛嬉冲林知律嬉笑:“警官,送饭只送一格,太不够意思了!”
      
      “想吃吗?”林知律握拳,把指节摁得生响,“进审讯室请你吃。”
      
      “嘿嘿,不想不想。”黄毛连连摆手,识趣地退到厕格后面的角落。
      
      杨清水擦嘴,说:“你生在现代可惜了,要是生在古代战场,随便就能爆人眼珠,掏人生肠,说不定还能当英雄。”
      
      林知律:“现在也可以,就是需要一点程序文件。”
      
      “……了不起。”
      
      林知律:“你呢,生在古代会是个什么人,刺客,探子,还是侠客?”
      
      杨清水想了一会儿,古代随便写小说是要灭门的,第二擅长的也就吹牛皮了,“当个庙祝,顺带看手相测字扶乩问米。”封建迷信产业保证糊口,没准还能发家。
      
      “……”林知律笑了下。
      
      “你大半夜不回家,跑来拘留所,不会就为了跟我讨论职业规划吧。”杨清水与他面对面,“有什么话直说吧。”
      
      “我查过你,除了基本信息其他一片空白,家属一栏也是‘无’。”林知律说,“一个人要做什么,才会神秘成这样?”
      
      肯定是穿越时太匆忙,小说没来得及给他安排身份背景,以为杨清水没两天就死了,随便糊弄。
      
      “整个高桥市,身份可疑的人多了去了。”杨清水盘腿在坐钢床上,心想林知律一时半会儿不会放过自己,“你是警察,不如凭你敏锐的直觉,猜一猜?”
      
      换作平时,林知律早让同事开门,进去把他揍到说实话为止。不知为什么,这人一直在胡扯自己也不动气。
      
      隔着铁窗,林知律从上到下端详杨清水,眼神直勾勾的,把他看得心里发毛。
      
      过了好一会儿。“你的肾不好。”
      
      杨清水差点没一口口水噎死自己:“你说什么?”
      
      “我的外婆是中医。小时候跟她学了点望闻问切。”见杨清水尴尬地舔嘴唇,忍着笑意,“别老往那方面想,多喝点水,早点睡。”
      
      他还看得出杨清水有洁癖,不爱运动,甚少日晒……只是故意挑出肾来调侃下他。
      
      “——也不要过度纵欲。”
      
      杨清水咳嗽,“还有呢?”
      
      林知律看着他,“你没有当过私家侦探,也不是这一行的料子。”
      
      杨清水直截了当承认:“也没说我是啊,我就一合伙的房东,不行吗?”
      
      “但你知道得很多,连曾平国七年前上门找原野,发生打斗的原因、使用的凶器这些细节都很清楚,大胆推测的话,我认为背后有人在帮你。”
      
      杨清水:“你说对了,我上面有人。”
      
      林知律坐直了身体,“帮派,组织还是政府?”
      
      杨清水抬头看天花板,“天上。”
      
      “噗!”隔壁传来黄毛的嗤笑,喊道,“实在没忍住,你们继续哈,别管我!”
      
      林知律:“……”他的拳头硬了。
      
      杨清水右手卷成剑指,戳向自己的脑袋,“推理遇到阻滞,冥冥中会有些线索在我脑袋中闪现,我把它称之为‘神之第六感’,这一切都是因为推理之神选中了我!”
      
      “哈哈哈哈哈!”黄毛狂笑,声音大得巡逻的警员敲棍子让他闭嘴。隔着一堵墙,黄毛朝他竖起大拇指,“哥,你太牛了!”
      
      林知律站起身,“你耍我?”
      
      “你这么想就是觉得我在撒谎了?”
      
      林知律:“你在放屁。”
      
      杨清水的剑指忽上忽下,“嗯,是这样没错。推理之神告诉我,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
      
      杨清水装模作样戳了一会儿太阳穴,随即睁眼,故作高深微笑,“你做事拼命,但不是为了什么主持正义,只是因为警察的薪水能负担妹妹念书,牺牲就有一大笔补偿金。”
      
      林知律眸光微凝,看他的眼神渐渐锐利。
      
      “你不信佛,脖子上却挂着红绳,红绳是妈妈帮你求的,你很爱她但她去世了,红绳被你当成了护身符。”
      
      不说到隐秘的程度,林知律不会相信这个荒谬的理论。
      
      “父亲在你幼年丢下你们一家子跑了,他自私不负责任,还是个爱家暴的男人,你恨他,而你觉得自己有一部分性格遗传自他,所以你也厌恶自己——”
      
      还没说完,铁门重重地哐当一声,杨清水抬眸,只见林知律拳头砸在栏杆上,让他闭嘴。
      
      气氛僵持的十多秒,警员被声响惊动赶来,冲林知律小心翼翼:“林警官?”
      
      说着拍他的肩膀,却被狠狠甩开,瞧见他的眼神闪过的戾气,警员也吓了一跳。
      
      杨清水心里抱歉,不仅因为触及了林知律的死穴,他设定这个身份背景是为了剧情服务,当要活生生的人承受时,这个背景未免太残忍。
      
      铁门又哐当一下,林知律踹了一脚,随即转身步出拘留室。
      
      见人走了,黄毛鬼鬼祟祟在隔壁墙上唤道:“大哥,你的推理之神这么灵,分析分析我呗。”
      
      “滚。”
      
      徐秋荣从审讯室出来,脸皮耷拉两圈,眼睛几乎睁不开。
      
      长期反复问差不多的问题,疲劳轰炸可以击溃嫌疑人的心理防线,审讯位置的也一点不好受,原野这个老狐狸,一问三不应,除了承认跟曾平国打过一架,再问就不说话了。
      
      只认下赖不掉的,其余一概不说,只要无法证明曾平国系被谋杀,上了法庭依然入不了他的罪。
      
      想来进局子前就有律师教他说辞。
      
      徐秋荣冲了杯咖啡,准备下半夜的持久战。
      
      甫一坐下,就看见队长气势汹汹进来,话也不说,一脚踹开审讯室的门。
      
      这阵仗,多半出事。顾不上咖啡撒身上,徐秋荣跟上去。
      
      “你要做什么?”看见林知律的架势,原野从椅子站起来,后退两步。
      
      林知律将人推上墙,手扇他的脖子,人倒下了,揪起来继续扇,粗胖的原野犹如不倒翁左右晃动。
      
      “队长……”
      
      “队长!”徐秋荣看形势不对,冲上前将打人的架住,看一眼挨打的原野,把林知律拖出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