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推理小说受害人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7 章

      杨清水凑过去,“齐哥,你可真厉害,被你这样打一顿我恐怕要上急救。”
      
      齐忠脸色不豫,本来事情已经揭过,这么一说显得自己几句抱歉轻飘飘,惺惺作态了。
      
      陪练在旁边休息,有气无力取笑他:“要是个个学员像你一样偷懒,我们就闲了。”
      
      “我这是功德无量。”瞥向前台,两个年轻女孩正在问询课程,范大志手足僵硬地给她们做介绍,羞赧的红晕在棱角分明的脸蛋上若隐若现,俨然忘记他逛到这边是为了抓躲起来的杨清水。
      
      齐忠欲离开:“你们先——”
      
      还没说完,范大志朝他们挥手,三人视线汇集前台处,齐忠脸色陡然绷紧。
      
      不知何时那儿多了一个人,五六十岁的中年妇人,静静伫立等待着,在来往的年轻拳手中尤其惹人注目。
      
      范大志朝他招手,齐忠过去,余光扫了一圈四周,张嘴微顿,出口的“阿姨”又吞回去:“妈,您怎么来了?”
      
      方璐勉强微笑,“我有事找你,电话里说不清楚,补习社的员工说你平时会到这儿运动,我就上来了。听你的同事说,你升职了?”
      
      一个研究院教授关心起辅导班小职员的工作,在齐忠听来格外刺耳,他嘴角露出不自然的酸涩,那种抬不起头的卑微再次密密麻麻缠上心头,“工作调动,算不上什么升职。”哪怕他当了辅导班老板,在妻子娘家眼里恐怕还是高攀。
      
      方璐:“你的生活回到正常轨道,总是好的。”
      
      齐忠不耐烦,克制着脾气,“您有什么事,不如直接说吧。”
      
      方璐顿了顿。然后告诉他,蒋葳生前原来租了个保管箱存东西,这几天租约到期,她接到银行的电话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两老想着,既然是女儿的遗物,
      身为女婿的齐忠有权利得悉及分配,便特意上门通知。
      
      齐忠眉宇间闪过狐疑,“我没听蒋葳说过,她把什么放里面了。”
      
      方璐说:“东西不值钱,不过葳葳保存了这些年的财务清单,还有她的日记本,这些东西记载着她生前的生活细节,比钱更珍贵,你说是吧?”
      
      “……嗯。”
      
      方璐瞧出他脸色不佳,“还是有什么事情,你介意让我们知道?”
      
      齐忠摇摇头,“当然没有。”
      
      两人慈孝的戏码差不多演不下去了,方璐看见那位侦探此时站在不远不近的位置,微微向自己点点头。她深吸一口气,挤出笑容,“那就好,银行要直系亲属提交死亡确认才能代替接受,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一起上去?”
      
      他没有想到居然有保管箱这一着,到了银行他们不就知道他花光了蒋葳的积蓄?想到这儿,齐忠喉咙发紧,快速思索一会儿,说:“这几天我没有空,下周吧。”
      
      “好……那就下周。”猜到他会给这样的答复,失望却不是没有。方璐忍下翻涌的情绪,跟他约定好下周一取遗物,给他留下银行地址。
      
      拳馆依然一片喧闹,齐忠目送老人离去,手心攥紧写下银行名称的纸片。肩膀这时被人猛然拍了下,一激灵整个人弹起来,反应大得引来周围注目。
      
      “怎么了吗?”语气颇为关切。
      
      齐忠吸一口气转身,“没事。”目光对上关心他的杨清水,强作冷静。许是敏感,齐忠总觉得眼前这张苍白、人畜无害的笑脸,隐隐让他心内不安。
      
      第二日。吃掉两份超甜黑森林蛋糕跟一客商务午餐,终于在大通银行楼下等来了齐忠,他行色匆匆,抱着一份像是档案夹的东西,在大楼下张望了一阵,确定这是自己要找的地方,便脚步飞快钻身入大堂。
      
      目光从落地窗移至手表,杨清水默数着时间。
      
      齐忠依照地址上楼,跟业务代理告知来意,提交死亡确认书。
      
      代理不无同情看向这个年轻的鳏夫,往系统中输入申请,显示的信息确让她眉头微皱:“齐先生,您妻子的保管柜物品在今天一早就被她的父母取走了。”
      
      杨清水想象齐忠得知答复时的模样,该是如何大惊失色。时间刚过去十分钟,他给方璐发去短信,然后拿起外套结账。
      
      另一边,手机来电,齐忠收起满腔怀疑,本来还要伪装温和,但一接起电话,却听见方璐一阵撕心裂肺的咆哮,“葳葳的话是不是真的,你竟然这么对她?”
      
      人潮中,齐忠站定脚步,微微颤身,“……你看到了什么,是她的日记吗?”
      
      方璐几乎是失控的尖叫:“你这个杀人凶手,我现在就把东西交给警方,狼心狗肺的畜生!”说完,轰然挂下电话。
      
      说得越多越容易惹来怀疑,杨清水提醒过方璐,最好是含糊的情绪化的叫骂,然后马上断联,接下来的回电一个都不要接。方璐不是什么专业演员,但他相信为了查出女儿死亡背后的原因,多难的事母亲也做得到。
      
      保管柜里只有一些纪念币,财务记录跟日记都是虚构的,从昨天起便是一场戏,没有任何证据,齐忠不会被提告,案子永远无法重启调查,除非凶手本人的坦白。
      
      假如齐忠知道他心思缜密计划好一切,却没有算到还有指控他的物证,此时该会不顾一切赶到方璐身边,不惜坦白忏悔求她不要呈交警方。
      
      杨清水坐进计程车后,等待大戏的主角及唯一观众出现。
      
      等了一会儿,齐忠果然神色慌张从大堂出来,飞快地上了车驶入公路。计程车随即跟上,只见齐忠的新车左穿右插,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奔目的地,幸好杨清水知悉他要去哪儿,路线明确,不然以齐忠猛踩油门的速度,计程车根本追不上。
      
      奇怪的是,白色轿车驶入高速路后,速度渐渐平稳,在岔路时往左。
      
      计程车司机一脸诧异,问杨清水:“你说的德盛小区不是这个方向啊,车子还跟不跟了?”
      
      “……”杨清水忙说,“跟车!”
      
      他心里还在打着鼓,不知齐忠有何打算,这时车子下了高速,一路奔驰,去的地方不是别的,竟然是齐忠任职的辅导班。
      
      车子泊入停车场,齐忠下车,神情敛去方才的慌张,换上平日儒雅的面孔,一如往常走进辅导社。
      
      杨清水觉得不对劲。
      
      齐忠刚才还是大惊失色,怎么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他进电梯之后没多久,杨清水跟上去。
      
      还没能进去,前台小姐拦住:“请问您找谁?”
      
      “齐忠老师在吗?”杨清水随便编了个理由,“我想给侄女报他的班。”
      
      “他刚回来。”前台小姐回答时,看向手上的课程表,“现在就在上课了,你有兴趣的话不如过去旁听?”
      
      听完,杨清水盯着女孩,一字一顿,“你说,他在上课?”
      
      前台小姐微愣,看了看走廊边上第一间课室,“对啊,这就是齐老师带的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1-26 23:49:26~2020-01-29 05:37: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哈密瓜 5个;哦(⊙o⊙)哦 2个;你说啥我听不见、燮、时迁一妄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时迁一妄、糖糖糖 20瓶;牛奶与盐 10瓶;夏约 6瓶;梧桐林的猫女巫 5瓶;Cliff、小小仙女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