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推理小说受害人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山顶大雾多雨,半年前留下的痕迹大多被被雨水冲刷得一干二净,然而总有些事物记录下当时发生的一切,如脚下的石块,如一旁沉默伫立的女贞树…
      
      杨清水走向两步之遥的女贞树,估摸石块的高度蹲下细看,靠近树根的位置果然有一圈粗细程度相似的刻痕。
      
      他趴在地上,平行往地面望去,刻痕所在高度刚好被草地没过。视线与江创新的工靴齐平,看向他,“刚才我如果伸腿绊你,你会不会从这里摔下去摔死吗?”
      
      江创新怒道:“我死了对你有啥好处?!”
      
      “又不是夸张喜剧电影,绊一脚就飞出去撞对面山。”苗頣小心翼翼往巨石前方探身看去,“就算你真的阴他一脚,以小新的身手——”
      
      话没说完,转身要往回走,苗颐便察觉脚下泥土松软,不能长时间承重,转身瞬间,土块随即崩塌,人猛地下坠。
      
      就在这个时候,江创新飞身扑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臂。
      
      杨清水抓住他的脚踝。
      
      苗颐被拉着一点点往上挪,终究把人抓住拉了回去,爬上崖边时浑身沾满黄泥,极其狼狈。三人都有轻微的擦伤,苗颐扭伤了手腕,劫后重生的惊险让人出不出话,大家都沉默了。
      
      下山找水源冲洗泥污,天气寒冷,湖面都结冰了,能打到的地下井水冰冷彻骨,苗颐打着寒战擦拭手脚,不时看向杨清水。
      
      过了一会儿,苗颐终于开口问:“你跑到这么远的地方,真的只是想晒晒日光?”
      
      “你不会以为我想谋杀你们俩吧?”杨清水将拧好的毛巾递过去,“如果不是对地质有研究并且经常到这儿来的人,谁会察觉石头旁边有这么大一块自然陷阱,我可从来没来过绿峰山。”
      
      苗颐迟疑了一阵,她不觉得杨清水有杀人倾向,山体下坠,是她自个儿走过去造成的,可这不能解释杨清水为什么对巨石附近环境如此感兴趣。
      
      杨清水似乎看穿她的疑虑,“你可以放心,我这趟来纯粹个人目的,跟你们在调查的案子不影响。”不是没关系,只是不影响。
      
      江创新听懂了,嚷道:“你果然没安好心,什么爬山运动都是假的,就是骗我们过来!”
      “不敢当,撒了个小谎,别把我想得老奸巨猾,会显得你们太不聪明。”杨清水将大衣外套脱下,盖在苗颐肩膀上,“还相信我的话,这件事就不用告诉林知律了,当成郊游的小插曲忘掉就好。”
      
      两人对视一眼,苗颐由着他搀扶自己起来,按下心中的不忿,转头对江创新说,“队长可能下午就让你回警局做事,回去洗个澡,别让他看见你邋里邋遢的。”
      
      话里的意思就是达成交易了,把今天的事当成三个人的秘密,江创新微微一愣,快步跟上去,从杨清水肩膀夺过苗颐手臂,“我来!”
      
      “……”杨清水无语,“别那么小心眼好吗。”
      
      江创新:“谁知道你又想什么法子给我们下圈套。”
      
      “喂!”苗颐喝道,“你们哪只眼看到我走不动路?都走开。”
      
      ……
      
      案子的侦破过程如杨清水所料,意图谋杀他的一女二男交代了是受人买凶,供出中介黄靖。而被两面夹击的舒文劳务一众人开始还死撑坚不吐实,然而当看见林知律已经调出手机隐藏的交易资料,还将孔信良请回来调查,同盟随即瓦解,为了自保,将孔信良涉案的罪证供出,务求将他拉下马。
      
      除了幕后众人,交易资料被解密,那些通过舒文劳务买凶的人同时落网,包括变电箱纵火案重伤维修工的堂兄,四方街买凶制造意外意图杀死情妇的正室妻子。
      
      然而余贤一案,对应的买凶者却不是唐虞。一个只手遮天的宗教领袖,何须报上自己名字买凶杀人,自有下属为他跑腿效劳,事发之后,这人主动前往警局投案,承担买凶的所有罪责,动机、过程描述滴水不漏,找不出任何破绽。
      
      仅仅是林知律上门向唐虞问话一次,舆论便掀起轩然大波,争议怀疑不绝,更糟糕的是警局接到不少信徒的威胁诅咒,门前不断集结抗|议示威,公关部门疲于应付。局长索性下命令,要求调查组停止查问唐虞。
      
      一个月后,调查进入收尾阶段,杨清水在侦探社门口看见了林知律。
      
      开门时看见林知律手上提着一桶花生油跟一袋大米,杨清水不禁失笑:“你是来探望孤寡老人的?”
      
      “这是警局给提供线索的市民奖励,想你也不会主动来拿,顺便送来给你。”林知律进门,放下米油。
      
      杨清水挑眉,“顺便?你本来要做什么?”
      
      “……”林知律心知无法找到答案,将疑问压下,“今天早上看见唐虞在电视讲话,忽然想起你,就过来看一下。”
      
      “我也看了,这种节日他也算吉祥物,当然要露面。”杨清水要轻松一下,他大概知道结局会是如此,天网恢恢,依然有人可以逍遥法外。
      
      林知律颇有深意地瞥向他,“你的锦囊把议长都拉下马,就不能多出一个对付唐虞?”
      
      “再妙的办法,也杀死不了人们心里面愿意相信的真相,你不是追查过唐虞,除了收到几只死老鼠,还有别的进展吗?你还是警察,我只是普通市民帮忙破大案也只一桶油一袋米,太没诱惑力了。”杨清水坐下,“况且,我在查别的案子,没时间分心。”
      
      林知律:“什么案子?”
      
      “你知道吗,我之所以关心买凶案,其中一个原因是侦探社接了相似的意外制造案件,现在水落石出了,齐忠应该也该被你们抓进去了吧?”杨清水说。
      
      林知律皱眉,“我没听过齐忠的名字。”
      
      杨清水怔了一怔。他本来想问,难道交易资料买凶者名单没有齐忠吗?可是想到林知律职责不该透露太多信息,只得把话打住。
      
      这时,林知律往后靠坐沙发,说:“有需求永远有买卖,警方可以打掉地下中介,却无法让人的杀心消失,没有了舒文,也许将来会有个舒武,没有了议长,下回可能就是个什么局长。就算收钱办事的消失了,人也可以靠自己动手。”
      
      他明白林知律话里的含义,正义是阶段性、局部性的,罪恶却是永恒的,只要人依然是人,心中的欲念便会驱使伤害别人牟利。然而杨清水真正听进耳内的,是他话中的最后一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