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推理小说受害人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杨清水被“请”进调查组会议室,他感觉自己是以吉祥物形象存在的,会议室外面警员忙得来回折返,对于偌大的会议室坐着个大活人视若无睹,没人让他做笔录拼图,也没人让他走,就这么干坐着。
      
      等了好久,终于看见江创新拿肩膀推门进来,手里捧着药箱与纱布卷,冲杨清水打招呼,“律哥让我过来帮你清伤口,你叫我小新就行。”
      
      “他人呢?”上警车前,林知律还在事发现场指挥搜证,杨清水也没跟他说上话。
      
      江创新在他旁边坐下,说:“在路上了,案子发生得太突然,一时间人手调配不上来。这不,那几个人关在拘留室没来得及审。”
      
      忽然想起一事,他问道:“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雪光街那头?”
      
      “律哥说让——这个是公务内容,应该不能透露。”江创新吐了吐舌头,“反正我们到的时候看见那群人部署行动,我们蹲惯人的,一看见车子在周边巡路线就条件反射觉得不对劲,好端端谁会在家楼下部署逃跑路线,肯定是有鬼。刚把车牌号上报总台,就看见你瞎逛过去了——”
      
      江创新咳了一声,“不是……走过去。那几个人瞄着你,律哥让我们下车盘查,没一会儿看见车子冲过去撞你,把我们吓得够呛。”
      
      当时情况危急,要不是林知律用最极端的办法撞翻那辆车子,现在的杨清水可能就糊在墙上,铲都铲不全下来……
      
      这时,江创新打开药箱,“以前在警察学堂,医疗包扎这一门我是全班做得最快的,你放心好了。”
      
      杨清水递手出去,那天救杜柔缝线蹦了大半,残线粘在肉|缝里,翻开纱布血肉模糊。
      
      江创新抓过他的手,直接上镊子。
      
      “啊啊啊啊啊!”一阵惨叫传出会议室。
      
      杨清水终于知道江创新为啥讲的包扎最快不是包扎最好,这位“战地医疗兵”毫无南丁格尔精神,动一下镊子如同在杨清水手背上动筷子夹肉,回回都跟给濒死士兵扎吗啡似的粗暴凌厉,没两下给他受伤又戳出了几个口子。
      
      江创新赶忙松手,“你别叫了!被外边路人听见了,还以为我们虐犯……”
      
      门开了,林知律站在外面,捉奸般的神情盯着两人看。
      
      会议室里头两人看见他,也不知道为啥,忽然就愣住了,不知如何反应。江创新举手亮出医疗用品以示清白,“照你吩咐给清水哥清伤口,我真没打他——”
      
      没等他说完,林知律走来,“这里让我来,你去归置证物。”
      
      江创新发现,这两人共处一室时便会生出可怕的磁场,让气氛变得诡异无比。“好,我现在马上去!”为避免沙尘滚滚杀错良民,他迅速站起身,闪现般逃离现场。
      
      门关上,会议室陷入沉默。
      
      两人各自占据桌角的两边,林知律往镊子上冲医用酒精消毒,这时瞥一眼他手背上的伤口,微微蹙眉。
      
      这气氛怎么跟进校长办公室记大过似的?杨清水一时间不知该递手背过去,还是翻开掌心让他打手板。
      
      这时候,听见林知律说:“你就没有话要跟我说?”
      
      “……”林知律在怪他被救了性命也不知道好歹?杨清水当然心里感激,可嘴上说出来有些油腻,他嗫嚅一阵,还是煽情不了,“呃,恩公您有何指示?”
      
      林知律手抖了抖,跌下一团棉花。侧目看了他一眼,坐下来,“手给我。”
      
      阴影未散,杨清水递手出去,幽幽说道:“其实你们可以让我自个上医院的。”
      
      林知律专心在他手上作业,不搭理他。
      
      同样用镊子挑出残线,消毒液冲洗伤口,林知律的动作要温柔得多,镊子几乎没有碰到创口,轻轻拉出线头,皮肉相连的先剪断,再逐根取出。这功夫相当磨人,林知律很是耐心,一丝烦躁也不曾流露,这简直不像他本人了。
      
      浸了消毒液,皮肤覆上微凉的刺痛,林知律的脸凑近他的手背,杨清水忽然感到一丝慌张,手是抽出来不对,僵在那儿也奇怪。
      
      本能地想要打破这种莫名的气氛,杨清水装作若无其事,“我听江创新讲,是你让他们去的雪光街,是去找余贤吧?还以为在电话上讲的事你没信我,想来是我小人之心了。说起来,这个案子……”
      
      他斟酌着用什么方式吐露杀手组织的幕后主脑,既要明确,也要不引人怀疑。
      
      还没说完,杨清水停住,林知律不知什么时候抬起脸,眸光颤颤地看着他,神情十分复杂。
      
      这么直勾勾的眼神也太挑衅了吧,算准他心里慌,不敢回看?杨清水瞪大眼睛,抬起下巴,无赖又视死如归的眼神回顶过去:怎样?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一抬下巴,林知律朝他伸手了。
      
      太猖狂……杨清水本能地往回缩,僵硬地看着他想干什么。
      
      林知律一把捏住他的下巴,往右边撇过,正对他的侧脸,“这伤怎么来的?”
      
      手和下巴都被人掌控着,杨清水的心情实在算不上高兴,“你不都看见了吗。”杜柔扇他的时候,黑色路虎就停在路边。
      
      林知律松手,冷声:“知道自己挨不住打,就别老去招惹别人。”
      
      呵呵。话里话外都是想揍他的意思,以为他听不出来?
      
      说话间,林知律已经将手上纱布重新包好,“这样来回崩线,疤痕少不了。”
      
      杨清水摆摆手,“男人嘛,出来混总要有几条疤傍身。”
      
      “……”林知律站起身,又摁下他的肩膀,“别动。”
      
      杨清水悻悻定住。
      
      林知律扶起他的脑袋,拨开额边的短发,细细地给他脸上伤口擦消毒酒精,贴上创可贴。
      
      就在此时,门再次被打开了,闯进来的是另一个人。
      
      林秋荣气喘吁吁,脸色凝重,正要说话时,看见会议室内的景象,不由得顿了顿。但事情的严重性实在顾不上别的,他说道:“队长,余贤死了。”
      
      彩虹公寓,502室。
      
      不同单位部门的人员来来往往调查搜证,让凶案现场冲淡了死亡的味道,房间大门敞开,门外拉起警戒线。人刚死不久,没有腐败的尸臭味,房间的环境几乎没有多余物品,死者刚住进不久,或他根本无心安定住下,索性啥也不动。
      
      法医已经收殓尸体,余贤已经僵直的身体躺在地上收尸袋里,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安息,但舌头半露,睑结膜充血,这种死法不算体面。
      
      林知律抬头,看向悬在横梁上,晃悠悠的登山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18 23:28:42~2019-12-21 05:36: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泉泉斯密达、幸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