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推理小说受害人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杨清水心头一颤,但没有表现在面上,“听上去挺可怕的,不过放血多大工程,抛尸容易被发现,这两个你都不会做的。莫不是人跑了,你面子挂不住?”
      
      曾平国深深地盯着他,大笑起来。
      
      杨清水:“……坏人的情绪起伏都这么大么,不能好好说话?”
      
      曾平国:“那家伙对你很重要吧,宁愿编理由反驳我,也不相信他真的死了。”他走向堆放了医疗设备的一侧,缓缓拉动窗边的百叶扇。
      
      玻璃另一端,饶是杨清水这种内心腹黑的人都无法想象的场景。污秽肮脏,一个个半人高的铁笼子,衣衫褴褛的人或坐或卧,被金属制项圈禁锢在里头,笼子里血迹斑斑。囚禁里面的人如同行尸一般,不哭不喊,双目无神,几乎不能称之为人。
      
      “你以为进来的人还有能活着出去的?就算我现在把门打开,不会有一个敢爬出半步。”曾平国说,“那私家侦探以为能混进来查我,他骨头是很硬,可惜硬不过刀子,才三天就一脸鼻涕眼泪求我,求我让他回家。只要能回去,他保证再不碰案子,甚至离开高桥市。该把他拍下来,人乞求那副下贱相看一百次都有意思。”
      
      曾平国绕过手术台,拉动另一侧的百叶窗。
      
      这一端,干净整洁,却不能给人安慰,如同医学教学课室,空荡荡的,伫立了两个人体骨架,只有层架上放了几个装有福尔马林溶液的罐子。人脑、心脏、肺叶……他凑过去,“猜猜哪个罐子属于你的朋友?”
      
      胸腔起伏,杨清水四肢下的金属锁扣铮铮作响。
      
      他收回身,饶有趣味看着杨清水挣扎,“别激动。你很幸运了,不用经历他的经历。你这人挺有趣,或者我会把舌头留下来,跟你的朋友做个伴。”
      
      待曾平国离开,房间变得死寂,死去的人已不会说话,而活着的那些似乎更加像死人,一动不动,只有空气不息的震荡,如同动物死前的哀鸣,无声,绝望。
      
      曾平国是什么角色,两笔带过的死人,就算进化了也就小boss一个,敢杀他的男主,还是虐杀……是可忍孰不可忍!杨清水盯着头顶的无影灯,以本书作者名义发誓,就是自损八百,他也要用法制主义的大锤将这群老中青变态砸成肉泥。
      
      话说,林知律为啥还没到?
      
      缝了追踪器的裤子被丢掉了,怂人如他豁出去到这种地步,关键时候外面若掉链子,他真被弄死,九泉之下得气得肾疼。
      
      不对,那时候他已经没有肾了。
      
      几个不详预感闪过脑海,高桥市政府中饱私囊,追踪器买的山寨货;犯罪团伙扒了他的衣服随便扔到某个街边垃圾桶,警察赶到毫无头绪;林知律自比警界史泰龙,单枪匹马独闯贼巢,被人一板砖拍死,这会儿已经做成毛血旺盛上狮子老虎的食盆……
      
      杨清水身下是标准电动手术台,钢铐分别装嵌手把腿板处,没有锁,但只有从底部打开。杨清水想起看过电影,这种手镯形状的两片式手铐,有办法强行脱出——把拇指往内掰断,手掌和手腕一样粗细,自然就困不住了。
      
      虽然杨清水也想硬汉一回,不是他的大拇指可爱灵动不舍得折断,但实在可操作性太低——四肢拘禁,唯一能指使得上的就屁股了,一屁股把拇指坐断?磕上手镯,恐怕能断的只有他的尾椎。
      
      就在这时,楼梯处传来隐约的声响,杨清水的心跳到嗓子眼,声响传来没多久,林知律出现在转角处。
      
      光线晦暗不定,于杨清水而言,时间仿佛定住了,他从没有如此期待过一个人的出现,也从没有面对面看着一个人时如此喜悦,如同隔世相逢,只想迎头痛聚。
      
      林知律看见他时却愣了一下,神情有些复杂。但只是一瞬,便敛去多余的神色,快步下来。
      
      一边给杨清水解开拷扣,一边仔细交代:“躲在这儿,听见枪响就跑,上去往左直跑,遇到路口就左转,什么都不要管。尽头红色逃生梯的地方,有人接应你。”
      
      “你呢?”
      
      林知律视线转向地牢另一端,那群惊恐的躲在牢笼角落的人们,“我要留在这儿配合部署,等会儿情况可能很乱,他们未必能靠自己逃生。”
      
      “保重。”除此以外,杨清水也想不到别的话可说。
      
      林知律点头,起身要上楼梯,走了两步停下来。回头飞快扫过他的身体,随即脱下外套丢过去,“穿上。”
      
      杨清水接过外套,才想起自己穿着三角内裤,待会儿还要夺路狂奔,多容易着凉啊,是该穿件衣服。
      
      林知律离开后,房间恢复寂静,但这寂静有了不同的意义,杨清水蹲在楼梯口的墙边,恨不得张开耳朵,分辨哪一下风声可疑,哪一下只是无妨的空气对流。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漫长得像已经一个小时,信号来得猝不及防,枪声划破长夜,地牢的不远处传来一声恐惧的尖叫。
      
      杨清水心脏猛坠一下,深吸气冲上楼梯。
      
      两面土墙极窄,往上跑了四转才看见阶梯尽头,铁门长满红锈,提前被撬开。甩开大门,按照林知律的指令,杨清水左转后往前跑,周遭的建筑似是防空洞构造,过道迂回昏暗,如果不仔细很容易迷路,见路就跑,见路口就左转,咬牙奋力跑,他平生从未这样拼命过,感觉肺都要捏爆了。
      
      他跑着时,枪声不间断响起,似乎爆发了激烈的枪战。
      
      喘着气,正要再次左转,一个人头从脚底下冒上来。
      
      蓦地一惊,心脏都要吓得窜上天灵盖,定睛再看,那人身下是洞口,通往囚禁活人的地牢,他是被救出来的受害者。那人看上去极虚弱,双眼满是惊恐。
      
      “别怕。”杨清水抓住他冷得彻骨的手臂往上拉,将人拉出洞口,他看见身下在推的林知律。
      
      目光仅仅交接一瞬,林知律缓缓转头,脸色绷紧。杨清水看见他双手擎枪,闪身躲进水泥墙作掩体,朝洞口看过来,双唇无声阖动。
      
      他在说,快跑。
      
      杨清水搬起救出来那人让他趴自己背上,他很轻,大约只有杨清水一半的体重,背上就迈开腿冲。
      
      身后传来震耳的枪响,杨清水一个趔趄,差点崴了脚——这样近而密的枪声,定要流血收场。
      
      他咬了咬牙,继续沿逃生路线,一路死跑。
      
      枪声越来越远,似乎已经跑到安全地带,通道尽头,他终于看见了红色逃生梯,和守在那儿的两个警察。
      
      两个警察身着黑色特种部队装束,见有人朝他们跑来,举枪示警。
      
      杨清水放那人在地上,双手高举:“我是人质。”
      
      警员认得穿在杨清水身上的外套,放下枪,“林警官交代过了,现在送你们去安全地方。”
      
      杨清水看了一眼军装上的对讲机,让那人先跟警员过去,问道:“林知律他没事吧,刚才……”
      
      员警爽朗地一笑,“没事,刚才通知了,没一个逃掉,我们这边只有轻伤。”
      
      所以,结束了吗?心头大石轰然落下。
      
      “虽然很感谢——”绷紧的弦此时松开,突破身体素质的报应就来了,腿不争气地酸软痛,扑通一下膝盖着地,“但我真不是要跪您。”
      
      “……明白的。”警员深明大义地点点头,“您先把裤子穿上再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