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推理小说受害人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小开间一眼望尽,能藏人的不过衣柜床铺,浴室水声滴滴答答,静谧的环境将室外欢庆喧嚣衬得遥远。林知律不动声色,背向窗户坐在床边,仿佛自言自语般问道:“砸了人为什么不马上走?”
      
      杨清水强作镇定,感觉自己身处警匪大片的现场,想着该做点什么,缓步迈向马桶间,拨开塑料挡门,里面空空如也。
      
      “看着人像狗一样挨打喘气,你兴奋了,舍不得走,甚至想要在这地儿看着他的血来一发。”一堆衣服耷拉在床边,顶上的皮带是奢侈品牌,与底下二十块一件的廉价衣料格格不入,“在阴暗的角落听被动物□□,对你来说一样痛快吧,还真是个畜生。”
      
      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电视机下的老式木柜到杨清水的大腿高,两扇大柜门门锁拆了,余下两个锁孔。孔洞黑漆漆,无法辨认哪一个只是光线不进去,哪一个锁孔下藏了一双眼睛。
      
      右侧门洞隐约听见窸窸窣窣的响声。
      
      林知律起身,却走向左侧,枪不知何时已经擎手上,枪口堵上洞眼,“这门你是自己开还是我来开?”
      
      寂静持续了一会儿,门轻轻响动,随后从里面被推开。木柜里,驯兽那人佝偻身子肢体歪扭,仰着脸对林知律嘻嘻笑。
      
      “……”这玩意的变态程度,足够杨清水掉几根寒毛以示敬意。
      
      林知律将人拽出来,膝压在地上,那人长裤半坠,脸贴地仍不改笑容,“打个飞机,也要坐牢吗?”
      
      杨清水蹲地上:“像你这种人才,只干抹黑绊脚的事不是屈才了吗,回去查查,肯定不少光辉事迹。”
      
      男子睥睨杨清水,他狭长的双眼眼白比常人更多,让人不寒而栗。
      
      “刚为啥你不揍他一顿?这个可以揍。”等待接收警车过来无事可做,杨清水坐床上问道。
      
      林知律:“……不知道。”他的暴躁人格时而出来时而不出,不由得他控制。
      
      杨清水:“曾家的线索没找到,反而抓了个小变态。”
      
      男子被压在地上,忽然野兽发狂般咬林知律的小腿,无论如何都不放松,抓住腿将人翻倒在地缠斗。林知律实战惯的,三两下化守为攻,闪身躲了侧拳,就给男子来了个肘击,男子节节败退只有挨打的份,却始终不肯放弃就擒。
      
      一直退到墙边,杨清水闪避不及,被他抓住衣服甩向林知律,跟他来了个结结实实的迎面相撞。被接住以后,忽然听见身后轰然一声,转身,人已经跳下窗台。
      
      游人惊呼四散。三层高的窗口跳下去,怎么也得受伤,男子站起来一瘸一瘸往音乐节区域逃跑,待两人追去,竟消失不见了。
      
      门铃响起时,曾悦儿开门,见是在警局碰过面的两个警察,神情并不惊讶。
      
      苗颐和江创新表明来意,对当天笔录内容有细节处需进一步了解,所以上门征询。
      
      钱宁背对他们坐沙发上。苗颐走过去时,发现钱宁眼底微红,像是刚哭过。
      
      坐定,“女士,我希望你明白,你丈夫的案子已经被列为凶杀案,有人被当做嫌疑犯关进了拘留室,这是人命官司。”苗颐看着钱宁说。
      
      曾悦儿端茶上来,不无担忧看向母亲。
      
      “你们要问什么?”钱宁始终垂眸,不敢正眼与他们对看。
      
      苗颐:“警方翻查,曾平国欠超过百万的高利贷,他失踪之后不到两年,那些高利贷就没有再上你家中骚扰,是这些吸血鬼突发慈悲放过你们,还是有人在背后解决了问题?”她视线环绕四周,客厅摆设素雅,一台立式钢琴置在墙角,“孤儿寡母,你没有工作,有富余能力供养女儿上大学,把家料理得井井有条,真让人佩服。”
      
      钱宁双唇颤抖:“你什么意思?”
      
      “欠下巨债,死可能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可人都趋生避死,走投无路之下,曾平国找到当年的抢劫案的同伙,如今娱乐行业龙头的老板,想通过勒索他拿钱。原野一开始不肯给,两人发生打斗,曾平国头部受创,在工作室流了一大摊血,浸上当时尚未装嵌完成的铜像,应该伤得很重。但幸运地他拿到了一笔钱。”
      
      “接下来,就是我们的推测了。”苗颐接着说,“这笔钱可以还掉一部分债务,给你们喘口气,可曾平国当年就是凶悍的劫匪,曾经情妇无数富得流油,怎么会甘心一辈子像狗一样被人追着撵,于是他决心摆脱这一切。看他加注保险,受益人写了你的名字,我想计划你是知情的。”
      
      钱宁一只手攥紧靠近心脏的针织领子,过了很久,似乎下定决心般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苗颐重重叹了口气,“原野的供词表示你知道曾平国失踪前去过他那儿,你的口供却没有这一点,这是知情不报。我理解你维护家人的心,但是作伪证也是犯罪,他值得你放弃一切为他遮掩吗?”
      
      “他不是什么家人!”曾悦儿忍不住了,自从她知道父亲还活在人世,想到过了七年小家仍被他连累,对他的憎恶鄙夷与日俱增。
      
      钱宁喝道:“悦儿!”
      
      “妈,他假死不只是为了逃债,他躲在坑渠里害人,你帮他等于跟他一起作恶!”曾悦儿抓着她的手,不让她掩面逃避,“你是知情的,对吗?不然不会千方百计妨碍我调查,还偷偷代我跟报社辞职,你在害怕什么?他凭什么让你赔掉下半生,替他圆谎擦屁股!”
      
      钱宁喊不出声,无法自制地干呕,单薄的肩膀不住颤抖。
      
      从来就不是为了曾平国,名存实亡的婚姻,让她半辈子在担惊受怕中度过,境况好时不绝的情妇上门寻衅,欠债时无日无夜拍门叫骂泼粪放火,她是软弱的人,只能抱着悦儿痛哭,一天天神经衰弱。
      
      要是他真的死了,就是最好的解脱。
      
      他还活着,他还有能力伤害她们母女,如果不是收拾书桌时发现悦儿在查马戏团虐待动物的案子,钱宁也不知道只差一点,他们父女就要碰上了,悦儿就会发现她父亲的恶行,也被他扯下深渊。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悦儿,她卑微地分担那个人的罪恶,都是为了悦儿可以堂堂正正做人,为什么她就不明白自己的苦心?
      
      “钱女士,我们去过市中心的马戏团,今天已经有人死了。”苗颐故意把摔下楼逃跑的驯兽师说死,好看钱宁的的反应。
      
      钱宁不住淌下泪水,无力掩饰的双眸中有恐惧,有不安,也有绝望,却没有惊讶。
      
      苗颐顿了顿,继续说道:“无论如何警方都会追查下去,不在乎你说或不说。我们上门是希望你能在最后关头帮自己一把,不是把自己搭上去就能让事情了结,更不是你保护女儿的唯一办法。你的女儿如今懂得明辨是非,你的教育功不可没,我想你心里面知道对错的。”
      
      钱宁如石膏像般僵坐着,如不是眼帘睫毛微微阖动,苗颐都以为她晕死过去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她上下唇轻碰,喉咙挤出沙哑的字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