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倒追男主多年的女配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竟然……

      秦采对上柯梦竹充满疑惑和茫然的眼神,突然间反应过来。
      
      她不能让柯梦竹说出刚才她扶着宋展出院的事情!
      
      她刚才离开之后,也不知道宋展跟柯梦竹之间发生了什么,看柯梦竹现在眼眶发红,说话带着哭腔,怎么看都不像经历了什么好事。
      
      没道理啊。
      
      如果她这个恶毒女配不在场,也就没有刁难柯梦竹的人吧?
      
      柯梦竹跟宋展之间的进展,应该会更加顺利才对?怎么还是委屈地哭了起来?
      
      秦采从包里拿出手绢,递给柯梦竹,俯身过来凑到柯梦竹耳边,声音很轻地说:“刚才你碰见我的事情能不能不要让我爸和我哥知道,他们会想打死我的!好不好?拜托拜托啦!”
      
      这句只有她们两个才能听到的话说完之后,秦采才用正常的音量关切地说:“用我的手绢擦一下吧,我这里还有一些饮料,口渴吗?要不要喝一点?”
      
      柯梦竹脸有点红,眼神又多了几分茫然,神色无辜又纯粹地问道:“表姐,为什么刚才的事情不能让舅舅和表哥知道?我觉得有事情隐瞒家人是不好的……”
      
      秦采脸色一僵,柯梦竹拿过秦采的手绢,用鼻子闻了一下,推拒道:“表姐的手绢闻起来香香的……可惜我不喜欢这种香味,闻到就会很难受。我这样子就好啦。”
      
      柯梦竹的话已经引起秦空和秦奏的注意,秦空问秦采,“芹菜,你跟梦竹说了什么悄悄话?什么事情不能让我和你哥知道?嗯?”
      
      “没什么……”秦采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她跟柯梦竹会不对盘了,可能柯梦竹确实是天真没有心机,只是很单纯地提出自己的疑问。
      
      但是却让她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真的没什么!”面对爸爸充满质疑的眼神,秦采一把搂过柯梦竹,让柯梦竹上了车,试图再跟柯梦竹谈谈,让她别再暴露更多信息。
      
      柯梦竹却一脸正色地说:“表姐,你不要隐瞒三舅和表哥好不好?难、难道表姐你只是……想要包庇你的朋友,所以你不想让三舅和表哥知道那件事吗?”
      
      秦采目瞪口呆。
      
      柯梦竹怎么回事?别人越不希望她说什么,她就越是要说什么?
      
      原本秦空和秦奏还不算太在意,现在却非要知道实情不可了。
      
      秦空神色严肃,“芹菜,到底怎么回事?你刚才跟你表妹见过了?什么朋友?哪件事?”
      
      秦采嘴巴张了张,不知道怎么说。
      
      “对啊!我们刚才见过了呀!我当时没有认出表姐,是因为被一个长的特别好看的男人吸引了注意力。”柯梦竹抢在秦采出声之前解释了。
      
      完了。
      
      秦采都能预料到接下来的发展,她会被爸爸和哥哥逼问她跟宋展之间的关系,太丢脸了。
      
      “特别好看的男人?”秦空的关注点果然也是这个。
      
      秦奏挑了挑眉头,注意到秦采垂着头,双手紧紧地捂着脸,肩膀轻微抖动着。
      
      他眼神暗了暗,“时间差不多了,老爸,再不回去,老妈就要打电话过来催你了。而且我们要关心的难道不是表妹为什么会哭,为什么身上脏兮兮的吗?”
      
      秦奏把话题转移了。
      
      秦空觉得哪里不太对,看了一眼垂着头捂脸的女儿,心头一软,“你说的也是。梦竹,让你表姐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下,先来说说谁欺负你了?”
      
      柯梦竹声音很软,有点那种萌妹萝莉音的感觉,她委屈地时候说话的音色更是软孺,很容易激起别人的怜惜。
      
      “就、我正要说到呀……就是那个长的很好看的男人,呜呜呜,我去找表姐,不小心摔了一下,撞到那个男人了。我知道撞到他是我的不对,可是、可是他竟然……”柯梦竹捂着脸,耳尖红红,好似害羞地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了。
      
      秦采依旧垂着头,不想让家人看到她此时的表情。
      
      她更希望可以隔绝自己的听觉,不要再去听柯梦竹接下来要说的话。
      
      听着柯梦竹生气中透着娇羞的语气,秦采大概有点明白为什么柯梦竹的眼睛泛红了。
      
      “他竟然怎么样?”秦空等了好一会,看柯梦竹像个鸵鸟一样缩着脑袋,着急了问道。
      
      秦奏没说话,反而视线时不时落在秦采身上。
      
      柯梦竹羞涩地捂着脸,“啊啊啊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啦!他的蛋糕被我压扁了,然后他就、就搂着我的腰、说什么要我赔偿他,之后他亲、亲下来了,说什么就用我的吻来赔偿他的损失……这、这、那个男人怎么能说出这么难为情的话。”
      
      秦采心想,果然不出她所料,没有她这个恶毒女配的阻碍,宋展和女主角之间的进展更加顺利了。
      
      不过她还真想象不出来宋展那张面瘫脸对柯梦竹做出这种事情时,会是什么样子。
      
      说出来可能有点不像话,但秦采莫名有一种‘宋展人设崩了’的感觉。
      
      从柯梦竹口中听到这些,秦采更惊讶的发现,她没有特别的伤心难过又或者不甘心,更多的是一种马上就可以解脱了的感觉。
      
      或许宋展对柯梦竹的特殊对待,能让她彻底看清宋展其实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她的事实。
      
      也能让她真正地走出来,不再留恋宋展。
      
      柯梦竹说出的这番话,让秦空非常生气,“岂有此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占女孩子的便宜?那个人长什么样子?现在还在那里吗?你带舅舅过去,舅舅帮你教训那个流氓!”
      
      秦奏依旧没有吭声,当然也不奇怪,他本来就很沉默,不喜形于色。
      
      他回过头,沉静地看着柯梦竹,眼睛眯了眯,盯着柯梦竹的脖子看了一下,之后又若无其事地转开视线。
      
      柯梦竹单手抚着脸颊,“啊……这、这个,三舅,不、不用啦。我已经教训过他了,身上衣服脏兮兮的也是因为用力推开他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才弄脏的。不过,我有个问题想问问表姐。”
      
      “表……”
      
      柯梦竹才说了一个字,就被秦奏打断。
      
      秦奏:“芹菜有点不太舒服,你有什么问题,过会再问。”
      
      柯梦竹张了张嘴巴,最后声音软绵绵,乖巧地点点头:“嗯嗯!谢谢表哥提醒我,不然我就要惹表姐生气了。”
      
      秦奏皱了皱眉头,没再说什么,转过身去。
      
      秦空哈哈笑道:“芹菜没那么容易生气,她可不是那种臭脾气的女生。梦竹,你做的对,就应该当场教训那些动手动脚的流氓,对付那种人就是不能怂。等会顺路再给你买一身新衣服吧,这一身衣服等会回去了换下来洗干净。”
      
      秦采一路都没有参与对话,全程保持着趴在车窗边的姿势,心情复杂,想要通过看窗外的景色来平复心情。
      
      其实她能感觉到她哥对她细微的关心,哥肯定是注意到她的不情愿,所以也不想让柯梦竹问太多吧。
      
      爸爸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然爸爸不可能不追问。
      
      她的爸爸和哥哥明明都是男人,却很细腻体贴,秦采有点愧疚。
      
      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中途又去给柯梦竹买了一套新衣服,终于回到家里。
      
      柯梦竹有一个小巧的行李箱,秦奏帮她拎了。
      
      秦空热情地说,“一直到你出嫁之前,你都可以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你舅妈人很好,还是舅妈最先提出想帮助你的。转学手续已经帮你办好了,你之后就在我们S市里上高中吧。”
      
      柯梦竹全程都很乖巧,秦空怎么安排,她都说好。
      
      秦采因为琐碎的记忆和那些梦,会悄悄观察柯梦竹,除了刚才上车的时候柯梦竹不会看场合说话,之后柯梦竹的表现倒是很正常。
      
      回到家里,艾雅青还在厨房里忙活,刚打开大门,站在玄关就能闻到厨房飘出来的香味。
      
      柯梦竹期待地说,“好香啊,舅妈的手艺一定很好吧?”
      
      秦空美滋滋地回她,“那可不!能娶到舅妈,是你舅我这辈子最大的福分!换拖鞋吧,这拖鞋也是你舅妈帮你买的,我去厨房帮你舅妈。秦秦,你和芹菜带梦竹去看她的房间吧?”
      
      秦空和艾雅青恩爱的很,夫妻俩都很喜欢做蛋糕,一起经营一个蛋糕店,生意还不错。
      
      结婚快三十年,夫妻俩几乎天天都要待在一起,连体婴儿似得。
      
      柯梦竹低头看到兔子拖鞋,有点开心,“好可爱的拖鞋,舅舅,一定要帮我跟舅妈说一声谢谢哦!”
      
      秦采的拖鞋就比较随便,一双有西瓜图案的人字拖,她换下鞋子,对柯梦竹说:“跟我过来吧,去看看你的房间,如果房间里的布置有哪里不满意,可以跟我们说,按照你的心意重新改。”
      
      秦奏拎着行李箱跟在她们身后,一同走到一个稍小一点的房间门外,秦奏拉了一下秦采,“你去休息,我来照料表妹。看你挺累的。”
      
      秦采疲倦地笑了笑,“好,谢谢哥~”
      
      她确实挺累的,之前缺少的睡眠完全没有补充回来。
      
      不过回到房间,一拿出手机,看到主编的消息,秦采就知道她又没有时间休息了。
      
      她走到传真机边上,接收原稿,叹了口气。
      
      秦采大学期间就经常给漫画杂志投稿,一点点积累起经验,现在同时在一个漫画期刊上和网络漫画平台上连载两部漫画。
      
      漫画期刊的主编把她交上去的原稿打回来了,标注了需要修改的地方,她得在今天晚上之前把修改后的原稿交给编辑,在她没有请助手的情况下,修改厚厚一沓原稿,有点要命。
      
      秦采戴上眼镜,拉开电脑椅,坐在电脑桌面前,拿起一旁的笔,打起精神认命地工作。
      
      不知道忙了多久,外面传来敲门声,秦采头也不抬,说:“请进。”
      
      来人是柯梦竹,她双手捧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表、表姐?你在工作吗?”
      
      “我看你好像很累,就擅自跟舅妈说先端一碗汤来让你喝一点,补充一下营养。”柯梦竹很小声地说,那双闪扑闪扑的大眼睛充满期待地看着秦采。
      
      秦采双眼不离原稿,“喔,谢谢,你有心了……先放那边就行。”
      
      她指的是床头边上的桌子。
      
      柯梦竹嘟了嘟嘴,“这个汤趁热喝比较好,表姐,你先喝一点嘛?也不差这几分钟呀。”
      
      秦采:“没事,你放我床头那边就行。”
      
      但柯梦竹不听,还往前走了几步,凑近秦采,结果她的脚被没有整理起来的网线绊到,往前一扑,扑到了秦采身上。
      
      而她端的那碗热汤全部都洒在了秦采修改好的原稿上,汤汁还顺着原稿一点点流向秦采那价值几千的键盘和新买的手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宋展:我是真的冤。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