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倒追男主多年的女配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捆白菜’

      
      2000L:[我一路看下来,看着看着突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楼主说的事情跟我同学和我说过的事情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我问了我同学,她没有上来发帖。而且那个作者不是堂姐,是她的表姐。]
      
      2001L:[楼主,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用我同学的事情编造一个帖子?你该不会是想利用这帖子抹黑我同学的表姐吧?]
      
      2002L:[我要把这个帖子转给我同学看了,楼主,希望你别再装死,给她一个解释。]
      
      2003L:[至于楼里很多人都想知道的漫画名字,其实真没什么好隐瞒的,这个帖子的楼主虽然编造事实挺让人想呕的,但有些话倒也不假,她表姐的漫画是真的特别好看。]
      
      2004L:[我同学的表姐笔名就叫‘一捆白菜’,在一个叫做‘没仙气’的漫画网站上连载漫画,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我看了是看得停不下来,真的特别好,画风精美,剧情环环相扣,我被同学安利入坑了之后就天天都在等更新。]
      
      2005L:[我超爱作者,现在我就是特别庆幸我同学是作者的亲戚,这样我就能有机会找作者要签名了,嘿嘿。能够跟白菜老师见上一面,我此生无憾了~~]
      
      这个突然冒出来自称是当事人同学的层主在揭露了楼主的恶劣行径之后,就开始大篇幅夸赞一捆白菜的漫画,这种过度夸赞的安利看着让人产生奇怪的感觉。
      
      简直尬到极致。
      
      张凝丝嘟喃了一句,“这个所谓的‘同学’八成是一捆白菜本人的精分吧?这个漫画作者是想红想疯了吗?竟然想的出用这种办法来炒作自己作品?”
      
      “跟我猜的没错,就是自炒无误了。”
      
      张凝丝想是这么想,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复制了笔名,粘贴到浏览器搜索起来,她倒是要看看这么一个戏精作者,能画出什么样的漫画。
      
      而此时,因为这个层主的出现,突然的反转和爆笔名让帖子再度进入讨论狂潮。
      
      更多人觉得帖子发展很假,怎么可能会这么巧的事情。
      
      再加上后面那个层主对一捆白菜作品的吹捧,让百分之九十的跟帖人都一致认定,根本就没有什么同学,也没有什么表姐,从头到尾都不过是楼主一个人自导自演,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炒作自己的漫画。
      
      把这种行为定性为作者本人想要关注度的自炒之后,再去看某层主的吹捧,就觉得有点口区了。
      
      多数吃瓜群众的想法都是,这么自己夸自己,作者本人就不觉得尬吗?还要不要脸了?太厚颜无耻了吧?
      
      于是帖子里画风就变成了这样:[草,浪费感情,合着从头到尾就是作者本人精分想炒自己的漫画。]
      
      [脑子有毛病啊,呵呵,我这就让作者知道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真是想红想疯了,没有下限了吧?有这种心思,还不如多琢磨琢磨怎么画好漫画,也不至于沦落到要在这里自炒的地步!]
      
      不过这些回复,张凝丝没有再看,因为她已经开始看‘一捆白菜’的作品,有点沉迷。
      
      **
      
      太阳下山了,周边灰蒙蒙的一片,手机屏幕的幽光反射在柯梦竹的脸上。
      
      她看着帖子里跟帖人的回复,点了点头,退出帖子页面,提交帖子删除申请,确定帖子会被删除之后,她拿着手机往前走了两步,把手机往学校的校内湖轻轻一抛。
      
      ‘扑通’一声,手机掉到了湖里,只在湖面上留下一圈圈的波纹。
      
      柯梦竹抿着唇看着湖面一点点恢复平静,眼神也如湖面一般平静。
      
      “梦竹!你原来在这里!找你好久,你手机怎么打不通?”一个女生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你舅妈来看你,到处都找不到你,也说你手机打不通。”
      
      柯梦竹转过身,眼睛顿时红了,眼泪汪汪慌张地说,“我、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舅妈一定会骂我的,我、我不小心把手机给弄丢了。”
      
      “虽然那个手机已经很旧了,可是那也是表哥送给我的礼物啊。可是我却不小心弄丢了,表哥、舅妈会不会觉得我不珍惜?”
      
      柯梦竹一边说一边不停地擦眼泪,“我这样的人一定很差劲吧,不小心弄坏了表姐的贵重物品,还没还上钱,就又弄丢了表哥给我的礼物。我、没有脸见舅妈了。”
      
      “你先别着急呀,你手机丢了多久了?在哪里丢的?”来找柯梦竹的女生谭净连忙问道,“你舅妈看着人很好,她应该不会怪你的啦!你别这样想啊,你又不是故意的,不小心弄丢了也没有办法嘛。”
      
      “而且还是一个旧手机,旧手机应该也没什么价值了。你别太担心呀。你好好想想在哪里丢的,我们去找,或许还能找到呢?”谭净好言好语地想要安抚柯梦竹的情绪。
      
      柯梦竹抽抽噎噎地说,“我手机上午的时候……就找不到了,我已经自己找了大半天,可是还是找不到,我到底要怎么办才好?我一定会被舅妈骂的,可是我更害怕会被舅妈赶出去,我不想回到原本的家里了呜呜呜……”
      
      “找不到那也没有办法呀!不小心弄掉了也不是你的错,如果你真的害怕你舅妈怪你,那我跟你一起,帮你跟你舅妈解释好不好?”谭净看柯梦竹哭地那么可怜,心里同情极了。
      
      这个转校生的经历好像特别惨,看起来也很可怜,长了一张惹人怜惜的脸,眼睛里似乎一直含着泪水,说话声音软绵绵的,是那种软乎乎的软妹子。
      
      这样的软妹子,就连女生们都对她充满了怜惜,见不得她掉一滴眼泪,看到她的笑脸就觉得幸福,被她用软绵绵的声音安慰,更是觉得瞬间就恢复了元气。
      
      柯梦竹眨巴眨巴湿漉漉的大眼睛,“真的可以吗?谭净同学……会不会很麻烦你?”
      
      “不会啦,我们是同学嘛,同学之间互相帮助是很正常的。”谭净拍了拍柯梦竹的肩头,“一起去吧。如果你舅妈生气为难你的话,我会帮你叫人的!”
      
      柯梦竹脸上挂着泪痕,天真浪漫地认真点点头。
      
      艾雅青是来学校给柯梦竹送生活用品以及小蛋糕之类的点心食物,因为家里就是开蛋糕店的,所以可以做一些点心让柯梦竹拿着,必要的时候分一些给同学,能够让同学们更快接受她,拉近关系,融入集体。
      
      拿着不少东西,艾雅青在柯梦竹寝室楼下等了好一会,终于瞧见柯梦竹和刚才帮她去找柯梦竹的女同学回来了。
      
      “舅、舅妈。”柯梦竹一副心虚的样子,躲避着艾雅青的目光。
      
      “怎么了?你这眼睛红通通的。”艾雅青仔细看了看,看出柯梦竹又哭了,“你这孩子倒是跟你表姐完全相反,真是个爱哭鬼。你表姐就是个疼死都不掉一滴眼泪的个性,唉,让人操心。”
      
      艾雅青现在都还记得秦采高中那会儿,参加校运会,结果跑步的时候摔了一跤,摔到了有铁钉的板子上,脚底被钉子扎了进去,她也能做到一声不吭,医生都对她竖起大拇指,男生都受不了这种疼,她倒好,比男生还猛。
      
      那件事让艾雅青心疼了女儿整整一年,并且禁止秦采再参加校运会,不管秦采怎么软磨硬泡,都绝不松口。
      
      柯梦竹像是强忍了许久的泪水,被艾雅青充满关爱地这么一问,眼泪又再次决堤了,“对、对、对不起,舅妈、我真的是个废物,我把表哥给我的手机弄丢了,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艾雅青这还没说什么呢,柯梦竹旁边的谭净就抢着说道,“阿姨,您不要怪梦竹同学好不好?她也不是故意的,她的手机可能是被人偷了吧,我的鞋子都被人偷过。”
      
      “柯梦竹同学因为这件事,已经很自责了。弄丢了手机,她也很难过……”
      
      “什么时候丢的呀?”艾雅青是想起来儿子在柯梦竹来学校之前,拿了个旧手机给柯梦竹。
      
      原先艾雅青是想着给柯梦竹买个新手机的,但秦奏觉得不妥,既然是高三学生,就应该专心学习,带手机本身就很不合理,拿个就手机能够保持通讯就行了。
      
      再者,秦奏因为柯梦竹不小心弄坏秦采手机和键盘的事情仍旧耿耿于怀,认为以柯梦竹的粗心大意,拿个旧手机用着,弄丢了弄坏也不心疼。
      
      “上午……上午的时候,就已经不知道在哪里了。”柯梦竹低声说。
      
      “弄丢了也没有办法,以后要记得小心一点。”艾雅青没有责怪柯梦竹的意思,“我问问你表哥,让他看一下愿不愿意给你买个新的吧。我和你舅舅不会看那些手机什么的东西,也不懂要怎么搞。”
      
      “不过给你买了新的手机之后,就要小心一点哦。”艾雅青把带过来的生活用品交给柯梦竹,“这里是给你买的生活用品,还有这些是蛋挞和马卡龙,你拿去分一些给同学吧。”
      
      艾雅青竟然这么好说话,而且那么关心柯梦竹,谭净在一旁看的也有点惊,小声对柯梦竹说:“你舅妈真的好好啊。”
      
      柯梦竹轻轻点头,咬着唇说,“我、我会努力把钱还上的。不管是表姐键盘手机的钱,还是新手机的钱。我不能占便宜,让表姐和表哥吃亏。如果可以,最好还是不要买啦……我笨手笨脚的,我怕又弄丢了。”
      
      谭净一听有点惊讶,还以为柯梦竹的舅妈那么干脆地说买新手机是因为心疼柯梦竹……原来是因为钱最终是要柯梦竹还回来吗?所以才能那么干脆?
      
      艾雅青已经给秦奏拨了电话,听到柯梦竹的话,笑着说,“你有这个心意就可以啦。不过还要看你表哥的意思呢,他不愿意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秦奏刚下班,接了电话之后传过来的声音有点哑,“喂?妈?怎么了?”
      
      “你表妹今天手机不小心弄丢了,就想问你愿不愿意帮她买个新的。她没有手机,好像有点不太方便。”
      
      秦奏沉默了几秒钟,果断地说:“买什么买,不买。”
      
      **
      
      刚从闭关模式中出来,秦采半眯着酸涩的眼睛看了一下时间,晚上七点多,她在绘画台前连续画了六个小时……
      
      她手机呼吸灯一闪一闪的,表示她有未读消息。
      
      秦采站起来活动了一下颈部,拿起手机,点开消息,发现是苏珠给她发的消息,苏珠甩了她几张截图,然后问她:[这是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笔名、作品等等文中出现的名称都是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