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系统

作者:乐执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意外

      “虾仁猪心”的源月时:“......咱能说点好听的吗?”
      
      系统打岔:“快快快,有空档,抓住他!”
      
      源月时叹了口气,翻手取出符咒:“言灵·缚!”
      
      在“继国缘一”被双双夹击的空档,一道符咒正正打在了他身上,“继国缘一”只感觉浑身一僵,脚下浮现出五芒星桔梗印,黑色的锁链自桔梗印中腾空而起,牢牢的锁住了“继国缘一”所有的动作。
      
      “可恶!安倍晴明,你有本事和我正面交战!这算什么?!”
      
      “算赢,”源月时心安理得的插人刀子,“还算你穷途末路了。”
      
      白藏主狞笑一声,下一刻,“继国缘一”曾幻想过的雪白的毛绒绒的狐尾当头抽来!
      
      他眼前一黑。
      
      “想找哥哥帮忙时就吹响他,”因为昨天偏袒继国缘一而被父亲殴打,脸还肿着的继国岩胜把那个他亲手做的竹笛交给他,“我会立刻出现在你面前,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哦!”
      
      在继国岩胜眼中,自己不会说话也不会笑,耳朵还有问题的双胞胎弟弟真的非常可怜,他这个弟弟似乎对世界的感知都有问题。
      
      然而此时此刻,接过竹笛的继国缘一心想:“是给‘缘一’的,不是我。”
      
      这是他穿越到战国时代的第七年。
      
      他完全没有体会到书上所说的那种喜悦,也没有想要做什么的感觉,哪怕一出生就感觉到了自己不同于常人和从前的体质。
      
      他只感觉到了孤独,以及无时无刻折磨着他的思念。
      
      这里没有他的家人朋友,他只是一个占据了继国缘一这个躯壳的陌生灵魂,这些人的关爱都是给继国缘一而不是他的——这种负罪感严重的折磨着他。
      
      他直到七岁为止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他已经记不清曾看过的漫画内容,但继国岩胜对他太好了,以至于七岁那年,仿佛是命运一般,他拿起武士/刀后,展现了举世罕见的神童天赋。
      
      “继国缘一”没有选择离开继国家,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
      
      理所当然般,见到了他的天赋的父亲对继国岩胜开始不满。
      
      直到“母亲”去世,“继国缘一”发现继国岩胜看他的眼神,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第一次见到吃人鬼是在九岁时,被血腥场面刺激到的“继国缘一”忽然间想起了很多被他遗忘的“剧情”。
      
      原来他死在“哥哥”手里了,原来这个世界的人都被鬼所威胁着,更糟糕的是,他完全不知道继国缘一是怎么在开启斑纹后还活到了八十多岁的。
      
      这种心情最终招惹来了鬼舞辻无惨。
      
      数百年间他做了很多事,可总是觉得世界并没有因他而产生什么改变,自从变成鬼后心里空荡荡的感觉也没有变得充实,他更孤独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做了这么多事还是没能见到他真正想见的人呢?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原本有能令人一直活下去的阴阳术,他却不得不变成吃人为生还见不得阳光的鬼呢?
      
      话说回来他想见的是......谁?
      
      竟然在不知不觉间,遗忘了一切吗?
      
      “想找哥哥帮忙时就吹响他,我会立刻出现在你面前,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哦!”
      
      一片黑暗中,突然见到了人影的“继国缘一”猛的睁大了双眼。
      
      原来他早就有了想见的人,却被从前不肯正视现在的自己消灭了。
      
      白藏主和姑获鸟正拿着系统出品的束缚器锁人的时候,系统不由自主的感慨道:“太顺利了,顺的我都不敢相信,话说你才联系了多长时间,方才那个言灵无论是出手的时机还是灵力分配都没什么可挑剔的啊。”
      
      “我为什么那么熟练?”源月时耸耸肩,“你猜。”
      
      “......提醒你,你刚才嘲讽敌人那句,可能会因为形象OOC而扣分。”
      
      “没OOC,”源月时睁着眼睛说瞎话,“黑晴明可是从安倍晴明身上出去的阴暗面,也就是原本的安倍晴明就是个腹黑呢?你还是系统呢,连这都不知道。”
      
      源月时鄙视的看了一眼电子屏上的皮系统。
      
      皮系统:“......小子你最近有点飘啊?”
      
      “不是我飘,是你们不干人事。”
      
      在古笼火的火光下可怜巴巴的阅读操作说明的源月时叹了口气:“我就没见过说明书的字印这么小的,就为了全印在一张纸上。”
      
      他感觉他眼睛要瞎了啊!
      
      按照说明,源月时启动了束缚器,随着指示灯和“不要接触目标”的提示音响起,尚在昏迷的“继国缘一”骤然消失不见。估计这就是投放到系统监狱去了。
      
      这倒是挺方便的。
      
      “他会受什么惩罚?”
      
      “鉴于他并非自愿穿越的,平行世界漏洞修复组会替他承担部分责任,然后按照他穿过来之前的原本国家律法该判判,系统监狱中的时间相对于外界是静止的,等他服完刑就踢回原本的世界了。”
      
      源月时道:“可在有些动漫中争端无可避免,那样的也要判吗?”
      
      “那不用,反击或是自我保护以及符合世界主流的争端是不会算在里面的,所以说这个人要是不做超越了底线的事,只改变部分剧情也不会被抓。”
      
      战斗结束,源月时收回了姑获鸟,白藏主又变回了小白窝在他臂弯里。
      
      “往山上走吧,古笼火。”顿了顿,源月时突发奇想,“我刚才不会把哪个同人里的男主角抓了吧?那要是因此导致小说坑了,会不会被骂啊?”
      
      系统幽幽道:“说不定啊,兴许还有人给你寄刀片呢。”
      
      随口一说的源月时惊道:“还真有?”
      
      “偶尔也有高维度世界的人看小说,他们能做到什么我都说不好,不过跨维杀人这点时绝对禁止的,会被三千世界一起通缉,你可以放心。”
      
      源月时的嘴角抽了抽。
      
      不,更不敢放心了好吗?
      
      系统突然想起了什么:“其实作者也不是什么低风险职业,还曾有过描写高维度世界描写的太精彩,结果主角被弃坑后察觉到作者的存在,跳出去威胁的时候呢,我记得那次可真是打的精彩的不得了,连宇宙军舰都用上了......啧啧啧。”
      
      源月时感觉背后有点冒凉风。
      
      回过神来的系统发现源月时走的不是下山路:“虽说每个世界都会给你留一到三个月的任务完成休整期,但你不嫌冷啦?怎么还往山上走?”
      
      源月时拉了拉衣领,呼出一口寒气:“我去远远看一眼。”
      
      看一眼灶门一家。
      
      源月时忽然感觉他做的可能不是什么算英雄的事。
      
      再过一会儿他就要以这座山为中心,布下一个扭转崩溃的阵法,这个阵法会以这座山为中心,把扭曲的剧情走向搬回原位——其他系统做这种事原本应该在道具商店里购买阵法的,但阴阳师系统有这个优势。
      
      然后哪怕剧情改变了也依旧在另一家里借宿的炭治郎回到家,看到的就会是剧情正常的情况下,除了妹妹灶门祢豆子外全部死于非命的一家人。
      
      这都不知是虾仁猪心了,他怎么感觉他这么......
      
      系统察觉到了源月时的心理变化,道:“忍一忍好了,等到了接到衍生世界里的任务,想怎么改是你自己的事情。”
      
      源月时心道那也不是原本的人了。
      
      不管是不是平行世界,是不是一样的名字和相貌,他们都确确实实是两个不同的存在,源月时并非是那种会在这种问题上钻牛角尖的人,毕竟他明白自己做的是什么工作。
      
      将来必定会见到无数同样的存在,甚至有的可以和他坐下来以兄弟相称,另一个却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那个“继国缘一”做的事出发点都是好的,只是走了个岔路。
      
      “茂,一直扒着窗外看会冻僵的,”山上的木屋中,灶门祢豆子摸摸弟弟的头,问道,“在担心哥哥吗?”
      
      其他的兄弟姐妹都铺好了床,妈妈还在哄着六太,屋子里的火光明亮而温暖,屋外却是接天的皑皑白雪。
      
      灶门茂回过头,担忧道:“哥哥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不会的,哥哥很可靠,他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应该是时间太晚借住在谁家里了。”灶门祢豆子揉了揉弟弟冻的发红的鼻尖,笑道,“我明天一早就去找哥哥。”
      
      “姐姐,我要跟你一起去!”
      
      “我也要!”其他的几个孩子听到这句话也都忙道,“姐姐,我们也想去。”
      
      “好啦,明天早上再说,快去睡觉,已经很晚了。”
      
      兄弟姐妹们都钻进了被子里,花子喃喃道:“不知道哥哥有没有吃晚饭啊,有睡在暖和的被窝里面吗?”
      
      妈妈道:“祢豆子,辛苦你了。”
      
      “没有的,大家都能睡个好觉就好了,六太睡着了吗?”
      
      屋子里烧着暖洋洋的炭火,祢豆子走到窗边,想把弟弟打开的窗户关到留下一条缝隙的程度。
      
      她不经意间往外看了一眼,却突然在雪地中看到了一个人影,祢豆子还以为炭治郎回来了,连忙仔细一看,却发现那是个和哥哥不一样的,有着白色头发的人。
      
      那个人影看起来是个和哥哥差不多大的少年,穿着雪白且制式繁复的狩衣,身上洒着淡淡的银色月光,显得既宁静又美好。
      
      突然一阵风吹来,扬起了地上的白雪,祢豆子闭了闭眼,她揉揉眼睛,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少年已经消失不见了。
      
      “祢豆子,怎么了吗?”
      
      “没事,我看错了。”
      
      祢豆子奇怪的关好窗户——她一点都不怀疑那个少年会不会和传说中午夜吃人的鬼有什么联系,因为那个少年在对她微笑。
      
      只是那个笑容明明那么温柔,她却觉得其中蕴含着几乎要把她淹没的悲伤。
      
      “就是这里了吧。”源月时找到那处合适的设立阵法的地方。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急急如律令!”
      
      桔梗印的光芒随着言灵猛的扩散出去,立刻就变成了足以笼罩整个天地的光华,小白兴奋的在雪地里跳着:“晴明大人,好像天不是那么阴了!能看见星星了!”
      
      冥冥之中,好似真的能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缓缓运转,暗中逐渐崩溃的世界在缓缓重铸,曾变的或好或坏的剧情正在回归原位。
      
      源月时笑了笑,道:“那么,下山吧。”
      
      按照系统的说法,因为这个世界观隐隐约约甚至包括了整个地球,阵法完全覆盖到世界每一处需要等几天,源月时作为守护者得确认任务完成才能离开,他还得在这里待一阵子。
      
      下山的路有些沉默,小白在雪地里跳着前进,敏锐的发觉源月时不像上山时那样笑着了。
      
      晴明大人是在为刚才的那个人伤心吗?真不愧是善良的晴明大人啊!
      
      实际上......
      
      源月时面无表情,心道:“系统,我现在心情不好。”
      
      “所以呢?”系统道,“我给你兑换一个心情转换器?”
      
      “我需要的是心理安慰!”源月时道,“快把电子屏投出来,你能连接上我那边的网络吧?不能也没关系,我手机里下载了电视剧全集,我要看我老婆缓解心情!”
      
      系统优雅的,冷静的回复道:“滚。”
      
      “系统提示音——您已被屏蔽。”
      
      ......无情。
      
      他没有意识到,他这边正在窝火的时候,开启了正确剧情的世界给他送来了一个“意外惊喜”。
      
      天还是很黑,意外的在一户烧炭人家给出了血的鬼舞辻无惨缓步下山......然后在路上又察觉到了一个人的气息。
      
      本着找“青色彼岸花”的鬼多一个不多的原则,鬼舞辻无惨出现在了他察觉到气息的那个少年面前。
      
      然而鬼舞辻无惨猩红色的眸子盯住那个白发少年的瞬间,就觉得他有点莫名的熟悉。
      
      ......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他皱眉,白发少年眨眨眼:“屑......不是,鬼舞辻无惨?”
      
      无惨:“......”
      
      这世界上还有认识他的人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又是4000字,撒花!
    以及最近改文可能会有些频繁,大家见谅。
    【晋江文学携手作者祝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平安康乐!同时温馨提醒大家勤洗手 戴口罩 多通风 少聚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