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太美全星系跪求不死

作者:宴九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诡异的长流村

      被那么多人的目光死死盯着,路权就是脸皮再厚,也感觉到了一些不适。
      
      然而他的头巾已毁,只好暂时忍耐。
      
      路权直接来到集市前,目光对上了正笑眯眯地打量着他的和蔼长者。
      
      他微微一笑,主动问道:“老人家,我是来找夜陵的,请问他在吗?”
      
      “夜陵?”长者有些意外地看了看他,摇了摇头:“他最近不在村里。”
      
      不在吗?路权立刻有些紧张起来,那时夜陵可是中了毒的,难道他出了什么事?
      
      “小伙子,我是长流村的村长。”长者摸着胡子看着他笑了笑,温和地问道:“你叫什么?”
      
      “路权。”
      
      “路权?”村长的双眼微微眯起,似乎在口中默念了一会儿,微笑道:“名字很好听。”
      
      路权微微皱了皱眉,他怎么觉得这个村长怪怪的。
      
      “你既然是来找夜陵的,”村长的笑容越发和蔼,提议道:“不如进村里等他?”
      
      “进村?”路权一愣,下意识地看了看远处笼罩在迷雾中的长流村。
      
      “夜陵虽然经常离开村子,但这几天总归是要回来的。”村长笑道:“荒野之中危机重重,远不如长流村安全富庶。你放心,既然是夜陵的朋友,自会以上宾之礼相待。”
      
      四周许多被海拉星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囚犯们都羡慕地看了过来,没想到长得好竟然还有这样的好处……
      
      路权有些犹豫,听起来似乎很好。可是他扫了那几个村民一眼,却突然觉得他们的脸色似乎都有些奇怪,仿佛有些迫不及待般。
      
      “别去。”唐斌上前一步,站在路权身边,他的目光缓缓从村长脸上移开,看向了路权,淡淡道:“长流村中,从未有外人进入过。”
      
      “哈哈,年轻人这话说得可不对。”村长笑道:“长流村有时也会邀请外来者进入的。”
      
      “那他们人呢?”唐斌目光直视村长,追问道:“他们可曾离开?”
      
      村长看着唐斌,笑容渐渐淡了下来:“为什么要离开?长流村幸福安宁,他们当然不愿意回到荒野受苦。”
      
      “是吗?”唐斌转头看向路权,问道:“你觉得呢?”
      
      路权此刻已经完全听明白了。
      
      “既然夜陵不在,”路权看着村长渐渐冷下的脸,微微后退了半步,低声道:“那我还是改天再来找他。”
      
      村长看着他,没吭声,伸手缓缓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路权对他笑了笑,转身回到了河边。
      
      之后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大家拿出自己带来的东西,开始跟长流村的村民交换各种食物。而唐斌则用自己带来的许多帝国科技产品,跟村民们兑换了许多手工制作的织毯。
      
      那些织毯上描绘着简单的图腾,色彩很鲜艳,还有许多奇怪的纹路和图像,看起来像是某种文字一般。
      
      路权靠坐在一棵树旁,拿出夜陵送给他的刀,从自己找到的一些树藤上削下细细的长线,然后翻出破损的头巾,试图将断裂的切面重新恢复。
      
      可惜这种产自绿河星树蚕的丝非常难以修复,这么半天时间,它们甚至比之前更散乱了几分,眼看着就要变成一团混乱的丝线了。
      
      他一边慢慢地理着那些丝线,一边打量着那些长流村的村民。
      
      村民们越来越多,已经差不多快五十人了,全是清一色的男性。他们的长相都很好,年纪从十五六岁到三四十岁都有,就没一个长得丑的……
      
      而且路权有些不明白的是,与外来者交易并没有什么危险更不辛苦,为何没有一个女性村民出面,难道这是什么风俗不成?
      
      他的目光在那些村民身上停留了许久,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些村民们的身上,有什么让他觉得熟悉的东西。
      
      可惜他想来想去,也找不出任何不对的地方。
      
      手中的丝线越来越乱,路权低头看了看,决定放弃了。
      
      集市一直开到下午四点,之后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幸存的囚犯。
      
      路权数了数,大概不到四十人吧。越到后面,来的人身上的伤越重。
      
      许多人他看着,也就是最后这两天的事了。
      
      唐斌其实早已完成了交易,但并没有立刻离开。
      
      路权看着河水发呆,心中也是犹豫不定。
      
      长流村的村民们早就做完了交易,却一个都没回去。而那个村长更是从头到尾一直在盯着他,肯定是有什么打算。
        
      路权一点也不想留在这诡异的长流村,然而他们的回程,一定会经过奇略鸟的领地。
      
      奇略鸟,据说只听原住民的话。
      
      路权转过头,目光往集市那边扫了一眼,他起身来到唐斌身旁,低声道:“你们原路回去吧,我打算继续向下游去看看。”
      
      唐斌他们的武器对付这些村民或许没问题,但绝对不可能挡住奇略鸟。他们目前勉强算得上雇佣关系,他总不能害了雇主。
      
      “你想怎样?”唐斌看向路权,他的眼底隐隐有波澜涌动,声音却很平静:“一个人对付全村人吗?”
      
      “不是对付。”路权随手把额前掉落的碎发向脑后一拨,有些烦躁地道:“我记得他们说过,只要敢伤害原住民,你就是奇略鸟的食物。”他可真的一点也不想被那些大鸟分食。
      
      “所以,我打算能跑就跑,实在跑不掉,再跟他们进村去看看,走一步看一步吧。”
      
      “你们走吧。”路权挥了挥手:“要说逃跑,我一个人更方便。”
      
      唐斌怔怔地看着他,许久才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转过身,向着河边走去。
      
      虽然很难受,但路权说的没错。在海拉星,他们不可能对抗得到奇略鸟护佑的原住民。而如果要跑,他们这些人确实是累赘。
      
      路权的想法其实非常理智。
      
      这其实也是过去的他思考问题的方式,然而此刻,唐斌却只觉得心中仿佛突然空了一块似的,难受得让他的呼吸都有点困难。
      
      路权站在河边,看着唐斌几人的橡皮艇消失在远处的河面,这才跳上了木筏,用桨在岸上一撑,继续顺游而下。
      
      他转头看了岸上的村民一眼,发现他们都用一种颇为奇妙的目光盯着自己,似乎很高兴他上了船一般。
      
      路权心中咯噔一下,他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伸手拿起了桨。
      
      事到如今,他只能硬着头皮往下划了。
      
      这段河道的河水流速并不快,木筏平稳地向下游飘去,路权坐在船头,时不时地调整一下方向。
      
      长流村渐渐落在了身后,路权不停地回头,直到彻底看不到了,才缓缓地长出一口气,悬在半空的心终于放下了不少。
      
      然而没过几分钟,路权猛然间发现,在木筏的四周,似乎突然间多了很多鱼。
      
      很多大鱼!
      
      那些鱼每条都至少一米长,有些甚至长达两米,它们在木筏的四周游弋着,将木筏向着河道边的另一条水道推了过去。
      
      路权完全没想到这些原住民不仅能控制奇略鸟,还能控制水中的鱼,心知坐船是跑不掉了。
      
      水道越来越狭窄,岸边长满了树木,繁茂的枝叶覆盖在水道上方,遮住了外面依旧有些耀眼的阳光。
      
      路权的目光四处一转,就在木筏经过一棵大树时猛地站起了身。
      
      他纵身一跃,双手已经抓住了一根树杈,身体顺势一荡,极为轻巧地翻身上了树。
      
      有些心疼地最后看了眼留在木筏上的背包,路权默默地收回了目光。
      
      他沿着树干爬上了岸,然后沿着河边,向远处的山林跑去。
      
      这里距离山林目测起码有五公里以上,其间布满了大片的农田。
      
      路权刚跑了几步,脚步突然就慢了下来。
      
      农田?他猛地向两侧看去,眼中全是不可思议,怎么会是农田?
      
      之前他刚下船的时候,看到的不是一片草地吗?
      
      路权停了下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或许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进入了长流村。
      
      他抬起手腕,激活了腕表。
      
      在表盘上方,影像一层一层地向上叠加着,不到一分钟,方圆五公里范围内的所有地形渐渐浮现在了路权眼前。
      
      他的手指在地图上滑动放大,仔细对比了一下农田和远处的山林。
      
      然后,路权突然转了一个方向,掉头向着河岸跑了过去。
      
      就在这时,原本空无一人的农田中忽然出现了好几个人,他们的速度极快,幽灵般地追了过来。
      
      然而路权的速度远比他们想象中更快。
      
      转眼间,路权已经来到了河边,他毫不犹豫地一跃而起,伸手抓住树杈一荡,向着河对岸落去。
      
      就在他的脚刚落到地面的那一霎那,迎面却猛地扑过来一个人。
      
      路权触不及防之下,身体被带得向后倒去,噗通一声竟然被撞入了河中。
      
      那人抱着他的腰,几乎把路权直接压到了河底。
      
      路权膝盖猛地向上一抬,重重地撞在了他的肚子上。他感觉到那人身子微微一颤,却依然没有任何放手的意思。
      
      紧接着,路权感到身后似乎又有几人入了水。
      
      有人从身后抱住了他,柔软的丝物缠上了他的手臂,仿佛带着几分温柔的小心翼翼,却不容拒绝地将他的手臂束缚在了身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明天就入v啦,入v头四章的订阅特别重要,谢谢小天使们支持!
    以后每天都会固定在零点更新,入v第四章因为当天会上一个特别重要的榜所以会晚点更新(具体时间要看当天的情况)。
    谢谢你们的订阅留言砸雷和营养液,谢谢所有的小天使么么!
    预收文求收藏:《我到底是谁的纸片人》
    夏宗陵,职业演员,天启集团总裁的著名黑月光。相传他爱慕虚荣有眼无珠,踢掉了伪装成推销员追求纯真爱情的总裁男友,被掉马的前男友高大上的朋友圈追杀出了圈,差点命丧片场。
    然而这并不是夏宗陵这几天最烦恼的事。
    自从他恢复单身后,夏宗陵突然开始做一个奇怪的梦。
    在梦中,他仿佛变成了APP里的一个纸片人,可以随便换装、喂养、折叠、翻来覆去地摆弄……
    简直让人羞耻度爆表!
    wk一天又一天的这破梦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梦中男人似乎并不知道他有意识,给他的感觉隐隐有些熟悉,夏宗陵看向四周,每天都在猜测,那个混蛋到底是谁……
    与此同时,他打开了祖传的手术箱,开启了曾经被自己嫌弃的异能,一步步成为了帝国首席军医。顺便把前男友的资产,一点点地变成了负值。
    背景:未来世界,每个人都会从祖传基因序列中得到专属异能,大多都很垃圾,但偶尔会很有用。
    高智商美人受 X 暗恋到死的帝国上将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