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太美全星系跪求不死

作者:宴九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军团

      今夜路权过得可算是惊心动魄,还被老研究员一番话勾得心神不定。然而他并不知道,此时的太仓集团早已焦头烂额。
      
      大量涌入绿河星的记者们简直无缝不钻,侦破能力堪比顶级神探,无论傅柏如何防,最终依然被他们找到了许多绿河星的旧人。
      
      最先爆发出来的就是路权的骗婚案。
      
      按照记者们的调查,绿河星在三十年前就已经被完全废弃,之后一直处于无主状态。除了偶尔有一两艘来收矿石的飞船,几乎与外界没有什么来往。
      
      迷乱星系星盗密布叛乱丛生,一直是帝国的通缉犯们最喜欢去的地方。偏僻的绿河星上除了无处可去的矿工外,至少有上万的通缉犯,治安极为混乱。到最后,就连帝国驻军也撤了。
      
      十年前绿河星森林开始复苏,生活环境日渐改善,人们之间的争斗却越演越烈。所有的居民分散成了十多支不同的队伍,互相吞并对抗几年后,最终启明军获胜,控制了整个绿河星。
      
      之后绿河星的居民们过了几年平静的日子,直到太仓集团到来。
      
      为了在核心地带开发新的旅游区,太仓集团希望将居民迁居到外围,遭到了当地居民的抵制。路权当时是绿河启明军的首领,名义上的绿河星之主,虽然赞成部分开发计划,但反对迁移当地居民。
      
      按照帝国的法律,无主星球的所有权属于当地的居民,太仓如果想开发,就必须得到星球主人的同意。结果没几天,就传出了太仓总经理和路权的订婚消息,两人甚至在帝国婚姻网上进行了注册。
      
      据说那时候路权连傅柏的面都没见过几次。
      
      之后,太仓以绿河星半个主人的身份,在帝国申请了绿河星的开发权。并在几个月后第九军团的清剿行动中,将绿河星从军部手中买下,成为了绿河星真正的主人。
      
      这些事与之前电视上的报道并不太一样,精明的记者们立刻从中嗅出了某种阴谋的味道。
      
      这两人的婚姻关系中,从头到尾得益的都是太仓,这总经理长得又如此普通,路权傻了才会去骗婚吧!
       
      傅柏这几天被记者堵得暴跳如雷,差点就要动手打人了。网上铺天盖地的全是质疑太仓集团的新闻,一个个都跟大法官似的,根本就控制不住。
      
      要知道这些记者可不是绿河星上毫无背景的平民,很多人身后都站着大报社,甚至还有从各种奇怪部门摸来的调查员。
      
      太仓集团声望大跌,他已经接到好几个董事的电话,再这样下去,恐怕他就会被丢出去平息众怒了。
      
      傅柏实在没有办法,终于在今天上午,拨通了某人的电话。
      
      他知道不该再联系他,毕竟事先说好就这一次交易,但是他现在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了。
      
      好在对方并没有拒接他的电话。
      
      “林上校,”傅柏低声道:“路权的事我压不住了,再往上,可能会牵扯到另外三起案子,您有什么建议吗?”他是真的没想到路权竟然长成那样,如今听说几乎所有海拉直播的观众全在看了。
      
      “我知道了。”年轻男子平静如水的声音传来,“放心,第九军会出手的。”
      
      傅柏想想这人跟第九军的关系,心中确实放下了不少。听说第九军如今的军团长对于过去的林上将极为崇敬,何况全军都受过林上将的救命大恩,又怎么会看着林上将唯一的孩子陷入大麻烦呢。
      
      案子是在第九军的临时军事法庭审的,只要第九军拒绝调查,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傅柏没有猜错,此刻第九军军团长蓝彦正站在窗前,缓缓地将手中的一份记录放入了粉碎机中。
      
      副官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忍不住道:“将军,没有这份文件,这件事就跟林上校彻底无关了……以后若是闹大了查起来,第九军就只能担下这个恶名了。”
      
      “那就担下来吧。”年轻俊美的将军转头看向自己的副官,神色很平静,“若没有林奇上将的牺牲,第九军早已灰飞烟灭。林陆全不仅是他唯一的继承人,更是我们看着长大的,秉性如何大家都很清楚。”
      
      “这件事他定然是被人利用了,但事已至此无可再改,我们不护着他,难道任由他被人陷害?我看过记录,至少绿河的案子疑犯主动认罪,证据确凿,并没有任何疑点。但如果后面有人想闹大这件事来算计林陆全……”蓝彦按下粉碎机的最终销毁按钮,道:“那第九军绝不可能坐视不管。”
      
      “至于自以为脱罪的那两位,你们把他们其他罪名整理一下,直接送军部法庭。”
      
      “是,将军。”副官应了一声,忍不住低声问道:“说来这事也奇怪,林上校一向生活在帝都星,怎么会知道这几起案子?”
      
      蓝彦沉默,对此他也感觉异常惊讶。不过,一定会调查清楚的。敢躲在后面算计第九军吃下这个哑巴亏,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
      
      当晚,路权依然在树上睡的。
      
      郑周并没有靠近,自己在火堆旁过了一夜。
      
      两人如今勉强算是合作关系,郑周小心地保持着距离,收敛了自己的气势,基本没有让路权感觉到任何压力。
      
      然而每当他闭上眼,满脑子都是路权那张脸,仿佛在脑中打下了一个烙印一般。
      
      郑周躺在草地上,看着星空,暗暗叹了口气。
      
      他真的不是同性恋啊,一点也不想脑子里全是另一个男人的脸……
      
      不过郑周心中明白,他以后,估计是没法对路权下手了。
      
      这样的天地绝色世间致美,无论谁想去摧毁,都会有犯罪感吧。
      
      郑周努力将思绪从路权的脸上移开,转到了对岸那群人身上。
      
      说实话,那个安教授的话,他半分都不信。
      
      但是,有一点很清楚,他们是怀着某种目的来到了海拉星。
      
      郑周其实挺想知道,这两位眼睛长在头顶的研究员,到底想干什么。
      
      他看得出路权其实也不相信,但同时也看出了,路权确实想出去。
      
      唉,这样年轻貌美,要是他,也不甘心在海拉星等死。
      
      啪!郑周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怎么又开始想那个家伙了……
      
      ……
      
      虽然心事重重,但今夜路权其实睡得很好。当第一缕阳光射入树林时,他就醒了过来。
      
      他一张开眼,就看到了天眼。
      
      路权迷迷糊糊地看了它一眼,揉了揉眼睛,抓过天眼亲了一下,有些懒洋洋地试图提要求:“我想吃包子。”
      
      这回过了一会儿,他的面前才跳出熟悉的木箱。
      
      打开木箱,路权立刻开心地摸了摸天眼,里面果然是六个香喷喷的大包子,旁边配了一瓶已经热好的牛奶。
      
      “你这么喜欢我吗?”路权一边吃,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天眼。
      
      天眼一动不动,黑乎乎的镜头里仿佛有细密的电光在跳动一般。
      
      路权吃了五个包子,目光在不远处的郑周身上顿了顿,心想昨晚大家也勉强算是合作过,他也应该表示一下。
      
      跳下树,路权抱着小木箱来到了郑周身边。
      
      郑周正在烤一种奇怪的植物根茎,抬头看了路权一眼。
      
      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的眼都快瞎了……
      
      路权将木箱子递了过去,道:“这个请你吃。”
      
      郑周愣愣地接过木箱,过了一会儿,才发现手中的是什么。
      
      “谢谢。”郑周毫不客气地拿起包子咬了一大口,有些享受地微微眯了眯眼。
      
      谷物特有的清香在口中炸开,给人带来一种什么都无法替代的满足感。郑周心中微微一松,知道路权是答应停战了。
      
      路权来到河边,稍微洗漱了一下,然后重新围上了头巾。
      
      河水清澈见底,水底似乎有许多斑斓的卵石,在清晨的阳光下显得分外好看。
      
      路权摸了几块上来,挑了些喜欢的放到了口袋里。他蹲在水边,看着河里时不时游过的鱼,突然想起了夜陵。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解毒了没?
      
      希望他不要有什么事才好。
      
      ……
      
      相比于路权几人的空身上路,唐斌一伙人花了一个多小时,才重新收拾好了一切。
      
      四名为两人服务的囚犯将所有的东西打包在一个负重机器人身上,然后每人背了一个大包,这才勉强把所需的东西都带上了。
      
      当唐斌和安阳风看到路权两人过来时,并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
      
      安阳风对他们笑着打了个招呼,态度还算不错。
      
      路权早就等得不耐烦了,直接问道:“可以出发了吗?”
      
      安阳风点了点头,微笑道:“可以了。”
      
      路权终于松了口气。这帮家伙可真磨蹭,简直太难忍了。
      
      尤其是那个唐斌,一大早地竟然还一定要洗澡之后才出发,什么臭毛病……
      
      安阳风此刻也感到心中一松。
      
      过去海拉直播中从未出现过类似昨晚那样的劫掠,他们之前确实是太大意了。迷乱星系出来的这两位看起来极为凶悍,昨天那些歹徒人数多出这么多,竟然掉头就跑。
      
      想必今天只要他们在,那些劫匪就绝不会再出来了。
      
      ……
      
      一行人沿着河道一路向下游走去,由于负重机器人负载已满,因此所有人都是步行。就算是唐斌昨晚刚受伤大出血,也只能自己走。
      
      不过他们的衣服和鞋子似乎都是特制的,路权观察了一会儿,发现那种特制的皮靴似乎可以给他们提供不少助力,让他们走起来更轻松。就连那个安教授的速度,也完全不比他们慢。
      
      而通过大半天的观察,路权也看出来了,这些人,其实是以唐斌为主的。
      
      包括那位教授安阳风,在唐斌面前也下意识地保持了恭敬,做决定之前习惯性地看他一眼。
      
      到了下午约莫三点时,一行人来到了一个河谷。
      
      河流在这里猛地转了个头,形成了一个几乎是U型的深谷,然后向着另一个方向奔流而去。
      
      这里是整个草原最高的地方,山坡在这里变得缓和。站在坡顶向四周看去,水草丰茂的草原尽在眼底。
      
      路权站在崖边,探头向下看去。
      
      这里距离河面约莫五十多米高,在U字的底部有大片的浅滩,河水只占了大约不到一半的面积。
      
      然而令人触目惊心的是,浅滩上除了许多顺水而下的木头以外,密密麻麻地堆满了骸骨。
      
      路权目测了一下,其中大半看起来都是人类的残骸,但也有一部分动物的。这些骸骨层层叠叠地胡乱堆在河湾处,足有七八米高,看上去起码有好几万。
      
      “据说每年源河会有一次大洪水,”几步外的郑周也看着峡谷下方,轻声解释道:“洪水会清洗和滋润整个草原,同时将草原上的垃圾全部冲到了这里。”
      
      所以这其实是个垃圾场吗?路权收回了目光。心中突然升起了那么一丝兔死狐悲的伤感,以后他死了,或许也和这差不多吧……
      
      路权回头看向唐斌一行人,发现他们竟然在卸东西,似乎打算在此地扎营了。
      
      他心中有些不解,毕竟此时距离天黑还有好几个小时。
      
      不过,路权并没有上去询问。他坐在一块大石边,仿佛在休息,目光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那些人。
      
      他发现卸货的囚犯似乎对于负重机器人身上的那些箱子十分小心,搬动时全身肌肉下意识地紧张,眼睛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手中的东西。
      
      路权的目光转到那些箱子上,感觉似乎还蛮沉的样子。
      
      他看到那个唐斌从箱子里拿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设备,然后组装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约莫半米高的上方带有巨大发射天线的设备。
      
      然后,他按下了开关,打开了那台机器。
      
      路权有些看不明白,他转头问几步外的郑周:“他们在干什么?电磁波不是不能穿过时空域吗?”
      
      “不知道。”郑周目光有些阴沉地看着那边:“或许他们找到了什么方法?”
      
      两人又静静地等了一会儿,约莫半个小时后,天空中突然猛地爆开一团火光,一个巨大的登陆舱向着他们的方向砸了下来。
      
      路权站起身,看着那个远比平时更大的登陆舱在天空中张开了减速伞和侧翼,极为精准地落在了唐斌身旁。
      
      登陆舱非常顺利地打开了,里面很快走出了八个人,竟然全是身着作战服全副武装的雇佣兵!连一个囚犯都没有。
      
      路权脸色有些难看,他看了郑周一眼,咬牙道:“他们的帮手来了。”
      
      面对这些挂着各种近程和远程武器的职业武装,若是对方翻脸,他和郑周恐怕跑都没地方跑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