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A也是会被咬的!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8章

      
      朱茜看向季郁,见他神情怪异,小心翼翼地问:
      “季哥你……卡住了么?”
      
      季郁愣了会儿,连忙解释:“不是,我、我想起来手机忘拿了。”
      
      说完,他动作缓慢地走向盥洗台,洗了把冷水脸,总算冷静下来了。
      
      何亚志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声,走进来问道:
      “怎么了?”
      
      季郁抬眼,看着镜中白白胖胖、清清秀秀的何亚志,第一个想法是:
      口味有点重啊……
      
      等何亚志又问了一遍早上的话什么意思,季郁才恍然大悟。
      
      朱茜他是个男的!
      难怪抬水那天大家奇奇怪怪的。
      难怪朱茜和何亚志一个寝室。
      难怪他这么高……
      
      季郁面无表情:“没什么,我就随口说的。”  
      
      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朱茜好奇地问:
      “什么话啊?”
      
      何亚志笑嘻嘻地说:“季哥今早说让我对你好点。”
      
      季郁根本来不及堵住他的嘴,正愁着要怎么解释,朱茜一把勾住何亚志的脖子。
      
      像普通男生玩闹那样,她把何亚志的脑袋夹在胳肢窝,边拍边说:“好好听你季哥的话,知道么!”
      
      “知道了知道了,给我松手……”
      
      季郁呼出一口气,在路上看到身材高挑的女生都感觉怪怪的。
      
      晚上顾琮没有回寝室,季郁打开阳台门,伴着外界的喧嚣声入睡,一夜无梦。
      
      第二天清晨,学校格外热闹。
      停电了。
      
      早上前两节课还正常,大课间一开始,温度升高,没法用空调,不少同学们都躁动起来。
      “你收敛点信息素啊。”
      “我热死了。”
      “心静自然凉,你这是燥热。”
      …………
      
      汪老师特地来教室安抚道:“再坚持两节课,学校已经叫人来修了,最晚中午就有电了。”
      
      季郁眉心紧皱,有点受不了。
      明明窗户都开着,呼吸间还是有股腻人的香味。
      
      他看着还没出现的同桌,心说这家伙是不是知道今早停电?
      
      感受到身后越来越强的压迫感,何亚志转身问:
      “季哥你还好么?”
      
      季郁将前额的碎发往后捋,眉眼尽是不耐烦:
      “不好。”
      
      又热又烦。
      
      他往后一靠,随意地解开几颗衬衫的扣子,问道:“寝室也没电么?”
      
      空中Alpha信息素越来越浓郁,何亚志瞅了瞅班里面色红润的Omega们,点头道:
      “寝室那边也停了,好像是昨晚修路的施工团队操作失误了。”
      “要不向老汪请个假去校外?”
      
      “算了,”季郁摇了摇头,“中午有事。”
      他倒是想请假,可快中午了,他得走剧情。  
      
      想到等会儿还得去食堂被熏,季郁更烦躁了。
      他起身道:“我去吹风,电来了叫我。”
      
      教室外虽然有点热,但没有恼人的香味,季郁挑了棵枝叶繁茂的树,懒懒地靠着乘凉。
      
      【滴滴——距离剧情开始还有两个半小时,请宿主大大做好准备哦。】
      
      季郁点了根烟,说道:“我还不知道女主长什么样子。”
      他隐约记得小说里描写女主的词汇。
      
      短发、巴掌大的脸,大眼睛、翘鼻、樱桃小嘴什么的……
      
      小R沉默了一会儿:【滴滴,收到宿主大大反馈,女主出现时小R将会提醒。】
      
      季郁还有问题想问,忽然听见前方传来了女孩子的声音,带着哭腔:
      
      “张冲,已经上课了,你让我回教室吧。” 
      
      声音听着有些耳熟,季郁朝那个方向走去。
      
      陈琼思被人堵在墙角,脸色发白,眼眶微红,购物袋掉在地上,散落了不少东西。
      
      季郁看着这个男生的体型,眯了眯眼。
      前两天被揍的那壮汉。
      
      他上前两步,抬脚踹在张冲的屁股上。
      
      张冲上次的伤还没好全,这一脚下去顿时跪了。
      
      季郁走到他面前,挑了挑眉:“倒也不用行此大礼。”
      
      张冲抬头,一字一顿道:“季、郁!”
      
      季郁冷笑一声:“怎么?上次没挨够揍?”
      
      在喜欢的人面前被落了面子,比在厕所被暴揍还要严重。
      张冲从地上爬起来,面色阴沉:“季郁,你给我等着,老子他妈不搞死你就不姓张。”
      
      季郁嗤笑道:“想和你爹我姓?”
      
      张冲不怒反笑:“希望你过两天嘴皮子也能这么利索。”
      说完,他拍了拍膝盖,一瘸一拐地走进教学楼。
      
      陈琼思吓得不知所措,眼眶蓄满了泪水。
      
      她身上的香味很重,熏得季郁有点头疼:“你快回教室吧。”
      
      陈琼思瘪了瘪嘴,下一秒嚎啕大哭:
      “怎、怎么办啊季哥。”
      
      季郁帮她捡起地上的东西,耐心性子安慰道:
      “没事的。”
      
      陈琼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可是,张冲他、他家给学校、学校捐了不少钱。”
      
      季郁随口道:“我同桌也给学校捐了不少钱。”
      
      话音刚落,身后响起了某人冷淡的声音:
      “嗯?”
      
      季郁侧了侧身,神色不变,勾唇道:
      “我说错了?”
      
      顾琮掀了掀眼皮,看着他漆黑明亮的眸子,缓缓道:
      “没有。”
      
      陈琼思擦干净眼泪,看看突然出现顾琮,又看看面带笑意的季郁,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她抽抽噎噎说:“我、我不打扰你们了。” 
      
      顾琮瞥了她一眼,问季郁:“发生什么事了?”  
      
      季郁把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听完,顾琮说:“学校有监控。”
      
      季郁品了一会儿,才意识顾大少说这话是在安慰自己。
      他弯起嘴角:“我没担心这事。”
      
      嗅到他身上淡淡的烟味,顾琮问:“你在担心什么?”
      
      兜里的手机震动两下,季郁看看信息,笑道:
      “担心学校什么时候有电啊。”
      “唔,现在不用担心了。”
      
      他晃了晃手机:“顾大少,加个好友呗。”
      
      顾琮社交软件的昵称只有一个顾字,头像是一个木制秋千。
      
      季郁盯着头像看了会儿,心想顾大少还挺有少女心的。
      
      “外套我已经洗好了,”季郁把外套晾在阳台的照片发给顾琮,并且强调道,“手洗的。”
      
      寝室每一层都有投币式的洗衣机,看见有人从里面拿出双鞋子后,季郁就打消了用洗衣机洗的念头。
      
      顾琮抿了抿唇:“洗干净了么?”
      
      季郁挑眉道:“您老回寝室亲自检查去。”
      
      时间还早,两人一起回了教室。
      教室的温度很快就降低了,但香味还有浓。
      
      季郁悄悄地往右挪了挪椅子,冷冽的清香钻入鼻腔,缓解了不适感。
      还是顾大少的香味比较好闻。
      
      他心头微动,升起一个念头。
      季郁凑过去小声问:“顾大少,你香水哪儿买的?”
      
      顾琮指尖顿了顿,吐出三个字:“非卖品。”
      
      这个答案在季郁意料之中,大少爷的香味怎么着也得是独家定制的。
      他转而说:“你中午有什么安排么?”
      
      顾琮冷淡地说:“有话直说。”
      
      季郁摸了摸鼻子:“想请你吃食堂,表达一下谢意。”
      这是目的之一,之二则是想借顾大少的香味闻闻。
      
      顾琮睨了他一眼:“病好了?”
      
      季郁面不改色:“好了。”
      没好也得好。
      
      片刻后,季郁眼皮底下多了一个长得很像温度计的东西。
      
      说它是温度计,它的单位不是℃,是M;说它不是温度计,它又和温度计长得很像。
      
      顾琮半阖着眼,嗓音低哑性感:“含着。”
      
      季郁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道:
      “顾大少可要对我负责啊。”
      
      说完,他张嘴含住。
      
      季郁把温度计推入下颚,抬手扶着顾琮的椅背,在他耳边含糊不清地说:
      “顾大少,我要含多久呀?”
      
      “五分钟,”混着甜香的呼吸喷吐在颈侧,顾琮蹙了蹙眉,“别闹。”
      
      季郁恶作剧得逞般挑眉一笑。
      
      顾琮收回目光,薄唇微动。
      有点欠。
      
      怕顾大少恼羞成怒,季郁没有再开玩笑,乖乖地含了五分钟,把温度计还给顾琮。
      “你看。”
      “没发烧吧?”
      
      Alpha与Omega除了后颈的腺体能分泌信息素外,□□中也有一定量的信息素。这个类似的温度计的东西,是通过唾液信息素浓度检测性别的,出错的可能性近乎于零。
      
      顾琮偏了偏头,看着季郁精致漂亮的眉眼,神色不明。
      的确是个Alpha……
      
      “嗯,没发烧。”
      
      午休铃一响,小R就蹦了出来:
      【滴滴——距离剧情开始还有一个小时,请宿主大大及时前往食堂四楼。】
      
      食堂·四楼
      
      季郁和顾琮同时出现的刹那,食堂的Omega们明显骚动起来,与同伴交头接耳,面红耳赤的说着虎狼之词。
      
      季郁现在已经能淡定地听他们聊天了。
      发情这两个字,他已经听倦了。
      
      买好午饭,季郁挑了个窗口的位置,比较通风。
      
      闻着顾大少的味道,他勉强有了些食欲。
      季郁夹了筷排骨,慢吞吞地嚼着。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牙痒痒。
      
      【滴滴——距离剧情开始一分钟,现在开始倒计时,60、59、58……】
      
      季郁戳着饭,漫不经心地打量着路过的女生们。
      
      【……5、4、3、2、1。】
      
      一盘咖喱饭从天而降,撒在季郁的手臂上。
      
      季郁缓缓抬眼,看见一张惊慌失措的小脸。
      
      “对、对不起。”
      软糯的男声。
      
      【剧情开始,请宿主念出台词:“你是故意想引起我的注意么?”】
      
      季郁怔了怔,视线慢慢往下移,看到了他凸起的喉结。
      嗯?
      男的?
      男的?!
      
      【滴滴,察觉到宿主消极心态。】
      
      “你是故意想引起我的注意么?”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周围的人听见。
      
      顾琮拿筷子的手顿住了。
      隔壁桌何亚志的勺子掉了。
      不远处陈琼思的嘴巴长大了。
      
      这个角落诡异的寂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顾琮:……你是在玩火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