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A也是会被咬的!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3章

      
      季郁的体温不像普通Alpha那样偏高,是属于偏低的类型。
      他的信息素则反一反,让人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偏暖的信息素和偏凉的体温交织在一起,有些矛盾,又奇异的契合。
      
      顾琮摩挲着指尖,睫毛遮住了眼底所有的情绪。
      
      季郁倚着桌子,觉得脚踝有点发烫。
      他缩了缩脚,不自在地说:“我去洗澡!”
      
      顾琮淡淡地说:“你还没有吃过晚饭。”
      
      季郁抱着换洗衣物,打开洗手间的门:“洗完澡再吃。”
      
      顾琮轻飘飘地补充道:“低血糖。”
      
      季郁脚步一顿,从抽屉里翻出两块小饼干,当着顾琮的面塞进嘴里,含糊地说:
      “这么点时间,我还是撑得住的。”
      
      顾琮垂着眸子,翻过一页书,勾了勾唇角:
      “拭目以待。”
      
      周五
      英语考试是上午前两节课,语文老师便和英语老师换了早自习,让同学们背单词。
      
      何亚志悄悄地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记满了单词。
      “这是二班给的资料,听说这些单词都要考。”
      
      季郁困恹恹地点了点头,接过纸条。
      
      “24页那篇课文,好像也会考的。”
      “还有前两天的作业练习。”
      
      季郁敷衍地应着,眼神不自觉地飘向右手边的顾琮。
      
      顾琮面前放着的不是课本,而是一本英文小说。
      他就这么正大光明地看着,无视讲台上的英语老师。
      
      “毛文飞!你在想什么?早自习都过了一半了,居然还在看语文书?”
      “没睡醒?昨天晚上做贼去了么?!给我站起来读书。”
      
      毛文飞浑浑噩噩地站起来,畏惧地往后看了一眼。
      “我、我……”
      
      发现一个看错书的,英语老师皱紧眉关,走下讲台,开始巡视,一圈下来,逮到好几个打瞌睡的。
      
      眼看着就要走到他们这儿了,季郁抬手,戳了戳顾琮的胳膊,提醒道:
      “老师过来了。”
      
      顾琮淡定地回了一个嗯字,继续看书。
      接着,英语老师路过后排,同样无视了顾琮。
      
      季郁顿了顿,他猜到会是这种结果。
      所以他以前都不会提醒顾大少,今天就是莫名地想和顾琮说说话。
      
      季郁摸了摸兜,拿出一颗糖:“吃糖么?”
      
      顾琮瞥了他一眼,接过糖,吃了。
      
      季郁吸了吸鼻子,信息素依旧很淡。
      他问道:“好吃么?”
      
      “还行。”
      顾琮吐出两个字,呼吸间只有薄荷糖生硬的凉味,没有季郁想要的味道。
      
      “哦,”季郁失望地收回手,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好好背单词。
      
      早自习结束,班里的读书声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响亮了。
      
      顾琮被英语老师叫去走廊聊天,季郁转着笔,逐渐焦灼。
      他想要顾琮的信息素。
      
      顾琮在他身边的时候,信息素很神奇地处在一个刚刚好的程度。
      不让他满足,又不让他难受,还让人惦记着。
      
      可一旦顾琮离开……
      他嚼着饼干,往日甜腻的味道忽然寡淡起来。
      
      英语课代表抱着试卷走进教室:“大家拿好纸笔,从第一排按学号坐下去。”
      
      “卧槽,居然要换座位?”
      “怎么不早说!”
      “小抄白打了呀。”
      “我不知道该坐哪儿啊,课代表你报一下学号呗”
      …………
      
      “好吧,”英语课代表拿起名册,开始报位置,“季郁、李强、方巾……”
      
      季郁眼皮一跳,他是第一个。
      他等到最后,都没听见顾琮的名字。
      
      “顾琮呢?”
      
      英语课代表解释道:“他的学号还是国际班的,和张尔一起坐到最后排。”
      
      季郁差点捏断了手里的笔,他还病着呢!
      不能离开顾琮太久太远!
      
      英语老师走进教室,扬声道:“动作快点,听力也要考的,小心时间来不及。”
      
      “要换座位吗?”顾琮扫了眼教室,问道。
      
      季郁点点头,慢吞吞地往前走了一步,又折回来,站在顾琮面前:
      “顾大少,借我只笔呗。”
      沾着信息素的那种。
      
      顾琮指尖轻点桌面,语气平静:“只要笔?”
      
      嗅着空气中的香味,季郁舔了舔唇:“那、那再借我颗橡皮。”
      
      顾琮抿了抿唇,把笔盒推过去。
      
      笔和橡皮上的信息素很少,但季郁没得挑了,聊胜于无。
      有总比没有好。
      
      他坐在靠门的第一个位置,毛文飞路过驻足,小声说:
      “季、季郁,你别告诉汪老师那事,我等会儿把传给你好不好?”
      
      季郁斜了他一眼:“你想害我不及格吗?”
      
      毛文飞表情僵了僵:“不是我的,我和课代表说好了,她英语都130以上的……”
      
      “滚。”
      季郁皱了皱眉,不想在毛文飞身上浪费时间。
      
      课代表发下试卷和答题卡,教室瞬间安静下来,只有窗外树叶的沙沙声。
      
      季郁不喜欢过于安静的环境,无意识地按着自动铅笔,发出噪音。
      
      英语老师看了他一眼,含蓄地提醒道:
      “先考听力,大家不要发出噪音,影响周围同学。”
      
      “噔噔噔~听力考试正式开始……”
      
      温柔的女声从广播响起,季郁呼出一口气,认真听题。
      
      单元测试的难度不高,饶是季郁很多单词没背过,也能半蒙半猜的做出来。
      
      作文是看图作文,描述一家三口的旅游。
      
      季郁的笔顿住了。
      
      时间过了一大半,英语老师逛了一圈,催促道:
      “还有半个小时就结束了,作文没写好的同学抓紧时间。”
      
      她停在季郁面前,敲了敲桌子:“不要发呆了。”
      
      季郁咬着笔杆,一动不动。
      
      第三节课是体育课,英语老师一收完卷子,同学们就撒欢似的跑出教室,没过多久,窸窸窣窣的声音也全然消失了。
      
      刺目的阳光忽地被遮挡了,顾琮站在季郁面前,指间转着那只被咬裂了的黑笔:
      “你是小狗吗?怎么喜欢咬东西。”
      
      为微风拂过,他的衣摆擦过季郁的鼻尖。
      
      痒痒的,却没有那股安定人心的香味。
      无法言喻的难受与焦躁涌了上来。
      
      季郁眨了下眼,双眸渐渐恢复焦距。
      
      他伸手拉住对方的校服下摆,声音很轻:“顾琮。”
      
      “嗯。”
      “我、我难受。”
      
      顾琮掀了掀眼皮,云淡风轻地说:“低血糖么?”
      
      季郁攥紧手里的衣角,生怕顾琮溜了:“我、我不是低血糖。”
      
      顾琮俯身,眼睛映出他略微苍白的脸:“是什么?”
      
      这句话带着点微凉的香味,季郁受不了,咬牙道:
      “易感期。”
      “我对你产生易感期了!”
      
      季郁抬头,顾琮神情不变,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似乎是在等他说下去。
      
      “我、我想闻一闻你的信息素。”
      
      顾琮弯了下唇,眉眼间的冷漠褪去。
      他嗓音低哑,缓缓问道:
      “闻一闻就够了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顾琮:只撑了一场英语考试
    *
    明天就V啦,大肥章,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下去鸭~
    o(* ̄3 ̄)o
    下面是预收,躺平求收藏_(:з」∠)_
    1、《连Beta都要咬?》
    林家小少爷林南星是个Beta,从小体弱多病,在药罐头里长大,养的比Omega还要娇气。
      成年礼那天,他许了个愿:我想要长命百岁
      续命系统从天而降:
      【任务一:敲响室友的门。】
      林南星火速住校,敲门
      面色苍白的室友叼着血袋打开了门。
      【任务二:夸一夸你的室友。】
      林南星看着他沾血的尖锐犬牙,真诚地夸道:
      “您的牙真白。”
      *
      霍德尔是个吸血鬼,装成Beta混入人类学校
      入学一年多,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室友,有点好奇
      一天,门被敲响了
      室友是个香喷喷的小可爱
      霍德尔紧张到心脏都快跳了!
      “您的牙真白。”
      噗通——
      霍德尔沉寂多年的心脏跳了一下。
    2、《得绝症后我被gay了》
    钢铁直男司怀,身患绝症,濒临死亡之际,突然捡到一个系统
    系统告诉他:“只要吹陆修之的彩虹屁,你就能活下去。”
    陆修之,商业巨子,家财万贯,偏偏体质极阴,招惹鬼怪。
    算命的告诉他:只要和极阳之人呆在一起,就能摆脱厉鬼缠身、厄运连连的困境。
    后来,司怀当了陆修之的贴身保镖
    陆修之:他整天夸我,是不是喜欢我?
    司怀:他整天黏着我,是不是想gay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