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A也是会被咬的!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6章

      
       “试、试什么?”
      季郁背靠着桌子,磕磕巴巴地问。
      
      顾琮眸色转暗,铺天盖地的Alpha信息素包裹住了面前的人。
      他走到季郁面前,缓缓俯身:
      “试试看我是不是Alpha。”
      
      季郁扶住桌沿,咽了咽口水:“这、这个还能试出来么?”
      
      “为什么不能?”
      顾琮低下头,两人贴的极近,呼吸交织在一起。
      
      看着季郁微微泛红的耳垂,顾琮抬手拨了拨他的发丝,嗓音低沉:
      “好好感受我的信息素。”
      
      季郁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身体酥酥麻麻的。
      顾大少这话怎么、怎么怪怪的。
      
      浓烈的信息素弥漫在空气中,随着季郁的呼吸游遍全身,血液逐渐沸腾,心脏越跳越快。
      原本有些疲惫的脑子也被刺激了似的,越来越清醒。
      
      内心深处响起一道声音:他是Alpha。
      
      季郁压住心底莫名的强烈躁动:
      “可是书上说Alpha闻不出Alpha的信息素啊……”
      
      “书上写的是绝大部分情况。”
      顾琮垂下眼,诱人的甜香从季郁身上散发出来,令他不禁恍了恍神。
      
      “有例外。”
      你就是例外。
      
      季郁有些脚软,连忙坐下,抱着椅背。
      仔细想想,他都穿越了,还有个系统。
      能闻出Alpha的味道也不足为奇。
      
      顾琮半阖着眼,目光从季郁湿润黑亮的眸子缓缓移到殷红的嘴唇。
      
      季郁只觉得体温越来越高,几乎都能感受到血液在流动。
      他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怪、怪我生理不好。”
      
      “我会好好看生理书的!”
      季郁呼出一口热气,调低空调温度,对顾琮说:
      “先去洗澡了!”
      
      说完,他急匆匆地跑进洗手间,仿佛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似的。
      
      顾琮站在原地,轻轻地叩了叩季郁的桌面。
      生理不好,其实挺好的……
      
      当晚,季郁没能睡好,辗转反侧了好几个小时,他才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
      
      他又一次梦见了顾琮。
      
      梦见顾琮穿着普通的家居服,眉眼间的冷漠褪去,带着几分柔和,低低地喊了声:
      “哥哥。” 
      
      第二天季郁醒来的时候,喉咙好像被火烧了,又干又哑,脑子也昏昏沉沉的。
      
      顾琮已经走了,空气中还有残留着淡淡的信息素。
      
      季郁洗了把冷水脸,不再想昨晚的梦,背上书包赶去教室。
      
      刚走进教学楼,就遇到了汪德辉。
      
      汪德辉叫住季郁,说道:“学校已经联系了那些家长,大概今天下午三点的样子,校长会议室——”
      
      季郁点点头,嗓子干到说不了话。
      
      汪德辉问:“你和那位Omega说过这事了么?”
      
      季郁咳嗽几声,过了好一儿会儿才发哑着嗓子说:
      “她应该来不了。”  
      
      汪德辉扭头看他,季郁脸色发白,明显的病容。
      他摸摸季郁的额头,体温是正常的。
      
      汪德辉关切道:“身体不舒服就先去医务室,任课老师那边我会说的。”
      
      季郁随意地点了点头,慢吞吞地迈上台阶。
      他耳边充斥着嗡鸣声,根本没听清汪德辉在说什么,只想去教室趴着睡觉。
      
      教室就在楼上,很近,但季郁走到的时候已经眼冒金星了。
      他喘着气,快步走到座位坐下。
      
      前排的同学挨个地收作业,收到季郁这桌时,毛文飞不耐烦地问:
      “季郁你作业写了没?”
      
      季郁模模糊糊地看到对方嘴巴一张一合。
      他揉了揉眼睛,慢吞吞地打开书包:
      “作业么?我找找。”
      
      他的动作很慢,毛文飞啪的一下把整摞作业本砸在桌上,不屑地说:
      “没写就没写,装什么。”
      
      顾琮走近,扫了眼季郁,漠然地看着毛文飞:
      “有事?”
      
      毛文飞吓得一激灵,连连摇头:
      “我、我就来作业。”
      
      季郁晕乎乎地靠着椅背,眼前是模糊的,耳边是模糊的,唯有顾琮的存在格外清晰。
      
      他歪了歪头,双眸无神地对着顾琮的方向:
      “帮我找找作业,我找不到。”
      
      顾琮坐下,在季郁书包的夹层里找到了皱巴巴的作业。
      “好了。”
      他把书包还给季郁。
      
      冰冰凉凉的信息素附在书包上,季郁舒服地眯起了眼。
      缓了一会儿,他的状态恢复正常,仿佛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季郁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懒懒散散地听着课,下午两点半,和汪德辉一同前往会议室。
      
      有同学看见了,回到教室谈论起来:
      “我刚刚看见季哥和老汪一起走了。”
      “啊?什么事啊?”
      “我不知道啊,就看到他们走出教学楼了。”
      …………
      
      “还能什么事,”毛文飞鄙夷地补充道,“打架作弊呗。”
      “论坛那帖子你们都没看?”
      
      “什么帖子啊?我好久没去论坛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刚爬完楼就被删了。”
      
      毛文飞嗤了一声,对周围的同学说:“我今天早上交作业的时候听见办公室有老师说,这件事闹大了,季郁校园暴力,今天下午好像就是去道歉赔钱的。”
      
      他嗓门很大,半个班都听见了。
      
      何亚志不悦地说:“毛文飞你能不能别瞎几把说话?”
      “现在造谣犯法知道么?”
      
      毛文飞冷笑一声:“狗腿子又开始护主了?”
      
      “草泥马的,欠揍是吧?爸爸成全你。”
      何亚志推开椅子,气势汹汹地走向毛文飞。
      
      毛文飞眼神闪躲,梗着脖子说:“你打啊,有种就来打我。”
      
      班里乱糟糟的,路过的英语老师敲了敲门,喝道:
      “都安分点,班里一个同学出事还不够么?!”
      
      老师一出现,所有人都安分了,何亚志骂骂咧咧地回到座位。
      
      顾琮掀了掀眼皮,开口道:“何亚志。”
      
      何亚志愣了愣:“啊?”
      
      顾琮放下笔,淡淡地问:“只有季郁一个人?”
      “陈琼思不去么?”
      
      “为什么陈琼思……”
      何亚志突然顿住,他睁大眼睛,压低声音问:
      “卧槽,那个Omega是陈琼思?” 
      
      顾琮微微皱眉:“你不知道?”
      
      不知道啊!
      何亚志扭头看向陈琼思,她安安静静地坐在位置上,低头写着作业。
      
      “艹,有没有搞错?”
      何亚志十分不爽,明明一切的起因都是陈琼思。
      她居然都不出面帮季哥?
      
      何亚志脚步一转,走向陈琼思:
      “班长,我有话要对你说。”  
      
      * * *
      会议室
      
      季郁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谈话声。
      “张太太,王太太,校方一定会秉公处理这次事件的。”
      “秉什么公?张家投资的钱也被你们秉公处理了么?”
      …………
      
      汪德辉轻咳一声:“校长,我们过来了。”
      
      张冲、王泰和两个女性Omega趾高气昂地坐在沙发上。
      
      校长是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十分和蔼。
      他朝着季郁笑了笑,指着身旁的座位:
      “来啦,坐吧。”
      
      见校长态度这么好,张太太尖声尖气地说:“何校长,你就是这样对待校园暴力的施暴者?”
      王太太帮腔,讥讽道:“真是一视同仁啊。”
      
      何校长笑道:“应该的,令郎们惹出的事可比季郁多多了。”
      
      季郁忍不住勾了勾唇,这校长还挺好玩的。
      
      张太太细眉一挑,声音更尖了:“既然来了,就快点儿解决这事。”
      
      季郁坐下,懒散地说:“张冲欺负Omega,我见义勇为,有错么?”
      
      “欺负Omega?你有证据?”
      张冲阴沉地看着季郁:“我好好走在路上,你二话不说就打了我。”
      
      季郁皱了皱眉:“看监控不就知道了吗?”
      
      何校长叹气道:“监控本来是每个月清一次,前两天负责的老师不小心提前清了。”
      
      张冲冷笑,对着季郁呲了呲牙:“我知道你对高一的事情怀恨在心,所以才污蔑我欺负Omega,还在球场上砸我们。”
      
      “校长,如果季郁愿意在全校师生面前向我赔礼道歉,这件事情咱们就大事化小。”
      
      张太太看着季郁,语气尽是威胁:
      “我希望你的道歉能够诚恳一点,免得进少管所。”
      
      何校长开口说:“我记得那天还有个目击者,是吧季郁?”
      
      季郁点头:“顾琮也看见了。”
      
      “顾琮?”
      张冲讥笑道:“他们俩关系好得很,帮他撒谎不正常么?”
      “我还可以说那天王泰也看见了呢。”
      
      “这样吧,”何校长提议道,“我们把季郁说的那个Omega叫过来,问问她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好啊。”
      张冲率先同意,他得意洋洋地翘着脚:“我倒是想看看这个Omega会怎么说。”
      
      季郁眉心微蹙,嘴角往下撇了撇。
      难怪那天陈琼思有点不对劲,张冲手上肯定有她的把柄。
      
      汪德辉问道:“季郁,那个Omega叫什么?是几班的知道么?”
      
      季郁有些犹豫:“我……”
      
      “是、是我。”
      陈琼思忽地出现在门口,双眼红肿。
      
      “琼思?”汪德辉一脸诧异,对何校长说,“这是我们班的班长,成绩向来名列前茅,品学兼优。”
      言下之意,如果她是那个Omega的话,不可能帮季郁撒谎的。
      
      陈琼思喊了声老师好,走到桌边,哽咽地说:
      “那、那天的确是季郁救了我,张冲他、他想标记我。”
      
      张冲的脸瞬间沉了下来,他敲了敲手机:
      “陈琼思,你确定?”
      
      陈琼思身形颤了颤,眼泪簌簌地往下流:“我、我……”
      
      季郁把纸巾递给她,打断道:“学校的监控视频一般都是储存在硬盘上的,在一定时间内恢复数据的几率很大。”
      “我觉得我们可以去找专业人士。”
      
      “不、不用那么麻烦。”
      陈琼思紧紧攥住纸巾,嚎啕大哭:“就是张冲!他还想标记我!”
      
      “汪老师,我上学期请假就是因为他!这个畜生还录了视频……”
      陈琼思把手机给汪德辉,抽抽噎噎地说:“他用视频威胁我、我……嗝、让我、让我不准帮季郁……”
      
      “哇——老师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我不敢和别人说这件事……”
      
      汪德辉连忙拍拍她的背,安慰道:“不怕了不怕了,老师在这里。”
      
      何校长脸上的笑容褪去,神情严肃。
      
      张太太起身去抢陈琼思的手机,翻看后狠狠把手机一摔:
      “我儿子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种Omega?肯定是你勾引他的!”
      
      季郁起身,捡起手机,漆黑的眸子充斥着戾气:
      “阿姨,短信内容是摔不坏的。”
      “人就不一定了。”
      
      “艹尼玛的,”张冲怒了,一拳挥向季郁,“你敢要挟我妈?”
      
      季郁偏头躲开,抓住他的胳膊往反方向狠狠一扭。
      
      张冲痛得大叫,双腿开始打颤。
      
      季郁一脚将他踹倒,冷冷地说:
      “老师们,这可不是我先动的手。”
      
      事态严重,何校长当即报了警,对张太太说:
      “江德就是所小小的公立学校,我相信警方一定会秉公处理的。”
      
      校长和汪德辉陪着陈琼思去警局,季郁在会议室坐了会儿,慢吞吞地走向医务室。
      
      早上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医生对他有印象,测完体温,问道:“怎么又发烧了?前几天不是刚来过么?”
      
      季郁也不知道,随口道:“可能是空调打太低了。”
      
      “不应该啊。”
      医生皱了皱眉,Alpha的体格向来很好,空调打再低顶多得个小感冒,不至于发烧。
      
      他盯着季郁漂亮的脸蛋看了会儿,检测信息素,的确是个Alpha。
      
      医生思索片刻,问道:“最近有标记过Omega么?”
      
      季郁愣了会儿,没想到还有这种问题。
      “没有。”
      
      “药记得按时吃,如果之后还是反复发烧的话,去大医院做体检,医务室的设备不够。”
      医生叮嘱了几句,让季郁去药房拿药。
      
      学校效率很高,季郁刚回到寝室,官微和公告栏就公布了张冲王泰退学处分的通知。
      
      何亚志兴冲冲地来串门:“卧槽,季哥你看到没!那两傻逼被退学了哈哈哈哈哈。”
      “幸好陈琼思过去了!”
      
      退烧药有安眠成分,季郁吃了药,困恹恹地说:
      “嗯,她很勇敢。”
      
      “害呀,那因为我啊,就我这三寸不烂金舌再加上这身迷人的信息素……然后,班长就去会议室了。”
      何亚志说完,才发现季郁趴在桌上睡着了。
      他当即闭嘴,蹑手蹑脚地离开。
      
      “啪嗒——”
      桌上的书被季郁无意识地推落。
      
      顾琮抿了抿唇,捡起课本。
      他看着季郁酣甜的睡颜,轻声道:
      “是因为何亚志关心你。”
      
      顾琮把书放回原来的位置。
      抬手的刹那,季郁忽然动了动,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顾琮手一顿,垂下眼。
      
      只见季郁迷迷糊糊地凑了过来,鼻尖轻轻地蹭了蹭他的指腹。
      “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顾琮:你只是馋我的信息素
    *
    更得有点晚,因为比较粗长/(ㄒo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