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A也是会被咬的!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1章

      
       季郁其实有些怀疑顾琮这话是对他说的。
      
      等顾琮去洗澡,洗手间传出水声的时候,他走到顾琮刚才站着的位置,望向自己的衣柜,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怎么可能从一模一样的几件校服里分出哪件是自己的?
      更何况他一米八的大高个就挡在衣柜门口。
      
      季郁松了一口气,上床睡觉。
      至于这衣服,以后再说。
      
      当晚,季郁做了个梦。
      
      他梦见自己把顾琮压在墙上,贪婪地嗅着对方身上信息素,然后咬住了他后颈的腺体。
      
      在ABO的世界,咬腺体这可算春梦了。
      
      季郁大受惊吓,缓了整整一天,直到周五才敢正视顾琮。
      
      因为他上网搜了搜,有个知名博士从心理学的角度上解释,梦见跟同性缠绵,并不意味着性取向有所改变,可能是最近和异性的关系紧张或者不信任,而同性反而最能了解自己的思想和感情;也有可能是生活压力过大,所以做了不切实际的梦。
      
      季郁放下手机,十分确定以及肯定地把这梦归因于最近的学习压力。
      
      “谁来解释一下这句话?To be obeyed was natural to her。”
      “不定式被动形式在句中作主语。”
      “很好,坐吧,这节课我们来讲…………”
      
      【滴滴滴滴,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获得任务奖励:耳听八方!成功跳过第一段剧情!!】
      
      季郁现在已经很习惯小R的突然出声了,他淡定地记着笔记:
      【下一个任务呢?】
      
      小R嘻嘻一笑:【今天是周五,明后天是周末啦,所以不布置任务,宿主大大要劳逸结合,合理安排时间。】
      
      季郁狐疑:【下一个任务什么时候布置?】
      
      小R:【周一早上。】
      
      “行叭。”
      季郁靠着椅背,懒洋洋地伸展双腿。
      最近压力都大到做春梦了,这个周末是该好好休息下。
      
      “这些是这单元的语法要点,现在来讲课文。”
      英语老师翻开书,注意到后排认真学习的某人,期待道:  
      “季郁,来读一下第一段课文。”
      
      季郁愣了下,起身缓缓开口:“Frederick William ,the King of Prussia……”
      
      同时,他在心里问小R:【奖励已经发了?】
      他不觉得英语老师的音量和之前有什么大的变化。
      
      小R解释道:【正常音量当然不可能再放大啦,会影响到宿主大大正常生活,这个奖励只会在必要的时候,放大轻微的声音。】
      
      季郁挑了挑眉:【那你们还挺人性化的。】
      
      【那是当然啦……一切为宿主大大服务哦。】
      
      周五的午休,半个班都在奋笔疾书,不是在写作业就是在抄作业,恨不得一个小时内把十几张卷子都赶完。
      
      季郁托着腮,困恹恹地打了哈欠。
      太吵了,他睡不着。
      
      午休结束的铃一响,体育课代表扔下笔,急吼吼地说:
      “去上课了去上课了。”
      
      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艳阳高照,Omega们哭丧着脸不想晒太阳,Alpha们兴致勃勃地谈论着篮球比赛。
      
      何亚志兴冲冲地跑到季郁身旁,问道:
      “季哥,去打篮球么?他们在和二班商量比赛。”
      
      季郁倚着树,懒洋洋地摇了摇头:
      “今天就算了。”
      
      他实在是太困了,打不动。
      
      忽地,前方传来了惊呼:
      “他晕倒了!”
      “卧槽怎么办?”
      “打120啊!”
      “老师,有人中暑了!”
      …………
      
      季郁皱了皱眉,快步走过去。
      
      只见张尔意识模糊地躺在地上,周围的同学都傻站着,不知道该做什么。
      
      季郁上前一步,厉声道:“知道他中暑还围着干什么,都散开。”
      
      围观群众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季郁半蹲在张尔身旁,伸手摸向他的领口,周围传来了吸气声。
      
      “好帅啊啊啊……”
      “呜呜呜我也想中暑。”
      “羡慕哭了。”
      …………
      
      季郁手一顿,这才记起来张尔是个Omega。
      
      他抬头扫视一圈,说道:“陈琼思,你帮他解开几颗扣子,让他能喘上气。”
      
      “好的好的。”陈琼思连忙照着他的话做。
      
      张尔脸颊潮红,嘴唇惨白,额上尽是冷汗。
      
      Omega腻人的信息素扑面而来,季郁眉心紧蹙,强忍着摸了摸他的额头。
      体温是正常的,情况不算严重。
      “先送医务室。”
      
      季郁正打算背他去医务室,体育老师匆匆地赶了过来:
      “我来就行。”
      
      “麻烦老师了。”
      
      陈琼思连忙跟上:“老师,我是一班的班长,我和您一起去吧。”
      
      “体育委员去通知一下你们班主任。”
      
      体育老师一走,同学们的讨论更热烈了,句句不离季郁和张尔。
      
      何亚志目光灼灼地问季郁:“季哥,咱俩是好朋友吧?”
      
      季郁不咸不淡地应道:“所以?”
      
      “我都不知道您老知道怎么处理中暑。”何亚志挤眉弄眼道。
      
      知道何亚志这小子恋爱脑,季郁冷冷地回:
      “是你们没有常识。”  
      
      “不管刚才昏倒的是谁,我都会帮忙。”
      
      何亚志嘿嘿一笑:“我也有份么?”
      
      “废话——”
      话音戛然而止,季郁推开何亚志,抬手接住远处砸来的篮球。
      
      “艹!”何亚志只觉得后脑勺凉飕飕的,他心惊胆战地摸摸头,“差点就砸到我聪明的脑瓜子了!”
      
      季郁眯了眯眼,看见篮球场的黄毛和张冲。
      “张冲。”
      
      何亚志转身,咒骂道:“妈的,这逼肯定是故意的!”
      
      “我知道。”
      季郁用指尖转了转球,随后一脚把球踹回去。
      
      篮球成一道抛物线,完美地砸在了黄毛的腿上。
      
      黄毛膝盖一软,半跪在地上,蹭破了一大块皮。
      
      张冲低头,阴冷地问:“流血没?”
      
      “流了流了……”
      
      季郁不知道他们想搞什么花样,提醒何亚志道:“你今天别打篮球了。”
      
      何亚志哪还敢打,点了点头,说道:“张冲这小子居然回来了,季哥你注意点,他肯定要找你麻烦。”
      
      “嗯。”
      季郁出来透透气的好心情都被毁完了。
      
      他买了瓶冷饮慢悠悠地晃到教室,准备睡个午觉。
      
      顾琮没有去上体育课,在位子上看书,听见脚步声,他头也不抬地问:
        “怎么回来了?”
      
      季郁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是我?”
      
      顾琮:“臭。”
      
      季郁坐下,扯着衣领闻了闻,没有汗臭啊。
      他今天都没运动。
      
      过了会儿,季郁反应过来了。
      顾大少说的该不会是他的信息素吧?
      
      季郁挪了挪椅子,双手搭在椅背上,面对顾琮,问道:
      “顾大少,我的信息素是什么味儿的啊?”
      
      闻言,顾琮指尖一顿:“你觉得呢?”
      
      季郁实话实说:“我觉得是好闻的味道。”
      
      他闻不到自己的信息素,只能闻到别人的。
      想着,淡淡的冷香飘了过来。
      
      季郁舔了舔唇,拧开瓶盖,灌了一整瓶冷饮,心底的燥意却丝毫没有减退。
      
      他犹豫片刻,凑到顾琮面前吸了口气。
      
      顾琮啪的合上书,侧身看着季郁,浅色的眸子闪着光。
      他嗓音微凉,一字一顿:
      “季、郁。”
      
      季郁摸摸鼻子,他觉得顾琮的信息素有点熟悉,可一下子说不出来是什么味儿的。
      凉凉的,甜甜的……
      
      顾琮紧抿着唇,从书包里拿出几本厚厚的书,扔到季郁桌上,接着一言不发地离开教室。
      
      《青少年生理卫生课本》
      《论Alpha、Beta与Omega的差异》
      《性别与成长》
      …………
      
      季郁随手翻开一本,小声嘀咕道:
      “反正都是Alpha,害什么臊嘛。”
      
      接下来几节课顾琮都没来上。
      最后一节自习课,何亚志偷偷摸摸转身,一脸艳羡道:
      “顾大少这是提前放假了么?”
      
      季郁撇撇嘴:“可能是害羞了。”
      
      “什么?”何亚志没有听清楚。
      
      “没什么,”季郁打了个哈欠,转移话题道,“你快点写作业,我睡了。”
      
      趴下没多久,教室门被猛地打开,本来窸窸窣窣的班级瞬间静得落针可闻。
      
      教导主任满脸怒容地出现,目光直射教室后排:
      “季郁,跟我去政教处。”
      
      季郁揉了揉眼睛,散漫地起身。
      
      见他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教导主任怒吼道:“自习课是让你们写作业学习的,不是让你睡觉的!教室是睡觉的地方吗!”
      
      季郁知道这些老师喜欢上来先骂一顿,把人镇住。
      
      他漫不经心地开口:“老师,咱也别打扰大家学习了呗,不是要去政教处么。”
      
      教导主任在江德任职多年,自从当上教导主任,哪个学生看见他不得恭恭敬敬,他还没有遇到过像季郁这样喜欢顶嘴的学生,哪怕说的是事实。
      
      他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眼睛都要冒出火了:“嘴皮子倒挺利索的。”
      “让你去政教处怎么还不走!”
      
      一进政教处,季郁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黄毛膝盖上缠着好几圈绷带,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身旁则坐着个妆容精致的妇人,和黄毛有五六分像,显然是他的妈妈。
      
      王太太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对另一个年轻老师哭诉:“老师,我们家王泰一直很乖的,唯一的爱好也就打打篮球,没想到今天打个篮球,结果现在连路都不能走了。”
      
      “医生说他是软组织挫伤,半月板什么的,反正很严重,学校一定要严惩那个行凶者……”
      
      见教导主任季郁带了进来,王太太立马问黄毛:“儿子,是不是他砸的你?”
      
      黄毛瑟缩了一下:“对……就是季郁。”
      
      见状,王太太提高嗓音:“有妈妈在你怕什么?!”
      “老师你们看看,这个小流氓把我儿子欺负成什么样了!”
      
      黄毛是真怂,上次被季郁打的还没缓过来呢。
      
      教导主任本来就对季郁心生不满,他用力一拍桌子,不分青红皂白就让季郁道歉:“还不快道歉!”
      
      年轻老师顿了顿,小声提醒:“方老师,我们应该……”
      
      教导主任抬手制止:“林老师,这边没有你的事了,你可以去上课了。”
      
      说完,他冷眼瞪向季郁:“王泰已经去医院验伤了,你这次的暴力行为——”
      
      季郁挑了挑眉,打断道:“我可没砸他。”
      
      王太太扔掉手里的纸巾,细眉一挑:“不是你又是谁?”
      “老师你看看,现在的小孩子满嘴谎话!”
      
      季郁:“篮球呗。”
      
      “季郁!”教导主任咆哮道,“少给我油腔滑调!和王泰一起打篮球的几人都说是你!”
      
      “哦,”季郁不急不慢地说,“那你问他们我是怎么拿到球的了吗?”
      
      教导主任被噎的一顿,他怎么可能会问王泰这种问题。
      王泰爸爸在教育局任职,帮学校疏通了不少关系。
      
      王太太拍拍儿子的背,柔声道:“你把事情原委说一遍,好好提醒提醒这种没脑子的人。”
      
      王泰磕磕巴巴地说:“就、就体育课的时候,我和张冲他们在篮球,球不小心飞出去了……然后季郁就砸回来了。”
      
      季郁眨了下眼:“无缘无故我砸你干嘛?”
      
      “因、因为上次在厕所我和张冲把……”王泰意识到不对,连忙改口,“被你揍了顿。”
      
      季郁嗤笑一声:“无缘无故我又揍你干嘛?”
      
      王泰想起张冲的话,抱着腿喊痛:“妈,我脚好痛啊啊。”
      
      王太太面色一肃:“老师,我儿子明显已经不是第一次遭受校园暴力了。”
      
      王泰连连点头:“对对对,季郁打了我两次,张冲也被打了。”
      
      “张冲?”王太太追问,“张家那小子?”
      
      “对!”王泰连忙补充道,“还有监控!”
      
      教导主任拨通电话,让人把张冲叫过来。
      他指了指办公桌上的座机:“今天这事不是道个歉就能解决的了,把你家长都叫过来。”
      
      家长……
      季郁心脏一抽,脸色微白,强作镇定:
      “我没家长。”
      
      教导主任觉得自己抓到了他的把柄,疾言厉色道:“好你个季郁,不知道尊敬师长就算了,连对父母都是这种态度!难怪会变成这种德性,你这样子走上社会就是社会的渣滓!国家的败类……”
      
      “叩叩——”
      门被敲响了。
      
      教导主任扭头,看清楚来人后,神色瞬间变了,笑道:
      “顾琮啊,你怎么来政教处了?”
      “我现在有点忙。”
      
      顾琮站在背光处,掀了掀眼皮,神色漠然:
      “不是要叫家长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季郁:你占我便宜!
    顾琮:你先动手的
    * *
    明天白天会修文哦,晚上才更新(不会有什么大变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