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养的儿子黑化了[穿书]

作者:江小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调查结果显示,如果宿主行为与原著重合时,剧情将会按照原本情节往下发展,无法更改...”
      
      “.........”桑白陷入荒谬无语。
      
      “那我怎么知道,原著里哪条线是好的,哪条是坏的。”
      
      “你给我的资料根本没有这些隐藏的关键线索。”
      
      如果她没有及时发现,赵纪宁早已一步步跟着原本剧情逐渐黑化,每一处未曾察觉的细小改变,都是最后蝴蝶闪动翅膀的那一场飓风。
      
      “所以在你之前。”系统顿了下,平板无波地开口:“已经有三个任务失败者了。”
      
      “.........”
      
      难怪,她不幸祸患的一生,在临死时却遇到了这么一大份幸运。
      果然“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名人诚不欺我。
      
      这样一看的话,她此刻身边处处都是陷阱。因为桑白根本分不清楚丁舒颜的剧情最终指向结果是什么,可能一不注意,就像这次一样。
      
      书里没有花任何笔墨去描写的心理医生,其实是个偷偷喂小孩子吃安眠药的人渣败类。
      这就像一本文篇幅有限,与主角无关的其他剧情在作者脑中构现过却从头至尾都没有在书里展现出来。
      
      桑白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不被重视的配角。
      在这本书里,丁舒颜和赵纪宁自始至终就是不需要前因后果的工具人,后者戏份稍稍重一点,还增加了一点明面上的情节。
      
      所有一切只能靠她自己来摸索。
      
      桑白一边打电话报警抓捕那个心理医生,一边瞥向那个坐在沙发上的孩子,余光注意着赵纪宁动静。
      
      和警察交代完结束通话。
      桑白收起手机。
      
      此时下午六点,夕阳余晖还在,客厅满地橙红,赵纪宁怀里抱着一个旧旧的熊娃娃,抬手打了个哈欠。
      眼睛里涌出泪花,眼眶微红,他强打着精神坐在那,满脸困倦,萎靡不振。
      
      “你这段时间身体不对劲怎么不和我说?”桑白坐到他对面,神情严肃。
      
      赵纪宁露出茫然,一会儿,低下头去。
      
      他还是拒绝沟通,不说话,现在心理医生这条路也行不通了。
      桑白涌起熟悉的无力,她站起身,摆摆手。
      
      “算了,你回房好好休息吧,医生我已经辞退他了,以后不会再来。”她稍顿片刻,又驻足回头,淡声道:“那个药以后不要再吃,对身体有副作用,长期下来就没效果了。”
      
      桑白背影消失在了楼梯口,赵纪宁收回视线,垂目发呆。
      
      那个水有问题他知道,但睡着的诱惑太大,他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好好睡觉了。
      赵纪宁想起桑白最后那句话,最终放弃了心里的打算。
      
      幼儿园开学和大学是同一天。
      
      早上,桑白坐在车里,和赵纪宁一同出门。
      他换上了校服,一身深蓝色制服搭配小皮鞋,肩上还背着一个纯黑真皮书包,头发临走前被阿姨梳理整齐,安静不语的模样像个小绅士。
      
      虽然他如今的情况去上学有点让人不放心,但总比独自待在家里好。
      毕竟桑白去学校后,偌大的别墅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或许在集体里,情况会稍微好一点。
      桑白已经提前和他的班主任打过招呼。
      
      “我晚上来接你。”车子先把他送到幼儿园门口,临下车时,桑白望着赵纪宁嘱咐。
      “有什么事情记得找老师,实在不行,就给我打电话。”她示意他腕上那个智能手表,赵纪宁安静听着,须臾,在桑白目光注视中,很轻地点了下头。
      
      他背着书包下车,在校门被早已等候许久的老师带领着往里走,桑白目送小孩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内,真有种老母亲送自己孩子上学的感觉。
      
      桑白转回脸,吩咐司机开车。
      
      D大校门和兰溪幼儿园的华丽贵气截然不同,古朴高大的拱门矗立,扑面而来的威严庄重。
      黑色奔驰刚刚停稳,桑白才下来,就听到远处传来兴奋一声。
      
      “颜颜,好巧啊。”洛霏穿着短裙上衣青春无限地小跑过来,一把挽住桑白手臂,热情亲切。
      
      “我也刚到,我们正好可以一起进去。”
      
      桑白看着她的脸,脑中才迟迟涌进来一些信息,丁舒颜就读的是本市重点高中,班里大多都是名校预备生,还有不少学生高考后直接进入D大。
      
      因此在这个学校,桑白应该会遇到不少丁舒颜高中同学,而身旁的洛霏就是其中一位。
      
      桑白接收着这个设定,一时间不知道是福是祸。
      
      两人沿着道路往里走,当初填志愿时,丁舒颜为了上大学两人不分开,和洛霏报得是同一个专业,不巧的是,还被分到了同一个班。
      
      洛霏顺着号码牌找到了班级,她分辨两秒后兴奋拖着丁舒颜进教室,“是我们的班号没错了,颜颜,好期待我们的新同学呀。”
      
      没有任何期待并在走神的桑白被她这么忽的一拽拉着,脚下踉跄,直直撞到了迎面走来的一个人身上,她站稳抬起脸,看见了一张英俊又不耐的面孔。还有几分熟悉。
      
      桑白眼神怔怔落在他脸上,脑中本能搜索起他的信息,刚捕捉到些许碎片,就见面前男生皱起眉,露出一丝...厌恶?
      
      “丁舒颜,你走路能不能注意一下?”
      
      桑白:“?”
      她盯着面前的人,终于接收到全部资料。
      
      沈嘉言,他们高中时的校草,篮球队队长,以帅气的外表和高冷的性格俘获了大片少女心,追求者无数,很不幸的是,丁舒颜正是其中的一位。
      并且还在众多追求者中让人印象深刻。
      
      因为最漂亮、最有钱、最死缠烂打。
      
      每天早上送早餐,定期为他准备小礼物,经常在各个场合“偶遇”到他,沈嘉言篮球比赛场场不落,永远是高举灯牌的最热情粉丝...简而言之,就是以沈嘉言为中心转动的忠实迷妹。
      
      桑白忍不住在内心扶额。
      
      洛霏声音响起,“不好意思,我们刚才没有注意,撞到你了沈嘉言。”
      
      女生慌张歉意,满脸诚恳,沈嘉言神情稍霁,缓声道:“没事。”
      
      他再度看了眼一旁还在定定盯着他的桑白,眉头一皱,直接越过她离开。
      
      桑白若有所思。
      
      洛霏扯了扯她袖子,低声提醒,“颜颜,沈嘉言已经走了。”
      
      “哦。”桑白转回脸,她想起什么。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洛霏愣了下,“你说沈嘉言吗?”
      
      “他和我们是一个班,你不知道吗?颜颜。”
      
      桑白:“......”
      这本书里配角的设定真随意。
      
      见桑白不说话了神色沉默,洛霏小心抬眼看她,试探问:“颜颜,你不开心吗?”
      
      她补充,“可以跟沈嘉言一个班,这不是你曾经最梦寐以求的事情。”
      
      “是吧。”桑白面无表情,“我好开心哦。”
      
      洛霏:“.........”真是一点也没看出来。
      
      这半堂课,话题都是围绕着沈嘉言的。
      大概是对桑白突然的冷淡感到惊奇,洛霏打开了自己手机,给她展示着里头拍摄的照片和视频。
      
      各种第三视角捕捉的丁舒颜沈嘉言同框。
      
      林荫道上,女孩羞涩低头跟面前高大男生说话。
      篮球场,丁舒颜高举写着沈嘉言名字的灯牌蹦跳起来,双目兴奋凝望场中穿篮球服的人。
      跑道一侧,她冲他递出手里的水。
      
      “这些都是你以前让我拍下来珍藏的照片。”相册往后滑,洛霏点开了一个视频。
      
      是沈嘉言过生日时,丁舒颜为他准备惊喜,里头少女脸蛋红扑扑,充满爱意望着身前走过来的男生,向他举起双手献上早已准备好的包装精美的礼物,紧张期待。
      微微晃动的镜头中,男生视线低垂盯着面前的礼物,皱起那张好看的脸。
      
      “丁舒颜,叫你不要再弄这些了,花里胡哨,我不喜欢。”
      
      桑白:“.........”袖子里的拳头已经握紧了。
      
      视频到这里停止,洛霏收起手机,打量着桑白神情。
      桑白在回忆着方才内容。
      视频里那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陌生又熟悉,至少桑白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脸上出现那种表情。
      痴迷、爱慕、没有尊严底线。宛如一个自我沉浸陷入爱情的盲目少女。
      
      桑白深吸一口气平复,无法直视这段对于她来说堪称黑历史的经历。
      
      “删了吧。”她最后冷静地对洛霏说道。
      
      ......
      
      桑白是第一次坐在这样的大学教室上学,以前的她在读高中时就开始长时间请假,后来身体每况愈下,没来得及参加高考,就办了休学手续。
      
      过程体验略为新奇,身体里有丁舒颜残存的记忆在,专业方面的知识接收起来并不困难。
      桑白很快适应了这个新环境。
      
      她第一次觉得穿过来是件还不错的事情。
      
      一天结束,天边微红,操场红白相间的跑道被夕阳渡上一层光,远处绿草如茵。
      篮球场上气氛火热,女生下了课,三两结伴往那边走去,话里掩不住兴奋。
      
      “有学长在那边打球,快点,不然就占不到前排了。”
      “听说沈嘉言也在。”
      “啊啊啊啊他好帅的!”
      
      桑白收拾书包准备离开,洛霏在旁边挽住她,“颜颜,你不去看吗?”她眸中困惑:“沈嘉言今天在操场打球。”
      
      “我现在没空。”桑白干净利落地单肩背起书包。
      
      “我要去接我家小孩放学了。”
      
      “小孩?”她微愣,“你家那个亲戚吗?他在上学了吗?”
      
      “嗯。就在隔壁幼儿园。”桑白点头。
      
      “那好吧。”洛霏失望地放下手,“那我不和你一起去了,我待会还有点事情。”
      
      “好的,回家注意安全。”桑白挥手同她告别,径直往校门口走去。
      
      洛霏在原地站了会目送她身影远去,紧接着,班里另一个女同学走上来同她打招呼。
      
      “洛霏,要一起去看篮球比赛吗?”
      
      她回过神,微笑颔首,“好啊。”
      
      今天开学第一天,下午几乎没课,桑白过来时,幼儿园内还是安静清幽的,远远传来正在室外活动中的孩子们笑声。
      
      她索性在旁边咖啡厅稍坐等他放学。
      
      兰溪幼儿园放学时间是五点,打铃声隐约响起,桑白离开路过吧台,旁边正挂着新品猫爪蛋糕的宣传照片,圆乎乎可爱的小爪子憨态可掬。
      
      桑白瞅了眼,把保鲜柜里的最后两份都叫柜员打包带走。
      
      放学点的幼儿园门口十分热闹,早已等候在那的家长占据道路,桑白悠闲站在一旁,等里头冲出来的小孩一个个被家长认领走人群稍散时,才直起身,目光在四处张望。
      
      雕花铁门内,一道穿着制服的小身影背着书包慢吞吞走出来,赵纪宁显然和周遭的孩子格格不入,他脸庞过分雪白可爱,上面却丝毫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童真。
      
      他像个小大人,黑眸沉静,无任何起伏波澜。
      
      身边的家长不由纷纷对他投去目光,忍不住好奇端详,在一片打量中,桑白突然出声,温柔又和蔼的老母亲语调。
      
      “宁宁。”
      
      赵纪宁原本默默低头走路的身子莫名一抖,猛地抬起脸,双目圆睁。
      
      桑白笑得一脸慈爱。
      
      “我来接你回家啦。”她冲他晃了晃手里提着的猫爪蛋糕。
      
      “还给你买了小蛋糕,想妈妈了吗?”
      
      路人震惊。
      
      赵纪宁:“.........”
      
      桑白今天穿了衬衫短裙,青春无限,那句妈妈一出,场面诡异的安静住。
      
      “丁舒颜,你怎么在这?”一道乍然响起的男声打破沉寂,桑白看过去,视线闯入一张今天在她眼前刷过无数次的脸。
      
      沈嘉言站在不远处,手里牵着一个小孩,难以置信盯着她,眉心皱成深沟。
      下一秒,他大声叫道:“你跟踪我?”
      
      桑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桑:求问怎么辟谣,在线等,挺急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