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养的儿子黑化了[穿书]

作者:江小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大概是桑白那通火发得突然。
      回来没多久,洛霏再次联系了她,手机开着免提放在桌上不远处,里头声音柔弱甜美,带着丝许忐忑。
      
      “颜颜,你今天是不是生气了?我不太会说话,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桑白撑着下巴,单手搅着面前杯里的咖啡,随口问。
      
      一旁正在电视机前面专注堆乐高的赵纪宁听到动静,转头过来看她一眼。
      桑白对他笑笑,同时伸手挥了挥。
      
      赵纪宁马上收回视线,低头认真拼着身前零件。
      
      洛霏娓娓道来,“我只是想能帮上忙,我有个表哥是心理医生,上次见到他时向他咨询了一下,像你们家亲戚这个情况,最好是找专业人士采取治疗,因为他年纪还小,如果不及时疏导,可能会留下很久很久的阴影...”
      
      她犹豫了下,像是不忍,轻声道:“也许是一辈子。”
      
      桑白手指轻点在桌面,面上沉思,许久后,“我知道了。”
      
      她顿了顿,“谢谢你,菲菲。”桑白用着丁舒颜对她的称呼。
      “之前是我过激了,我会考虑你的建议的。”
      
      挂完电话。
      虽然现在不知道洛霏这个人设到底如何,但她的话确实提醒了桑白。
      
      赵纪宁目前的情况需要的不是感化和温暖,他应该需要一个专业的心理医生。
      
      “幸运的人用童年来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来治愈童年。”
      
      曾经网上很火的一句话,桑白觉得颇有几分道理,与其让赵纪宁用他一生来治愈童年,不如在一开始就解决掉这个根源。
      
      桑白开始着手挑选国内的心理医生,丁家秘书送来很多份资料,医生生平履历还有曾经治愈的患者案例十分详细呈在上面,她在书房呆了一上午,头昏脑涨。
      
      落地窗外阳光灿烂,微风和暖。
      桑白从电脑桌前站起来,揉揉发涩的眼睛,踱步出门。
      
      赵纪宁不知道去了哪里,四处不见他的踪影,他这些日子安分得很,完全没有惹事,乖得一点也不像原著里那个可怕小反派。
      
      当然,毕竟两人井水不犯河水。
      丁舒颜那些乱七八糟的“好朋友”没再过来添乱,桑白也守着那条线,在赵纪宁的安全范围之内,从不越矩。
      并没有像洛霏提议的那样,刻意的找机会和他相处亲近,培养感情。
      
      除了上次突然大发善心给他买了一堆蛋糕。
      桑白纯属是觉得他有点可怜。
      
      如果不是她穿过来,丁舒颜大概真会如洛霏所说,想尽办法和他亲密互动,培养两人的姐弟感情。
      设想一下,假如是自己讨厌被人碰触接近的情况下,有个人不管不顾要陪你玩、哄你睡觉、时不时还进行亲密肢体接触。
      这确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沉浸在自我感动中不合时宜的善良,就变成了利刃,总有一天会出鞘见血。
      
      桑白同情丁舒颜,也同情赵纪宁。
      
      她不介意,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对他稍微好一点。
      
      桑白背着手散步,不知不觉走到了花园,盛夏刚过,园子里盛开了大朵大朵色彩明艳的花,在微风摇曳中簇拥在一起,十分养眼。
      
      她随意漫步在绿丛花朵间,不经意走到了一处偏僻角落,这里打理得没有其他地方精致,四处可见绿色杂草,然而在这片不起眼的偏角,靠近墙壁处,却盛开着一片的艳丽花朵,长长的根茎,红色、白色、黄色...花瓣层叠,展开成圆形状,分外漂亮。
      
      这似乎就是赵纪宁每天拿着小锄头侍弄的那块地,没想到,竟然都开花了。
      
      桑白忍不住伸手轻拂,指间触过一片片娇嫩花瓣,心生喜爱,不禁俯下身去细嗅清香。
      
      她抬头的一瞬间,恰好看见不远处的园丁,桑白好奇询问。
      
      “大叔,这是什么花?”
      
      园丁看清桑白触碰那些花的手,脸色稍变,连忙开口:“小姐,那是虞美人。”
      他赶紧提醒她:“这些花是有毒的,最好还是别碰,尤其是种子,误食了会引起中枢神经系统中毒,更严重还会有生命危险。”
      
      桑白:“.........”
      她就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个小反派能有什么好心思。
      连种个花都是毒花!
      
      桑白仿佛被电击般飞快收回手,觉得上一刻同情赵纪宁的自己就是原著里丁舒颜二号。
      大意了。
      
      尽管大叔说简单碰一下这个花不会有什么影响,桑白回去还是用肥皂仔仔细细洗了两遍手。
      转到客厅时,看见了赵纪宁的身影,他最近沉迷手工,屋子里多了不少拼凑出来的模型,他今天似乎在拼一个底座,散落的绿色格子旁,还放着一把塑料美工刀。
      
      桑白想到刚才的事情,心里有点来气,一边擦着护手霜,一边走到他跟前。
      她挡住大半光线,影子投了下来,赵纪宁抬起脸,眼神安静询问。
      
      “园子里的花是你种的?”桑白皱着眉头,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赵纪宁无声默认,头轻轻朝旁边一偏,稚嫩的脸颊,干净眸子,看起来天真纯良。
      
      “那个花有毒你知道吗?”桑白直接忽视,气势汹汹。
      “种在家里太危险了,我打算叫园丁给换掉。”
      
      面前小孩脸上的可爱纯真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赵纪宁沉着眼,紧绷着唇,用那双乌黑深不见底的眼珠注视着她。
      
      须臾,他一把推开身前的模型,堆建到一半的格子轰然倒塌,赵纪宁站起来,拿起了旁边的那把美工刀。
      
      桑白陡然一惊,条件反射后退了一大步,伸手环住自己,警惕瞪着他,呈现防备的姿态。
      
      赵纪宁没有情绪地扫她一眼,接着指腹轻轻推开手中的美工刀,泛着冷光的刀刃从刀轨中推了出来,冰凉锋利,仿佛阴冷毒蛇缓缓露头。
      
      站在离她半米处,赵纪宁拿着刀一动不动,没有表情盯着桑白。
      
      她一瞬间屏住呼吸,毛孔倒立,紧紧注意着赵纪宁的动作,浑身开启十级戒备。
      
      如果他真的要动手,桑白高度防卫,分神想,不管怎么样,打起来她一个成人肯定是占优势的,除非原著光环加持,作者让她死,她不得不死...
      桑白想到这里,莫名瑟瑟发抖。两人互相对峙,大约过了一个世纪,赵纪宁动了。
      
      “!”
      桑白瞳孔放大,正要飞速出手制服他的那一刻,只见阴沉着脸的小反派拿着刀子与她擦肩而过。
      
      “.........”
      
      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桑白眼睁睁看着他走向花园,隔着两道墙壁的距离,隐约听到那里传来割裂的声音,好像有什么植物倒地。
      
      桑白心头重重一跳。
      
      不会吧,赵纪宁真的把他那些花都砍掉了?他辛辛苦苦种了这么久。
      想到这里,桑白又不受控制涌起愧疚和心虚。
      
      她连忙拔腿出去。
      
      熟悉的花园一角,四处狼藉,绿植被从底端割断,东倒西歪摔在地上,而前方,那片艳丽的花依旧怒放。
      
      赵纪宁把他花儿旁边的植物都清理掉了,空出一圈光秃秃的地带。
      
      桑白环顾着四下,土地裸露出原本的褐色,寸草不生,那片花突兀立在中央,和打理整齐有致的花园格格不入,明晃晃昭示着它的特殊。
      
      赵纪宁手里依旧拿着那把小刀,垂在身侧,站定不远处看着她。
      他额上有亮晶晶的汗,眼睛却格外黑,一动不动瞧着她,仿佛在说。
      
      “看,现在没有人会不小心闯入了。”
      
      毕竟它们是如此的招眼反常。
      看见的人首先会停留在原地观望打量。
      
      太过美丽异常的东西总会引人忌惮。
      
      桑白看着面前倔强站立的男孩,低下眼,抬手揉了揉额。
      
      她低声道:“好了,不动你的花,我明天叫园丁给这里立一个警示的牌子。”
      
      就叫:此花剧毒,勿碰?
      似乎也还行吧。
      桑白想着。
      
      赵纪宁的心理医生最终定下了一位人选。
      海外名校毕业,履历辉煌,归国开设了自己的心理诊所,业内口碑极佳,对赵纪宁这种情况有着丰富案例经验。
      
      两人吃饭时,桑白状似随意提起这件事情。
      
      “我给你找了个心理医生。”
      
      赵纪宁吃饭的动作一顿,抬眼看他。
      
      “先试试。”桑白直视他,“如果你觉得不舒服,再和我说。”
      
      赵纪宁听完没什么表示,继续低头用餐,桑白目光停留几秒,从他身上收回。
      
      医生是第二天上午来的,赵纪宁和他单独在书房待了半天,出来时,房间悄无声息,桑白从门缝往里望,赵纪宁躺在椅子上,睡得正熟。
      
      面前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医生同她微笑开口:“他好像一直没有好好睡过觉了,所以我让他稍微休息了会。”
      
      “这样子。”桑白点头。赵纪宁确实经常会做噩梦,睡眠质量很差,总是断断续续,有次夜里她被渴醒起来,恰好看到沙发那头的他猛地睁开眼,惊魂未定。
      
      她好奇问:“你怎么让他睡着的?”
      
      “一些简单的小办法。”男医生神秘一笑,并不打算细说。似乎是他们专业的东西不能和外人提起。
      
      桑白见状没再追问,只是问过赵纪宁的情况后送了他出去。
      医生情商很高,每次来都能谈笑风生,并且表示赵纪宁的情况正在缓解,但治疗是个慢性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
      
      桑白不疑有他,赵纪宁在接受治疗之后确实平静了很多,极少会出现上次那种突然过激的行为,只是每次在医生走后,他都会睡着,但精神状态却看着比以前更差了,白天也开始打呵欠,容易疲惫。
      
      桑白上辈子住在医院,打交道最多的人就是医生,她也见过很多心理有问题的病人,出现这种情况的,一般都是服用了镇定药物。
      
      虽然觉得荒谬,桑白还是给书房装了摄像头。
      
      第二天,那位医生再度来临,桑白坐在电脑后面,看到了全过程。
      
      他先是象征性问了赵纪宁几个问题,没有得到回应后,笑容如常的递给他一杯水,赵纪宁喝下不久后,就沉沉睡去。
      
      待他离开,桑白立刻拨电话叫了家庭医生过来,杯子里的水被他清理干净了,赵纪宁血液中却被检查出来带有安眠药成分。
      
      桑白震惊,原著里,丁舒颜也为赵纪宁请了一位心理医生,并且这位医生一直伴随他在丁家,直到丁舒颜死亡。
      
      书里面说赵纪宁患有严重失眠症,到成年后几乎整夜整夜睡不着,任何药物都已经产生免疫力对他没有效果。
      算一算,如果从这个时候就开始有药物史,出不了几年,身体就会产生抗体。
      
      桑白昏头转向呼唤系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剧本,里面还隐藏着这种剧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