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养的儿子黑化了[穿书]

作者:江小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赵纪宁被她直接戳穿,之后一路都很低沉,不言不语,垂着脸,没什么表情。
      桑白从最开始“被他主动肢体接触”的惊奇感中消失,恢复原样,捧着一杯奶茶吧唧吧唧,嘴里毫不客气的嘲笑。
      
      “哎呀,其实怕鬼也没什么的啦,我小的时候也害怕呢,像你这个年纪很正常。”她落井下石完,还要分出一眼去看当事人神情。
      
      见赵纪宁没啥反应后,又开始变本加厉。
      
      “我都事先提醒过你了,偏偏要逞能,你看吧,万一回去又做噩梦了可怎么办,我可不想再睡沙发了。”
      
      这话虽然不假,但属实欠揍得很。
      赵纪宁对她怒目而视,气红了眼,中途他胸脯几度起伏,好一会,才冷静平复下来。
      
      接下来桑白说什么他都没反应了,像是把自己封闭起来,失去感知,任何外界变化都引发不了他的波动。
      小假人似的板着脸,背着书包,浑身木然。
      
      桑白有些遗憾地咂咂嘴,终于闭上。
      
      两人走到了过山车,桑白要买票,这次她郑重其事地询问了一遍赵纪宁,一副为他着想的苦口婆心。
      
      “你想清楚了?过山车可不比刚才的鬼屋,那是真真切切在空中的,你抬头看看,到时候就和上面的那些人一样。”桑白伸手一指,头顶弯曲轨道中刚好驶过一辆呼啸的过山车,车身堪称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上头乘客尖叫声撕心裂肺。
      
      她收回视线,自己都不由抖了抖,一看旁边赵纪宁,小脸淡定麻木如常,甚至没有多看一眼,脚步极其坚定跟着队伍往前。
      
      行吧。
      
      她出于成年人的善良最后还是特地劝告了一句。
      
      “我是一点儿也不怕高的,但是你就不一定了,做人凡事都要量力而行。”
      
      桑白觉得自己仁至义尽,但赵纪宁似乎丝毫不买账,她正准备带他上车,售票姑娘在窗口后头忙碌,眼睛一瞟桑白脚旁的赵纪宁,司空见惯的平淡语气。
      
      “幼童不能乘坐过山车。”
      
      “啊?”毫无常识的桑白诧异,指指赵纪宁强调道:“妹妹,你别看他看起来才三岁,其实已经六岁了!”
      
      “.........”
      
      “和年龄没关系,身高不满一米四都不能坐。”对方铁面无私下了判决,桑白再度看看赵纪宁,摇摇头,眼神变得无比惋惜。
      
      “那完蛋了,看来你未来几年都坐不了了。”
      
      “.........”
      
      从售票口出来,桑白美滋滋拿着自己的那张票,再看了眼旁边这个拖油瓶,目光在周围一转,不假思索地指向右手边那个甜品屋。
      
      “你去那里等我吧,我玩完了就下来找你。”她兴奋得紧,迫不及待地就领着赵纪宁过去。
      
      把小孩安置在靠窗的一个座位上,桑白给他点了冰淇淋和小蛋糕,一起端过来放到赵纪宁面前后,她充满期待地朝他挥挥手,欢快地朝过山车奔去。
      
      “我走啦,你好好呆在这别乱跑~”
      
      赵纪宁小身子端坐在高椅上,双腿腾空,看着那道女生的身影欢快地远去。
      盛夏阳光明艳得过分,外头金黄明亮,她白衬衫的下摆被风鼓起,像是一只迎风而飞的凤尾蝶。
      
      过山车全程两分半,排队花去十几分钟,从坐上到落地也才短短一百多秒。
      桑白扶着栏杆下来,捂着胸口脸色苍白,反胃想吐,两条腿还在打颤。
      
      她回想着方才“毕生难忘”的独特经历,恨不得穿到半小时前还在买票的自己身上,打醒满怀期待的那个人。
      
      活了二十年,桑白第一次看清了自己。
      原来她恐高。
      
      没错,上辈子的桑白被限制了一切刺激性的活动,别说过山车,碰碰车她都没有坐过。
      今天一上去系上安全带她就觉得有点不对,待等到车子缓缓前行至高点俯冲下去时,桑白脑子顿时嗡嗡直响,神思空白,心脏一下从胸口提到喉咙,接着全程就没放下来过。
      
      在迎面刮来的呼啸狂风里,她早已宕机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她双目呆滞,嗓子叫得冒烟,扶着墙没走两步忍不住干呕了一声,抬起头时眼里都冒出了泪花,视线朦胧中,她在正前方看到了一道熟悉人影。
      
      桑白再次眨了眨眼睛,终于看清来人,相隔半米处,赵纪宁正站在那儿,微歪着头,眼睛一瞬不瞬地打量着她。
      
      那乌黑透亮的猫眼里微微困惑,仿佛在说,“不是说好的一点也不怕高?”
      没两秒,他打量的视线下滑,落在桑白扶着墙的那只手上,认真端详过后,目光再度对上桑白,安静沉默间,仿佛又在说。
      
      “做人凡事都要量力而行。”
      
      桑白一瞬间深呼吸,费力站直身子,微昂着头垂下眼皮俯视他。
      
      “你怎么在这儿?”勉强端着家长审问的威严语气,却抵不过起伏不定的喘气声。
      
      赵纪宁没有回答,只是停了会,抽出一直放在口袋里的右手,朝她展开,掌心中静静躺着一个冰淇淋甜筒的三角包装纸。
      
      他没有任何多余表示,桑白却秒懂了。
      哦,原来是东西吃完了,所以出来找她。
      
      桑白找到合适的理由,立刻教训,“就算吃完了也不能一个人出来乱跑,你又不会说话,又不认识路,万一走丢了怎么办?真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她像一个尽职尽责的操心家长,情感充沛的言辞间,桑白悄悄调整着呼吸,若无其事地朝前面树下的长椅走去。
      
      双腿还是虚软的,惊魂未定,她此刻亟需休息。
      
      一边教训着赵纪宁,桑白一边不留痕迹地挪到了椅子前,她迫不及待坐下,浑身终于松懈。
      
      “好了,我们先休息一下吧。”她瘫在上面,扯起袖子擦汗。额上不仅是吓出来的冷汗,还有刚才那番惊险情形引发的后遗症。
      
      桑白为自己天衣无缝的演技庆幸的同时偷偷出了口气,忍不住把脸转向另一边小声嘀咕,“吓死我了。”
      
      她拍了拍胸脯,刚要把头转回来时,眼光瞥见了一旁的人。
      赵纪宁坐在长椅上,微垂着头,他以为桑白没有发现,偷偷地撇过脸,朝无人的那侧牵了牵嘴角。
      桑白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顿住半秒,她难以置信叫出声。
      
      “赵纪宁!你竟然在笑我!”她不可思议,瞪大眼,震惊好一会。
      
      “你竟然嘲笑我。”桑白禁不住重复了一遍,盯着他,须臾,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逆、子。”
      
      赵纪宁:“.........”
      
      桑白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小冰块竟然会笑,她更没想到,赵纪宁的第一次竟然是因为嘲笑她。
      老母亲的尊严碎了一地。
      
      桑白气鼓鼓的,也顾不上玩乐,完成任务般带着赵纪宁坐了旋转木马碰碰车顺便咔嚓几张照片,发到家长群里,大功告成。
      
      夜色降临时分,两人准备打道回府,桑白在查看手机里的群聊消息,今天格外热闹,大家都在往里发着孩子照片,不少养眼的亲子组合。
      
      她看得津津有味,没有注意到身旁赵纪宁亦步亦趋的脚步,他怀里抱着在纪念品商店桑白随手给他买的一个兔子玩偶,回头看了眼身后夜幕中五光十色的旋转童话木马,脸上有一丝难以觉察的恋恋不舍。
      
      这是他第一次来游乐园,第一次坐旋转木马,第一次玩这么多奇怪有趣的游戏。
      没有人知道,这一天对他来说是多么的特别难以忘记。
      
      两人离开乐园时,烟火时间刚好到达,后头突然炸开了数不清的烟花,一朵一朵绽放夜空,绚丽灿烂,映亮城堡。
      
      桑白和赵纪宁被骤然响起的巨大砰砰声吸引,不约而同停住脚步回头,烟火绽开的那一瞬间,眼中恰好铺满万般色彩。
      
      我们原本都是一条平平无奇的黑白线,而命运相交的那一刻,火花碰撞,万物迸发,从此世间颜色通通闯入。
      
      -
      从游乐园回来没几天,桑白突然接到了洛霏的邀约。
      
      自上次在家不欢而散后,两人就没再有过联系,这次忽的被她约去逛街,桑白陷入犹豫,最后还是系统提醒。
      
      “正常来说,没有特殊的情况下,宿主的一切行为都要配合丁舒颜本人的剧情。”
      
      桑白懂了。
      就是和赵纪宁无关的其他旁支剧情,桑白都要按照丁舒颜的人物关系来。
      
      “——那我要是不呢?”她生来叛逆喜欢挑战。
      
      “剧情崩坏太多,这个世界可能会紊乱重组,间接导致任务失败。”系统平平常常回答。
      
      桑白:“好的,知道了,会按照你说的去做的。”
      
      约好的那天,一大早桑白就被洛霏电话叫醒,简单洗漱赶到商场时,她已经打扮得从容精致等在那儿,见到桑白,首先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接着姿态亲密走过来,把手里提着的一个纸袋递给她。
      
      “还没吃早餐吧,喏,你最爱的那家三角包和手打豆浆。”
      
      袋子外面还是热的,桑白翻开,里头放着整整齐齐的一份早点,简单别致,分量刚刚好。
      桑白或多或少心里有点触动,她对洛霏态度软化了点,道谢。
      
      “谢谢你。”
      
      “你今天怎么了?还和我说谢谢。”谁料,洛霏却顿时失笑,那双柔美的眸子微微睁大看她,脸上笑容熟稔打趣。
      
      桑白都觉得自己不好意思了。
      
      “没有。”她含糊过去,洛霏也没再追问,两人往里走,洛霏这次是想给她妈妈准备一份生日礼物,所以叫桑白出来给下参考意见。
      
      在商场边走边逛,随意聊了几句后,洛霏挽着她的手,像是随口问起。
      
      “对了颜颜,你们家那个亲戚还和你住在一起吗?”
      
      “嗯在一起。”桑白点点头。
      
      “啊...那他还是不说话,不能被人碰到吗?”
      
      “差不多吧。”
      
      “那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洛霏一脸忧心忡忡,像是自言自语发愁。桑白顿了顿,不由看向她。
      
      “或许,我只是提个建议...”见她不开口,洛霏看她一眼,小心翼翼给出意见。
      
      “让他多出去接触接触人群,会不会好点呢,一直呆在家里的话,也没有大的帮助。”
      
      “嗯?比如呢?”桑白状似思忖,接上她的话头。
      
      “比如报一些培训班或者户外活动,多和同龄小朋友相处,颜颜你在家里也可以经常和他一起玩啊,小孩子都很好哄的,多和他玩几次就熟起来了...”
      
      “但是他不喜欢和别人接触。”桑白说。
      
      洛霏思考了下,“不是有个词叫脱敏治疗吗?你试着和他多亲近亲近,说不定就好了。”
      
      “是吗?那如果你怕蛇,别人把你关在一间全是蛇的屋子里,请问,你以后会改掉怕蛇这件事吗?”桑白松开手,似笑非笑反问。洛霏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颜颜...”
      
      “我今天还有事,你找别人继续逛吧。”她不由分说道,没再多看洛霏一眼,转身离开。
      
      出去商场时路过一家甜品店,桑白看到玻璃橱窗里陈列的一排精巧蛋糕,脚步一顿,拐了个方向进去。
      提着一堆漂亮纸盒袋子回到家,赵纪宁好像刚起床没多久,正坐在沙发上端着杯子喝奶,看起来乖巧极了。
      
      桑白换下鞋,把手里的蛋糕甜品放到他面前,语气难得的和蔼。
      
      “给你买的,吃吧。”
      
      赵纪宁明显怔了怔,手顿住,桑白已经打开包装把里头的小蛋糕都拿了出来。
      巧克力黑森林、草莓奶油、芒果慕斯...
      
      满满当当地堆满了半张桌子。
      像是把整个甜品店都绑架了回来。
      
      赵纪宁拿起小勺子,犹豫两秒,先尝了一口离手边最近的芒果慕斯。
      他认真吃着,感受到了旁边过于直白的目光。
      
      赵纪宁抬起头,正对上一双聚精会神的眼睛。
      
      茶几旁边,桑白单手托腮,无比怜爱地注视着他。
      
      “这段时间真是苦了你了。”
      
      赵纪宁停下进食的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反派:糟糕!糕里有...有毒...(奄奄一息.jp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