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养的儿子黑化了[穿书]

作者:江小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人群一瞬间喧哗。
      大概是赵纪宁的突然发怒让这些人惊讶,他们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望向他的眼神也由单纯逗弄变成了复杂端详。
      洛霏面露委屈,听到桑白的声音,立刻扭头回来看她,眼神低落,看起来有些难过。
      旁边一群人初始的诧异过后,纷纷转变为了指责,他们目光都谴责控诉着那个“罪魁祸首”,毫无疑问,赵纪宁在他们心中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可理喻坏脾气的小孩。
      
      洛霏语气沮丧,掩不住受伤地对桑白解释。
      
      “颜颜,我只是想让他试试这个蛋糕的,真的很好吃,我才尝了一小口。”
      
      她说完,蹲下来收拾着一地狼藉,被赵纪宁打翻的蛋糕摔在了地面,奶油和鲜红的草莓混合成难看的不明状物体。
      
      “对啊,舒颜,霏霏只是想喂他吃蛋糕而已,我们大家都看到了。”
      “没有人欺负他,要怪就怪你家亲戚长得太可爱了,所以让人忍不住想去逗逗他。”
      “不过小孩脾气有点大。”七嘴八舌中,有人干笑一声。
      “好像不太喜欢我们。”
      
      说话声吵闹,看似温和的言语却饱含着成年人的话术,在场唯一一个没有开口的人成为了众矢之的。
      他已经被安上了各种标签,他不会说话,只能安静沉默地忍受着这场关于他的审判。
      
      花园中央,玫瑰盛开,绿色藤蔓缠绕。
      赵纪宁依旧垂目,肩膀瘦弱,脸被遮挡在阴影里,又变成了角落中一团灰暗的影子。
      
      “你喂他吃东西时经过本人同意了吗?”忽的,桑白嗓音突兀插入,她语调没有太大起伏,甚至可以说很淡,但奇异的让整个画面都静了下来。
      
      赵纪宁抬起头。洛霏愕然睁大了眼睛。
      
      “颜颜,我...”她张张嘴,双手抬起无意识摆动两下,终于找到合适措辞。
      “我只是觉得小孩子都喜欢吃甜品,我们家小侄子就很喜欢蛋糕,每次都求让我给他买——”
      
      “可明显他不喜欢。”桑白平静地伸手一指站在那被忽视的赵纪宁,抬眸直视着洛霏。
      
      “是我的疏忽。”女孩沉默半响,眼角顿时红了。她轻声道歉,边上立即响起各种低低议论,甚至还有人直言开口。
      
      “舒颜,你今天怎么和平时不太一样了?”
      “是啊,只是一件小事情不至于吧。”还有小小声的自言自语,却神奇的让所有人都听见了。
      “霏霏都哭了...”
      
      “.........”众矢之的对象由赵纪宁一人变成了桑白和他,那群同学们丝毫不觉得在别人家这么指责主人有什么不对。
      很明显,丁舒颜在他们面前一直是脾气软绵的老好人,完全没有想起自己大小姐的身份。
      
      桑白抽出几分注意力查看着丁舒颜从前事迹。
      
      周末请他们全部人去吃大餐,大小姐不仅忙上忙□□贴给他们拿菜,手里的卡也是随便刷。
      身边哪个“好朋友”看上了衣服鞋子包包,慷慨解囊大方买单。
      每逢休息被热情邀约打卡各种网红店和美食甜点,当然都是她买单。
      
      总结概况,就是一个从小生活在玻璃房子里极度天真的富家女,散财童子,傻白甜。
      果然,她就说,怎么会有人好端端跑去孤儿院领养孩子,重点是领就领了吧,还特意挑了个这么一看就心理有点问题的。
      看来丁舒颜骨子里还有圣母潜质。
      
      桑白冷眼瞧着脑中划过的一幕幕画面。她站在那不说话,一动不动,明明什么也没做,但在场的人就是默默感觉空气冷了下去。
      
      他们愣神,觉得面前的丁舒颜突然有点陌生。
      
      “颜、颜颜,你在想什么呢...?”洛霏小心翼翼端详着她问,打破沉默,桑白回神,视线定格在她脸上,许久,缓缓展露出一个笑。
      
      “没事。”她态度一如既往温和舒缓,目光从面前一圈人身上扫过,最后定格一处。
      桑白朝赵纪宁招了招手。
      “过来。”
      
      周遭陷入安静,赵纪宁仿佛没有听见,沉默尴尬蔓延,像过了一个世纪。
      众人注目中的男孩终于动了。
      
      赵纪宁一步步走到桑白面前,抬起眼,漆黑的瞳孔望着她。
      
      桑白拿出一张纸巾,朝他脸上那团脏污的奶油伸手过去,她才刚动作,还没有碰到他半分,赵纪宁已经迅速躲开,双目不善浑身绷起警惕。
      
      这副样子清晰闯进每个人眼中,他们涌起点点惊讶,桑白习以为常收回手,朝他们示意。
      
      “看到了吗?连我都不能碰他。”她清泠的眸子扫视过一张张面孔,随意定在其中某个女生身上。
      
      “你,之前想去捏他的脸吧。”桑白微抬了下脸,紧接着指向另一个。
      
      “你,想摸他的头。”
      
      “还有你、你、你们,都想动手去逗逗。”
      
      随着她一个个点名出来,那些人露出尴尬,面面相觑间,有人率先出来为自己开脱。
      
      “我们之前不知道...”
      
      “是的。”桑白善解人意地点点头,未等他们松一口气,接下来的话语已经传到全部人耳中。
      
      “那你们现在知道了。”
      
      “我家小孩不喜欢生人,所以今天恐怕是招待不周了。”
      
      少女站在那,言辞间赶客的姿态已经不加掩饰。她没有生气也没有发怒,只是平静从容,像极了一位处事教养完美得体的大小姐。
      
      他们第一次发现,丁舒颜竟然有这么明亮的眼睛,好像能一眼看透他们心中所想。
      
      场面静止几秒钟,离她最近的洛霏率先说话,楚楚可怜的神情间多了些许慌张。
      
      “那颜颜,我们就先走了,你...”她眼光欲言又止看了下赵纪宁,无比诚恳,“帮我和小朋友道个歉,不好意思。”
      
      她开了个头之后,其他人接二连三告别,匆匆离去。热闹来得快去得也快,没过多久,别墅恢复成先前的模样。
      铃兰掩映在绿丛中,花园悄然宁静。
      
      只剩桑白和赵纪宁两人,他在她面前,还没有到桑白腰间,她视线稍一下垂,就落在了他头顶。
      
      两道身影安静站着,风从他们中间吹过,刮起鲜活的气息。
      
      过了片刻,桑白出声:“走吧。”
      她没再看赵纪宁,顾自转身。
      
      “回屋了。”
      
      刚午睡醒,她身上是一件薄开衫,随着行走的动作,长衫柔软的下摆荡在白皙的小腿间。
      她的步调不紧不慢,乌黑发尾轻轻擦过肩背,花丛香气馥郁,她身影隐没在了那栋白色房子里。
      
      小小的赵纪宁仍旧站在原地,眼眸定定望着那处,里头定格的是桑白缩小的倒映。
      
      很多年后,赵纪宁回想起桑白,脑中首先出现的就是这个画面。
      女人穿着睡衣,在柔媚的阳光中走向花房,她的头发柔顺黑亮,小腿纤细雪白,身姿窈窕的像是西方油画里走出的女郎。
      
      桑白回到别墅,第一件事是踢掉脚上鞋子重重躺倒中间那张真皮沙发上。
      她摊开手,长出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
      
      “系统。”她此刻心情复杂万分。
      “当初丁舒颜为什么会被赵纪宁推下楼?”关于这段原著里并没有给出详细解释,当然,这原本就是一本毫无剧情可言的恋爱小说,怎么能要求它有逻辑。
      因此,桑白主观意识把这一原因推在了赵纪宁的反社会人格上。
      
      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看法有些变化,真正去亲身经历这一切之后,书上三言两句的文字变成一个真实无比的世界,各种不曾知晓过的细节每天都会出现在身边。
      
      “原因...我查查。”这个小系统像是才上岗的实习生,听到桑白发问,才茫茫然开始翻资料,她似乎都能听见脑中传来翻阅纸张的哗啦声。
      
      “找到了!”他动静一停,欢呼声还未持续两秒,已经变成犹疑。
      
      “...赵纪宁看着那个女人,心底的厌恶再也按压不住,偌大的别墅只剩他们两人,无论他做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哪怕——”
      “让她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呃...”原模原样念完书里的这段对白,系统也懵住了,桑白闭眼揉了揉眉心,语气没耐心。
      
      “我是让你找原因,不是给我念书。”
      
      “我也不想啊...”大概是第一次被人凶,那道声音都带了委屈哭腔,“我输入问题,搜索出来的结果就是这个,我有什么办法...”
      
      “行了行了。”眼见它下一秒都要嘤嘤出声了,桑白连忙抬手制止,她头大。
      
      “没关系,我自己可以搞定,你先去忙吧。”
      
      “...好吧。”一道吸鼻子的抽泣声,紧接着,嘟嘟两下,桑白耳边终于清静。
      
      她后躺着沙发靠背,目光自然透过落地玻璃投向远处,外头花园一侧,赵纪宁站在草坪上的水龙头前面,踮着脚伸直手去接自来水,细碎金黄的阳光里,他掌心掬着一小捧水,低下头一点点擦去脸上脏东西。
      
      他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和帮助,在自己的世界,他早已成长为一个无坚不摧的大人。
      
      外表只是赵纪宁的一项迷惑工具。
      是最没有价值的东西。
      
      在看到他穿上兰溪私立幼儿园那套学生制服前,桑白还是如此坚定的想着。
      
      有钱人的世界真的无法想象。
      丁家给赵纪宁安排好了一切事宜,包括入学。
      
      别人挤破了头才能拿到一个名额的全市最好的双语幼儿园,赵纪宁简单轻松就进去了,连面试流程都省略。
      
      几岁的小孩,校服都是量身定做,提供尺码之后,开学前半个月会有专门制衣师傅送到家里。
      如果不合身,还可以留出时间调整。
      
      深蓝色日系制服,西装边上手工绣着一圈繁复花纹,内搭白衬衫,复古红领带,连皮鞋都是定做的。
      
      赵纪宁仍旧不爱笑。西式华丽的客厅,红木地板锃亮,他穿着一身整齐正装站在中央,小脸严肃,微抬着手,任凭一旁成衣师傅半蹲在地上帮他调整着袖子纽扣。
      
      像个中世纪冷漠漂亮的高贵小王子。
      
      桑白颜狗本能,没忍住拿出手机咔嚓咔嚓猛拍了几张照片。
      
      察觉到她动作,赵纪宁抬起头,盯着她微不可查蹙起眉心,眼里似质问。
      
      桑白收回手,无比坦荡地回视了过去。
      
      “我先声明,这不是偷拍,只是一位母亲想要给自己儿子留下珍贵的童年记忆。”她说完,感慨地摇了摇头,情真意切。
      
      “真是母爱如山。”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