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养的儿子黑化了[穿书]

作者:江小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这一路上赵纪宁都在生闷气,全程扭头看着窗外,散发着自闭的气息,浑身写满了别惹我。
      
      桑白时不时用余光打量着他,瞅几眼又收回。
      
      车子一路平顺行驶到学校门口。
      赵纪宁拉开门,迫不及待想要跳下车。
      
      在他下去前一刻,桑白眼疾手快拽住了他书包带子。
      小孩身体往后重重一倾,就这样不上不下卡在半空中。
      
      赵纪宁双手抓住车门框稳住身子,恼羞成怒扭头瞪她,气上加气。
      
      “别气了嘛。”桑白哄他,笑眯眯的,“我不是故意的。”
      
      她说起甜言蜜语来,真诚得看不出丝毫作伪痕迹,明艳的脸上弯起两道月牙,“因为你太可爱了,我一时没有把持住。”
      
      脑中“轰”的一声,赵纪宁感觉自己脸颊发烫,他抿紧嘴角,刚要甩开她,衣服口袋就感觉被塞进来一个什么小东西。
      
      赵纪宁低头,自己深蓝色西服外侧正插着一个棒棒糖,粉色包装,草莓味的。
      
      桑白声音甜甜响起,“给你一颗糖,今天都要有好心情哦。”
      
      .........
      
      话剧排练在下午,大礼堂今天没有其他班级,顶灯亮堂,座椅空旷。
      桑白到时,班里同学已经在彩排对台词,洛霏作为这次总导演加编剧,正手卷着剧本指挥着两个男女主演。
      
      她穿着衬衫窄裙,干练十足,女主角是班上一个文静的女同学,乖乖听她讲着戏,沈嘉言在一旁也难得温顺,垂着眼睫,头顶灯光阴影打下来,侧脸线条无可挑剔。
      
      旁边不少女生在偷偷看他,不自觉屏住呼吸,抓紧机会欣赏这大好男色。
      
      只可惜,一道不长眼的女声出现打破这份美好时光。
      桑白怀里抱着一箱硬纸板,颇有些费力地出声问:“这些就是我们的道具了吗?”
      
      “啊,对!”洛霏连忙中断话头,对她回道。
      
      她说完,赶紧转过脸,和面前的男女主角结束了这段讲戏,“你们两个先对着,我去弄一下道具。”
      
      洛霏小跑了过来,大致给桑白解释哪些形状的硬纸板有什么用,让她自行发挥在上面绘制图案,要求不高,能让观众大概看懂场景就行了。
      
      桑白了然,抱着这箱东西在旁边找到合适位置,架起画笔摊开颜料后,就开始动工。
      
      舞台处热闹拥挤,各种角色工作人员在上面排练对戏嬉笑,沈嘉言大概捋顺了自己戏份后,揉揉胀痛的太阳穴,余光不期然落在了礼堂一角。
      
      那一处被顶上光束笼罩,清冷明亮,穿着白衬衫的女生坐在其中,手握画笔,安安静静在面前巨大的纸板上绘制着图案。
      
      她眼眸专注,脸庞沉静,神情是前所有未的认真。
      
      不说话时的丁舒颜,仿佛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沈嘉言脑子不知道被什么东西蛊惑,无意识朝她走了过去。
      
      “你在画什么?”桑白被耳边突然出现的声音惊到,她停下笔仰头,看见了身侧的沈嘉言,他站在那,微垂脸打量着她画上的内容,男生额前刘海垂下几缕,被阴影切割的五官仿佛漫画里的主角。
      
      桑白欣赏了几眼他这副优越皮囊,语气倒显得正常。
      
      “你们的道具。”她提起画笔比划了下,“公主跳楼时那一幕。”
      
      他们这个剧本是洛霏原创的,剧情新颖浪漫,添加了不少美学元素,不同于从前那些俗套老土的剧情。
      不得不说,洛霏还是有几分才华。
      
      桑白绘制的正是公主从关押她的城堡里跳下来的那一幕,月光下的大海,海鸥在上空盘旋,一轮透明月亮挂在城堡的尖角上方,穿着公主裙的少女从窗边跃下,裙摆和发辫被扬起在空中。
      
      正式表演时,原本只需要有简单背景就行了,但是桑白画到一半灵感就控制不住,手底下不知不觉把脑中画面全部呈现了出来。
      
      沈嘉言目光定定落在那副画上,他看过剧本,前几分钟才在和女主角对戏,对这一幕可以说是烂熟于心。
      但桑白的画不同于简单的文字和任何的表演画面,那是一种难言的浪漫。
      
      像动画,像童话。
      是只存在于另一个国度的轻灵美妙。
      
      他视线不由落在桑白侧脸,她仍旧专注地拿着画笔在修改上面细节,全然未曾察觉到他的注视,记忆中那个被他随意一看就红了脸的人,是真真正正彻底消失不见了。
      
      眼前的桑白,就像她画中呈现的画面一样,美而独立。
      
      不知为何,沈嘉言心中涌起几缕说不清道不明的落寞。
      
      丁舒颜的绘画功底十分扎实,桑白无师自通,外加她从小被动漫电影浸染的大脑,大致翻过剧本便已经烂熟于心,创作无比迅速。
      
      不过大半个下午,几个主要场景的背景已经绘制出来了,成品一出来,其他人纷纷涌来看,不一会,身边围满了赞赏称奇声。
      
      “我觉得我们这次第一名稳了。”一男同学摸着下巴点头,满脸高深莫测盯着画。
      
      “哇,这背景感觉画得比我们实物还要好呜呜呜。”是那位乖乖巧巧的女主角,看完后不禁掩唇呜咽。
      
      “绝了,这次的剧本演员再加上道具,顶配,亮瞎他们的狗眼。”七嘴八舌的议论和夸赞。
      
      洛霏盯着人群中俨然成为了主角的桑白,扬起嘴角,笑得有点不自然。
      
      “颜颜,你怎么把人物也画出来了。”她目光看向大海和公主,语气无比委婉,“这样会不会太耗费时间了。”
      
      桑白还没来得及回答,旁边已经迫不及待插进来几道声音。
      
      “我觉得加上去好像更有感觉一点哎。”
      
      “加一,观众更容易被带入到剧情里来。”
      
      “而且舒颜画得好好哦!”说话的人面带崇拜看着桑白,已经变成了她的小迷妹。
      
      洛霏不说话了。桑白在端详着自己的画作,目光未曾从上面移开,神情寻常地解释了一句。
      
      “我只是刚好有了灵感,就顺手画上去了,后面应该会比较简单。”她舒展眉眼,懒洋洋一笑,
      
      “毕竟我只是个业余道具师罢辽。”
      
      其实还是懒。
      以桑白的性子能超常发挥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全凭感觉做事。
      
      “颜颜辛苦了。”洛霏已经调整好情绪,冲她温柔安抚完,视线打量着周围一干人,佯怒训斥:“你们看完可以继续去做自己的事了,都赖在这里干什么?”
      
      她话音落地,围观群众顿时嬉皮笑脸纷纷散去,桑白忍俊不禁,刚想要继续追赶进度,包里的手机忽然嗡嗡震动起来。
      
      掌心震颤通过肌肤传到胸口,桑白莫名涌起一种不祥预感,她垂下眼,看到了来电显示。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赵梓言慌慌张张的孩童音透过电波无比清晰地传进桑白耳中。
      
      “姐姐!你快来,赵纪宁被那些人关进柜子里了!”
      
      ......
      
      礼堂内,众人只看到方才还淡定调笑的桑白一瞬间变了脸色。
      她迅速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连面前的画板都无暇顾及。
      
      桑白简单提起背包,紧抿唇,神情是前所未有过的严肃。
      
      她和洛霏匆匆道别,小跑冲出去。
      
      “丁舒颜——”
      
      沈嘉言在门口追上她,一把抓住她手臂,微喘气:“是幼儿园出什么事了吗?我能不能帮上忙——”
      
      他话还未说完,桑白已经挣脱掉他,头也不回。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幼儿园这节课是自由活动,班主任小李老师临时被叫去开会,另一位负责看护的老师还没有过来,小朋友在自行玩耍,但不知怎么,赵纪宁就被关了起来。
      赵梓言是躲在厕所里偷偷给她打的电话,桑白从小孩颠三倒四的几句话里得出基本信息。
      
      她以最快速度赶了过去,抵到园内时,场面已经被制止住。一地凌乱的活动室,散落着玩具积木,旁边的立柜门大开着,里头空荡。不远处角落,赵纪宁缩在那里抽噎不止,仿佛陷入魔怔,对外界周遭浑然不觉,无意识紧抱住自己的身躯在所有人目光下细微颤抖。
      
      一旁老师束手无策,面对桑白的注视有些愧疚垂下,同时场中还站着几个小孩子,一副被训斥过后却仍旧高傲的模样,扬着脑袋,丝毫不见悔意。
      
      桑白眼神冷冷巡视过面前一圈,然后定在那位女老师身上,开口:“是哪几个人做的?”
      
      “这位家长...”她有点惶恐,意图出声劝阻,桑白径直打断她,眉间不耐。
      
      “你只要告诉我是哪几个人就可以了。”
      
      女老师挣扎了一番,才犹豫着伸出手,试探指了指,正是此刻站在那高高在上的几个小男孩,在对上桑白视线后,退缩了几秒,又飞快有恃无恐起来。
      
      “你别生气,这只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待会等他们家长过来大家再好好谈谈...”女老师柔柔弱弱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态度间已经明晃晃昭示出他们身后家庭的“不一般”,想以最大可能把这件事情简单带过,和平解决。
      
      桑白置若罔闻,目光打量着这间教室的每个角落,然后,在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时,动作迅速地出手,把那几个小孩一把拽起,拖到了那间柜子前。
      
      哭闹叫嚷顿时响彻天际,尖利刺破每个人耳膜,女老师慌张过来想阻止时,桑白已经干净利落把他们通通都塞进了柜子里,接着拿着钥匙果断把锁头一转,咔嚓一声,伴随着柜锁落下的声音,桑白把手里钥匙从窗口轻飘飘扔了出去。
      
      “宁宁,我们回家。”
      
      死一般的寂静中,桑白走向那个角落中的小孩,蹲下身,从地上艰难地把他抱起。
      沉浸在自己世界昏昏沉沉几乎失去意识的赵纪宁似有所感,抬起脸,上面泪水斑驳,眼眶红肿。
      
      他模模糊糊分辨出了桑白的样子,下一秒,抽泣了声,伸手委委屈屈圈住了她的脖子。
      
      赵纪宁低下头,把脸埋进了她怀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要入V啦!千字三分很便宜,还是希望小天使能支持一下正版QAQ
    顺便为下本文求个收藏!点击作者专栏即可,收藏一下不迷路开文早知道qwq
    《网恋吗?我超有钱》
    阮新芽最近沉迷了一个小学生游戏,然而没过多久,就在游戏里被人骂到退游。
    消沉几天,她心灰意冷开了个小号打算从头开始,结果从铂金局随手拉了个路人却被带飞。
    一时带飞一时爽,一直带飞一直爽。
    就在阮新芽想死死抱紧这条金大腿不撒手时,才发现这个操作秀到飞起的路人,却是某平台知名主播,双国服大佬。
    *
    又神直播三年,低调神秘,唯一带过的粉丝是榜一那个土豪小姐姐,弹幕纷纷忍不住刷。
    “只要砸到榜一就能被又神带吗?姐姐可以妹妹也可以!”
    安静几秒,男生清澈低磁的声音传了出来,似无奈解释。
    “没有,是认识的小朋友。”
    阮新芽登顶国服孙尚香,因为一个视频走红被平台挖去直播,和某男主播双排开播第一天,江璟佑的直播间被粉丝刷屏。
    “又神,你的软软妹跟别人跑啦!”
    人间甜妹.三坑大小姐X温柔一刀.神颜业余主播
    三坑:JK、lolita、汉服。
    “本小姐才是你废墟之中唯一的信仰。”
    ——王者荣耀孙尚香。
    刚开始,阮新芽只会玩玩小辅助。
    [软软超甜鸭]:杀我AD别杀我。qwq
    后来,她操纵着游戏里肩扛火炮的双马尾少女大杀四方。
    [打爆你狗头]:恕我直言,对面都是弟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