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撩我的都被气死了

作者:上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所以我穿的是一本书?”

      祁琅倚在舱门旁,隔着窗户往外望,穿过一望无际的机械城市,随着战舰的渐渐下降,一片磅礴恢弘的宫殿群渐渐放大。

      一切都非常真实。

      “不是的哦。”

      小奶音认真地解释:“这是另一片真实存在的时空,如果硬要折算的话,大概在你所处的地球时代的一千年后,在这个庞大的星海时代,人类的政治体系仍是地球体系的延续,包括帝制、联邦制、共和制、甚至全民主制等等。”

      “其实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祁琅摸了摸下巴:“我以为人类走入太空之后,会遇到很多外星人,千年杂交之后大家都生活在一起了。”

      小奶音说:“在人类进行宇宙扩张的过程中是遇到过其他外星生物。”

      祁琅来了兴趣:“然后呢?”

      小奶音可疑地顿了顿,慢吞吞说:“...被吃掉了。”

      祁琅:“...…”

      祁琅:“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哈哈哈。”

      小奶音:“...…”

      祁琅:“...好了我知道了,来咱们继续下一个话题。”

      两个人默契的转移了话题,于是小奶音就开始给祁琅讲圣利安帝国的辉煌历史。

      “源能量的存在,使得人们将更多目光投入个体自身力量的强大,强者为尊逐渐成为贯彻整个星海的法则,军人的地位空前高涨,尤其是圣利安这种老牌军事帝国,军权在特殊战争时期足以让政权为之让路。”

      小奶音还有点小骄傲:“你不要以为我是随便给你选的国家,圣利安最繁盛的时候,凭借强悍的军事实力,甚至一度称霸宇宙,成为诸国之首,在这个拥有无限潜力的国家,你才大有可为。”

      祁琅:“你的大有可为,一定不是指睡更多男人对吧。”

      “…”小奶音:(可爱吃手手jpg)

      祁琅冷冷呵了一声。

      小奶音低头,心里超委屈,怪不得前辈们总说会遇见一些杠精宿主不好搞,它这不就是,找了个宿主这么凶,非要在它们乙女后宫恋爱线瞎搞,还嫌弃它,一点都不友善,哼!

      祁琅揉了揉额头,心想拖着一个恋爱脑系统搞正经事业,之后的日子想想绝望。

      宿主与系统陷入各自不可言说的哀伤中。

      直到身后传来军靴声,一道低沉稳重的男声:“公主殿下。”

      祁琅转过头,看见林绝走过来。

      他像是很忙,走来的时候一手还捏着一些报告似的东西,敬礼时两指合并在帽檐点了点,压低的帽檐遮住额头,更显得眉眼锋利冷峻,一板一眼的冷毅简直是帝国军人的模范,如果拍一张照片发到论坛上,征兵办的电话大概立刻就会被打爆。

      祁琅心里想,也不怪乎是有颜狗,天天看这些长得好看的人还真是有益身心健康。

      一看见林绝,祁琅不免想起之前在治疗室里尴尬的翻车现场。

      不过凭借丰富的经验,祁琅知道这种时候绝不能露怯,谁脸皮够厚谁就赢了,所以她若无其事地扬起笑脸打招呼:“林将军,日安啊。”

      林绝脚步微缓,看着笑得一脸真诚毫无异样的祁琅,表情顿了一下。

      虽然他本就想掠过那一茬儿,但是看着当事人比自己还自然这种感觉真是...

      林绝感想略微复杂地站定在她面前。

      “日安,殿下。”林绝客气说:“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请殿下下战舰,我们也需要返回返航军营述职。”

      祁琅继续端庄微笑:“这一趟,辛苦林将军了。”

      “这是军人的职责。”林绝并靴轻磕一声,意有所指:“祝愿公主好运。”

      祁琅这一次是真的笑了。

      这位林将军还挺有意思的。

      “林将军是个好人,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与林将军还会再见的。”

      林绝一愣,淡淡地笑:“也许吧。”

      祁琅知道他不信,只是笑了笑,也不再多说,转身对着跟过来的克里斯和莱斯招一招手。

      战舰平稳落地,巨大的舱门滑开,劲风迎面而来,吹得她一头长发飞舞,她转身跳下战舰,像一只展翅俯冲的鹰。

      克里斯见状,下意识加快脚步,莱斯也紧跟着,两人对着林绝点点头,也走下战舰。

      林绝看着他们被无数宫廷亲卫簇拥着走进皇宫大门,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转身下令关门启航,战舰划破天际离开。

      克里斯在治疗舱里躺过一遭,又换了一身衣服,被埋没的深邃五官和挺拔身形重见天日,终于又变回了那个英俊优雅的贵族司长,祁琅和他并肩而行,时不时的侧头打量他。

      克里斯想到之前自己险些被杀人灭口的惨剧,紧紧抿着嘴,他绝对不能再主动招惹她。

      但是他实在太小看祁琅了。

      看克里斯没那么容易上当,祁琅有点遗憾,但是没关系,她可以主动出击。

      “你看起来气色好多了,克里斯。”祁琅笑眯眯地说。

      克里斯不好不搭理她,他谨慎地点头:“谢谢。”

      祁琅眯了眯眼:“你好像很怕我?”

      克里斯讽刺地挑起唇角,虚伪说:“怎么会...”

      “你别笑了,真不好看。”祁琅感叹道:“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们那种贵族式的笑容有什么好看的,好好一张脸,皮笑肉不笑,没有一点真诚。”

      克里斯:“...”为什么皮笑肉不笑你自己心里就没点数吗。

      克里斯忍无可忍,他正打算怎么反击,祁琅突然来了一句:“治疗舱给的验伤报告没有异常吧。”

      克里斯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没有。”

      祁琅很满意。

      克里斯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然又被她牵着走。

      他脚步渐渐慢下来,盯着前面步履轻快的小公主,慢慢皱起眉。

      他终于隐隐意识到一些异样。

      她看起来一直是漫不经心的,说话也是随心所欲,却仿佛就有一种魔力,让人无论刚开始抱着什么样的警惕和抗拒,最后却都会跟着她的节奏走。

      即使是他自己,在关系复杂的贵族家庭长大、在官场中沉浮历练过的人,在她面前也仿佛变成了一个毛头小子,轻易地被挑动情绪,无知无觉地成为附庸。

      这和克里斯刚开始想的可不太一样。

      克里斯意识到这一点,竟然有一瞬的胆寒。

      他死死凝视着前面纤细轻盈的少女,突然快走几步,走近悠闲地差哼曲小调的祁琅,抱着自己也说不明白的心情:“您就不害怕吗?一会儿陛下一定会问罪于您,您想好该怎么回答了吗?”

      总该有什么她害怕的,会让她忌惮或为之变色的事物吧。

      祁琅理所当然地说:“还能怎么回答,当然是实话实说。”

      克里斯沉默了。

      她反倒安慰似的对克里斯说:“别担心,我心里都有数。”

      克里斯表情顿时更加复杂,他刚要说话,就闻一阵香风袭来,伴随着一个柔和焦急的女声:“蒂安,是蒂安回来了吗?”

      克里斯清晰看见祁琅眼神唰就亮了。

      “终于来了,这么高光的打脸虐渣时刻...”

      克里斯隐约听见她嘀咕了一句什么,然后就见她甩开侍卫大步向前,正迎上小步跑来的丽塔公主。

      丽塔在得知蒂安还活着的时候,就忍不住心里发恨。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贱人的运气这么好,她明明已经把所有都算计上了,可这个贱人还是活了下来,甚至不仅活下来,该死的克里斯也没有死,原本该注射给她的药剂也出了问题,到头来这贱人只是出去晃了一圈,又平平安安的回来了,反倒是她自己暴露了背后的势力,又因为操之过急得罪了西塔尔家族,免不得被父皇训斥无能。

      但是事已至此,丽塔也只能继续敷衍下去,好在蒂安那个傻子也想不到是她设计的,她还可以继续端着“好姐姐”的身份,将来再寻找机会就是了。

      丽塔这么想着,柔美的脸上露出更加担忧焦急的神色,她挣脱侍女的搀扶向祁琅跑去,语气带着恰到好处的责怪:“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可再不能这样任性,快让姐姐看看你受伤了没——”

      “啪!”

      惊天动地一声巴掌脆响,看呆了所有人。

      丽塔颤着手慢慢抬起来,摸到自己肿胀刺痛的脸颊,她不敢置信地转过头,看着祁琅笑眯眯的脸,脑子瞬间就炸了:“你疯了!你竟然敢打我——”

      “啪。”

      祁琅反手又是一巴掌,语气欠欠地:“哎呀姐姐你别激动,你不知道,我脑子撞坏了,现在小脑出了问题,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手。”

      丽塔气得浑身颤抖,脑子里那根理智的弦直接就断了,她扬起手臂就要打回去,祁琅往后一避就避开,同时她一把折住丽塔的手臂,像是没看见丽塔一瞬间疼的惨白的脸,慢悠悠说:“你看姐姐,我的手,它有自己的想法,我也莫得法子啊,要不你退开一点,我怕我一个激动打死你哦。”

      这时候,周围的人终于回过神来,对面原本慢悠悠的几个人瞬间加快步子过来,走在最前面的男人远远就呵斥道:“蒂安!还不快放手!你是疯了吗,擅自逃婚被绑架不说,现在竟然公然殴打你的姐姐,你还把不把皇宫的规矩放在眼里了?!”

      祁琅抬起头,看见大皇子、三皇子和其他几位皇子公主一起过来,刚才说话的就是大皇子雷德,后面是皱着眉的三皇子乔恩,以及其他看热闹的皇子公主。

      祁琅的目光在他们脸上一一扫过,那一张张就差直白写着“我爱看戏我幸灾乐祸”的嘴脸,让祁琅对这家皇室的作风有了新的认知。

      真的,纵观上下五千年,德意英法新苏联,祁琅就没见过这么奇葩的皇室,当老子的鼓励儿子女儿们相互厮杀,兄弟姐妹们公然建立势力互杀使绊子——这他妈还是皇室传统,一代传一代。

      星际时代真是不一样,林子大了,鸟的多样性也得到了充分的进化,就照这个自相残杀的速度趋势,祁琅觉得现在皇室成员还没有死绝,她那个风流浪荡四处留种的爹和祖父和曾祖父和曾曾祖父绝对功不可没。

      原来的蒂安小公主生活在皇宫里,就像一池沼泽里生生开出的小白花,所以被沼泽生生淹死了。

      但是幸好她来了。

      祁琅心想,是时候让她这个正义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来给这个扭曲变态的世界带来一点新气象了——就从打死亲姐姐开始吧。

      但是在她动手之前,缓过神的克里斯终于冲过来一把拉住她:“殿下,别冲动!陛下还在等着我们呢!”

      克里斯简直要疯,他还没有想明白该对这位似乎深藏不露的小公主怎么个态度,一晃神的功夫她已经公然在皇宫里打丽塔公主。

      他刚才所有的犹疑和后怕全都被抛之脑后,一门心思就是死死拽住这位一眨眼就恨不得上天的小公主:“殿下,请您冷静下来。”

      祁琅挣了挣,然而克里斯下了死劲儿按住她,祁琅只能遗憾地松开手,却仍然指着丽塔泪眼汪汪地对克里斯说:“哦,克里斯,我这不是在为你出气吗,如果不是她陷害我,你又怎么会受这么大的罪。”

      克里斯:“……我谢谢你哦。”

      丽塔被骤然推开,踉跄一下直接软倒在地上,高贵优雅的妆容瞬间一塌糊涂,她呆呆跌坐在地上,一抬头,看见居高临下指着她的祁琅,气得眼睛都红了,尖叫一声爬起来就要冲上去厮打,就被及时赶过来的雷德一把拦住:“够了!还不嫌丢人嘛!”

      “就是,还不嫌丢人吗。”

      祁琅不知何时已经蹭到了克里斯身后,慢条斯理整理着自己的袖口:“西塔尔司长还在这儿呢,丢人都丢到家门口去了,姐姐,不是我说,你这样让父皇知道,他一定会生气的。”

      众人:“...”

      所有人都一言难尽地看着她,实在不知道作为先打人的那个她有什么脸说这样的话。

      莱斯弯了弯唇角,低头只当没听见;克里斯面无表情,已然经受过风雨磨砺;倒是大皇子雷德还没有感受过社会主义春风,表情没控制住的扭曲了一下,才尽力恢复营业性微笑,却直接绕过两人,对克里斯说:“西塔尔司长,让您看笑话了,她们姐妹间有一些误会。”

      克里斯能说什么,他也只能保持职业笑容,彬彬有礼地回答:“当然,大皇子殿下,小公主刚刚遭受一次绑架,情绪还有些不稳定,我非常能理解。”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言语里明摆着偏向祁琅,雷德听了,表情微微一顿,不禁看了一眼祁琅。

      之前欧格拉皇族与西塔尔家族是政治联姻,克里斯与蒂安这两位未婚夫妻一共没见过几面,蒂安不喜欢克里斯,克里斯对蒂安也只是表面客气,雷德没想到这一次绑架,克里斯明明是因为蒂安受到的牵累,却竟然不迁怒蒂安,还向着蒂安说话。

      但是蒂安公主原来骄纵无脑的形象深入人心,雷德一时也没有多想。

      他看着旁边衣衫不整的丽塔,皱起眉头,抬了抬手:“把丽塔公主扶下去。”

      丽塔不甘心:“大皇...”

      “够了。”雷德不耐地看她一眼:“回去休息。”

      在他眼里,克里斯远比丽塔这个公主更值得拉拢,现在克里斯对丽塔有恶感,他当然毫不犹豫选择更有价值的那个。

      丽塔显然也清楚这一点,她只能不甘不愿地闭上嘴,却不敢招惹克里斯,反而把怨毒的眼神投向祁琅。

      一直默默窥屏的小奶音有点不理解:“她为什么只瞪你?”

      “因为世上总有那么些人,她们不敢仇视比她强大的人,因为那只会让她们自己痛苦、恐惧,所以为了能活得更舒适,她选择屈从甚至谄媚于强者,欺骗自己她们已经过得足够好,而把仇恨和积累的压力转移到可以用来发泄的弱者身上,就比如我。”

      祁琅似笑非笑:“在人类的世界中,我们把这称作挑软柿子捏。”

      小奶音沉默了一下,弱弱说:“可是你不是弱的...”

      祁琅斩钉截铁:“所以她是个傻叉。”

      小奶音:“……”真是无时无刻不喷洒毒汁。

      强硬的让人把丽塔带走,雷德继续与克里斯进行贵族间的虚伪寒暄,双方默契地把刚才发生的一幕都掩盖过去。

      祁琅看着丽塔被人扶走,那怨恨的目光仍然钉在自己身上,只挑了挑眉,笑容更盛。

      这才是个开始呢,她的好姐姐。

      “各位殿下,西塔尔司长。”

      皇宫总管姗姗来迟,这是一个看着笑眯眯很好脾气的中年男人,已经服侍了如今的皇帝几十年,在皇宫积威深重,他微微弯腰对祁琅他们行礼,皇子公主们也赶忙回了半礼,雷德客气询问:“总管先生,是父皇要召见我们吗?”

      “是的,陛下请蒂安公主、西塔尔司长进去。”总管回答了一句,对祁琅说:“公主殿下,请跟我来。”

      如果是原来的蒂安公主听说皇帝召见,早该瑟瑟发抖了,但是祁琅无所畏惧,她拉着克里斯大大方方绕过雷德一行人,跟着总管离开。

      莱斯柔顺跟在祁琅身后,在经过雷德时,雷德抬起头,两人对视一眼,莱斯微微颔首以示尊敬,随即头也不回地离开。

      雷德皱了皱眉。

      后面的三皇子乔恩突然说:“蒂安似乎不一样了,您说是不是,我尊敬的皇兄。”

      雷德瞥了他一眼,敷衍说:“她终于长大懂事了,这不是好事吗。”

      乔恩意味深长看了看他,雷德冷冷回视,两位年轻有为的皇子像两头雄狮遥遥对视片刻,乔恩于是一笑,主动退让一步:“希望如此。”

      雷德冷哼一声。

      此时此刻,他们没有谁把祁琅当回事儿,哪怕她刚刚从一场绑架中活着回来,在他们眼中,她也仍然只是一尊华贵的、可以卖出高价的花瓶,一个可以轻易用来换取宝贵政治军事资源的工具。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未来会无数次为此而时的眼瞎耳而悔恨吐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祁大海(美滋滋):脑子撞坏了可真是个好理由嘞~(≧▽≦)/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