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撩我的都被气死了

作者:上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祁琅和克里斯面对面,谁都不说话。

      祁琅动了动腿,决定打破沉默:“你还在生气吗,克里斯?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啦。”

      克里斯沉默了一下:“如果我还生气,您打算怎么做?”

      祁琅爽快表示:“那我就让你再也不会生气了!”

      克里斯:“……”

      那不还是要打死他!

      克里斯说:“谢谢殿下,我已经不生气了。”

      祁琅:“那你不生气了,我们就是朋友了吧。”

      克里斯几乎从牙缝中挤出来:“……是。”

      于是两人就真诚的朋友关系达成了友好一致。

      祁琅打量一下克里斯,想到了什么,在身上掏了掏。

      然后她就从兜里掏出来一大把水果糖,一条粉色的手帕,一些珠宝,她甚至还掏出了一把源能枪,又从短靴里拿出一把镶满宝石的小匕首。

      祁琅和克里斯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东西,同时陷入了沉默。

      祁琅:虽然我没被绑架过,但是光看猪跑我也知道绑架之后是要搜身的。

      克里斯身上连一颗坚硬的扣子都没留,她身上居然还剩下这么多东西,那些劫匪到底有多瞧不起她?

      最可恨的是,那些劫匪还真的算准了,即使有这么多东西原主蒂安小公主还是死了,连一发子.弹都没打出去。

      祁琅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所以她拿起了源能枪,但是她又想了想,又默默放下枪,拿起那把小匕首,递给克里斯。

      克里斯:“???”

      “你身上这么多血,一会儿军队来了,怎么解释?”祁琅含蓄暗示:“但是如果有一些狭长而深刻的伤口,就不一样了。”

      狭长而深,还一些?!

      克里斯盯着那泛着冷光的匕首,又抬头盯着祁琅,皮笑肉不笑:“自己划伤和别人划伤的伤口不同,一进治疗舱立刻就会被发现。”

      祁琅想想,觉得有道理,于是换了个方向握住手柄,把匕首锋刃对着他:“那你忍一忍,我尽量轻一点。”

      克里斯被她气的肝疼,真的肝疼。

      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刚要说话,就听见外面轰然炸裂的声响,伴随着战舰自空中降落的轰鸣声。

      两个人脸色都是微变。

      是军队来了。

      “快!没时间了。”祁琅一把扯开克里斯的手,拉开他的礼服外套眼也不眨就往那衬衫上划,绵密柔软的布料被撕裂,白皙紧实的肌肉和皮肤瞬间被撕开血口,鲜血再次浸染上衬衫,克里斯疼得闷哼一声,他甚至还听见那位脸甜心苦的小公主似乎无比怜惜地安慰:“忍一忍我的朋友,马上援军就到了。”

      “我尊敬的公主殿下。”

      克里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我真诚的请求您,请、别、叫、我、朋、友。”

      每次她一说这两个字,都没有好事发生。

      “那可不行,克里斯。”

      祁琅却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你可是我再醒来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呢。”

      ……

      “圣利安帝国皇室,也就是小公主的姓氏,欧格拉皇族,是星际诸多帝国皇室中的一朵奇葩。”

      当小奶音这么说的时候,祁琅是不屑一顾的。

      “奇葩,能有多奇葩。”祁琅随手翻阅着系统给的资料:“这不都看着挺正常的吗,你别说,欧格拉的孩子都挺好看,一个赛一个的漂亮,你再看看这里的点评——”

      祁琅清了清嗓子,用华丽的咏叹调赞颂:“欧格拉皇族,圣利安的信仰和荣耀,他们拥有高贵的贵族血统,美丽的容貌,无可挑剔的优雅气质,每次在屏幕前出现都会引发国民的狂欢热议——”

      “——欧格拉皇族代代遵循强者为尊的血腥法则,允许甚至鼓励皇族成员相互厮杀。”

      小奶音面无表情地插进来,像是完全没注意祁琅瞬间僵硬的神情,自顾自地说:“势力交锋,暗杀刺杀,正面决斗……无论用什么方法,只要胜利就是正确,而失败者被剥夺继承权还是轻的,基因崩溃死无全尸什么的也不在少数。”

      然后小奶音就把资料库中所有欧格拉皇族的影像照片都一股脑打包给祁琅,包括但不限于:尸体,血腥的尸体,和支离破碎的尸体。

      祁琅:“……”

      完事儿了小奶音拍拍手,真诚又爽快地问她:“你还有什么想问嘛?”

      祁琅:“……”

      祁琅:“我觉得欧格拉皇族到今天还没死绝灭族真特么是一个奇迹。”

      此时的她正搀扶着克里斯站在小楼外,脑子里刷着那些资料的时候,表情大概很诡异。

      是所以说是大概,因为克里斯时不时地扭头看她,一脸欲言又止。

      终于他忍不住问:“您似乎有所困扰,公主殿下?”

      祁琅瞥了他一眼,心中一动。

      “我只是有些担忧,克里斯。”

      祁琅叹一口气,精致柔美的侧脸在夕阳的余晖下散发着忧郁而圣洁的光芒:“你知道的,回去之后,我的父皇不会放过我的。”

      克里斯表情隐有动容,祁琅一看就知道他果然对欧格拉皇族的冷酷作风有所了解。

      克里斯思索良久,也别无他法,犹豫着劝说:“公主殿下,如果您愿意把您源能力的特殊性告知皇帝陛——”

      “哦,那就不用了,谢谢。”祁琅快速说,撩一撩头发:“我只是随便说说。”

      克里斯眼睁睁看着她一秒变脸:“...”

      他咬牙:“您又在骗我?”

      “没有啦。”

      祁琅敷衍地说着,看着一艘艘巨大的战舰背着夕阳壮烈的余霞缓缓降落在她面前,在克里斯憋屈的不行的时候,又冷不丁扭头问他:“让这么一个凶残的皇族统治圣利安真的可以吗?你们就没考虑过造反什么的,或者考虑换一个体制,社会主义改革春风怎么样?”

      克里斯:“……”

      他探究地盯着祁琅,发现她居然是发自真心的疑惑。

      那他顿时就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了。

      他感觉他永远也搞不明白小公主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所以他只能面无表情回答:“公主殿下,您也是皇室成员,如果欧格拉皇族被推翻,您也得上绞刑架。”

      “嗨,你看你,我只是开个玩笑,你这么认真干什么。”

      祁琅哥俩好的推了他一下,正推在他伤口上,克里斯表情当场就扭曲了,祁琅却视若无睹,还兴致勃勃:“我真是迫不及待要回去见见我那神奇的父皇和兄弟姐妹们,两天不见,我已经非常思念他们了。”

      克里斯看着她翘首以盼的神情,想一想这个女人刚才眼都不眨就往自己身上捅刀子的画面,轻微地晃了晃,觉得自己的伤口更疼了。

      祁琅就不一样了,她开心地看着军舰冷铁色的舱门缓缓升起,无数身着暗蓝色战斗军装抱着源能枪的士兵冲下来将他们包围,接着走下来几位军官。

      为首的是两个年轻的男人,一个也穿着太空军规格的暗蓝色军装,镶金纹的帽檐压低,露出的半张脸冷峻坚毅,军纪扣系到最上面,更衬得脖颈修长,宽阔的肩膀上顶着的将星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另一个则穿着白底银纹的、一种像骑士礼服一般的更华丽繁复的制服,他的身形更为修长纤细,非常典型而纯正的金发碧眼,容貌英俊,唇角像是天生微微勾着,却不显轻浮,反而更显出贵族的优雅风度。

      祁琅看了看他们俩,又扭头看旁边的克里斯,眼神有点挑剔。

      克里斯现在被她弄得有点发怵,理智告诉他千万不要招惹小公主,最好别和她有任何交流。

      他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但是忍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低声问:“您在看什么?!”

      祁琅说:“我在想,平心而论,你也是一位出挑的美男子。”

      猝不及防被夸赞,克里斯受宠若惊。

      但还没等他品味出些许自得的滋味时,小公主已经理所当然地继续说:“可惜你现在太惨了,又是血又是泥,哪儿有人家衣冠笔挺看着风度翩翩,说实话,要不是仅剩的责任感支撑着我,我早把刚才扶着你摸到的血擦你脸上了。”

      克里斯:“...”

      克里斯高大的身形晃了晃,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让你嘴欠,让你不长记性。

      “公主殿下。”

      被祁琅心中赞赏的两位美男子走过来,金发碧眼的先行开口,声线温柔:“终于找到您了,您还好吗?”

      他一出声,祁琅就看见他脑袋顶上浮现出一个泡泡框,上面写着他叫莱斯.特米尔安,出身帝国勋贵,一年前被皇帝钦点为蒂安小公主的副侍卫长。

      圣利安帝国皇室向来厮杀激烈,每一位皇室继承人都可以建立自己的势力,包括政治影响力、军权和财政大权等等,而侍卫长则是他们的第一代言人,是介于古代宰相和太监总管之间的一类职称。

      侍卫长看似只是侍从,并不如真正的将领官衔荣耀,但实则这是一条极为优渥的登天之路,毕竟这可是能与未来皇帝陛下建立亲密关系的机会,很多位曾在夺嫡战役中胜利的皇子登基之后,都会将自己信任的侍卫长封为要职,国务部长、帝国秘书长、甚至因此荣登首相席位的侍卫长也不是没有。

      然而,这一切荣耀只跟皇位有力竞争者有关,比如如今的大皇子、三皇子殿下,而像原身那种满脑子要嫁给心上人、只想着情情爱爱而无心皇位的小公主来说,这个侍卫长就很惨了,没有任何权利和前途可言,只能算一个高等侍卫,还是要当保姆伺候不省心的主子的那种。

      祁琅看着挂着温和微笑的莱斯,他脸上的担忧和释然显得非常自然。

      但是看在她眼里,却像一个被设定了完美程序的机器人,类人的皮肤下是精密而冷酷的零件,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有些东西,骗得了眼睛,却骗不了感觉。

      尤其是祁琅这种天生感官灵敏的人。

      “我这个公主逃婚被绑架惨兮兮,他这个负有监管之责的副侍卫长却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还可以协同救援?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觉得他就是个反派,不定有什么阴谋。”

      祁琅肯定地对小奶音说,当看见小奶音不可置信的表情的时候,顿时一窒:“这也是你们原来设定的男主?”

      小奶音把刚要尖叫的嘴闭上,眼神飘忽不定。

      祁琅无语。

      她算是看出来了,但凡是个长得帅的,这个没节操系统都不放过。

      她忍不住质疑:“你们就这么随意的吗?选男主也不能就看脸啊。”

      小奶音心虚:“我也不知道啊,他那里也没写他是坏人啊。”

      祁琅:“什么叫他那里没写。”

      小奶音一晃,祁琅就看见莱斯头上的泡泡框骤然变成粉红色,里面的姓名身份背景立刻换成容貌值身材度性情评价征服指数...

      祁琅:“...”

      小奶音委屈吧啦:“我就知道你不想看,没给你看,你非要看,那你可不能怪我。”

      祁琅疲惫地摆摆手:“我的错,我的错。”

      是她对恋爱线的认知太浅薄了,她忏悔,她反省。

      她决定有空了一定要和这个破系统系统好好交流交流,她有预感这家伙儿将来还有的是扫操作。

      “公主殿下。”

      她和小奶音说话的时候,莱斯已经走到她面前,担忧地问:“您有哪里不舒服吗?”

      如果是以前的原主,对于这位容貌气质极佳的副侍从长说不上多么亲厚,也很是尊敬信任。

      但是现在,祁琅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

      她的姿容狼狈,腰板却挺拔,眼睛洗去了往日的娇纵任性,瞳仁漆黑的像夜空,在凄艳的余霞下反射出深邃瑰丽的光。

      莱斯被晃了一下。

      这位公主殿下,似乎哪里不一样了。

      他心中隐隐有些诧异,但是很快就掩饰了过去,笑着说:“殿下,还有西塔尔司长,请一起上军舰吧,我们需要及时回去复命。”

      他旁边挂着“林绝”两个字的年轻少将没有说话,却对祁琅两人点了点头。

      林绝少将侧身让开一条路,微微抬手,周围的士兵立刻分批向四周跑去,显然要给这里来一波儿地毯式搜索。

      祁琅扶着克里斯,莱斯要过来帮忙,她摇了摇头,用动容的语气:“这次是克里斯救了我,这些小忙我可以,请让我一个人来。”

      莱斯顿住,看了看克里斯,克里斯面无表情。

      莱斯摸不准情况,于是当成了默认,微笑着后退两步:“当然,遵从殿下的意思。”

      感动的蒂安小公主搀扶着重伤英雄克里斯一步步走上军舰,在路过林绝时,祁琅不着痕迹看了他一眼。

      他身上的能量波……

      林绝几乎是立刻察觉到,锋利的目光转向她。

      祁琅感激的对他微笑,林绝的表情也微微柔和,修长的手指按着帽檐轻轻一点以示礼节。

      真是酷啊……

      祁琅心里感慨着,一想着别的事儿,搀扶着克里斯的力道不免有些轻慢,克里斯当然感受得到。

      他不动声色,却在走进空无一人的治疗舱里的时候,才轻声说:“您似乎很关注林绝少将?”

      祁琅说:“你不觉得帅哥很赏心悦目吗?”

      克里斯:“……作为一个男人,我不觉得。”

      他刻意强调了“男人”两个字。

      “哦。”

      祁琅鄙视:“那你真没品味。”

      “……”克里斯嘴唇颤了一下,强撑着,半真半假说:“我以为您只会关注君朔呢,您曾经说过,所有男人都比不上他一根手指。”

      君朔就是原身恋慕的男人,也是帝国英才,如今正在东南太空军区服役。

      “那是以前,我太年轻。”

      祁琅深沉说:“现在我想明白了,男人算什么,事业,事业才是最重要的。”

      “事业……”

      克里斯笑了一下,不置可否:“什么事业?”

      祁琅:“当女帝行吗?”

      克里斯:“……”

      克里斯惊呆了,反应过来一把捂住她的嘴,警惕地左右看看,认真看着她:“殿下,这是谁教你的?这种话怎么敢随便说?!”

      祁琅郑重说:“我是个诚实的人,我不能骗你。”

      克里斯眼皮子颤了颤,他沉默了一下:“除此之外,您还有别的事业吗?”

      “那我换一个。”

      祁琅憧憬说:“我想当红灯区女老板。”

      克里斯:“……”

      克里斯艰难说:“这个落差…有点大啊。”

      “人要实事求是嘛。”

      祁琅说:“我看这世道,也就这俩事业比较有钱途。”

      克里斯快被气笑了:“红…怎么有钱途了?”

      “因为我看我周围,有潜力当头牌的男人很多的样子。”

      还有比乙女世界男配们更适合当头牌的男人们吗?

      祁琅若无其事眼风划过克里斯:“比如说那个谁,那个谁,和那个那个谁。”

      “……”克里斯死死盯着她:“比如谁,请您说清楚。”

      祁琅看了他两眼,感觉他不是很想要这个荣耀的样子,遗憾地砸吧一下嘴,就随口说:“林将军就不错,宽肩窄腰大长腿,人品还好,我要是富婆我就天天包他。”

      “将军,皇宫亲卫军来电,请您去汇报任务进程。”

      祁琅:“……”

      克里斯:“……”

      门口隐约有军靴迈开的声音,伴随着莱斯带着莫名笑意的问好:“再见将军,殿下在里面应该有事,一会儿我会告诉公主殿下您来过的。”

      林绝还算镇定地道了一声“有劳”,随后军靴声渐行渐远。

      房间内陷入一片死寂。

      克里斯与祁琅面面相觑。

      祁琅:“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

      祁琅:“离得这么远他应该没听见吧,对吧?”

      祁琅:“克里斯,你刚才听见我说话了吗?”

      克里斯没敢答话

      ——因为他眼睁睁看着小公主脸上在几秒钟内晴转多云,云转暴雨,暴雨转霹雳。

      那一刻,他骤然回想起欧格拉皇族经典必杀技“我倒霉也要让你陪葬的绝美迁怒大法”,想都没想就把疗养舱的舱门拉下来,正好挡住恶毒小公主扑过来的狰狞身影。

      他冷眼看着机械手给自己注射镇定剂,眼一闭直接陷入了沉睡。

      一步慢步步慢,祁琅只晚了一步没能成功杀人灭口,她不甘心地拍了拍治疗舱的舱门,那冷冰冰的回音让她知道这玩意儿她是打不破的。

      她探着脑袋看着里面沉睡装死的克里斯,撇了撇嘴,转身慢吞吞走出治疗室。

      莱斯早已经等在门外,看见她出来,微笑着颔首,戴着白手套的手抚在心口微微躬身,极具西方古典主义美的优雅,实在让人心动

      ——如果不是刚刚他故意看她翻车的话。

      “请您不要担心,西塔尔司长的伤势很快就能痊愈。”

      莱斯先发制人,只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轻柔地说:“也许您也应该在里面躺一会儿,您苍白的脸色看着让人心疼。”

      “是嘛。”

      祁琅凉凉盯着他,表情明晃晃写着“给我一个火苗我就爆炸给你看”,莱斯恭敬垂首,姿态体贴柔顺:“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浴室和茶点,在抵达皇宫之前您可以稍事休息。”

      祁琅憋了一口气,被他生生弄的发不出来,堵在自己嗓子里别提多难受。

      哈,她就说是反派吧,这奸恶的嘴脸她当时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过不慌,她最会对付这些自以为是的反派。

      “我以前看过一部漫…一个故事,里面也有一位管家。”

      祁琅突然感叹:“风度翩翩、完美无暇,长得好看,办事也利索,唯一不好的就是,他其实是一个恶魔,为了得到主人的灵魂才留在主人身边。”

      莱斯笑容不变:“如果殿下喜欢,今晚我就会为您搜集来所有相关的故事。”

      祁琅横了横他,心想小样儿,道行还挺高。

      “不用了,我只是随口一说。”

      祁琅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对莱斯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莱斯眼神微微一闪,笑容不变走过来:“殿下有什么吩咐?”

      祁琅:“你真的忠诚于我,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吗?”

      “当然。”

      莱斯断然说:“这是我的本职。”

      祁琅为难说:“那如果我需要你做一件需要你牺牲很大的事呢?”

      莱斯恭声说:“骑士的本职,就是为主君奉献。”

      “那好。”

      祁琅点点头:“我准备把你卖去红灯区,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和我走一趟?”

      莱斯:“……”

      莱斯:“???”

      莱斯:“!!!”

      莱斯无懈可击的笑容终于石化崩塌,他僵硬说:“你可真是幽默呢。”

      “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吗?”祁琅皱眉:“我是认真的啊,你不愿意吗?”

      莱斯看着祁琅亮晶晶的大眼睛,扯着嘴角,强压着情绪,尽量委婉地说:“殿下,我是陛下亲封的侍卫长,您卖了我,陛下会不高兴的。”

      “所以你就去跟父皇说,你自己主动愿意去红灯区的啊。”

      祁琅理所当然地说:“你这么说,父皇会满足你的心愿哒。”

      “……”莱斯:“您觉得这合适吗?”

      他跟皇帝说请把他卖去红灯区?!皇帝就会一刀直接横劈了他。

      他死死盯着祁琅,试图看清她是真疯还是假疯,但是祁琅却跺了跺脚,不高兴地指责他:“你怎么这样,你刚才不是还说愿意为我牺牲一切嘛,你是不是对我不忠诚?你是不是要背叛我?!”

      “不,殿下,我没有……”

      莱斯只觉得一口老血闷在心口,他徒劳地试图和她解释,但是祁琅突然抬手:“等一下。”

      莱斯愕然,就见祁琅直勾勾盯着正往这边走来的士兵们,他们还押解着一群海盗们。

      祁琅挑了挑眉,想了想,决定先放过莱斯,她问莱斯:“有匕首吗?刀也行,来一把。”

      莱斯闹不清她想干什么,一时的迟疑,祁琅已经拔出他腰间作为装饰的骑士剑,拖着剑就冲着海盗走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奶音(激动):我想让女主开后宫。
    祁大海(憧憬)我想把我后宫都卖出去赚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