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撩我的都被气死了

作者:上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祁琅听见了一阵嘈杂怒骂声,还有一个男人低沉而痛苦的闷哼声。

      “不愧是帝国英才、尊贵的西塔尔司长大人,能撑这么久...”

      一个粗噶的声音狰狞地说着,突然扬起声音:“可惜,该死还是要死的!”

      然后祁琅就感觉一个沉重的人体直直砸下来。

      男人健壮的躯体撞下来的力道不亚于巨型沙袋砸下来,祁琅当时就怀疑自己的胸是不是被砸塌了。

      不,比塌更可怕的是如果已经陷下去了...

      但是这还不算完,祁琅又感受到男人开始剧烈的抽搐,听见他喉咙里发出异样的液体翻滚声,心里顿时觉得不妙,心想兄弟别,别,你忍,忍住——

      “噗!”

      一股腥浓粘稠的血就被喷到脸上,还有的甚至丝丝缕缕顺着唇角溅到嘴里。

      祁琅:“...”对不起我真的忍不住了呕——

      男人:“噗噗——”

      祁琅:“呕呕——”

      男人又喷了几口血,头一歪就晕了过去,之前那个粗噶男还拨弄了一下他的身体,像是觉得他已经彻底没救了,才终于满意地走了。

      祁琅身上倒了个疑似新尸的躺尸男,像被鬼压床了一样连眼睛都睁不开,只能生无可恋地躺在那里。

      直到她听见脑子里一个声音。

      “听得见吗听得见吗?”

      系统一本正经地说:“宿主您好,您的本体已经死亡,现在您的意识交由时空系统局暂时支配,这里是三千佳丽系统为您服务,已经抵达任务世界——星际世界背景载入中,已选定身份为圣利安帝国第九公主,您的任务是——”

      祁琅:“为什么你是一口小奶音?”

      “...”系统强作镇定:“您的任务是在存活时间内尽可能多的攻略气运之子,通过得到他们的爱慕并达成没羞没燥恋爱后宫成就即可获得——”

      祁琅:“你为什么是一口小奶音?”

      系统声音渐渐气弱:“即可获得高评价,更有机会抽奖获得重生超值大礼包。”

      祁琅:“你为什——”

      “——因为我就是一口小奶音!”

      系统恼羞成怒,奶声奶气地大吼,又莫名有点委屈:“我才刚入职嘛,虽然我还小,但是我业务能力很强,你干嘛抓着不放,你不要瞧不起人...统。”

      “没有啦。”

      祁琅一听,心里就有了数,渣男一样甜言蜜语地哄它:“我觉得你好可爱,好软萌,好喜欢哦~我最喜欢你这样的小系统啦~”

      小奶音脸悄悄红了,扭着手指小小声:“谢谢,你也很好,我们要好好相处哦。”

      哇,单纯,天真,好骗,易坑

      ——这简直是量身为她打造的统。

      “唉,我不好。”

      祁琅摸清楚状况,骤然一变脸,忧愁叹气:“我是个单身狗,没谈过恋爱,更不会攻略人,看来玩这个攻略游戏我输定了,输了是不是就要死啊,那我真的太惨了,我马上就要死了呜呜呜。”

      傻白甜小奶音被祁琅的虚伪面目所迷惑,连忙说:“不会的,我们这个恋爱任务很简单的,你长得好看,又有金手指,又有光环,大家见到你就会喜欢你的。”

      “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安心啊。”祁琅似无意说:“你那里还有别的任务吗?不要光是谈恋爱吧,这太肤浅了,让我们一起来搞大事业吧,这些我很擅长的。”

      小奶音迟疑着翻了翻,软软说:“没有啦,公主人设已经定好了,我这里除了后宫恋爱线就只有女帝事业线了,那个可是五星级难度,比这个三星级的难好多啊。”

      祁琅却鼓掌,表情感动:“怎么会怎么会,我觉得这个就很好,有挑战,有特色,有自我提高,我非常喜欢。”

      小奶音更加犹豫,虽然女帝线据说打好了信仰值特别高,但是难度比起简单的后宫恋爱线难好多啊。

      如果宿主没有完成的话,那它和宿主都很惨的。

      “别了吧。”

      小奶音试图劝说祁琅,学着系统前辈们的语气,软咩咩地诱惑她:“你看,选恋爱线又轻松又好玩,还有好多好看的男主给你玩,你看你旁边这个就是,财政部军备司高官,帝国贵公子,容貌英俊气质风流,让他爱你爱的要死要活,以后给你买星球买岛屿买宫殿买买买宠宠宠,是不是想想就美滋滋。”

      祁琅回想着这个死沉死沉压在自己身上的躺尸男刚才那砸下来的力道,那一口浓血喷出来的风情,再幻想一下那张现在应该已经被血糊一脸五官都看不清的脸,顿时下定了决心。

      “不!我要走事业线!我可以!我爱正剧,我爱家国情深,我要把我的一切都奉献给我的祖国!”

      祁琅声嘶力竭:“请一定成全我!不要让小情小爱污染了我纯纯的家国情怀,我要走事业线——不走事业线我生不如死——”

      小奶音还妄想着甜甜的恋爱呢,哼哼唧唧还要再劝,祁琅用力咬牙,强行控制着腿脱离束缚,悄悄屈起来撞了一下躺尸男。

      她发誓,她的力气真的不大,但是躺尸男闷哼一声,竟然直接翻滚倒在地上,“嘭”的一声巨响,彻底无声无息。

      妈耶,不会真凉了吧。

      祁琅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赶快催促:“快快!他是不是要凉了,他凉了咱们麻烦是不是就大了?”

      小奶音连忙转头一看,看见倒在地上痛苦蜷缩着的那个高大身影,顿时心里一咯噔。

      “啊啊啊他不能死啊,他可是重要男主。”

      小奶音刚才故作的沉稳成熟瞬间崩了,一秒恢复傻白甜的本质,嗓音都带着哭腔,只能胡乱先把确认按钮点上。

      祁琅只觉得面前一阵白光,她终于能睁开眼睛。

      这是一个破旧狭小的房间,窗户和门紧闭,一点光线没有,非常幽暗。

      祁琅看了看自己穿着的华美繁复的欧式公主裙,觉得非常有意思。

      “你快去看看那个男人,快去救救他,他不能死。”

      焦急的小奶音在她耳边催促,祁琅哄孩子似地点头:“好好,我这就去看,别急啊。”

      她伸展一下僵硬的身体,在兜里摸了摸,竟然摸出一把糖,连忙剥了一颗塞嘴里,忍着强烈的血腥味跳下床去,走到床脚,一眼就看见满地的血,还有血泊上面躺着的一个血人。

      嗯,和她想象的惨烈模样一模一样。

      祁琅当时就觉得这家伙儿估计不行了。

      但是小奶音的心情还是要顾及一下的,于是她又蹲下来,用手指戳了戳躺尸男的手臂,躺尸男一动不动。

      “凉了。”

      祁琅遗憾而肯定地说:“咱们报警吧,这是一起惨绝人寰的凶杀案。”

      小奶音“哇”的一声哭出来:“不会的,他不会死的,你再试试,你能救他的。”

      祁琅心说自己要这么牛逼她还至于死到穿越?!

      但是一个优秀的少先队员的良知告诉她她要善良,所以她勉强说:“那你说怎么办,我再试试。”

      小奶音抽噎着翻了翻书:“上面说...你与他有体.液接触,你就可以救他。”

      祁琅:“...”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系统搞颜色的心态这么坚定不屈,连一个死人都不放过。

      红领巾表示受不了这个委屈,她猛地站起来:“再见,我选择和他一起死。”

      小奶音顿时哭得更大声了,几乎是哭嚎:“你不能这样,他是受了你的牵连才这样的,你是好人,你得救他啊呜呜。”

      红领巾遭遇了道德绑架,祁琅一顿,怀疑说:“你说真的?”

      “她是原来蒂安小公主的未婚夫,克里斯.西塔尔,在订婚前夕小公主为真爱逃婚,他为了保护皇室和西塔尔家族的颜面,才会隐瞒消息孤身来追小公主,结果就被坏人绑架,注射了刺激性药剂变成这样了。”

      小奶音哭哭啼啼:“你现在就是小公主,小公主的锅就是你的锅,你不能不管他。”

      祁琅表情微微抽搐。

      思索片刻,她重新蹲下,再次跟小奶音确定:“只是体.液就可以是吧?不用非得搞颜色是吧?”

      小奶音有点迟疑,小动物般的直觉告诉它如果它说不可以眼前鲜红的红领巾就会变成黑化的红领巾,所以它抽噎着点点头:“可以。”

      祁琅这才放心了,她打量一下面前浑身皮肤崩裂血如喷涌的青年男人,想了想,把手指放到唇边咬破,白皙的指肚上殷红的鲜血涌出来,祁琅捏着手指,另一只手用力掐着躺尸男的下巴,生生撑开他的口腔,把滴着血的手指头塞进去。

      几乎是在那血珠与他的唾液接触的那一瞬间,祁琅感觉到一股强大而狂暴的能量顺着指尖传进手臂,又迅速冲进她的身体里。

      祁琅眼睁睁看着男人整个身体抽搐了一下,他突然睁开一双猩红流血的眼睛,像是回光返照一样伸手死死拽住她的手腕。

      他凶狠地咬住她的手指,狰狞的散发着兽性的眼神和锋利泛冷的牙齿让祁琅头皮一麻,她想都没想就从兜里摸出一大把糖,糖纸都不剥就一股脑塞进男人嘴里,随即她就听见一声声咔嚓咔嚓坚硬糖果被咬碎的声音。

      祁琅心里提一口气,生怕这男的用咬糖果的凶残劲儿来咬她的手指,那兄弟只能对不起了。

      但还好,男人咬碎了那些糖果后像是发泄了多余的暴戾,只是保持着咬着她手指这个姿势,舌尖卷着她细软的指腹,口腔微微收缩,更方便让自己体内磅礴残暴的能量传输出去。

      与此同时,那股残暴的破坏性能量在进入祁琅体内的一瞬间,就仿佛被磨平了所有惊涛的水波,源源不断的、柔和地在祁琅的经脉里流淌,她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某种变化。

      眼睛看得更清楚了,耳朵更敏锐了,握一握拳力量也更大了,简直就像吃了十全大补丸。

      “这是源能量。”

      小奶音看着克里斯渐渐好转,终于松一口气,给祁琅解释:“在这个星际世界中,人人都可以觉醒一种叫“源能”的能量,这种能量异常强大,是作为如今世界主要的攻击手段,你可以理解为变种超能力。

      源能量这种能力很强大,但是也有很大的副作用,源能力越强大、使用率越高,越容易导致基因紊乱,而基因紊乱到极致,就会导致基因崩溃。”

      “就像他这样的?”

      祁琅瞥一眼克里斯,感慨说:“凉得可真难看。”

      “……”小奶音迟疑:“你好像说了什么?”

      “我说他太可怜了。”

      祁琅擦拭一下眼角:“同情,别问,问就是同情。”

      小奶音暗自嘀咕,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祁琅催促它:“你还有什么要嘱咐我的吗?”

      “哦哦,有。”

      小奶音才想起来:“我给你说说你这个原身的前情提要吧。”

      祁琅点点头:“你说。”

      小奶音清了清嗓子:“你面前躺的这个男人叫克里斯,是西塔尔家族的嫡长——”

      “太长不听。“

      祁琅断然说:“换个短的。”

      小奶音:“……”

      小奶音超委屈:“我才刚说两句话。”

      其实只是一个简单的宫斗故事而已啦。

      西塔尔家族是圣亚安顶级大贵族,堪称帝国首富,皇室为了拉拢西塔尔家族,让原主这个圣利安小公主与作为西塔尔家族嫡长子的克里斯订婚,奈何原主已经心有所属,为了追求爱情,在姐姐丽塔和侍女的帮助下成功逃婚,傻白甜蒂安小公主还以为这个姐姐是真心帮助自己,满心感激,却不知道这都是丽塔的阴谋。

      丽塔早就嫉妒这个异母妹妹的嫡系出身,也嫉妒她能嫁给克里斯这个帝国盛名的青年才俊,她一面蛊惑蒂安出逃,一面透露给克里斯消息,克里斯为了避免皇室与家族名誉受损,当然第一时间选择隐瞒消息亲自去追出逃的小公主。

      而丽塔早早就雇佣了海盗佣兵,在路上绑架他们两人,还给克里斯注射催化药剂,这样一来,等克里斯死去,蒂安小公主就必须承受皇室与西塔尔的双重怒火,作为一位天赋不高、只能仰皇室鼻息而活的小公主,她会付出怎样惨重的代价,不言而喻。

      祁琅听完,不免感慨,这都星际时代了宫斗水平也没有什么进展啊。

      她低头又看着满脸是血的倒霉蛋克里斯,据说这位也是帝国出了名的青年才俊,容貌英俊气质风流,出身高贵自己也有本事,年纪轻轻已经是财政部军备司司长,结果现在半死不活躺在这儿,平心而论真的挺惨的。

      不过很快,祁琅眼看着克里斯原本崩裂的皮肤渐渐愈合,凹陷的胸膛也渐渐恢复起伏,整个人神奇地竟然渐渐恢复了人样。

      “所以这是个金手指呢?”

      祁琅问小奶音:“用来治疗基因崩溃?”

      “可以这么说吧。”

      小奶音挠挠头:“给你设定的是你的源能体系特殊,对别人来说致命的源能副作用能量却对你有益无害,可以壮大你的源能,所以你可以把自己视为一种独一无二的药剂,越是强大的源能力者越需要你。”

      祁琅若有所思:“所以我是...救世主?”

      小奶音心虚:“是……是吧。”

      祁琅敏锐:“你为什么心虚?”

      小奶音强自镇定:“我没有。”

      “你有。”

      祁琅突然警惕说:“你是不是又想让我搞颜色?”

      “才没有!”

      小奶音恼羞成怒:“只是促进交流感情而已,我们乙女世界的事儿,能叫搞颜色嘛。”

      “…”祁琅叹服:“哇~你说得好有道理。”

      小奶音心更虚了:“也就一般有道理吧。”

      “来,那你告诉我。”

      祁琅对它勾勾手指:“你来教教我,我该怎么用搞男人的金手指来搞事业?”

      “你怎么说话呢,粗俗不粗俗。”

      小奶音涨红了脸,小声说:“你要是…想…女孩子…也不是不可以啦。”

      祁琅:“……”

      好深不可测一统子,居然还他妈男女通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重点!!!女主是个牲口!!!真的牲口!!!(撕心裂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