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 章

      塙麒和几只使令走出树海的时候,才发觉天空已然蒙蒙亮,原来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了。
      
      “塙台辅,你和塙王没事吧?”女仙祯卫看见塙麒马上迎了上去。
      塙麒趴在女娇的身上,虚弱地摇摇头,他是强撑着快要崩溃的精神。看见祯卫的身后除了在雨帘宫服侍的几个女仙,连玉叶大人也来了。再看了一眼那个眼神深邃、肩披玉巾的男子和他身边似狗似鸟的妖魔,塙麒垂下了眼眸,那是保护黄海旅人的犬狼真君。
      
      碧霞玄君玉叶上前以责备的语气开口:“你们胆子太大了,居然进入了树海中央!”
      犬狼真君看了一眼金钱豹,然后微微一笑:“还好没事,不过不愧为白麒麟呢,居然收服了黄海传说中的妖魔,而且还是排名位于首位的貔貅。你比现任的戴国台辅更厉害,他以前收服的也是九大妖魔中的一只,是只饕餮,巧国有福了!”
      
      “塙王受伤了?”祯卫关心的看着被蓝氤抱着的清橙。
      蓝氤轻轻摇了下头:“主上只是昏睡过去了。”
      “那赶快回蓬庐宫吧,我们在这等了一夜了。原本以为你们都丧身黄海了,是真君告诉我们你气息还在,所以还陪着在这坚持等你。”玉叶转身向前走去。
      “有劳真君。”塙麒道谢。
      
      “不必客气。说起来我也没有帮到什么忙,因为我连貔貅的巢穴都没有找到过,想不到你不但找到它的巢穴,还降服了它。”犬狼真君笑了一下,然后看着女娇,“还有这只白狐……”
      “嗯,它叫女娇,是九尾白狐。”
      “九尾呀,”犬狼真君赞叹了一下,“黄海里唯一的一只九尾,它的神秘莫测仅次于九大妖魔,可是它的美丽却是黄海妖魔之首。虽然它的知名度排在九大妖魔之下,但实际上它的力量可能还强于饕餮,只因为它不好争一直隐没于黄海且不和其它的妖魔相残杀所以才位于九大妖魔之下的,今天托塙台辅的福,我也才有幸一见九尾狐的真颜,真不愧为妩媚兼具优雅的代表呀!”
      
      “承蒙真君的赞赏。”女娇眯起了美丽的狐眼。
      “呵呵。”犬狼真君笑了一下。
      走在中间的碧霞玄君眼带忧心的回头看了一眼在白狐身上已闭上了眼睛的塙麒,眉头紧紧皱了一下,无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大家都没有说话,一路寂静无声除了脚踏地的声音。
      一阵婴儿的叫声惊醒了虚软的塙麒,借着微微的晨光看了一下,是一只蛊雕。
      下一秒,塙麒的心紧了一下:那是主上驯服的妖魔!再看着玄君和真君都冷冷看着在头顶盘旋的它,不禁有点慌张,要是被发现那是主上驯服的妖魔,那主上......
      
      “小小的妖魔居然敢如此猖狂?今日留你一命,还不快快退下!”犬狼真君冷冷对着天空道。
      ——怎么办?怎么办?不能让他们发现那是主上驯服的妖魔,也不能让他们杀了它!
      如果能站起来,塙麒一定是急得原地转圈。
      ——能不能让它到我身边来呢?让玄君他们以为那是我的使令,也许可以试一试,和辟邪一样,让我和主上共同拥有它。
      塙麒在自己的脑海中一问一答。
      
      眼里紫光一闪而过,塙麒放出麒麟的气息试探地接近蛊雕。马上蛊雕的名字显示在他的脑海里。
      成功了。塙麒冷漠的面孔下是隐藏着的狂喜。
      
      他对着天空的蛊雕:“下友。”
      蛊雕一瞬间就消失在塙麒的影子里。
      
      犬狼真君啧啧赞叹:“塙台辅真的很厉害,蛊雕这样的妖魔不费吹灰之力就降伏了。”
      塙麒在心中微微一笑:那是因为主上早就降伏过它了。
      
      回到雨帘宫的时候,塙麒早就在女娇身上昏迷了。他太累了,精力已全部用尽,只有昏睡才能补充他疲倦的精神。
      清橙也很累。在她昏睡期间体内消耗完的灵压又重新盈满身体,强大的灵压冲刺着整个房间。而为了不让蓬山察觉到清橙的奇异,几个使令把雨帘宫的女仙全部赶了出去,忠心的下友也一直在雨帘宫的入口处站岗阻止女仙接近。跟着清橙的十几年,它清楚地知道她身上的那股力量可以降妖弑仙。
      
      可被下友阻挡在外的以祯卫为首的几位女仙却是急的想直接和下友开打,她们被玄君予以重任负责讲授和天赦有关的知识,可那两位却在雨帘宫睡的昏天黑地,不但完全没有清醒的迹象还不准她们接近。而再过一天就是塙王和塙台辅承接天赦的日子,所以几位女仙打算硬闯雨帘宫。
      
      就在祯卫她们动手硬闯、下友用大翅膀拼命阻拦的时候,雨帘宫的大门毫无预兆地打开了。
      “吵什么?”
      祯卫侧头一看,正是她们要找的人。顿时心里一喜,盈盈平伏在地:“塙王陛下!明日就是陛下和塙台辅承接天赦之日,我等负责前来解释有关的问题。打扰了塙王陛下,真是抱歉。”
      清橙一听又转身进了雨帘宫。
      
      “什么意思?这是让我们进还是不进?”祯卫一头雾水。
      听见祯卫的疑问,下友憨憨地解释:“快进来吧!主上没有关门就代表允许你们进去。”说完就带着她们进了雨帘宫。
      
      “这一代的塙王陛下好可怕,我都不敢看她的眼睛。”
      “我也是,我也是,被她看一眼就感觉好像自己会变成冰雕。”
      “是呀,估计也只有同样冷漠的塙台辅才敢和塙王陛下对视吧。”
      听着几个女仙在身后的小声讨论,祯卫停下脚步回身冷冷呵斥她们:“住口!塙王陛下和塙台辅轮不到你们议论。”
      “对不起,祯卫大人!”小声讨论的几个女仙慌忙住嘴。
      
      强行唤醒了塙麒,祯卫她们用一下午的时间讲解了所有天赦之日需要注意的问题,然后就又被下友请出了雨帘宫,几个女仙愤愤地给了下友几个大白眼后才讪讪离去。
      其实下友是真的为她们好才让她们离开雨帘宫的。因为清橙的防备意识太强了,如果晚上有人在她睡觉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五十米以内,那么那个人必死无疑。它在她身边呆了十三年才让她习惯它的气息,所以送巧国的难民去奏和雁的时候晚上就由它守在她身边,不让那些难民接近。不然那些难民被清橙救了没有死在太守手里,却会不小心死在清橙的流光剑之下。
      
      六月二十一日,夏至日,也是清橙和塙麒接受天赦的吉日。
      
      在常世,喜事着黑,丧事着白。所以,一大早,蓬山所有女仙都换上了黑色的襦裙,清橙和塙麒也被盛装打扮穿上了玄色的、华丽的厚重衣服。从雨帘宫到天悌宫,一路上所有的装饰品都是黑色。
      清橙喜欢黑色,因为黑色沉重又带有一抹煞气,能有效地阻止他人接近。在尸魂界的三百年,常世的二十年,除了黑色她就没有穿过其它颜色的衣服。
      
      碧霞玄君微笑着把清橙和塙麒迎进了云悌宫。正对云悌宫宫门的方向还有一扇玄色大门。待玄君打开了那扇大门,清澄和塙麒踏进了那个闪着银白色光芒的门内。
      “祝塙王和塙台辅永享安康!”玄君领着一干着黑衣的女仙平伏于地。
      玄色大门在清橙和塙麒的身后缓缓合拢,把平伏于地的女仙挡在了门外。
      
      清橙向上望去,白玉筑成的阶梯直达高高在上的祭坛。
      清橙望了一眼顶端的祭坛,然后垂下头,眼底无波澜,面无表情地踏出第一步。
      塙麒闻着身前的青草香,心底涌现出无法抑制的喜悦。今日之后,天下再也无人能分开他们,他们互为半身,有着天帝赐予的永恒!塙麒紧跟清橙也跨出了第一步。
      
      一踏上玉梯,脑子里就想起了庄重、威严的男音。他在说:
      “原初,有九州四夷,百姓不知条理,天予知理而不遵,蔑天地之理,疏仁道,轻纲纪,天帝悲叹,决心意;吾,现平九州四夷,还盘古之旧,遵条理,创天地,理纲纪;天帝,拓十三国,中为黄海,蓬山使王母安护,余十二国配王,与其枝定国之基业,以次为开辟,太网之一曰,当以仁道治天下。勿虐百姓,勿嗜战乱,勿重税令,勿奴役买卖国民,益修路以万民安康为本,成国家之幸福……”
      天纲的内容很多很复杂,包罗万象。走完最后一步玉梯,脑海中的声音也消失了。
      
      清橙和塙麒对着祭坛里天帝、西王母的神像上香、跪拜,之后踏上了祭坛边的小岛。
      这座小岛应该就是玄武的脊背吧!清橙想起昨日女仙们讲的专职护送新王到王宫的玄武,不由的四处打量着:小岛上林立的都是石头,但正中央却有一座别致的宫殿。玄武真的很大呀!
      当他们踏上玄武的脊背后,玄武载着他们在云海上快速却又平稳地飞向了巧国的王宫——翠篁宫!
      
      一时间,塙王登位的消息传遍了常世十二国。
      
      巧国 傲霜 翠篁宫
      
      沉寂了五十年的梧桐宫里传出了一声清亮的鸣叫:“即位!”清亮的叫声响遍了翠篁宫。
      王宫有片刻的寂静,但瞬间又响起了震天的声音,有笑声、哭声、兴奋的吼声,交织成一片。翠篁宫陷入了狂喜的海洋中。
      冢宰宸莘最先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他抹去苍老的脸上的泪水,正准备派人去请太宰的时候,就发现太宰天蓝带着欣喜的笑容跨进了大司马府。
      “宸莘大人,巧终于又有王了!”天蓝笑中带泪。
      “是呀,是呀,有王了!”宸莘直点头,“我们快点做好准备迎接新王入宫。”
      “别担心,我已经吩咐下去了,现在全宫的人都行动起来了。”
      宸莘的老脸上又掉下了泪水:“天蓝,这五十年多亏有你,我这个冢宰......太没有用了,差点连主上的翠篁宫都保不住。”
      
      “宸莘大人,这怎么能怪您呢。这都是那些乱臣贼子的错,还有止王、错王的错!”
      “天蓝,不能怪前王。”
      “怎能不怪?!”天蓝柔美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恨,“止王听信妒妃的谗言,杀了那么多的忠臣,连那个时候的冢宰大人都被......整个朝廷除了天官府、春官府、太师府,其余职位上都是那些妃妾的家人,全都是奸佞之人!所以您不知道,止王死的时候我是多么的庆幸巧脱离了止王的魔爪。之后又出现了错王,我们寄希望于他身上,希望他整顿朝纲,可是他又做了什么呢?”
      
      “天蓝,别说了......都是老夫没用呀,没有威信压制不了朝臣,所以我的劝诫错王听不进去,最终走上了错误的道路。”宸莘偏过头掩饰脸上的泪如雨下。
      “大人,我们巧再也经不起发生止王、错王时代那样的错误了,所以新王陛下一入宫,我就会把巧现在所有的情况告诉他,一定要他在短期内肃清朝纲。不然即使有王,巧也没有活路。”天蓝用白色的手绢擦干了眼泪,坚定地对宸莘说。
      
      “......”宸莘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无力地摆摆手。
      天蓝盈盈一拂,告退而去。
      
      “瑞云呀,那是瑞云!”巧国淳州边境的一个小镇上,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看着天空移动着的七彩的云朵,不仅老泪纵横,失声痛哭,“王,有王了!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在树后歇息的一些民众听说瑞云出现,也不约而同地跑出来,看见了渐渐远去的云朵,年轻的一些人都兴奋的大吼大叫,年长一些的则和开始那个老人一样痛哭失声。
      
      清橙和塙麒坐在玄武背上,透过云海看着下面的一片荒芜。
      “巧……现在的巧什么都没有!主上……您......您会后悔吗?臣给了主上一个破败的、一无所有的国家。”
      清橙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对他冷冷说道:“你不用一直自称‘臣’,我听的不顺耳。”
      塙麒低下头不再说话。
      在快到翠篁宫的时候,塙麒听到了令他心安又心酸的回答。
      清橙说:“我没有后悔的余地,你选中了我,我就必须承担这份责任,不管这个国家是一无所有还是无所不有,我只有用尽全力来发展它,不管最终是富了还是仍然是一贫如洗。”这都是她的责任。
      
      傍晚,晚霞如红枫,到处是一片火红,让整个云海闪耀着一层淡红色的波光。而在云海之上的翠篁宫也被晚霞笼罩,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巧国的凌云山——傲霜山,高耸而庞大的山脉。气势恢宏地直插入云海,在云海上看就好似大海上的一座孤岛。
      从外观看,整个翠篁宫都是一片绿色,深绿、浅绿、翡翠绿、草绿......各种的绿,而且建筑的主材料是玉和翡翠,也难怪王宫的名字叫“翠篁宫”。
      而这时的翠篁宫为了迎接它的新主人,从山脚到山顶都插上了绣有金龙的黑旗。
      
      “臣等恭迎主上、台辅大人!”翠篁宫的所有官员平伏在地上。
      清橙和塙麒径直从玄武的背上走下来,目送玄武离去后才转身面对跪在地上的众人。
      “平身。”清橙淡淡道,“冢宰、天官长带朕和台辅去安寝的宫殿,今日天色已晚,其余人等各自回府,明日早朝再认识。”
      躬身立在原地的众官员看着冢宰和天官长领着那两个同样出众却又同样冷漠的人消失在应门,面色各异,甚至有些人的脸色难看到只差脸上没有写着“好日子到头了”这几个大字!
      
      “哼,无知的小丫头!”在五十年无王期代冢宰之位的现任夏官长——大司马承肼用力甩了一下长袖。
      “但是,这个新王......感觉......很有气势。”秋官长——大司寇洪柏则有点迟疑。
      “气势?上代的错王当年刚来的时候更有气势。”承肼讽刺地笑了一下。
      “不错,”禁军左将军姒夷笑着赞同,“错王比她更有气势,可还不是被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中?”
      “哈哈,确实!”洪柏也放下了只有一点点不安的心,笑了起来,“再有气势也不过是个小丫头,什么都不懂,当年的错王还是师州州侯呢!”
      “不错,我们会让她知道,即使她是王,但是这个翠篁宫的主宰是我们。”
      “哈哈哈!”几人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大笑起来。
      他们身后站立的其他官员也都谄媚地陪笑!
      
      翠篁宫真的很大。它的构成、方位、宫殿都和清橙以前在动画片里看过的雁国的玄英宫相似。 一路上,天官长和冢宰不停地向清橙和塙麒介绍。
      
      玄武停泊的地方是应门,应门之后是内朝,住了一些高级的官员。他们现在走的这一部分被称作“燕朝”,也就是王城。内朝和王城之间用路门隔开。大家也把路门内的地方叫“外宫”。外宫的左面和右面分别是三公、六官和六官之长以及塙麒作为喜州州侯办公的太师府、大司马府以及广德殿等一些宫殿;正中间是正殿,又分为外殿□□殿和内殿清凉殿。□□殿是举行朝议、国宴的地方,清凉殿则是王和台辅批阅奏折以及王召见三公六官的地方;清凉殿后面有一道禁门,禁门内首先是露寝,露寝又分为两部分:王居住的紫阳宫和台辅居住的仁重殿;露寝的后面是燕寝,主要分为东宫、西宫和后宫:东宫是太子、公主居住的地方。西宫是养着白雉、凤和凰等灵鸟的梧桐宫以及供奉路木、天帝的富寿殿、太庙。后宫就顾名思义了,是王的男宠、女宠们居住的各种宫殿、花园。
      
      清橙在心中再一次感叹王宫的豪华、宽阔与广大。从傍晚走到现在星空繁星点点,道路两边的夜明珠也把周围照的亮如白昼,但是他们现在都还没有进入到露寝部分。据她估计他们至少走了两个半时辰,而他们一直是直走没有到处观看。
      
      清橙回头看了一眼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塙麒,想到他一直被娇宠着估计从没有用双腿走过这么长时间的路,她再这么虐待他,天官长和冢宰就要给她白眼了。这从他们一进入应门就不停地提议乘骑兽去紫阳宫就可以看出。于是停下脚步问他:“你还行吗?不然叫辟邪出来驮你。”
      
      塙麒看清橙专门停下脚步关怀他,心底涌现一股暖流,紫眸出闪过一抹幸福的光。然后对着清橙的冷脸展现了一抹吝啬给他人展现的笑容:“主上,我还行,我要陪您一起走。”
      宸莘和天蓝看见塙麒展现的笑颜,不由恍惚地停下了脚步。
      “你们怎么了?”面对宸莘和天蓝,塙麒还是一脸冷漠,冷的可以和清橙相比。
      
      宸莘和天蓝只觉得一阵冷气从耳边吹过,瞬间回神,然后觉得羞愧不已。两个人都活了快两百年了,也都见惯了美色,可今日却被自家台辅的一抹笑颜迷住了心神。
      “没......没......没什么!主上,台辅大人,再往上走一会就到紫阳宫和任重殿了。”天蓝慌张地用手拽着自己的衣角,然后低下已经涨红的脸。
      
      宸莘也低下头。不过他是为了掩饰自己翘起的嘴角。已经有一百多年没有看见过天蓝如此小女儿的动作了,为了这个已经快要腐烂的巧,天蓝把自己逼得刚强无比,即使有一副秀美的面孔也因为她的强势而被人忽略。
      
      清橙冷瞄了两人一眼,再瞄一眼塙麒,心知肚明,然后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走了大概又一个时辰,终于来到了紫阳宫。
      “太宰,你带台辅去仁重殿歇息。”清橙站在紫阳宫的门口吩咐天蓝和宸莘,“至于冢宰,今天晚上要辛苦你了,因为明天要早朝,所以你今天晚上要给朕讲一些基本的情况。”
      天蓝眼露惊喜,抢在宸莘的前面回答:“主上,请让微臣负责给您讲,请冢宰大人送台辅去仁重殿吧。”
      
      “放肆,你想越职?”清橙冷冷看着她。
      “臣不敢!臣只是......只是......”天蓝跪在地上不能言语。
      宸莘也连忙跪下:“主上,请饶恕太宰!太宰她......只是急于让主上了解现在复杂的形势。”
      塙麒也跪下:“主上,请饶恕她。”
      
      清橙冷冷看了三人一眼,转身,留下一句话:“你不必急于让朕知道,朕今天晚上只想知道朝中大臣的名字,但是允许你明天之后任意挑选一个时间来单独见朕。现在,冢宰跟朕进来。”
      宸莘连忙起身跟着清橙进了紫阳宫。
      
      看着清橙进了紫阳宫,塙麒才收回了恋恋不舍的目光,转头淡淡对天蓝道:“领路吧,太宰大人。”
      “台辅大人,您知道主上是怎样的一个人吗?”天蓝克制住心底骤然而起的冷意,微微活动了一下打颤的牙齿和身体,才恭敬地开口问塙麒。刚刚清橙的那道眼光让她恍然站在冰天雪地中,窒息地像要死亡。
      “主上会是十二国最伟大、最好的王,冷静、内心温柔、漂亮、大气、善谋略。”塙麒毫不犹豫地开口说出他心里的清橙。(作者跳出来:瞎子!我笔下的清橙明明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在前方带路的天蓝黑线了一下,以不易察觉的姿势顿了一下脚步。
      冷静?那叫冷酷好不好?!内心温柔?完全没有察觉到!漂亮?这个是事实,可是那满身像寒冰一样的气势,谁敢看她的脸呀?!大气?可能吧!善谋略?台辅大人,您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明明您在十一天前才选她为王!
      天蓝真想这么对盲目崇拜的塙麒大吼,可是她不敢!一是因为对台辅大人吼叫那是大不敬之罪,会被予以重刑,全天下能对台辅大声吼的只有王。二是因为众所周知麒麟很恋主不能容忍他人诋毁自己的主人,她可不想让塙麒生气然后被使令撕裂。这三来嘛,则是因为塙麒一离开清橙,也更加冷漠。那冷漠虽然不如清橙能让人窒息、冰冷刺骨,可还是让她心底不自觉的一寒。
      
      塙麒和天蓝一路无语地向任重殿走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咱对九大妖魔的设定是选自“龙之九子”的其中一个版本:赑屃、螭吻、蒲牢、狴犴、饕餮、睚眦、朝天犼、负屃、貔貅,这个顺序也是它们力量排名的大小,只是需翻过个。排第一位的力量最小,派最后的反倒力量最强。嘿嘿,我自我感觉这个设定还蛮有趣的!
    下一次的更新时间:3月7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