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恭喜,塙台辅,塙王。”阳子看塙麒和清橙交换了盟约,率先出声恭喜。
      尚隆伸了一个懒腰:“真好呀,又多了一个有趣的人,而且还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王。”
      “色狼!”六太不屑。
      “小孩子是不懂这些的。”尚隆揉了揉六太的头顶。
      
      骁宗看着那一对主从打打闹闹,转身问清橙:“什么时候去蓬山接受天赦?”
      清橙没有说话。塙麒偏头问她:“主上?”
      六太马上又窜到清橙的身边:“现在就去蓬山吧,越快接受天赦越好,巧已经等不起了。”
      阳子点头:“也是。”
      
      “走吧。”清橙转身继续向前走。
      塙麒跟在清橙身后半步的距离,他小心地问:“主上,我们现在去哪儿?”
      “蓬山。”
      
      塙麒的双眼亮了一下,接着又黯然:“那等臣向延台辅借只使令吧,臣的女怪蓝氤不能带我们两个人上蓬山。”
      听了塙麒话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清橙也转身看着他。
      
      “为什么要向我借使令?”六太奇怪地问,从来没有过麒麟向另一只麒麟借使令的事发生。
      塙麒看着大家都以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连主上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禁又急又慌。可也知道这个时刻不管怎样也隐瞒下去了。他的心在流泪,主上知道后还是会抛弃他吧。
      
      “除了女怪蓝氤,我没有其它的使令。”
      
      大家不由地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当我可以收服使令的时候去了黄海,可是到现在一只妖魔都没有收服,”塙麒低下头,掩藏了脸上的表情,“臣是一只无能的麒麟,配不上主上。”
      
      大家都还傻傻的没有回神。清橙冷冷问:“为什么会没有使令?”
      “臣也不知为什么,每一次到黄海,外围的妖魔老远就躲起来了。所以,至今臣也没有收服过一只妖魔。”
      
      六太回过神:“还有这种情况呀,可能是你的力量太强大,所以妖魔闻到你的气息就自动躲起来了。”
      景麒也回过了神,然后声音出奇温柔的对塙麒说道:“不要在意,泰麒以前也是和你一样的情况,可是他最后收服了传说中的妖魔,所以你也一定会收服强大的使令的,我把骠骑借给你吧。”
      
      塙麒感激地鞠了一躬:“谢谢你,景台辅。”
      景麒正要叫骠骑出来,清橙却做了一个“不用”的手势,然后大拇指和食指合并放在嘴里。空中响起了有点尖锐却又带着特殊韵律的口哨声。
      
      五分钟不到,街道上的人们惊慌失措地尖叫:“啊,妖魔呀,妖魔出现了。”
      天空中俯冲下了一只红色的大鸟,是蛊雕!
      尚隆、阳子、骁宗都握紧了手里的剑,几只麒麟也在暗中叫出自己的使令蓄势待发。
      
      “主上,小心!”塙麒大喊。
      众人看见清橙上前几步,正正面对着蛊雕。
      
      尚隆急忙拔出了剑,打算趁蛊雕落地的一瞬间解决它,却在冲到清橙身后的时候发现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他,他不能上前。
      “清橙,快离开!”尚隆觉得自己只有在小松家族除了他全部灭亡的时候,心才跳的那么快。
      
      “清橙!”“主上!!”
      众人都心急如焚,塙麒白皙的脸更是变成了紫色,看着那个红色的影子扑向了清橙,他无力地闭上了眼,感觉一口腥甜涌上了喉咙。
      
      没有血腥味。众人倏然睁开了紧闭的眼,却发现蛊雕正乖顺地站在清橙身边还用金色竖瞳盯着他们,眼里充满了好奇。
      
      尚隆气的差点吐血:“丫头,你要吓死我们呀?”
      其余的人都感觉一阵腿软。
      清橙没有理他们,正打算跨上蛊雕,却发觉背后一沉。转头:塙麒昏倒在她背上,嘴边还留着一抹嫣红的血丝,把他白皙的脸衬得更加苍白。
      
      清橙一语不发,只是反手搂住了塙麒,然后抱着他跨上了蛊雕。
      众人愣愣看着蛊雕载上两人飞向了空中,然后进入了云海。
      
      “清橙好酷!”阳子被刚刚清橙面无表情抱着塙麒跨上蛊雕的动作吸引。
      “还真是一个乱来的王呀,而且全身都是秘密。”尚隆眯着眼看向已无人影的天空。
      “很强势,是个好对手。”骁宗也看着天空。
      
      乐俊捻着胡子,高兴地想巧国的苦难终于要过去了。
      延麒、泰麒、景麒却面面相觑:妖魔不是只有麒麟才能驯服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蛊雕把清橙和塙麒载到了蓬芦宫的门口之后就飞向了黄海。
      
      在飞行的过程中,塙麒其实已经苏醒。可是主上把他搂在怀里让他舍不得醒来,因为他知道他一苏醒以主上的性格势必不会再抱着他。主上的怀抱好温暖有一股青草的香味!塙麒觉得心里满是温暖,再想到他会一辈子陪在主上的身边,更是满心的幸福!在快要接近蓬芦宫的时候他假装苏醒,果然主上马上就把他推出了怀抱!
      
      蓬芦宫的女仙远远的就看见了清橙和塙麒的身影,所以不一会宫里的女仙都知道塙麒选出了塙王,大家纷纷跪在门口迎接。
      
      “恭贺公选出了塙王!恭迎塙王、塙台辅!”女仙们都对着二人行伏礼。
      清橙面无表情地走在前面,塙麒也一脸冷漠地跟在身后,但是却步履轻盈。
      
      “恭喜,塙王、塙台辅。”蓬山的女仙主管玉叶手拿一把扇子笑盈盈地对着两人微微躬身。
      清橙木然站着。塙麒点头行了一个礼:“玉叶大人,我和主上上蓬山接受天赦。”
      玉叶点头:“十天之后就是一个好日子。”然后回头叫来了一个女仙:“祯卫,你带塙王和塙台辅去雨帘宫歇息,好生侍候着,十天之后接受天赦。”
      
      祯卫笑应,然后恭敬地把两人迎向了雨帘宫。
      
      在蓬山等待的日子很无聊,又想起塙麒没有使令,而清橙也不想时时保护他,所以她带着满心不情愿的塙麒来到了黄海。
      
      黄海并不是海,而是由沙漠、沼泽、树海组成的陆地,而妖魔就栖息在这块陆地之上。
      
      远远的,清澄就听到了树海里动物逃窜的声音。
      塙麒抿着唇:“就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一看到我,妖魔就逃了。”
      
      “往中央走。”清橙带头走向了树海。
      “不可!”塙麒的女怪蓝氤从地上冒出,双手张开,焦急地拦住了清橙和塙麒。
      塙麒的女怪蓝氤有着人的样貌。但却长着一身雪白的毛,身上还布满了梅花鹿一样的斑点,一头紫色的长发达到了地上。还有一双尖尖的耳朵,长而尖锐的爪子,背上是一对相对应的雪白翅膀。
      
      “为何?”清橙冷眼看她。
      “主上,越往中央走,妖魔越强,就算是成神的王也对付不了。我......我没有那个力量能把主上、台辅同时带走!”蓝氤天蓝色的双眼布满了水汽。
      “那你能保证你一个人就可以保护台辅了吗?”
      “我......我......”蓝氤被清橙冷冷的目光盯得瑟缩。
      
      清橙侧身闪过她,留下一句“我不需要你保护,所以有危险的时候你只要带着台辅离开就好了。”
      塙麒也紧跟着清橙侧身离开,蓝氤无奈地展开翅膀跟着他们。
      
      清橙顺着一条直线在树海中走着,密密麻麻的大树挡住了头顶的阳光,显得阴森。随着不断深入,妖魔也越来越多,但是妖魔都没有行动,一直在暗中观测着他们。
      
      突然,天空变得更加压抑,一阵“嗷嗷嗷嗷”的叫声从前方传来,阴森的树海变得喧闹,观测他们的妖魔仓惶地四处逃窜。
      “主上……快……逃……”
      清橙转头,看见蓝氤颓然地趴在地上,塙麒也是一脸苍白。
      
      “主上,台辅,快.....离开!”蓝氤趴在地上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了这句话。
      “主上,这个妖魔很强。”塙麒也咬紧了牙关。
      “你有把握收服它吗?”清橙还是很冷的问他。
      “臣,愿意一试。”塙麒努力把妖魔的威压压下,挺直了身躯回答。他真的愿意一试,即使为此被妖魔反噬。因为在这样的威压下,蓝氤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他也感到了深深的恐惧,可是主上却没有丝毫的不妥,主上根本没有把那个妖魔放在眼里。
      
      塙麒握紧了双手,所以他怎么可以逃跑而输给那个妖魔呢?他要收服它,一定要!
      
      清橙看着塙麒坚定的眼眸,没有表示反对,只是淡淡地对塙麒说:“它的叫声很像狗的叫声,但是又比狗的叫声略低,而且很清脆,所以我猜它是只狐狸。”清橙说出了第一世看《动物世界》所积累的知识,“如果实在不行,不要勉强。”
      
      塙麒温柔地注视着清橙:“主上,我不会勉强自己的,我有信心降服它。”
      清橙冷谈地点头。
      
      出现了,一个巨型的身影出现在清橙和塙麒的眼前。和清橙估计的一样,是一只狐狸。但是不同于《动物世界》里小小可爱的狐狸,眼前的狐狸全身都是银白色的,后面还有九条尾巴高高向上竖起就像一个巨大的遮阳伞,尖尖的脑袋上是一双血眸,充满了野性的光芒,此刻正藐视地看着塙麒。
      
      狐狸用尾巴甩出了几个冰箭射向塙麒,却在半空中就被塙麒用麒麟特有的气拦截了。九尾狐狸对着塙麒呲牙咧嘴,塙麒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猛地抬头与九尾狐对视。
      
      清橙在一边一动也不动,她知道,塙麒已经开始了。
      
      半小时过去,一小时过去……清橙清晰地数着时间,已经六个小时过去了,塙麒和狐狸还在对视,双方都还没有认输的意向。
      
      天快黑了,情势对塙麒越来越不利。清橙感到狐狸的气势正在上升,塙麒的额头上也到处是汗水。她在想她要不要出手帮帮塙麒,可是不是自己亲自驯服,塙麒会心有不甘吧!
      
      正在这时,她突然感觉塙麒也提高了气势甚至远远超过狐狸。“神赦明赦,天清地清。神君清君,不污不浊,鬼魅降伏,阴阳和合,急急如律令!九尾白狐女娇,折服,折服,折服!!!”
      
      随着塙麒低沉威严的声音和手上复杂的动作,九尾狐身上放出一道道白光然后身后的尾巴由九条变为一条,巨大的身形也缩小为只有三个一般的狐狸加起来那么大。雪狐迈着轻快、优雅的步伐向塙麒走去。
      
      女娇呀,清橙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天空不语。这个世界果真是玉帝的世界呀!在尸魂界的时候,顺风耳给她讲了无数上古的传说。
      
      传说中,在上古有一个夏族,族长名为大禹。大禹来到涂山(据考在今河南嵩县)遇见一只九尾白狐,并听见涂山人唱歌,说“绥绥白狐,庞庞九尾”,意思是说如果你在这里“成家成室”,就会子孙昌盛,于是大禹便娶了涂山氏的女孩子,叫做女娇。婚后,女娇袒露身份,她就是那只白狐。之后九尾白狐被涂山氏当作自己的祖先。由于九尾狐有这么一件很风光的事情,所以后代的狐狸精们总喜欢骄傲地说自己是涂山后裔,炫耀血统的高贵。
      
      女娇慢悠悠来到因脱力而软倒在地的塙麒身边,没有见她张嘴,却传出了清脆悦耳的女声:“主上,台辅,我们赶快离开吧,夜晚的黄海很危险,而且这里还有一个比我更厉害的妖魔。”
      
      塙麒对着清橙展开一抹开心的笑颜:“主上,臣做到了。”
      
      清橙面无表情地冷冷点头:“嗯,该回去了,天色晚了。”
      
      蓝氤隐到塙麒的影子里,塙麒也拖着疲软的身躯坐到了女娇的身上。一人,一人形的麒麟再加一白狐慢慢走在因天色已晚而更加幽暗的树海中。
      
      “沙沙沙……”
      
      清橙停下了脚步。
      “主上,别停下,快跑!”女娇驮着塙麒快速奔跑在树海里。
      清橙也跟着跑了一会儿,但身后的“沙沙”声越来越近。所以她停下脚步对女娇说:“来不及了,你快带着塙麒走,我来断后。”清橙伸出手腕,一阵七彩的光闪过,一把蓝色夹杂着金色的剑出现在她手上。
      
      “主上,不要......”塙麒虚软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哭音。
      “塙麒,快和女娇离开。放心,我不会有事。”清橙头也不回,站在原地等着即将出现的妖魔。
      “不要,既然主上有信心,那臣也不离开,臣要在这里等着主上!”塙麒也固执地让女娇停下奔跑,站在清橙身后不远处。
      
      “塙麒,离开,这是命令。”清橙回头,第一次用冰冷、无情的眼光看着。
      塙麒被那冰冷入骨的目光盯着,情不自禁地瑟缩了一下,心痛苦的抽搐着,泪水从紫眸中流出,流过脸颊,滑落在地上厚厚的枯叶中。
      他喃喃道:“主上根本没有把握,不然不会让臣独自离开。”
      
      清橙转回头:“是的,我没有把握,所以你要离开,就算我死了,你还可以为巧挑选出一位新王。”
      “不要!”塙麒狂乱地摇着头,脸上的泪水四处飞溅,“不要,我不要再选新王,我只认定主上才是我的王!”
      
      “你是巧国的麒麟,属于巧的全国人民,不单独属于我一个,所以快走吧,别忘了自己的使命。”
      塙麒一脸愤恨地看着背对着他的身影,然后声嘶力竭地狂吼:“我说了,我不要!”
      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伤害他?前几天还幸福地躺在她温暖的怀里,今天她给的痛却超过了用一把刀插在他心窝上的痛,主上真的好过分!
      这时的塙麒甚至没有注意到,他已违背了麒麟的天职:永远无条件地服从主人的命令。
      
      “现在就是想走也来不及了。”女娇强自镇定,可还是显示了一丝软弱,毕竟眼前的妖魔比它强几倍还不止。
      清橙觉得一阵寒冷包围全身,面前的黑影就像一个黑洞,让人从心底敢到绝望,而黑洞中凭空出现两点火光,估计是妖魔的眼睛。手里的流光在“呜呜”震动着好似在鼓励着清橙。
      
      清橙在心中怒骂一声“他妈的”,在尸魂界面对山本老头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恐惧过!继而又在心中苦笑,原来她还是有感情的!原本以为这一生她不会再体会爱恨情仇、酸甜苦辣、忧伤悲哀恐惧之类的情感,谁知这个妖魔却让她在活了四百多年后再次体会了恐惧!自从亲手杀了第二世的父亲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感到过恐惧!这个妖魔对她生命的危险让她再次感受到了恐惧!
      
      她再次苦笑,除了恐惧还有害怕,原来她还是不想死。
      提起流光,把瞬步用到了极致,她飞身迎向妖魔。
      
      黑洞中伸出了无数的像章鱼一样的触角,阻断了清橙向妖魔眼睛的进攻。清橙不断的砍呀砍,而妖魔的触角也不断的重生。二个小时的时间就在清橙的乱砍和闪躲中渡过。
      
      塙麒眼睛都不眨地看着在空中不断跳跃的飘逸身影,他紧张的连抓痛了女娇都不知道。
      主上,不要有事呀!他深深祈祷着。
      
      “女娇,你上去帮主上。”塙麒看着清橙,用手拍拍女娇。
      “台辅,我现在上去只会给主上添乱!现在主上处于优势!但是之后......”主上可能会不敌。
      “有什么办法能一举消灭那个妖魔呢?”塙麒喃喃自语。
      “消灭它,很难!它太强了,我们是杀不死它的。”
      “那怎么办?”
      女娇沉吟了一会儿:“……收服它?”
      “谈何容易?收服比杀死更难!”
      “不,收服比杀死它容易些!台辅不能见血,所以就算动手也只能是我和主上。可是如果收服它,台辅也可以帮忙。不过台辅您因为我花了太多的力气......”
      
      空中的树叶“哗哗”地落下。塙麒看见他的主上放出了强大的气势,撼动了树海苍天的大树,那气势让他有深深膜拜的冲动。那是他的主上呀!
      “主上真得好强!台辅,您确定您选中她之前只是个普通人?”女娇深深地注视着清橙。
      “不确定。我不知道主上之前是什么人!但是我确定她不是普通人,因为主上可以驯服妖魔。”塙麒也迷恋地看着黑发、黑袍随风飞舞的清橙。
      
      清橙放出储蓄了十年的灵压,流光也配合着她放出了银白色的光芒。一直是黑洞样的妖魔在流光的照耀下显出了全貌:如山一样大的体型,龙头,鹿耳、羊角,狮身、凤尾、虎爪,还有一双如火焰般的眼睛,此刻正仇恨地盯着她。
      
      “台辅,好机会!”女娇抬首看向塙麒,“现在它被主上制住不能动弹,趁此机会收服它。”
      塙麒轻轻点头,握紧双手在女娇的帮助下,来到了清橙的身边。
      
      “主上,女娇说我们杀不死它,最好是合力收服它,”塙麒紧张地说道。
      “嗯。”过了好久,塙麒才听到主上轻微的同意声。
      
      他很努力地控制住了心里的兴奋,放出麒麟的气慢慢压向妖魔。
      然后看见妖魔明显的一顿,于是加大了力度压向它。
      
      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清橙和塙麒只觉得眼睛渐渐疲软,手、脚也渐渐不听使唤。
      清橙狠狠咬了一下舌头,唤醒了快迷失的意识,然后听见了身边塙麒的粗喘!
      塙麒也快坚持不住了吧,开始收服女娇后已经脱力,体力没有那么快恢复!
      
      一人一麒只感觉身边有一阵风吹过,然后就看见一团雪白从空中跃起,无数的冰箭射向了妖魔的身体。“主上,台辅,趁此机会!”是女娇!
      
      清橙和塙麒感觉到妖魔的气势降低,马上用尽身上最后一点力气加大了自身的气势。
      一个名字在脑中闪现。
      
      清橙和塙麒同时喊出:“貔貅辟邪,降伏!”
      妖魔对着空中嗥叫一声,然后身形一直缩小缩小,最后停止在和女娇差不多的大小。
      女娇轻轻一跃,停在辟邪的头上:“辟邪,你的样子好奇怪、好丑,变得漂亮点吧。”
      
      辟邪火红的眼眸和塙麒紫色的水眸同时看向清橙,清澄看了一眼辟邪,微微点头。
      辟邪身上一阵红光闪过,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只金色的豹子,身上还四处散落着一些可爱的黑色斑点。
      
      女娇赞叹:“好漂亮!”
      塙麒也赞美地点头。
      只有清橙在内心微微纠结了一下,幸好她当了近三百年的行尸走肉和面瘫。如果是第一世,她一定大笑、拍腿,然后大叫“好漂亮的金钱豹!”!清澄无力地向后躺在枯叶上,静静让自己陷入黑暗中,第一世呀,好遥远,远的她再也回不去,远的她只能深深想念。
      
      “主上!”看见清澄晕倒在地,塙麒心急地走向她,却因为长久站立而四肢麻木的扑倒在地。
      女娇走上前看了一眼清橙,放心地呼出一口气:“没事,只是因为太疲倦而昏睡过去。”
      
      “那我们出去吧,树海外面有很多人等着咱们。”辟邪的声音清亮而有力。
      塙麒想强撑起身去抱清橙,却再次无力的跪在地上。
      “台辅,你太虚弱了,让我来抱主上吧!”蓝氤浮出地面扶着塙麒。
      塙麒点头:“那你小心抱着,别吵醒主上。”
      
      女娇娇笑了一下:“放心,她现在是昏睡,吵不醒她的。”
      “对了,台辅,等会儿出去,您千万别告诉那些人主上也和我有契约。”辟邪抬眼看着塙麒。
      塙麒坐在女娇身上,疑惑:“为什么?”
      “您听说过有人能驯服妖魔吗?我今天大部分是折服于主上的力量。”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女娇也淡淡加了一句。
      
      “主上是常世第一个能收服妖魔的人,像我们这些妖魔会因为力量心甘情愿地折服于她,可是人类会恐惧她,心不坚强的人类还会借此攻击她。”辟邪用四蹄轻软地踏在枯叶上,没有一点声响。
      
      “那可如何是好?雁、庆、戴三国的王和台辅都知道主上能驯服妖魔,对了还有一个大老鼠,是巧国人。”塙麒紧张地说。
      女娇和辟邪对看一眼,辟邪甩了一下常常的尾巴:“那只有走着看了,现在最重要的是瞒住外面的女仙,她们知道了,就等于天帝知道了,天帝不会允许超出天纲的人存在的。”
      
      “知道了,我不会让那些人发现的。”塙麒使劲点头。
      蓝氤抱着清橙走在最后面,发现怀里的清橙微微动了一下,以为是自己没有抱好所以为清橙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而没有发现清橙的眼睫毛微微抖动了一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同志们,俺如约地更新了哈,所以同志们也要多多留言哈!
    对了,介绍一部新的动画片给大家,我今天刚刚发现的——《源氏物语千年纪》。里面的男主角光源氏超华丽呀,啊......口水中!现在连载了七集,我觉得还挺好看的!
    (叉腰问天)中国什么时候也出一部可以和日本媲美的动画片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