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 章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下午五点多就下班了,所以同鞋们,俺来更新了!
      沧浪殿是翠篁宫最高的建筑,殿内的房间全由红木雕刻,连房间内的家具都是高级红木制成。它的左右是种满了荷花的池塘,池塘里还有各类供观赏的鱼;前后是各类珍稀的树和一些常见的花。
      在想要安静的时候,清橙就会独自来到这享受天空的静谧。
      
      清橙头枕双手静静躺在已经结了一些青涩果子的桃树下。
      在这儿,听着云海敲打岸边的声音,闻着海水的潮味和泥土的芬芳,她可任由自己的思绪飞翔,放飞自己的思念。
      
      “主上,我就知道您在这儿。”
      清橙缓缓睁开墨色双眼,塙麒满眼的温柔和他那一头耀眼的金发占据了她的双眼。
      “有何事?”清橙一向清冷的声音夹杂了一丝懒散。
      塙麒轻柔一笑:“刚刚接到峯王陛下邀请主上您去参加他即位大典的国书。”主上今日已经在这发呆一天了,他并不是想打扰她的安静,可是他忍受不了一整天看不见主上,所以看见冢宰手里的国书,他就借口跑这来了。
      
      清橙的手仍枕在脑后:“什么时候?”
      “十日后。”
      清橙又闭上墨色双眼,长长的睫毛在眼睫下撒下一圈阴影。
      “洪柏他们还没有回来?”
      “冢宰大人说他们三日后就回来。”洪柏、骅午、韫奕三人带着景王陛下要求的证人去了庆东国,虽然景王把谋乱之人都按律处刑了,但是庆东国受毒品危害的官员和普通民众太多了,所以在景王的请求下洪柏三人暂时留下教庆国官员戒毒。“主上,我去拿张毯子来,地上太湿了。”塙麒看见清橙躺在湿润的地上担心她身体受寒。
      
      “无妨。”清橙轻声道,“仙人体质没有那么容易受寒的。你先下去吧,我还想再呆会。”
      塙麒柔柔看着没有睁眼的清橙:“主上,我在这陪您,好吗?我不会打扰您。”自从主上和弄奢有了契约,他就一直没有和主上独处过了,不管什么事弄奢都会和他们一起。
      塙麒屏住呼吸,主上每次来这儿都不要他陪,这一次......
      
      终于在塙麒忍不住要告退的时候,他听见了一声轻吟:“嗯。”
      塙麒脸上的笑容比天空的灼阳还耀眼,这是主上第一次允许他陪伴在沧浪殿,他静静地到一棵银杏树下坐着。
      
      当弄奢寻着清橙和塙麒的气息来到沧浪殿的时候就看到这让他微微皱眉的一幕。不爽,为什么他们两人来这不叫上他?为什么台辅要用那种柔柔的眼光看主上?
      
      清橙感应到了弄奢的气息,她无奈睁眸,真是,想偷会懒都不行。
      清橙缓缓坐起身:“有什么急事?”
      弄奢感应到清橙定在他身上的眼光,他不明所以地感到很满足,无视塙麒正用不满的眼神看他。轻轻摇头:“没有什么急事,只是感应到您在这儿。”
      清橙静静地靠着桃树:“那你去忙你的事,我今日在沧浪殿歇息。”
      
      弄奢轻轻抚一下黑色长袍,随意坐在塙麒身旁:“我的事就是随时跟在您身边。”作为左将军他的职责是保护她,作为妖魔弄奢他是她的仆人职责还是保护她。
      清橙靠着桃树闭上眼睛,任阳光透过桃叶斑驳地打在她脸上:“既如此,那我们三人今晚都呆在沧浪殿吧。”
      即使清橙看不见,塙麒和弄奢仍笑着点头。
      
      “塙麒,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你,怎么办?”在太阳落入云海,红霞满天飞的时候,清橙冷不防地甩出一句让塙麒心惊的问话。
      “......”塙麒脸色苍白地张张嘴。“主上,您在开玩笑吗?”很久之后,塙麒对着紧闭双眼的清橙扯出一个僵硬的笑。
      “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清橙仍然没有睁眼。
      塙麒紧握双手控制内心的颤动,他旁边的弄奢也感受到了他身上的坚决:“没有如果,主上到哪儿我就到哪儿,‘不离御前’这是我对主上的承诺。”塙麒内心在哭泣,主上您仍是完全没有接受我吗?我以为您今日允许我进入您的私人时间就代表我们是真正的互为半身了,可是......没有想到,这是否就是骆理大人说的大喜必伴随着大悲?
      
      即使闭着双眼,清橙仍然感到了塙麒心里难以言喻的悲伤,塙麒他以为她不要他了。在心里叹气,她不忍再逼迫他,不过四十多年,塙麒以及翠篁宫的这一群官员已经得到了她的信任,她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信任他们的,只知道当她回神时,这一群性格各异的人已经团结在她的周围,让她习惯了他们每日的笑闹,习惯了把大小事务交给他们处理。
      
      麒麟,真的是如延王他们所说的一样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为了一直呆在她身边,塙麒违背了麒麟的本性,他惧血但是为了她他却可以咬伤敌人,他仁慈但是每一次她和三宫六官讨论处理犯错的官员时他从没有反驳过她的决定只会以信任的眼光看她,他是民意的代表可是她杀那些叛乱之人时他从没有替他们求过情。可以说从他们缔结契约的那一天起,塙麒都没有对她说一个“不”字,用延王的话来说就是“这样护主的麒麟从来没有见过,似乎他仅仅是属于你而不是属于巧州国的麒麟。”很多时候她也有这样的感觉,塙麒他只是为了她而存在,是为了清橙而存在而不是为了塙王而存在。所以她更加为难,离她离开的时间仅有三十多年了,那个时候那个傻瓜怎么办呢?以他的性格,她离开后他决不会独活,可是那不是她的本意,她希望他可以好好活下去。
      
      想到这,清橙突然睁开双眼让一直盯着她的塙麒和弄奢微微一愣。她抬手捂额,她对他的感情居然已到了这种地步了吗?舍不得他伤心,舍不得他难过,舍不得他孤单,舍不得丢下他独自一人……
      “麒麟呀,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生物。”让她不自觉地陷入了那种每日能见的简单柔情中,怪不得,延王他们每次对着自己的麒麟时都是那种既宠溺又无奈的神情,大家都是无所知地习惯、喜欢上了他们,当发觉时却收不了手,控制不了心。
      
      听见清橙的那一句轻喃,塙麒脸色发白,狠狠咬着自己的嘴唇,手心被掐出了血也不自知,他的脑海里一直重复着那句“麒麟呀,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生物”。原来在主上心中,他是很可怕的生物,所以主上一直对他那么冷淡,不管他如何努力她从来没有回他一个柔和、夸赞的眼神,只因为麒麟是可怕的生物,所以主上会不要他、会丢下他。
      塙麒失神地看着那个紫色身影,晶莹的泪珠从脸颊滑下。即使她说她是很可怕的生物,可他还是如此的眷恋着她,他不知道当她不要他时他要如何活下去。
      
      弄奢被塙麒满脸的泪水吓了一跳,可是看着他脸上的茫然和无措他知道,这只笨麒麟根本不知道他自己流泪了。不过,几千年了,这是第一次看见麒麟的眼泪,感觉还真是奇怪。麒麟呀,真的是超级恋主的生物,主上不过是一句无意识的呢喃却被他当了真,他也不想一下,他和主上之间是那种互为半身的契约,她怎么可能轻易就抛下他?
      
      “喂,我说你,别哭了。”弄奢嫌恶地拉拉塙麒的衣袖。
      塙麒挂着满脸泪水茫然转头:“我做了什么错事让主上如此怕我?”
      “你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塙麒凄然低头:“主上肯定还是在怪我当初强迫了她,她根本不想当塙王。”
      弄奢一愣,主上原来并不是一开始就想当王,不过......
      “你认为主上那样的人是你能够强迫得了的吗?”如果不是她自己愿意谁也强迫不了她。
      “那为什么不要我呢?”
      
      “你想知道原因?”
      塙麒和弄奢同时转头,清橙坐在地上正用清亮的眼神看着他们:“你想知道原因?”
      塙麒被泪水浸过的双眼一亮:“我想知道,主上愿意告诉我吗?”这么多年,他一直知道主上的心里埋藏着什么,虽然主上从来没有提过,但是他知道就是那个原因让她和这个世界有着距离。
      “这是主上和台辅之间的私事,那我就告退了。”主上和塙麒之间的事情他不想参合,他只要知道无论何时何事他都会一直在她身边就可以了。
      “你不必退下,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也知道。”清橙叫住打算离开的弄奢,“听完后我需要知道你们的结论。”
      
      清橙看着一双带着清澈和明亮的紫眼以及一双带着疑惑和魅惑的金眼定了定神,她不知道告诉他们一切是对还是错,以前她是想直到离开的那一刻她都不会告诉塙麒就让他当她死了,可是看着刚刚塙麒的反应和了解了自己内心对他的不舍让她下决心告诉他,将来痛苦还不如提早剪断他们之间的羁绊,只希望塙麒能够勇敢地跨过这个坎,她并不是能够陪他过完这一世的人。
      
      清橙又靠向树,双眼看着半边红半边亮的天空,声音忽远忽近。
      “我出生在这个世界,但同时拥有着另外两个世界的记忆,也就是说加上这一世我一共活了三世,灵魂的年龄大概是470岁左右。而有着前两世的记忆据说是对我的处罚,好像是我擅离职守没有按照天帝的指令去做的原因。我的第一世是生活在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有爱我的爸爸、妈妈、哥哥……”
      
      清橙慢慢地诉说,似梦呓一样的声音敲打在塙麒、弄奢的心内,他们的心波澜起伏着,随着清橙的讲述而急剧跳动。当清橙讲到还有三十多年她就要到另一个世界去执行她的任务时,塙麒满脸的骇然,他清楚知道了清橙告知他一切的原因,清橙是在明确告诉他,他还能陪伴在她身边的时间只有三十五年了。
      
      按耐着内心的焦急和愤怒,塙麒听完了清橙的述说。
      “我不会有什么其它的考虑,主上的灵魂到哪儿我就到哪儿,我一开始就说了,我是和主上的灵魂签定的契约。”弄奢轻轻一笑,他知道主上让他听这一切的原因是确定他是否后悔了,可是他怎么会后悔呢,他庆幸他当时那么快速地和她定了契约,否则到死他都不知道除了力量比他强的人,还有那么纯粹的一个人能让他的心跳动。
      
      清橙点点头,她让弄奢知道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是和她的灵魂签定的契约,她觉得这一切的前因后果他有必要知道。
      清橙看似随意地转头看向塙麒,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跳是如何的快,神经是如何的紧张。
      
      “主上,”塙麒低着头,长长的金发也跟着飘在身前挡住了他脸上所有表情,“您告诉我这一切就是想让我远离您,是吗?”
      清橙张张嘴却没有说话,没有否认是因为她的目的确实就是让塙麒远离她。
      “不,应该说主上从和我缔结契约的那一天起您就有了这个打算,所以翠篁宫内的所有事务您都没有瞒我,不像其他王当牵涉到政治黑暗的一面时他们会让自己的台辅避讳,可是您没有想到吧,”塙麒抬起头,满眼的空洞让清橙心惊,“让我接触血腥的事务没有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反倒让我越来越接近您,越来越了解您。”
      清橙无言地听着塙麒云淡风轻的倾诉,她还是无从反驳。
      
      “虽然得不到主上喜爱的麒麟很可悲,可是很抱歉,主上,”塙麒无意识地笑了一下,那笑容里的辛酸让弄奢皱眉,“不论你多么讨厌我,我都不可能离开您,三十五年后你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是我去蓬山坐化的时间。”塙麒说着又低下了头,“只是不知道那时我的灵魂还能不能找到您。”
      
      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树下久久无语。
      “塙麒,你要扔下你的国民不管?”清橙困难地打破沉默。
      塙麒轻轻回道:“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王,只有王才能让它正常运作。王都不管这个国家了,我这个台辅还能怎么样呢?”
      “......”清橙在心内叹气,“塙麒,我要不要离开这个国家不是我能做决定的,可是你肩负的任务你忘了吗?”
      “一个被王抛弃的麒麟还能选出另外一个王吗?”更不用说他已经不可能再选出另一个王,除了她,他不会再向第二个人下跪,哪怕那个人是比她还英明的王。
      “塙麒,我并没有抛弃你。”
      塙麒轻轻点头:“我知道,您只是不得已丢下我。”
      
      清橙无语地看着满身伤悲的塙麒,她一向都知道塙麒很固执,可是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她还是低估了他的固执。她还真是自找罪受,早知道......
      “主上是不是在后悔刚刚告诉了我一切?”
      清橙惊讶地看着塙麒:“你......”
      塙麒展颜一笑:“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发觉我能感知主上的情绪,而只要集中所有精力还能感知您的想法。”
      
      弄奢看着塙麒的笑容,不着痕迹地向清橙身边移去,塙麒刚刚的笑容让他有很不好的预感。
      “弄奢,你不必害怕。”塙麒微笑对着弄奢,“我不会伤害主上,也舍不得伤害她,她是我最重要的人呐。”
      弄奢更快速地去到清橙身边,塙麒真的很不对劲。
      
      “塙麒......”清橙看见了塙麒温柔的笑,也看见了他眼里隐藏的疯狂。
      “主上,快阻止台辅,他的心陷入了狂乱,他想.....”
      “蓝氤,怎么回事?”清橙冷然对着地面问道。
      “主上问她还不如问我。”
      清橙抬头,塙麒已然笑着站在了她身边。
      
      “塙麒……”清橙抬手接住被弄奢用手刀劈昏的塙麒。
      “蓝氤,怎么回事?”
      地面传来蓝氤哀伤的声音:“主上,台辅的内心很乱。他受不了主上有离开他的想法,所以内心很激动产生了激烈的想法,他……”
      “别哭,快说到底怎么回事。”清橙也很急,她没有想到她一时的做法居然让塙麒如此伤心。
      “主上,”辟邪的声音响起,“台辅有自杀的倾向。”
      “什么?”清橙惊呆。
      “台辅似乎感受到了主上您坚决要远离他的想法,所以台辅他想死在您面前。”
      
      弄奢听了也惊呆,他没有想到一向精明、冷静的塙麒居然有如此不成熟的想法。
      清橙抱着塙麒的双手紧了紧:“他是想和我同归于尽吗?”
      “不,不是这样的。”蓝氤慌乱地打断清橙,“主上,台辅他没有那种想法,他只是想您离开了他还不如他先死在您面前,他只是不想看见您离开他。”
      “主上,台辅他很爱您。”女娇轻柔的声音也响起,“虽然我不知道何为爱,可是台辅他每天睡觉前想的是您,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也是想您,连晚上做梦时叫的都是您,您的膳食他会亲自去御膳房准备,您喝的茶是他给您准备,因为您不喜欢他人服侍,所以您穿的那些衣物和您的寝殿都是台辅他偷偷去整理的,除了你们人类所说的‘爱’,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词能形容他对您所作的一切。”
      
      “真是只笨麒麟,”清橙双手轻柔地抚着塙麒冰凉而柔嫩的双颊,“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开你呢?”原本她是让他能够安然而快乐地活下去,可似乎她的做法错了。
      “主上,台辅的幸福就是您。”辟邪在地下轻轻道。
      “你们也应该都听见了我刚才所说,三十五年后我就要去另外一个世界,他是巧州国的麒麟,他不可能丢下国家而跟着我呀。”
      几只使令都沉默不语。
      
      “那么主上您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弄奢突然问道。
      “我吗?”清橙缓缓抬头望天,“我只希望这只笨麒麟能快乐地活下去。”
      弄奢继续问:“主上就没有想过把台辅也带走吗?”
      清橙摇头:“他又不是胎果,去了另一个世界根本没有办法活,更何况我自己都不知道会以何种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弄奢皱眉不语,虽然有时候他和塙麒互看不顺眼,但是他从没有把他当作敌人,他并不希望以后的日子里缺少一个他。
      
      一晚上,清橙、弄奢陪着昏迷的塙麒在沧浪殿度过。
      
      “塙麒怎么还不醒?”清橙担忧地看着塙麒,天都大亮了,塙麒却还是一副昏睡的姿态。
      “我昨日的力道只会让他昏睡一晚上,不至于现在还不醒。”看着昏睡的塙麒,弄奢也是疑惑不解的样子。
      清橙帮塙麒盖好被子:“算了,让他睡。”站起身对着地面道:“辟邪,女娇你们看好塙麒,我要去清凉殿做今日的政务工作了。”
      “是,主上。”几只使令齐声应命。
      清橙看了一眼似无所觉的塙麒,转身和弄奢一起步出了清凉殿。
      
      批完了奏折已经大下午了,清橙正准备出清凉殿,宸莘和天蓝却风风火火冲了进来。
      “主上,大事不好了。”顾不得行礼,宸莘一个箭步来到了清橙身边,身后的天蓝也是一副紧张的神色。
      “什么事让你们如此慌张?”
      “主上,刚刚接到消息,喜州出现了袭击民众的妖魔。”
      清橙脸色一凛:“消息确认无误?”
      天蓝使劲点头:“确认无误,袭击人的妖魔暂时被骆理、贤仁处理了没有人员伤亡,但是不敢保证之后不会再出现妖魔。”
      
      “主上,这很不对劲。”宸莘粗鲁地用衣袖擦去额头的汗滴,“是不是又有什么人在算计巧州国?”妖魔出现代表国家又会有乱子出现。
      天蓝眯着眼:“上次妖魔出现在舜极国和巧州国之间,不久源州侯、宁州侯、大司马叛乱,但是这一次的妖魔出现在巧州国的国都,这无论如何也说不通,就算以前王失道,国都也是最后才出现妖魔,可是这一次……”
      清橙静静坐在椅子上,她的内心已经有答案了。“宸莘,下令王军去喜州巡视。”
      “是,主上。”宸莘恭敬行礼,“但是……”
      清橙摆摆手:“不必担心,出现妖魔的原因我已经知道了,我会处理的,你们下去吧。”
      宸莘和天蓝对视一眼,恭敬退下,他们相信他们的王。
      
      “主上……”弄奢接到消息也跨进了清凉殿。
      清橙看向弄奢:“你觉得是什么原因让喜州出现了妖魔?”
      “一个国家如果正走向衰败,那么会先出现天灾,如干旱、洪水、地震之类的预警,接着是民心散乱,人与人之间相互倾轧,最后才会出现妖魔,但是现在没有任何失道的征兆就出现了妖魔而且还是在喜州,这代表……”
      “代表什么?”
      弄奢定定看着清橙:“代表王和台辅正在丧失他们的能力。”
      
      清凉殿内一片安静,弄奢的心在不安地跳动着,清橙身上冷冽的气势让他不停冒冷汗。
      “走,我们去看看塙麒醒了没有。”清橙冷着一张脸向外走去。
      弄奢强自镇静地跟在身后,刚刚有一瞬间他以为主上会杀了他,因为他说中了会出现妖魔的原因。
      清橙抬头看了一眼无云的天空,她明白,这是上面的那位对她的警告,因为她没有处理好她和塙麒之间的关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