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九 章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咱下周星期天再见了哈!
      五个人被捆成了一串粽子,两个人昏迷,两个人就肉眼可见的地方身上全是青紫色的伤痕,还有一个人算是最惨的,门牙似乎被打掉了两颗现在还鲜血直流,右眼像被人揍了一拳肿的已经看不见眼睛了。
      “太守大人,这几个人是来自庆东国的毒贩,我们帮大人抓住他们了。”众人一脸傻笑,都期待地看着太守。
      
      “……啊……有什么证据证明他们是毒贩?”太守愣神了一会才回话,虽然他知道他治下的民众很强,可是亲眼看见还是觉得很震撼。
      几个士兵吞了吞口水,悄悄后退一步,他们听常驻在这的同僚说了,宁州、淳州的治安在全国是最好的,因为民众会帮助官兵抓那些扰乱秩序之人。
      
      “是他们自己说漏嘴了,说他的兄长在巧州国被抓了还没有回家,还有呀明明已经禁止庆东国行商进入我国可是他们不但进了而且还在店内调戏我尊贵的客人。”由掌柜指了指一直当壁花的清橙三人,“大家都可以作证。”
      民众纷纷点头:“是呀,大人,我们亲眼看见了,他们调戏那几位客人。”
      “就是,我们大家都看见了。”
      “大人,他们身上还有冬器。”
      “还有,他们好像还说什么要到这来执行秘密任务,他们说的不是很大声所以我也没有听完。”
      
      太守听完民众的证词皱了皱眉,透着精明的双眼看向大厅清橙他们站着的方向。
      “......”太守双眼瞪大,嘴巴张张合合,久久都没有吐出一句话。
      清橙淡然看了一眼太守。
      “......主上!”太守终于吼出了石破天惊的一句,“您怎么在这儿?”
      
      看着太守紧张地来到他们身前,塙麒翻个白眼阻止了他行礼:“笨蛋,你想引起骚动吗?”幸好民众都不知“主上”也是专属于王的称呼。都当了太守这么多年了,这个付皓一看见主上还是会紧张的手足无措。
      “臣……我……”付皓的额头上挂满了汗滴,心里狠狠责骂自己差点坏了主上的事。
      
      “把那几人带下去关起来,我随后就来。”清橙轻声吩咐。
      “是!”付皓条件反射地立正。
      “......”塙麒、弄奢满头黑线地看着站的笔直的付皓。
      清橙无语,只是冷冷看着他,身上的寒气也在加重。
      
      “......”呜呜,我又坏事了。付皓哭丧着脸,快把头埋到地下。
      “快去吧。”塙麒好笑,再不让他离开,相信他会被主上冻成冰雕。
      得到台辅的命令,付皓立马转身拖着那一串粽子快步离开了“美味轩”。
      店内民众望着快速消失的身影崇拜的说:“不愧是太守大人,离开的动作好快!”
      塙麒、弄奢不约而同地向天翻白眼。
      
      推辞了由掌柜的盛情挽留,清橙离开“美味轩”后直接去了戒毒所。
      戒毒所内一片繁忙,民众来来往往,或忧心或高兴。
      清橙暗暗点头,看来展示山本信庭毒发的样子还是有效果的,这些躺在床上需要戒毒的民众脸上都写满了坚定和信心。
      
      “请带我们去找太守大人。”清橙随意拉住一个在大厅内站岗的士兵。戒毒所太大了,里面有几十个房间。
      “好的,请跟我来。”士兵看了清橙三人一眼,马上恭敬地走在前面带路。
      
      跟着士兵七弯八拐,最后在一座绿树红花的院子门口停下。
      “太守大人就在这座院子里。”士兵低着头恭敬地说。
      清橙摆摆手:“你退下,我自己进去找。”
      “是!”士兵又低着头退下。
      离开院子已经很远一段距离,一直低着头走路的士兵猛然抬头,好奇怪她让我退下我就恭敬退下来连禀告太守大人一声都没有,而且那座院子里似乎还住了几位太守大人重要的客人,太守大人不会怪罪他吧?士兵懊恼地挠头,说起来那三人身上的气势是他无法拒绝的呀,不知不觉就按他们说的做了,希望太守大人不要拔了他的皮。
      
      清橙、塙麒、弄奢抬脚走进院子,一抬首就看见了在树下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洪柏、韫奕、骅午、付皓。
      
      “主上,台辅,将军您们来了。”洪柏不经意地侧眼就看见了那几个熟悉的身影,瞬间惊喜地从石凳上站了起来,韫奕、骅午也笑着站了起来,付皓则紧张地要下跪。
      “在外面不必如此拘礼。”清橙淡然在他们身边坐下。
      洪柏笑着拉住付皓:“付大人,你已经听到主上的吩咐了?”
      韫奕笑了笑:“我记得那一千多王军中,在大家都执行了主上说的‘不必行跪礼’时,只有付皓大人每次看见主上都会恭敬行跪礼,无一次例外。”
      “付皓大人是我们学习的典范。”骅午点头。
      
      “好了,别耍宝了。”清橙打断几人调侃付皓的话,不然他的脸再继续红下去,相信洪柏他们会拿出鸡蛋在他脸上烤,“山本信庭的情况怎样?”
      “除了毒发时很疯狂,其余时间一如往常。”洪柏笑着回答,“要不是看他双眼还闪着光芒,我们都以为他是一个活死人。”
      “主上怎么会来柠溪?臣刚刚听说您们被几个人调戏了。”韫奕眼里深深的笑意闪过。
      洪柏、骅午低着头,肩膀轻轻耸动着。
      塙麒用冻死人的眼光盯着偷笑的两人。
      
      付皓赶紧站起来,摇着手慌张的说:“主上,臣不是故意说出来的,三位大人刚刚问臣怎么随便出去一趟就抓了几个人回来,臣想主上一会就要过来,所以臣就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们了。”
      清橙在心里无力叹气,这个人怎么还这么老实?“你坐下,我没有怪你。”
      付皓又红着脸坐下。
      洪柏、骅午、韫奕三人笑得更厉害了。
      
      “我们要改变计划了。”清橙等三人笑够了才开口,“景王送来信:刚刚被抓的那几个人是庆东国建州侯派来杀人灭口的。”
      “杀人灭口?”几人收敛笑意,严肃地看着清橙。
      清橙点点头:“庆东国的谋逆份子在景王的强力追查下,所有的阴谋都暴露了,相关人员也全部抓获,秋官长、左将军、地官长都已经认罪伏法,但是建州侯在被抓获前湮灭了所有证据,没有人能指正他叛乱所以定不了他的罪。我们打算要杀的那几个人刚好是建州侯的手下。”
      “所以我们要把那几个人送还给庆国?”洪柏挑眉。
      “建州侯也知道我们抓了那几个人,所以他派人来刺杀他们,到时候死无对证。”骅午面无表情。
      “真想看看那个建州侯要是知道我们原本就打算处死他手下的官员时的脸色,肯定很精彩。”韫奕边说边肯定的点头。
      
      “建州侯派来的那几个人太菜了。”红着脸的付皓突然冒出一句,“连我们的民众都打不过,还想来刺杀被官府严加看管的重刑犯。”
      “哟,你已经学会用‘菜’这个字眼了,说的真是太形象了。决定了,回宫后让大司马教我更多昆仑的流行用语,昆仑的用语很有意思,简单一个字就概括了很多意思。”洪柏喜笑颜开的夸奖付皓的活学活用。
      
      “对了,我让景王恢复了山本信庭的仙籍。”
      “为什么?”几人都看着清橙,这么快就恢复他的仙籍也太便宜他了。
      “山本信庭一直在等建州侯来救他,要是他知道建州侯非但没有来救他还派人来杀他,你们想后果会怎样?”
      “心灰意冷,咬舌自尽。”骅午马上说出答案。
      “不错,山本信庭是指证建州侯的重要人物,建州侯不可能放着他不管。”洪柏摇摇扇子,“这样说来确实需要恢复他的仙籍。”
      “说起来,景王陛下还是太仁慈了。”韫奕淡淡微笑,“一定要找到他的证据才能定他的罪吗?”
      
      “阳子一向就是实事求是的人,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不会动手的。”清橙淡淡地说。
      “真是,她这么仁慈到最后最辛苦的就是她了,明明可以很简单就解决掉的她偏要选择最难的一条路。”
      
      听出了韫奕的言下之意,除了清橙、弄奢所有人都以“太阴险了”这样的眼光对韫奕行注目礼,挨着韫奕坐的付皓还向另一个方向挪了挪屁股。
      韫奕微笑的回望大家:“别告诉我,你们没有这么想过。”
      洪柏收回目光,笑:“想过,我们大家都差不多所以绝对不会去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骅午点点头。付皓没有说话,但是他知道如果他遇到那样的情况他也会选择那个最简单的方法。
      
      “什么方法?”弄奢轻轻靠向和他一样站着的塙麒。
      “你确定想知道?”塙麒严肃地看着弄奢的眼睛。
      弄奢点头,他不喜欢他一个人被瞒着的感觉。
      塙麒怜悯的看向弄奢,虽然大家都知道妖魔很凶残,但是就他来看妖魔是再单纯不过的生物,至少它们的凶残还比不上翠篁宫这一群快成精的官员。“他们说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无中生有,栽赃嫁祸。”
      弄奢嘴唇微张,然后也以“你们真的太阴险了”的眼神看向正对他微笑的洪柏、骅午、韫奕。
      
      “唉呀,弄奢大人别这么看我嘛!”洪柏继续摇着扇子笑的比院中盛开的花朵还要娇艳,“这个方法可不是我们想出来的。”洪柏若有所指的看向一脸淡然的清橙。
      弄奢瞪了洪柏一眼,威胁地吐了吐蛇信,不要诬蔑主上。
      洪柏全身僵硬不敢再说话。
      注意到两人互动的韫奕笑,这个妖魔就其本质来说是和台辅一样的人,按骆理的说法就是他们根本就俩“主上控”。韫奕在心里吐吐舌头,想看看他幻想破灭的样子呐,所以,“左将军大人别不相信我们,这个方法真的不是我们想出来的,完全是主上想出来的。主上原本的打算是把这个方法用在前宁州侯、源州侯、大司马身上的,可是庆东国的叛乱把我国也扯了进去,所以主上想的一系列栽赃的办法都没有用到。”
      
      “.....”弄奢的嘴唇动了动,但众人都没有听清。
      弄奢身前的清橙听见了,所以她眉头微微抽动着。
      和弄奢挨着站的塙麒也听见了,所以他黑线挂满头,嘴角也抽搐着。
      “左将军,你说什么?”洪柏的八卦之心燃烧了,他好奇的问着弄奢。
      
      弄奢看他一眼,一脸的面无表情。
      “台辅,您知道吧?”洪柏又看向脸微微扭曲的塙麒,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听见了。
      “‘不愧是我臣服、崇拜的主上,真是太聪明了!’”塙麒抽动着嘴角重复弄奢的话。
      “真是差别待遇。”骅午也嘴角抽搐,左将军真是太强了,对他们就说阴险,对主上就说聪明,真是明显的差别呀!
      真的是“主上控”。韫奕牵动着嘴角在心里再一次确定。
      这都什么世界呀?洪柏望天。
      付皓则赞同的点头,不错,主上是他看过的最聪明的人了。
      
      “好了,韫奕、洪柏、骅午你们三人把那几个官员还有今日抓获的那五人送去金波宫。”清橙说话打断用不同眼光凝望她的几人,再看下去天都黑了。
      “那个山本信庭呢?他也要回去作证吧?”骅午眼带疑问地看着清橙。
      “那个人意志很坚强,臣觉得他不会对景王招供。”洪柏说出他对那个毒瘾发作了无数次却还没有崩溃的山本信庭最直观的感觉。
      “那是景王的事情,不必我们操心。”清橙一点儿也不担心阳子,她手上的宝重会告诉她所有想知道的。
      “主上,臣等打算要杀的由官员假扮的庆东国行商共有十二人,我们送一半回去给景王陛下,因为臣听说骆理大人他们已经集中了所有行商,如果全部送回去那那些行商会很失望吧?”韫奕笑着提出了一个互利的主意。
      
      失望?最失望的是你吧?几人对着韫奕的笑颜吐糟。
      清橙思索了一会点头:“那就这么决定。你们选六个能为景王陛下提供证词的人回去,再加上山本信庭和今日的五个人共十二人。”
      “主上,把你的骑兽星夜借给臣吧!”韫奕恳求地看着清橙,他捉不到驺虞总可以借别人的来过过瘾,而且那一匹还是属于主上的。“洪柏有追月,臣和骅午会拖慢速度。”
      “可以,塙麒和弄奢的也可以借给你们。”
      韫奕高兴的咧开了嘴,骅午也喜形于色。
      
      “对了,今天晚上制造机会让今日被抓的那几人去刺杀那些官员和山本信庭。”
      “明白。”洪柏笑,“就是要把他们抓个现行好让他们都无话可说。”
      骅午、韫奕都了然地点头。
      
      “那你们自己小心,早去早回。我们要回宫了。”
      清橙说完对着天空吹了一声悠扬且悠远的哨子,眨眼功夫,三匹矫健的驺虞威风凛凛的从空中而下。
      星夜剔透的双眼在看见清橙时直高兴地扑闪着。
      清橙抚摸着星夜凑近她的圆圆脑袋:“星夜,你和紫负责把那两人送去金波宫,一路上要乖别捣乱。”
      星夜圆圆的脑袋直磨蹭清橙。
      混账家伙,居然敢比我还要接近主上!塙麒和弄奢都双眼喷火地看着眼里闪着得意之光的星夜。
      
      “去吧。”清橙拍拍星夜。
      星夜抬头走向那个它看上去是一脸阴笑的韫奕,在他身边转了一圈后才高傲地站在他身边,双眼还不屑的盯着他。
      真是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骑兽。韫奕满脸微笑的在心里吐糟。
      主上真大胆,居然敢把三匹驺虞放在野外。洪柏微微感叹着。
      
      “记得还要把山本信庭带回来,别让他死了,我承诺过要把活着的山本信庭带给峯王。”清橙看着正在和星夜、紫培养感情的韫奕、骅午,还有一脸悠闲的洪柏。
      “是,主上。”三人恭敬点头。
      
      塙麒叫出辟邪和女娇,他和清橙分别跨上两只使令,弄奢跨上弄雪,三人从院子里向云海飞去。
      
      还在院子里的几人看着远去的身影久久不能回神。
      “主上的风姿是我等永远难以企及的。”付皓满心满眼的赞叹。
      洪柏撇嘴:“花痴。”
      “又是一个新词,这也是昆仑的用语吗?什么意思?”付皓激动的拉着洪柏。
      “有空再教你,现在我们大家都有事要忙。”洪柏黑线地推托。
      
      “不急,时间还多的是。”韫奕微笑。
      洪柏无奈,一个二个都喜欢坐眼旁观。“花痴......花痴就是爱花成痴的意思。”
      付皓恍然大悟:“那我们这儿就有四个花痴。我喜欢兰花,你喜欢玫瑰,韫奕喜欢紫苑,骅午喜欢月桂。”
      洪柏、骅午、韫奕黑线,骅午、韫奕更是用看白痴的眼光看洪柏。
      洪柏笑着打哈哈:“哈哈,我们都是爱花成痴的人。”也不算错,骆理说过“花痴”一说它的本意就是爱花成痴,只不过它的本意被昆仑人扭曲了。
      “那等我回州侯府后去仔细数数上面有多少花痴。”付皓高兴地说。
      几人更黑线。付皓呀付皓,虽说你看起来不超过30岁,可实际上你已经快90高龄了,你怎么还这么“单蠢”呢,都让他们不好意思下手整他。
      
      “大家说说怎么抓现行吧。”骅午面无表情地把话题带回了正向,再扯下去崩溃的是他们。
      “简单的很。”韫奕不甚在意地说。
      剩下三人都亮着双眼紧盯韫奕,他们得承认,比起阴险他们远远比不上韫奕,这几年在主上的影响下,他阴险的手段又更上层楼,除了主上估计没有人能阴的过他。
      
      韫奕吊足了几人的胃口,在骅午已经对着他发射冷光的时候他才慢悠悠地开口:“首先把那五人身上的冬器神不知鬼不觉地换成一般武器,然后把他和那些官员关在一起了事,如果还嫌不够再把山本信庭扔进去,我们只要逮住时机进去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他们会上当?”洪柏挑眉。
      “会上当。”骅午肯定地说,“因为那群人谁都不知道我们是要杀了他们,所以把抓获的贩毒的庆国行商放在一起很正常,而那五个人为了完成任务也不会反驳的,反正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来意。”
      韫奕点点头:“我觉得我们最好是让山本信庭也在一边观看,那个人的报复心很强,当他得知建州侯派人来杀他,我想他很乐意在景王面前指证建州侯。算来,我们可是帮了景王陛下一个大忙,她不会费什么心力就能得到她想要的结果。”
      
      “他会不会以此来要挟景王放了他?”付皓担心地说。
      “他不会。”洪柏摇摇头,“今天晚上一过,牢里的那些官员全部会向景王招供,山本信庭的存在与否都不是很重要了。所以当山本信庭知道自己必死无疑,那么以他的性格他肯定会拉人给他陪葬。”
      
      “那我们今天晚上就这么办。”骅午下决心地说。
      四人相视一笑,同时起身各自离开。
      晚上的好戏不容错过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