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八章

    作者有话要说:
    同鞋们,不过两个晚上我就受不了呀,晚上九点下班然后再去赶公交车,摇回家已经十点多了。更可怕的是那个时候赶公交车,公交车上只有小猫两三只呀,太可怕了!我家的母亲大人和男朋友大人让我和我们校长交涉让他把我调回原职位,不然就让我辞职。呜呜,我都不知该怎么办了!
      “啊,我们要等的人来了。”弄奢心不在焉的吃着饭菜,眼光若有似无地瞟着“美味轩”的红色木门,在看到几个像普通人一样的人跨进木门时,金色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呵呵,给他解闷的人终于来了!
      “弄奢,收敛你的气势,你想打草惊蛇吗?”塙麒优雅夹着菜,慢条斯理放入口中,再闲散地瞟了一眼弄奢,“这里的人除了我们和刚刚那几人其余的都是普通人。”
      弄奢没有说话食不知味地咽着饭菜,但是身上已经没有了让人战栗的气息,眼睛也不再直盯着那几人。
      清橙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她一直是安静而优雅地用膳。
      
      “唉,我果然还是没有办法习惯人类的饭食。”弄奢轻叹口气,面无表情地放下手里基本没有怎么动过的饭碗。
      塙麒翻个白眼,声音轻到只有在座的三人听见:“你是妖魔好不好,你如果真的习惯了人类的饭食那才叫奇怪。”
      
      看着清橙和塙麒优雅的吃着他吃不下去的饭菜,弄奢好奇的问道:“你真的一点荤都不能尝?”
      塙麒沉默的看他一眼。
      “我们两个一样可怜。”他吃不来素,他不能沾腥。
      塙麒白他一眼,他是不能沾腥可是他哪可怜了?“说起来还是你要更可怜些,我从来不知腥荤的味道,所以就算不能品尝也不会失落。而你,应该是从你有意识起就是靠吃肉长大的吧?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你却不得不忌口了呢,真是可怜!”哼,活该,希望你天天看见肉却不能吃。
      弄奢看着塙麒眼里的幸灾乐祸,挑眉:“坏心眼。”
      塙麒当没有听见似的继续吃饭。
      
      “三位客人,还满意我店的招牌菜吗?”
      清橙三人同时抬头,一个胖胖的男子用腰间的围裙擦着双手,双目望了一眼清橙又紧张垂下。
      “你是谁?”
      “啊,我是这家店的老板兼掌柜由贵。”由掌柜满脸通红,眼里还带着一丝欣喜,似没有想到清橙会和他说话。
      塙麒和弄奢对看一眼,这个老板认识主上,不然不会这么紧张,一般人对着主上只有两种反应:害怕和吃惊。害怕她一身的尊贵,吃惊于她的美貌,而这个老板分明是带着恭敬的紧张。
      
      弄奢用如玉般光滑的手托着腮,双眼微眯:“老板要征求每一个客人的意见?”
      老板一愣,继而笑意绵绵:“怎么会?就算我想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呀!”
      “那为什么问我们?”塙麒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冷意。
      由掌柜更加用力地揉搓着腰间的围裙:“实不相瞒,我给三位上的菜是我们店最好的菜,所以我想让几位评价一下这几道菜,看是否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
      “最好的菜?”弄奢双眼闪过一丝精光,“我记得我们是交代随便上六个素菜。”
      “对不起,客官,”由掌柜双颊抖动,额头上的汗也冒了出来,“这都是在下的自作主张。因为小二告诉我店内来了三个气势非凡的客人,所以我想三位必定有着很挑剔的味觉,就用了店内最好的菜来招待,如果三位吃的满意顺便还可以增加‘美味轩’的知名度。实在是对不起,没有想到我的自作主张给三位带来了麻烦。”由掌柜不停的鞠躬道歉。
      
      “麻烦吗?”弄奢偏头看着店内的众人,因为掌柜对他们道歉,店内的大部分客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他们这一桌,“确实很麻烦呀……”麻烦到让他想现出原形吞了那几个用淫邪目光看着他们的人。
      塙麒也感受到了几个不怀好意的目光,抬起头,正好和最后进店的那几人目光相撞,塙麒脸色更冷。
      
      被塙麒冷冷盯着的那几个人更放肆了,一个粗俗的男子不屑的嬉笑:“长的那么漂亮不就是拿来给本大爷享用的吗?”
      “哎哟,二哥,你还真是荤素不忌,长的再漂亮可那还是个男人!”一个包着头巾的瘦小男子轻捶了粗俗男子一拳。
      “老五,你又不是不知道,老二在府里可是养了不少娈童,对他来说,男女都一样,只要长的好看。”另一个满口黄牙的男子也用淫邪的目光看着清橙三人,“不过那三个人真的长的很好看,比妓院里最红的妞还要好看。”
      “噢哟,三哥你也看上那几人了?”一个肥胖的男子夸张地尖声叫道,让整个“美味轩”在几秒钟之内陷入安静。肥胖男子狠狠瞪向四周:“看,看什么看?你们通通想死吗?”
      寂静的“美味轩”瞬间又恢复了喧闹。
      
      “大家都把巧州国盛传的像天堂一样,今日一看也不过尔尔,还是一样的怕死。”肥胖男子说完恨声吐了一口唾沫。
      “还是有不一样的,”满口黄牙的男子摇头晃脑,“如果是我我也愿意生活在这个国家。”
      “你是看上这个国家的美色了吧!”
      “真是知我者老五也!”
      
      “够了,你们都给我闭嘴,别忘了我们来巧州国是有正事要办的。”坐在一边只喝茶,长的很儒雅的青年男子开口训斥,“完成了任务,我想不管我们向州侯大人提什么要求他都会欣然应允的。”
      被青年男子训斥的几人都惭愧低头:“大哥,对不起,我们错了。”
      青年男子欣慰点头:“知错就好,我们来巧州国是执行秘密任务的,所以之后大家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要暴露了身份,不然连州侯大人也救不了我们。”
      “我们都听大哥的。”几人异口同声。
      
      清橙不动声色地听完几人的话,才抬首对着仍旧一脸愧疚的由掌柜:“你不必感到抱歉,这几道菜我很满意,是我吃过的味道最好的素菜。”一品山药,莲子白菜,细沙八宝,枣泥山药圆,香味素鱼,鲜果炸卷,这六道素菜如果是搁在她的第一世大家不会觉得新奇,可是放在这常世却是几道价值千金的菜,因为这个世界像山药、莲子、大枣这一类食材都是生长在猛兽出没的地方,而且只有很少的数量,因此就显得尤为珍贵。
      由掌柜听完清橙的话,脸更红身子还跟着晃了晃。
      塙麒连忙出声安慰:“老板不必如此惊慌,我的主人满意你的菜,所以我们会把饭钱如数交给你的。”塙麒以为老板是害怕他们少了他的饭钱。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由掌柜慌忙摆手,“我只是听了这位小姐的夸赞后很激动而已,真的,只是激动,我不会在乎这几个钱,能让小姐满意就算不收您的钱我也很高兴。”
      塙麒、弄奢愕然,连清橙也细细看了由掌柜一眼。
      似感觉说错了话,由掌柜慌张地弥补挽救:“三位给我很不一般的感觉,虽然鄙店不缺少大人物的光临,但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像三位这样气势不凡的客人,所以鄙店的菜能得到您们的赞美,我觉得很满足。所以,请三位客官把鄙店介绍给您们的亲朋好友。”由掌柜说完深深低头拜托。
      清橙三人对视一眼,产生了啼笑皆非之感。
      
      正在几人都无语时,几道令人恶心的气息停留在了他们桌边。
      清橙三人和由掌柜同时抬头,由掌柜更以厌恶的眼神看着来人。
      
      “哟,美人,跟着哥哥走,如何?”是那个满面粗俗的男子,边说边把手伸向了清橙的脸颊。
      “放肆!”塙麒“啪”的一声打掉他的手,“凭你也配碰她?”
      “哟,小美人你吃醋了?”男子直喘着粗气靠近塙麒,“来,哥哥疼你。”说着又把手伸向了塙麒的脸颊。
      塙麒侧身闪过,然后转身狠狠一掌框在男子脸上,轻蔑道:“恶心。”
      “噢,小美人,你打的哥哥好痛。”男子捂着脸鬼哭狼嚎,“但是哥哥我喜欢,我真是太喜欢小美人你的性格了。”
      塙麒再侧身,男子直接扑在了餐桌上。
      
      “二哥,你好没用!”
      “就是,连这么弱小的男子都抓不住。”
      “二哥,三哥,四哥,不好吧?等会大哥回来看见……”
      “小五,不用怕,他是我们的大哥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现场一片混乱。塙麒看似是在狼狈地躲避那个男子,但在清橙和弄奢眼里根本是他在耍着那个男子玩,只是可惜了这个布置的很简单优雅的大厅,桌布、花瓶、桌子、椅子什么的现在都凌乱的躺在了大理石地板上。
      
      “小科,去戒毒所请太守大人来,就说有人在‘美味轩’强抢民女、民男。”由掌柜放开喉咙大吼。
      “是,掌柜的。”听见吼声,在内屋结帐的店小二一阵风似的跑出“美味轩”,儒雅男子也跟着出来了。
      
      “老二,我开始的交待你们都忘了?我不过去结个账的时间你们都能惹出事,你们是不是过的太闲了?”儒雅男子满面怒容地看着眼前的一团乱。
      “大哥……”粗俗男子瑟缩,不敢直视他大哥。
      “大哥,”名小五的瘦小男子也怯怯地扯着他大哥的衣袖,“大哥,我们快走,再不走太守就来了。”
      “太守?”
      “嗯,他让人去通告太守。”满口黄牙的男子指着气得脸色泛紫的由掌柜。
      
      “这都是你们干的好事!”儒雅男子狠狠瞪了几人一眼,然后一脸抱歉地对着由掌柜,“真是对不起,这都是我这几个不成材的弟弟惹出的祸,作为他们的大哥,在下在这赔礼道歉了,对不起!还有,您店里的一切损失在下加倍赔偿,请您原谅他们。”
      由掌柜恨声转头:“我不想和你们多说,等太守大人来了你们和他说吧!”
      “您说笑了,”儒雅男子好笑地看着由掌柜,“太守大人是高级官员,他怎么愿意到下界来呢?”
      
      “看来你不是我们巧国人。”由掌柜说的一脸确定。
      儒雅男子一怔:“不知你从何而知?”
      由掌柜一脸傲然:“现在巧国九个州下的所有太守都在地面组织民众戒毒,只要是我巧国人没有不知道的。”
      “原来如此。”儒雅男子拱手,“在下确实不是巧国人,在下是庆东国行商。”
      “庆东国的?你们来这干什么?”由掌柜看着儒雅男子一脸防备,现在巧国人人都知道毒害大家的毒品就是由庆东国商人传进来的。
      
      “我是来接我兄长的,”儒雅男子满面哀戚,“我兄长他不知犯了什么错被你们巧国官员抓起来了。”
      “喔……”由掌柜拖长声音,继而对着大家挥手,“大家快动手呀,这也是一个毒贩。”
      “什么?又是毒贩?”众人一听都面露仇恨地逼向几人。
      “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儒雅男子眼露惊惧地看向由掌柜。
      由掌柜冷笑:“怎么了?你还敢问怎么了?”
      
      被围困的几人连忙拿出自己的武器,肥胖男子尖锐的声音刺向众人耳膜:“退后,不然休怪我们无情,武器可是没有长眼睛的。”
      “武器?哈,可笑,你有我们就没有吗?”由掌柜首先摔烂地上的椅子,拣起一根木棒。
      众人有样学样,纷纷摔烂椅子,然后一人一根木棒。
      
      “哈哈,木棒对冬器,你们是傻瓜吗?”满口黄牙的男子嗤笑。
      “是不是傻瓜,试试你就知道了。”由掌柜说完就拿着木棒冲向了被围在中间的几人。
      
      清橙三人早在看情势不对的时候就闪到了一边。
      “主上,我觉得……我们来下界是多余的。”塙麒看着眼前棍棒齐飞的场面呐呐道。
      “同感。”弄奢后脑勺流下一滴冷汗,这群民众太彪悍了。
      清橙偏头掩饰她嘴角的抽搐。
      
      “等一下,你们为什么要攻击我们?”儒雅男子越打越心惊,他以为这些不过是些普通民众,可是和他们交手后才发觉这些人武艺精深,不比他们弱,就算是单打独斗他们也未必会赢,更不用说他们被这么多人联手攻击。难不成,他们的任务要搁浅在这儿了?
      “你们怎么都有高深的武艺?”肥胖男子满脸汗珠。
      
      “第一,”由掌柜伸出一根指头,“我们会攻击你是因为你也是毒贩。”
      “此话何解?”儒雅男子皱眉。
      “哼,你不知道吗?十天前,各郡的太守大人已经放了所有无辜的庆东国行商,至于那些贩卖毒品的行商在被没收了所有财产后也放了,没有放的全部都是罪大恶极之人,而且两个月内禁止所有庆东国行商进入我国。你的兄长还没有回家证明他是传播毒品的头领,所以他不能回去,还有你站在这儿说明你用了不正当的手段进入我国。”
      
      “第二个问题的答案,”一个一脸憨厚的大叔学着由掌柜伸出两根指头,“我们会有武艺是因为四十年前,我们的王规定宁州、淳州所有五岁的孩子都要习武。虽然那个时候王说让我们习武是因为宁州、淳州的猛兽太多,用来强身健体免得大家无力对付野兽,可是今日看来王最大的意愿应该是让我们有能力对付用两只脚走路的野兽。”
      
      “噗嗤!”不知是谁先笑出声,总之紧接着“美味轩”内的笑声响彻了云霄。
      “用两只脚走路的野兽?这位客官,你形容的真是太生动了。”由掌柜笑着翘起大拇指。
      大叔露出一个憨厚的笑:“掌柜的,客气了。”
      “那么,”由掌柜露出一个狞笑,“我们大家在太守大人来之前抓住这几个坏蛋吧,到时把他们送给大人。那些大人这么多年一心为民,咱们民众也要做些事情回报那些辛苦的大人们呀!”
      “不错,不错!”众人纷纷点头对几个庆东国商人露出热切的笑容,右手的棍棒轻轻敲打着左手。
      
      儒雅男子冷汗直下,在心里狠狠咒骂清橙:该死的塙王,都制定了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法令居然让这些民众这么强悍。
      “大哥……”老五颤颤巍巍地看向老大。
      “大哥,该怎么办?”看着一脸兴奋的民众,老二知道他们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老大咬牙:“硬冲出去,要快,不然……”太守来了,一个都走不成。
      
      “商量够了?那我们就继续吧!”由掌柜又率先冲了上去,利用他结实的身躯和灵活的动作,手中的木棒不断落在那个老二的身上。由掌柜边打边在心里念叨:我让你贩毒,我让你调戏!调戏一般的民众我只会把你送入官府,可是你居然调戏我们心目中的神,不把你的手打断牙齿打落我是决不会放你去太守府受苦的!
      
      “啊……”一声惨叫。
      众人听而未闻。
      “好惨,牙齿被打掉了。”弄奢说的再同情也掩饰不了他眼里的幸灾乐祸。
      清橙和塙麒也利用绝佳的眼力看见那个老二满口血污。
      “那个老大好阴险。”弄奢眯眼。那个老大躲在几兄弟中间,用他兄弟的身躯抵挡民众对他的伤害。“啊,他要逃了。”
      “弄奢,把他踢回去。”清橙冷冷道。
      “乐意效劳。”弄奢轻轻一晃身,来到民众形成的包围圈外,一脚把利用拥挤而跪着爬出来的老大踢了回去,还不忘叫一声“啊,这有个人想逃跑。”
      
      “什么!想逃跑?”一个民众转身刚好看见匍匐在他脚边的老大,直接一脚踢向老大的脑袋,老大头一歪,晕倒。
      民众对着弄奢傻笑:“放心,我是对着他睡穴踢的,所以他没有什么事只不过是晕过去而已。我可不会为了一个毒贩而犯下杀人之罪。”
      
      弄奢黑线地回到清橙身边:“主上,这些民众的武艺是谁教的?还有他们都会点穴,我记得会点穴的只有宫内的医官。”
      清橙轻声回答:“武艺是王军教的,点穴方法确实是医官教的。不过当时医官只教了一部分人,然后我就下令有兴趣的都可以去向那部分人学。”没想到居然这么多人去学了,似乎还学的非常好。
      
      “掌柜的,我把太守大人请来了。”店小二急冲冲地冲进店内,然后呆愣。
      “由掌柜,有谁在这闹事?”穿着官服而一脸坚毅的太守带着几个兵士也跨进了大门,“呃......”太守也呆愣,他身后的兵士更是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