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七章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的们,实在是对不起了,我以后只能一周更一次了,因为不知是不是我前段时间表现太好了,所以我莫名其妙的升职了。但是升职后,工作时间也调到从上午九点到晚上九点,周末也只休星期天,没有办法为了生活我只能食言了,每周的四次更新改为每周一次!
    从明天开始每周一次的更新放在星期天!
    对不起!(顶锅盖逃跑中)
      给被取消了仙籍的山本信庭连续喂了半个月的“醒脑丸”,山本信庭结实的身材变得瘦削,健康的肤色变成蜡黄,眼神变的更加混浊不堪,再加上宸莘有空没空就拿话去刺激他,精神也变得萎靡不振。
      但是,他很平静,知道自己的仙籍被取消后,没有抱怨、怒吼,没有伤悲,更没有任何自杀的举动。他不言不语的任宸莘喂他吃“醒脑丸”,任洪柏拿他做实验:在他身生划开几条血淋淋的伤口然后再把粉末状的鸦片填入伤口最后导致他的毒瘾发作的更快,任看守肆意虐待他给他吃猪狗都不吃的食物。他就这么平静地接受一切,让宸莘几人感到惊奇不已。
      
      “他居然没有丝毫的反抗,甚至被关押起来后都不怎么开口了。”宸莘不解地说。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他曾经用毒品害死了无数的人,也看过无数因为毒品而妻离子散的人间悲剧,可以说他是踏着无数鲜血前进的。这样的人喜欢权势、财富,不在乎他人的生命但这样的人也是最怕死的,他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生命。所谓‘好死不如赖活’,他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骆理眉一挑,轻笑着说出对山本信庭异常举动的理解。
      “这是不是就是你说的‘和蟑螂一样强的生命力’?”天蓝轻叹着说出自己的感概,“即使活的如此没有尊严他还是不愿意死。”
      骆理点头:“差不多就那样。”
      
      清橙坐在椅子上淡淡地提醒众人:“不要放松对他的看管,他很狡猾,谁也不知道他现在这么平静是否是因为他手里还有筹码。”
      众人赞同的点头,塙麒轻声道:“我已经派了蓝氤时刻监视他,不会让他有机会搞破坏的。”
      洪柏戏谑地看向众人:“这也是一个很怕死的人,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也是一个人才呐!”虽然他也怕死,但是被那么无尊严地对待他是不可能忍受下去的。
      天蓝双手环胸,笑睨洪柏:“佩服他了?因为你和他志同道合?”
      “啊,有点。”洪柏闲闲道。
      众人给了他一个“无聊”的眼神。
      
      “民众戒毒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很顺利,多亏了训练有素的禁军。”骆理佩服地道,“我只给他们大概形容了一下戒毒所的样子,不到三天,他们就配合州师在各州把戒毒所建立起来了,所需人手也配置齐全。”他们的整齐配合堪比机器人了。
      “每个州都有戒毒所?”
      “准确说来是每个州的每个郡都有。”洪柏悠悠的说,“主上之前发出通告让吸食了鸦片的民众自觉去找官府的人戒毒,因为不必挨家挨户地搜查和询问,所以臣等直接把戒毒所建立在各郡都让民众自己上门,不但节约时间,也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不过还是有一少部分吸食鸦片的人不相信鸦片有那么厉害,他们并没有进戒毒所。”韫奕紧接着报告。
      
      “这种情况我之前就料到了,”清橙淡淡点头,“戒毒的效果怎么样?”
      “因为时间太短,很多民众的毒瘾还处于潜伏期,所以现在还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效果。”骆理看着一脸淡定的清橙回答。
      “宸莘,山本信庭的毒瘾发作到什么程度?”
      “禀主上,他毒瘾发作时那恐怖的样子远远超过了太傅他们当日,把他自己抓的全身都是伤不说,还用头使劲撞墙。前几天为了怕他弄死自己,臣用铁链把他绑了起来。”
      “发作时间?”
      “很频繁,现在基本上一天发作两次,据臣观测,他毒瘾发作的时间还会增加。臣想他毒瘾发作那么频繁应该是食用过多‘醒脑丸’和血液里渗入了大量鸦片的原因。”
      
      “一天发作两次还有上升的趋势,”清橙静静重复,“那么可以把他派上用场了。”
      “主上要用他做什么?”骅午双眼闪过一丝亮光,他知道,山本信庭的日子将会更加难过了。
      “洪柏、骅午、韫奕你们三人带上山本信庭去下界,把他毒发的样子展示给民众,就到各戒毒所里去展示。”
      “呵呵,”洪柏的双眼笑成狐狸的样子,“想必那些不尽心尽力戒毒的民众在这段时间内会过着时时充满惊喜的日子。”
      贤仁在一旁轻轻摇头,惊喜?惊吓还差不多。此时他心里充满了对山本信庭的同情,落到这三个狡猾之人手里,他的下场……希望他有命渡过这段时间。
      
      一直没有发言的弄奢站在六官的队伍里静静审视一脸淡漠的清橙,是不是所有当王的人类的思想都如他的主人一样复杂?从他跟着她的第一天到现在,他看着她娴熟地处理对他来说比天书还难懂的政务,看着她仅是言语间就发挥了所有官员的长处,看着她利落地处理了对他国来说可能是灭顶之灾的叛乱,看着她为了保护本国民众使用了对妖魔来说都很冷酷、阴险的手段,也看清了三公、六官对她的崇拜和臣服,民众对她的信仰,还看清了塙麒眼里对她的专注、对她的依恋。
      弄奢不安地按着跳动的心,为什么现在看着她他的心会跳得越来越快?为什么他想要她和塙麒之间那种别人无从插足的默契?为什么只要靠近她他就会觉得很满足呢?他不是因为她的强大和有趣才臣服于她吗,为什么……
      甩甩头,摇去脑海里的漪想,他是妖魔,不应该产生类似于人的情感。
      
      清橙轻轻看了一眼满脸镇定的弄奢,心里在疑惑,不知他想到了什么,内心的波动连她都影响到了。“那你们就把他带下去,我相信看了他毒发时的丑陋民众会自觉尽全力戒毒的。”
      洪柏三人拱手点头。
      “主上,那些被抓起来的行商怎么解决?”洪柏想起了关在乡府里的众多行商。
      “按律处理。”
      “可是,巧国还没有这方面的律法。”洪柏有点苦恼,“没有一个样本,臣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那群人。”
      
      清橙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国的行商和庆东国的行商分开处理。巧国的行商中,知道鸦片危害但仍然贩卖的人,没收他的全部财产并处以十年的劳役;庆东国的行商……没收其贩卖鸦片的收入,再把他们驱逐出境永世不得入巧。”
      “主上,庆东国的行商中有一部分是官员假扮的。”韫奕笑的温文尔雅,但众人看见他的笑后都情不自禁地拢了拢衣襟。
      清橙没有说话,但是眼神清亮,黑色眼珠快速划过一道光:“那些官员中有领头人?”
      
      骅午点头:“有,不过臣等都不知道是谁。因为把他们抓住后,还没有开始审问他们就亮出了庆东国官员的身分,所以臣等也不好……”
      众人了解地点头,由于天纲的原因,对他国的官员他们确实不好审问。
      清橙平静地说道:“有什么不好审问?即使知道他们是官员又怎样?不要忘记,他们站在巧州国的土地上,只要他们危害到巧,我有权杀了他们。而且…….”清橙的眼光在众人身上转了一圈,“他们是以行商的身份踏入巧国。”
      
      洪柏瞬间恍然,嘴角翘起一个优雅的弧度:“臣懂了。”把他们全部当行商处理就成了。
      “查出那些行商的组织者,以及巧州国内贩卖鸦片的领头人,”清橙继续下令,“找出他们,杀了。”
      众人呆愣。“主上,杀了他们是不是有点过?他们毕竟是我国的民众,剩下一些是庆东国的官员。”宸莘忧心道。
      “你们都反对杀了他们?”清橙不在意地看着众人。
      
      除了三公、冢宰,其余几人对看几眼后都相继摇头。
      “这种事情就是要做的彻底。”骆理懒懒笑着。
      洪柏点头同意:“不错,对恶势力就要连根拔除。”说完后,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贤仁很善良,但是,“臣也赞同杀了他们。冢宰大人,那时要不是主上让臣等一起听峯王陛下以及骆理大人讲述蓬莱、昆仑的一些事情,您觉得我们会注意到那小小的糖果和面粉一样的鸦片?会知道它们有那么大的毒性?如果没有注意到,臣想您现在可以在脑子里想像一下巧国百分之七八十的民众吸食了毒品后的惨状。对于引起叛乱,祸害国家,滋事扰民的人,臣是绝对不会姑息的。”
      贤仁说的坚定有力,让天蓝暗暗感叹他终于不那么死板了。
      
      宸莘脸色一白,如果他们没有发现,那么估计几个月后今日在场之人都会像被关押起来的山本信庭一样惨不忍睹,而下界的民众也会因为忍受不了毒瘾的发作而肆意攻击他人、伤害自己,到那时……巧会变得怎么样呢?
      “臣知错,臣没有考虑周到。”宸莘惭愧低头拱手,确实,那些传播毒品的人是真的不能放过,就算是为了巧国的威严也不能放过。
      听了宸莘的话,洪柏、骅午、骆理、韫奕都以“孺子可教”的眼神看着他。
      
      “我说过要让行商以后不敢再提‘鸦片’二字,”清橙淡漠的话语又拉回了众人的心思,“所以,骆理、贤仁,你们负责召集巧国的行商,把巧州国的所有行商都集中在一个地方。然后,先向他们展示毒瘾发作的山本信庭,再来就是当着他们的面处斩那些传播毒品的行商。对了,那些行商的身份不必隐瞒。”
      “主上,您是说公布那些官员的身份?”宸莘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
      “嗯。”
      “可是明目张胆地杀他国官员……”
      清橙摆摆手:“无妨,这和天纲的规定没有任何冲突。”看向众人,“还有什么问题?”
      众人摇头。
      “那今日就这样了,你们下去做自己的事吧。”
      
      “主上,我去把今日的奏折拿过来。”塙麒轻声向清橙说道。
      清橙点头,塙麒随众人走出了清凉殿。
      “主上,现在的禁军都是你训练出来的吗?” 空旷的殿内,弄奢问出了他一直好奇的问题。
      清橙对他的问题疑惑,不过仍是点头:“是我。那个时候的禁军太弱,连一只最弱小的妖魔都打不过。”
      “那较场里那些器具你是怎么想出来的?”他第一次去较场的时候被吓了一跳,面积宽阔的较场摆满了他从来没有看过的东西,如高高的树桩,树桩与树桩间的空地还有无数泛着银光的像铁抢一样尖利的铁刺;用铜铸成的人像,他一开始还觉得稀奇就站在了人像中,结果差点被困在里面,出来后他发觉那些铜人站成的队形分明是一个阵法;还有几个高高的铁板竖立在较场中央,铁板之间有无数的铁丝网,还有好多好多不知有什么用的东西。
      
      “你是说较场里禁军用来训练的器具?”
      “嗯,”弄奢点头,“右将军说,那些东西都是你提供给他们用来训练的。”而且训练后的效果似乎出乎意料的好,他和他们切磋了一下,对付稍微强一点的妖魔他们完全没有问题,“我查看了一下他们的训练效果,在人类中他们算是强者了。”
      “那些器具确实是我弄出来的,不过我是根据书上讲的做出来的。”
      “书?”
      “昆仑的一些军事书籍。”
      弄奢笑:“主上还跑去了昆仑。”
      
      清橙摇头:“不是我,是雁州国的台辅六太从昆仑帮我带回来的。我去不了昆仑。”
      不知怎的,弄奢从清橙的话里听出了一丝落寞。
      他摇摇头打散心里的莫名想法:“那些器具的使用方法很奇妙,特别是那个梅花桩和铜人阵。”
      “还好,延台辅那时给我带回了很多书,我从中选取了一些适合常世之人的训练方法。”
      “那个梅花桩下的铁刺……如果有人从桩上掉下来会死的吧?”虽然他已经观看了几次禁军的训练也没有看他们从那上面掉下。
      “他们死不了。那些铁刺都是用下界的普通铁做成的,不是冬器,所以就算掉在上面他们会受伤但不会死。”清橙说的轻描淡写。
      “......”不会死但还是会痛、会流血吧?
      
      “怎么了?”塙麒抱了一摞奏折看向脸带郁闷的弄奢。
      弄奢无言摇头。
      “主上,大司寇他们已经带着山本信庭去了下界。”塙麒先把手上的奏折归类,然后才整齐叠放在清橙的桌上。
      清橙点头,拿起桌上的奏折看着。
      殿内寂静无声,清橙和塙麒都认真地批改奏折。
      “啪”的一声,几本奏折落在一脸无聊的呆着的弄奢身上。
      他不解地看着清橙。
      “你也学着批吧,不懂的就问我和塙麒。”
      弄奢点点头,终于在他们做事的时候他不会那么无聊了。
      
      殿内檀香冉冉升起,清橙、塙麒、弄奢各坐一方,看似不相关的位置却是一抬头就能看见对方。
      
      宁州 柠溪郡
      
      街上、旅店、里家,大家都在讨论鸦片。
      
      “想不到鸦片有那么大的危害。”
      “是呀,要人命呀!”
      “那个山本信庭毒发时的样子好恐怖!”
      “我们开始还以为那些官员小题大做呢,现在想想还真是后怕。”
      ……
      
      “快去看啊,那个山本信庭的毒瘾又发作了!”
      “啊,可怜,他今天已经是第三次发作毒瘾了。”
      “有什么好可怜的?你没有听那些大人说,就是他做出了那些害人的□□,哼,要不是大人们阻止,我真想上去踹他几脚。”
      “就是,我也想!他把我儿子害的那么惨。”
      “我那可怜孩子的毒瘾也开始发作了。”
      “不过,为什么女王陛下不允许我们伤害他呢?”
      “你笨,这么多人想找他报仇,随便你一脚我一脚就踹死他了,他哪还有命去其它地方给大家作展示?”
      ……
      
      一家名“美味轩”的客店,众人在三个漂亮男女进入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过也仅有几秒钟时间,在那个金眸男子邪魅扫视他们时,他们纷纷颤抖着继续先前的动作,吃饭的吃饭,聊天的聊天,再没有人敢回头望他们一眼。
      
      “三位客官,用膳还是住店?用膳的话,我们这有很多的招牌菜,如龙凤呈祥……”店小二的声音骤然消失,他满脸骇然地看着冷眼扫视他的金眸男子,好可怕,他觉得自己快不能喘息了。
      “弄奢,别吓他。”
      店小二满眼感激地看了一眼用蓝色头巾包裹着头发的俊美男子。
      “他太啰嗦了。”
      店小二浑身一颤,他听出了男子口中“再啰嗦就拔掉你舌头”的意思。
      
      “先上一壶你们店最好的茶,再随便上六个素菜,全素不要沾一点荤。”那个走在最前头却一直让店小二不敢直视的女子开口说完后,径直走到一张空桌边坐下。
      她身后的两个男子也紧随而去。
      冷汗淋漓的店小二快步进了厨房,声音颤抖地对正在监工的掌柜说道:“由掌柜,店内来了三个好可怕的人。”
      “可怕?”胖胖的掌柜疑惑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店小二,“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店小二紧抓胸前的衣服:“他们没有对我做什么,可是他们的气势太可怕了。那个金眸男子的眼神好象能杀人,那个紫眸男子感觉要温和一点但也是全身的冷意,还有一个女孩,”店小二哭丧着脸低头,“她更是什么都没有做,但我就是不敢看她。”
      
      “哈哈,还有你小子怕的人?”掌柜胖胖的手拍在店小二瘦弱的肩膀上,“你不是一直自称‘天不怕地不怕’吗?”
      店小二套拉着脑袋:“我以前确实是那么认为的,我们‘美味轩’是宁州最好的客店,过往的客人迎来送往,达官贵人、富商,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了,可是今日……”
      掌柜继续笑:“小子,这个天下可不是只有宁州这么大,你见识的东西还远远不够!你快准备客人要的饭菜吧,我们‘美味轩’可是一直标榜拥有最优质的服务噢,待我去看看让你害怕的人。”
      
      走出厨房门,胖掌柜向大厅内一望,瞬间双眼瞪大,僵住。
      不过,胖掌柜到底也是见过了大世面的人,即使内心惊骇也还是保持着表面的镇定,他脚步略显紊乱的再次进了厨房。
      “小科,那三位客人要了什么菜?”
      “六个不沾一点荤的素菜。”店小二好笑地看着掌柜满面的紧张,“由掌柜,你也害怕他们吗?”
      胖掌柜没有反驳,他只是严肃地对店小二道:“那六个素菜上我们店最好的素菜,而且不要收他们的钱。”
      “为什么,叔叔?”店小二跳脚,“我们店最好的素菜可比最好的荤菜贵两倍,虽然怕他们也不必送菜给他们,如果他们敢做什么坏事,我们就去告官,巧国可是一个法治国家。”
      
      “小科,你想太多了。”胖掌柜慈爱的摸着店小二的脑袋,“你知道吗?那三人中的女孩是我父亲的救命恩人。”
      “就是从四十多年前的那场由前淳州侯引导的叛乱中救了你父亲的人?”算起来,店小二是掌柜的侄子,他年少时,掌柜的父亲天天在他耳边唠叨,说那时前淳州侯绑架了五十个人想逼女王陛下自裁,然后就有个了不起的女孩救了他们五十人的命。“可是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怎么知道是她?”
      “因为我家现在还有一幅那个女孩的画像,那是由我父亲亲手画的,外面的那个女子和画上之人长得一模一样。”父亲死之前还告诉他,画上之人是他们国家最尊贵、最值得他们敬仰和信奉的人。
      店小二惊讶张大嘴:“那这么说她是仙人?”否则,哪可能都快五十年了样子却还没有什么变化。
      
      “不错,”掌柜点头,“不但是仙,还是这个国家最了不起最尊贵的仙。”这个国家最尊贵的只有一人,那就是王。“你上菜的时候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不想惊动他们。”
      “为什么?你不想好好报答他们?”
      “不,让她吃到我店内最好的菜我就心满意足了。她救过那么多人,我的父亲只是其中一个,如果人人都向她报恩,那她会觉得很烦恼的。”
      “搞不懂你怎么想的!”店小二摇摇头上菜去了。
      由掌柜靠在墙上,笑着望天,父亲,我见到了巧州国英明的女王陛下——您的恩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