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六章

      “主上,太宰大人怎么不在?”一群人聚集清凉殿讨论如何善后,眼尖的洪柏发现经常喜欢挑他刺的人不在。
      “去芳极国了。”
      “噢!”洪柏露出了一个邪邪的笑容,“她还是忍不住思春了!”
      “咳……”宸莘被洪柏粗俗的话语呛住,“你千万不要让天蓝听到你这么说她。”
      
      “我已经听到了。”清凉殿外传来一个压抑的女声。
      大家齐齐回头,天蓝站在门口平静地看着洪柏,但是众人都没有忽略她身后熊熊燃烧的火焰,她身后的骆理也正对着洪柏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洪柏脑后流下一颗大大的汗滴:“哈哈……太宰大人回来的好巧,我们正在说你去哪儿了呢。”
      “是呀,我回来的好巧,不然怎么能听到大司寇大人对我的评价?”
      天蓝平静的语调让洪柏觉得诡异,不过,“太宰大人,天蓝大人,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了。”洪柏苦着脸求饶,再不求饶,这个暴力的女人会整死他!虽然他比她聪明,但是论起暴力和武艺,自愿参与禁军训练队伍的她只会把他打的跪地求饶。
      
      对洪柏留下一个“稍后算帐”的眼神,天蓝径直向清橙走去:“主上,臣把骆理带回来了。”
      清橙点头,望向正笑看着她的骆理:“已经决定留下来了?”
      “嗯,决定留下来了,这个有趣的世界让我舍不得离开。”
      “那天蓝告诉过你我打算让你任夏官长?”
      骆理笑着挑眉:“说是说了,不过您给我这么大的官职不怕我走上前任的老路?”
      清橙轻瞥他一眼,淡淡道:“你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骆理眼中闪过一抹光彩:“那臣就却之不恭了,主上!”
      “峯王对你的离开有异议吗?”
      骆理笑看天蓝,直到她满脸通红:“他祝我尽快抱得美人归,还有对主上您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说吧。”
      “留着山本信庭的狗命,让他玩几天。”
      清橙点头:“可以。”
      
      “主上,现在夏官长有了,空置多年的左将军之位也由弄奢大人上任,但是让何人出任新的宁州侯、源州侯?”宸莘恭敬地看向清橙,众人听了也都若有所思。
      “从国府中选拔?”骅午提议。
      “臣觉得就从州侯府中选任比较好,”贤人也提出自己的意见,“让那些官员自己选拔一个他们敬重的有能力的人。”
      剩下的人都没有开口,只是等着清橙的决定。
      
      “主上很多年前就培养出了宁州侯、源州侯的接替者。”塙麒的突然出声让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他一脸平静地说:“那几人现在都在淳州。”
      听塙麒一说,众人恍然大悟,怪不得主上当年把那几个从奏国国府、雁国国府出身的优秀人才全部派到了淳州,想必就是为了让他们熟悉州务。
      “主上真是深谋远虑!”宸莘微笑感叹。
      清橙白嫩的双手静静交握在清凉的桌面上:“让淳州现任令伊任宁州侯,现任州司马任源州侯。”
      
      众人纷纷点头,他们都见过令伊金香满、州司马俞语两个人,两人都是文武兼备的女孩,是宁州侯、源州侯的不二人选。
      
      “宁州令伊也被臣杀了,新任令伊本应由州侯任命,不过臣建议主上帮州侯任命,因为宁州的形势很复杂,金香满大人独自一人怕应付不下来。”洪柏皱眉提醒清橙,宁州在前任宁州侯的带领下一片散沙,没有几个可用的能臣。
      清橙听完静静思索。
      “主上,臣推荐淳州州司寇任宁州令伊。”
      “为什么选他?”清橙看着一脸正经的洪柏,虽然她也想到了这个人,不过她还是想听听他的看法。
      “州司寇李惟光大人执法严谨但是为人圆滑,臣相信有了他的帮助,宁州侯如虎添翼能更好地治理宁州。”
      
      “但是这么优秀的人才,淳州侯会愿意放人吗?”宸莘开玩笑地说。
      洪柏摇摇扇子,轻松地说:“冢宰大人不必担心这一点。实际上,在律法方面很优秀的人,淳州府还有一个,所以我想淳州侯不会介意让自己的朋友到更能发挥才智、才能的地方。”
      “还有一个熟知律法的人?”众人都疑惑地看向洪柏,据他们了解李惟光熟知各国律法,除了洪柏,还有谁可以和他比拟?
      “嗯,”洪柏点头,“那个人的才能比起我也不遑多让。”
      
      天蓝不屑扁嘴:“你还真是会为自己添光。”
      洪柏明朗一笑:“呵呵,不可否认我有时候确实自信了一点,但是人没有最基本的自信那他终将一事无成。”
      天蓝偏头,他那还叫一点?明明就傲到尾巴翘上了天。“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主上也知道这个人吧?”洪柏没有直接回答,笑意盎然地把头转向清橙。
      “淳州州宰张清。”清橙肯定地道,“他在景王和延王的支助下走遍了十二国,熟知各国律法。”
      “就是他。四十多年前,张清大人很有才能,但是他却有一个致命缺点:太善良。这一点放在任何一个普通民众的身上,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优点,但是要做官却会成为他致命的弱点。不管什么官职,总是会手染他人鲜血,可是一个太善良的人手染鲜血后如果他的心不够坚强那他会崩溃的。”
      
      清橙看向洪柏流光四溢的双眼,在心中点头,这个人确实有自傲的资本,不过是和乐俊见过一次面就看穿了他。不错,乐俊确实很有才能,但是他的善良让他不适宜留在翠篁宫,所以她把他派到了新立的淳州州府,那里的六个主事者全部都没有经过鲜血的洗礼,对政治的黑暗面同样不适应,但是有六个人在一起那么他们会相互扶持会很快会成长起来。
      
      清橙点头:“那么就这么决定,李惟光任宁州令伊。为了公平起见让宁州侯、源州侯两人身边都有一个熟悉的人,把淳州司徒王之派去源州,至于让他任何职让俞语自己决定。淳州府空缺下来的职位让淳州侯相焕自己选拔。”
      
      骅午在一边喃喃道:“淳州府一下子损失了这么多能臣,相焕大人估计会气的跳脚。”
      三公、六官的眼里都闪过赞同之意,相焕大人绝对会气得跳脚。
      塙麒不愿意让他的主上承受众人看好戏的眼光,因此他静静开口:“淳州侯大人不会生气,他上任淳州侯那一天主上就对他说了,和他同去的五人只是去历练将来会予以重任,所以让他争取在五十年内培养出能顶替五人的能臣。”
      
      三公、六官张大嘴,眼里深深印上了一个“服”字,比起他们这位有着深谋远见的主上,他们真的差的太远了呀,但是能作为她的臣子他们已经很满足了!
      和塙麒站在一起的弄奢也敬佩地看着沉思不语的清橙,越和这个女子相处越舍不得离开她,越和她相处越能感受她让天下臣服的霸气和魅力。他微笑,幸好他有先见之明地和她定下了灵魂之契,跟着她,他永世也不会厌烦。
      
      思索了一会儿,清橙面对众人道:“你们说说怎么处理宁州侯他们留下的烂摊子?”
      大家纷纷皱眉,大司马还好,他死了就死了,所留下的后遗症在预估的范围内,可是宁州侯、源州侯……真是麻烦呀!
      
      “宸莘,你先说说他们具体留下来哪些烂摊子,新上任的夏官长还不知道。”
      宸莘点头,对着一脸微笑的骆理道:“大司马大人,前任的两个州侯留给我们的最大麻烦就是如何处理从你们蓬莱流传过来的毒品,如何帮助民众戒毒,将来如何阻止民众制造毒品。现在全国九个州除了喜州,每个州都有人在吸食毒品,而且那些人都是普通民众我们不知道怎么给他们戒毒,还有……虽然相信大部分子民都是奉公守法的,但是不能否认也有很大一部分人为了钱会铤而走险,我担心有些利益熏心的商人会重新制造出毒品。这就是目前我们急需解决的大难题。”
      
      清橙看着骆理:“有没有什么可行的方法?我们已经试过了,如果有仙人体制就算深陷毒瘾也能成功戒毒,但是对普通民众我们却不能那么肯定,他们的体质承受不了毒瘾发作时的煎熬。”
      骆理卸下笑意,皱眉:“实际上,在蓬莱和昆仑也有无数的戒毒失败的例子,所以如果想吸毒的民众都戒除毒瘾,只有百分之五十不到的成功率。特别是□□,它的毒性位于十大毒品的前三位,毒性很强,而这个世界没有可以暂时控制毒瘾发作的制剂,所以我现在也还真没有什么办法帮助民众戒毒。至于如何阻止民众制造□□这也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过首先要阻止配方的泄露,其次是加控监管力度。”
      
      众人听完骆理的话,都纷纷不语。
      “在蓬莱和昆仑是如何为民众戒毒的?”清橙又问向骆理。
      骆理抬头思索:“大家会把毒瘾发作的人送到戒毒所,有专门的医护人员照看他们,在他们毒瘾发作时就给他们打入抑制剂、镇静剂之类的药品控制毒瘾。长期吸食毒品的人初被送入戒毒所他们会对抑制剂产生依赖,所以医护人员为他们戒毒时会逐量减少抑制剂,直至完全不使用抑制剂。对了,吸毒的人一般都很缺少安全感,所以帮他们戒毒时医护人员都会让他们的家人、朋友之类的在旁边鼓励他们。但是这些都是外力,戒毒最根本的还是看吸毒之人的意志力,意志力越强越容易戒毒。”
      
      听完骆理的话,清橙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骅午、贤仁,你们确定下界市面上还没有出现‘醒脑丸’?”
      骅午、贤仁恭敬垂手:“是的,主上,下界流通的只有鸦片。”
      “鸦片?”骆理挑眉。
      骅午点头:“就是鸦片,那个人连名字都没有改过。”
      洪柏笑的悠闲:“你要抓的那个毒贩看起来很看不起我们常世之人呀,连毒品的名字都不屑改一下。”
      “呵呵,”骆理也笑,“他从来就是一个自大的人。”不然怎么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跑到他家里杀人。
      
      清橙继续问:“民众吸毒的平均时间是多长?”
      “一个半月。”骅午想了想回答。
      骆理笑了:“这样的时间大部分人也才刚刚上瘾,我说的长时间吸毒者他们至少有四五年的吸毒年龄。如此一来,只要那些吸毒的民众本身体魄强健那么要戒毒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清橙微微点头:“我也正有此意。骆理、洪柏、韫奕,帮民众戒毒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三人了,禁军交由你们使用,戒毒的方法就采用帮太傅他们几人戒毒的方法,太傅、太保以及另外五人你们给大司马三人做助手,指引民众戒毒。”
      五人恭敬点头应允。
      “天蓝、贤仁,你们负责去把九个州包括各州府的所有毒品收集起来,我要让那些行商从此以后提都不敢再提‘鸦片’二字。”
      天蓝好奇地问:“主上打算怎么做?”
      清橙淡淡道:“到时你就了解了。”
      
      “塙麒、弄奢你们两个人去一趟金波宫,让景王把山本信庭交由你们带回来,告诉她他的命最终会交给她处理,现在先把他借来用用。还有如果有可能,你们从金波宫多带回一些‘醒脑丸’,另外要是景王问起如何帮助民众戒毒,你们可以把我们的做法如实告诉他们。”清橙待塙麒、弄奢点头后转向骆理,“把山本信庭交给我来处理,你不会介意吧?”
      骆理点头,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交给您处理最好不过,因为我相信落在您手里估计比落在我手里会惨一百倍。”落到他手里,他会干净利落地解决他,但是落到她手里,估计山本信庭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很快,塙麒、弄奢从金波宫带回了山本信庭。
      紫阳殿外的空地上,清澄、宸莘审视着引起庆东国、巧州国大乱的男子: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鼻子下流着一撮日本人特有的胡子,身材矮小但结实,面目和善但眼睛里却遍布阴狠。
      对着巧国的塙王清橙,即使双手被缚,山本信庭仍然一副高傲的样子:“我已经加入庆国的仙籍,塙王陛下无权这样对我。”
      “抱歉打断你,景王陛下把你交给我们时就说过你的一切任由塙王陛下作主。”弄奢说着轻抬手,山本信庭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对于我国的王,你怎么能不恭敬下跪呢?”
      清橙冷眼旁观,塙麒则看着山本信庭咬牙切齿地样子不满皱眉:“你只是一个海客,取消你的仙籍轻而易举,更重要的是你是否忘记了你阶下囚的身分?”
      
      山本信庭脸色涨红,双眼布满血丝,他愤恨地看着清橙:“我何时成为了巧州国的阶下囚?”
      宸莘对着山本信庭的屁股狠踢一脚:“你有何不满?敢制造毒品扰乱我国,我们说你是阶下囚你就是阶下囚,没有你反驳的余地。”
      山本信庭被踢的趴在地上,他因为双手被绑,所以只有扭头恼怒地看着宸莘。
      “怎么?不服?”宸莘说着又狠狠踢了一脚。
      
      弄奢被宸莘不同于平时慈善、和蔼面目的粗鲁动作吓了一跳,他面带不解地看向塙麒。
      塙麒翻个白眼,轻声为弄奢解惑:“自从主上执政后,翠篁宫的大部分官员爆发了他们潜藏的第二面:平时看起来很风流潇洒的洪柏实际上是个喜欢落井下石的超级欠修理的人;严肃的骅午是一个冷面笑匠;天蓝表面看起来很温柔实际上是一个暴力女;宸莘大人平时很和蔼,但是如果惹到了他,他就会变得很粗暴,一般只有涉及到主上和民众生命安全有关的事情他才会变的粗暴;韫奕看起来像一个清秀的女孩子,但翠篁宫里没有几个人敢去招惹他,因为他喜欢在背后使阴招;而现在依我看,新上任的夏官长骆理也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总的说来,三公、六官中,只有三公和大宗伯目前看来算是心口一致。”
      塙麒面无表情地看着张口结舌的弄奢:“时间长了,你就会习惯了。”
      “......”弄奢无言,他似乎来到了一个很了不得的地方。
      
      听着身后塙麒、弄奢的窃窃私语,清橙在心里无力叹气,这个翠篁宫越来越有向八卦集中地发展的趋势。“塙麒,你们向景王拿了多少‘醒脑丸’?”
      “没有数过,景王陛下给我们装满了两个锦囊,她说这是这几个月来,她的秋官长、地官长和左将军敬献给她的。”塙麒说完,和弄奢各自递给了清橙一个乳白色的锦囊。
      清橙接过两个锦囊在手中掂量了一下,满意点头,这两个锦囊里至少有两百颗“醒脑丸”。
      
      一直趴在地上的山本信庭听见了“醒脑丸”三字,忙惊喜抬头:“你想要‘醒脑丸’?只要你放了我,你想要多少我就帮你制作多少。”只要放了他,他就有机会到另一个国家东山再起,毒品这东西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抵抗得了,他就不信他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中期、科技发达的日本的大毒枭会斗不过这些世辈生活在天授人权的落后国家的古人,他被景王抓不过是他太大意了。
      “你是白痴吗?”宸莘怀疑眼前这个人是来自蓬莱的海客,不然其他来自蓬莱的如延王、景王、峯王、泰台辅、延台辅都聪明的一塌糊涂,为什么这个和他们来自同个地方的海客就笨的让人想掐死呢?“如果想要你的‘醒脑丸’,我们会恭敬把你请进翠篁宫,而不是让你以犯人的身分来到这。”宸莘说的无比讽刺。 
      清橙站着向塙麒手一挥,塙麒会意点头。不到半分钟,一张黑色带着红色靠垫的椅子出现在清橙身前。
      “辟邪,谢谢。”这么大好的天气,还是坐在阳光下比较舒服。
      “不客气,主上。”
      
      山本信庭惊恐地看着发出声音的地面,他听说这个世界有妖魔,可是他从来没有见过,刚刚那个低沉的声音就是妖魔发出来的吗?
      清橙坐在椅子上,冷冷的、居高临下的看着山本信庭:“你制作毒品的材料全部都是这个常世所有的?”
      山本信庭一愣,庆幸随之占满心头:“不是,最重要的成分来自蓬莱是这个世界无论如何也制作不出来的。”他掉下东京湾之前在车里装满了吗啡,来到这个世界那些吗啡居然没有损坏,而且全部被虚海的海水冲到了岸边,所以他也才有机会在这个世界制造出毒品。“你们想要吗啡?还是一样的话,只要放了我且保我安全我可以送给你们一些。”
      
      把山本信庭的话当成耳边风,宸莘笑盈盈地看向清橙:“主上,真是太好了!”
      清橙点头,这样就不当心别有用心之人再造出毒品了。
      塙麒和弄奢也脸带笑意,没有了最重要的成分,常世之人就是再聪明也制造不出毒品。
      山本信庭也笑,他以为清橙会为了得到吗啡而放了他,反正他还在庆东国藏了一些吗啡所以为了活命送他们一点也无妨。
      
      清橙把装着“醒脑丸”的两个锦囊交给了宸莘:“每隔两个时辰喂他吃一颗‘醒脑丸’,直到他吃完锦囊里的‘醒脑丸’。他这个名字取得很好,现在也是让他醒醒脑的时候了,不然他还像在做梦一样,以为一个国家的王可以随他耍弄。”
      宸莘笑眯眯点头,拿出一颗“醒脑丸”靠近山本信庭。
      山本信庭惊恐地张嘴欲喊,宸莘趁势把“醒脑丸”丢进了他嘴里,之后狠狠捏着他的嘴。
      “咕咚”一声,山本信庭没有选择地吞下了他自己制造的毒品。
      宸莘放开手,他使劲地咳,想吐出它。他没有想到,和毒品打了一辈子的交道,终于这一天轮到他自己亲尝毒品的滋味了。从喉咙而上的醋酸味让他心酸、眼酸,他流着泪:“不是说放了我吗?”
      
      清橙淡淡反问:“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一直都是你自说自话。”
      从心底涌起的愤怒淹没了山本信庭,他红着眼,从地上奋力爬起来冲向了清橙:“我要杀了你!”
      “下友,别弄死他。”清橙淡淡吩咐。
      下友浮上地面,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直冲而来的山本信庭,大翅膀狠狠一扇,山本信庭向风筝一样飞上半空然后又直直坠地。
      “真是太脆弱了,居然晕过去了!”宸莘用脚尖轻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山本信庭。
      
      “宸莘,把他关押起来,之后他还有大用,记得喂他吃‘醒脑丸’。”
      “主上,他是仙,要除了他的仙籍,他吃的‘醒脑丸’才能更快地起作用。”宸莘微笑提议。
      弄奢微愣:“我好像看见冢宰大人在奸笑。”
      “你没有看错,他就是在奸笑。”塙麒瞥了一眼不敢置信的弄奢,淡淡道。
      “那好,”清橙同意宸莘的提议,“我会让鸾去金波宫向景王传信取消山本信庭的仙籍,不过你要注意别让他死了。”
      “放心吧,主上,他就算死一万次臣也会让他活过来!那臣现在把他押下去关起来。”
      清橙、塙麒、弄奢静静看着宸莘拖着昏迷的山本信庭远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