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五 章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码的有点不尽人意,大家将就着看吧!
      清凉殿内,七嘴八舌的讨论打破了一惯的肃穆。
      “主上,在宁州和源州的庆东国行商中有一半和宁州侯、源州侯有关系,这一个多月以来他们靠着两位州侯的关系在宁州、源州肆意打压其它国家的商人,扰乱了正常的交易秩序,所以奉主上的命令,那些不法分子臣和大司徒已经全部抓起来了。而且从那些人口中,臣得知他们在贩卖毒品。”洪柏脸带微笑,眼里却是杀意闪过。
      “主上,那部分的行商并不是真正的行商,他们似乎是由庆东国的官员假扮。”韫奕恭敬地禀报。
      
      “骅午、贤仁你们有什么发现?”
      “主上,‘醒脑丸’在下界还没有流通,但是却有大量的民众在吸食鸦片。因为前不久庆国的商人把我国的罂粟花连带果实全部购买了,所以现在普通民众想吸食鸦片就得高价从庆国商人手中购买,现在我国很大一部分资金流向了庆东国行商。”
      贤仁严肃地上前:“主上,臣等还发现宁州和源州的普通官员似乎都在大量吸食鸦片。”
      
      清橙刚听完几人的报告就感觉心内一阵波动,转头,弄奢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身后:“你回来了?”
      “是,主上,我回来了。”弄奢微笑,“不过很抱歉,我没有完成您交代的任务,那个夏官长太狡猾了,我用本体去见他,他也不相信我说的话。”让他深深体会了人类的狡诈多变,“不过,我发现每天晚上他给守护边境的兵卒吃一种白色粉末,然后那些兵卒脸上就出现一种很满足的神情,他还邀请我吃说可以提高妖力,被我以不习惯人类食物拒绝了。”
      
      “哎呀,”洪柏用扇子往左手上一敲,“经过上次淳州侯的事情,大司马已经变得谨慎无比了呢!”
      宸莘担忧地捋着胡子:“那在边境的那部分兵士已经被他控制住了。”
      “而且我们把那些行商和吸食鸦片的人抓了起来,想必已经打草惊蛇了。”天蓝也满怀忧心,“在他们有了防备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才能把他们一网打尽呢?”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都是无计可施的。”
      清橙的一句话让殿内众人安静了下来,塙麒露出崇拜的眼神看着清橙,弄奢则会意地微笑。
      “要在那些吸食毒品的人失去自己的意识之前解决大司马、宁州侯和源州侯,不然......”
      清橙话没有说完,但是从骆理口中大家清楚地知道吸食毒品的后果,在这个没有药物注射的常世,他们没有任何方法能替深陷毒瘾的人戒毒,到了那个时候,这一片安宁的巧又会变的杂乱不堪。
      
      “把全部禁军分成三队,一队洪柏带领去抓宁州侯,一队骅午带领抓源州侯,最后一队弄奢带领抓大司马。我允许你们当场斩下宁州侯、源州侯、大司马的头颅,至于其下属......如果讲情了一切缘由他们还抵抗,同样,杀无赦。”清橙把头转向塙麒,“塙麒,把女娇派给洪柏,辟邪派给骅午。”
      塙麒轻点头:“辟邪、女娇,去吧。”
      “是。”只看见洪柏和骅午身后的阴影一阵波动之后又恢复了平静。
      “那你们现在就行动吧。”清橙对着几人点头。
      三人微笑领命向外走去。
      
      “宸莘,向各州通告宁州侯、源州侯、大司马叛乱。”
      “是。”
      “贤仁,你们抓吸食鸦片的民众时遇到民众的反抗了吗?”
      贤仁摇头:“并没有,当臣和大司空给他们讲明鸦片的危害时大部分人都是自愿跟臣等走的。”
      “很好,”清橙满意点头,“那等会我会让司会起草文书,把这一次的事件通告全国。你现在去向司会说明鸦片和醒脑丸的样子,让她把毒品的样子仔细画进文书内。”
      “臣遵旨。”
      
      “天蓝,交给你一个任务。”
      “主上,什么任务?”天蓝双眼晶亮。
      “去一趟芳极国。”
      “去芳极国干什么?”天蓝满眼疑惑。
      “去找骆理,就说他要抓的毒贩我已经帮他抓住了,还有,告诉他巧州国夏官长的职位等着他。”
      天蓝不明所以的脸红:“他不是一直想回家吗?”
      清橙冷觑她一眼,眼里闪过的笑意快的没有人看见:“现在长野逸冷是芳王,他一心要抓的毒贩在这个世界,还有更重要的是他所爱的人也在这个世界,所以我估计他不会回去了。”
      “主上......”天蓝觉得自己的头顶快冒烟了。
      “怎么?难不成我说错了?”清橙无视天蓝眼里的娇羞。
      
      “主上,那臣现在就去芳极国。”天蓝拔腿就要往外跑。
      “慢着。”
      “主上,还有什么吩咐?”天蓝转过红的像猴子屁股一样的脸。
      “芳国刚刚有新王,所以顺便带上一份祝贺的国书吧。”
      “臣马上就让司会起草恭贺的国书。”天蓝一溜烟就消失在清凉殿。
      
      塙麒满面微笑地看着清橙,这样的主上真好,眼里有了光彩不再像初次见面时那样的空洞,看着这样的主上,他就感到无比的安心,不再时时担心她会消失。
      
      “太师,太傅、太保和其他五个人现在毒瘾还发作吗?”
      太师苍老深邃的棕色眼睛闪过一丝好笑:“偶尔还有发作,不过大家都是仙,所以挺一挺就过去了不是很严重。”禁军配合医官整理出了很多治疗的方法,最基本的就是药浴和药膳,每天的药浴泡的几人脱皮脱力,而那药膳比黄连还苦让几人一度怀疑禁军在整他们。不过效果也是显著的,药浴、药膳把体内的毒素排出,现在主要是戒除对毒品的依赖。每次毒瘾发作,禁军众人就在几人旁边大喊“来,和我们比一场吧,不是说吃了毒品会增强爆发力吗?”然后毒瘾发作的几人抱成一团努力抵抗那种难受,也不敢再乱喊什么“我要醒脑丸,不然要你们好看”之类的话。
      “一定要好好监督他们,让他们彻底戒除毒瘾。”
      “放心吧,主上。不戒除毒瘾,他们是走不出较场的。”太师好笑地说。
      “那就好。”清橙缓缓点头。
      
      即使宁州侯、源州侯察觉到清橙已经知道他们的计划,但是他们以为在没有抓到他们的确切证据之前清橙是不敢动他们的,直到洪柏、骅午各自带领使令和禁军悄无声息地攻入州侯府,把他们团团围困在议事大厅时,他们还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不过,洪柏、骅午和宁州侯、源州侯共事多年,对他们的脾性和以前的所作所为了解的一清二楚,所以没有等到他们辩解二话不说直接斩下了他们的头颅,反正他们两人估计清橙也没有兴趣听取两个州侯的狡辩。然后再慢条斯理地通告州侯府内目瞪口呆的众官员:宁州侯、源州侯、大司马三人不仅意图谋反,还和庆东国的谋乱分子相勾结用毒品谋害巧国民众,因此主上下令斩无赦,对于试图抵抗的官员同样斩无赦。
      
      基本上,洪柏、骅午带领的禁军没有遭受任何损伤,处理了州侯府内的谋逆分子,就快速整装回到了翠篁宫,一直隐身在暗处的两只使令从头到尾连相都没有出来亮过,让洪柏、骅午对清橙的敬仰又上升到了一个高度。禁军是清橙花了近五年时间亲手训练出来的,所以他们两人看到禁军从州侯府宫门到议事厅半个时辰都没有用到而且没有惊扰到任何一个守卫时(因为守卫还没来得及惊喊就被打晕了),那种惊诧就不言而喻了。
      
      另一边,当弄奢带领禁军包围大司马时,大司马正在要挟那些吸食鸦片的兵卒为他卖命攻入翠篁宫,因为已经有好几天了他买不到鸦片,所以他估计他们的计划已经败露了,而他知道清橙对于他们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因此为了活命,所以他想出了一个疯狂的计划用来最后一搏。
      “我告诉你们,你们吃了我提供的鸦片必须得听我的话,不然只有死路一条。”承肼洋洋得意,“你们想啊,等攻入了翠篁宫杀了她,到时我为假王,你们就是我的功臣,还担心我不提供你们鸦片吗?”
      
      “呸!”一个士兵不屑的回答,“大司马你狼子野心,我们今日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不错,陛下让我们感受到了为人的乐趣,让我们爱上了这个香飘四溢的国家,我们怎可能助纣为虐去伤害我们心目中的神?”
      “就是,你以为现在还是你只手翻天的止王、错王时代吗?那个时候我们怕你,现在不同了,我们不可能再怕你。”
      承肼故作失望:“你们现在还有力气说些刚硬的话,等会你们毒瘾发作的时候我让你们吃屎你们都会忙不迭的点头。”
      
      “那我们就在毒瘾发作之前解决掉你。”先前那个一脸不屑的士兵缓缓抽出了垮在腰间的刀。
      “你们敢?”大司马紧张的后退一步,“我是大司马,你们打算以下犯上?”
      “大司马说话真好笑,你让我们对陛下做的事不正是以下犯上?”
      承肼双眼乱转:“噢,我知道了,你们是在害怕陈清橙对不对?不用担心,她一定想不到我们会直接攻入翠篁宫,所以我敢保证你们没有生命危险。”
      “大、司、马、大人,”一个士兵对着承肼翻了一个白眼,“你想的太多了,我们从来都没有害怕过主上,对于她,我们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敬仰。”
      承肼被众士兵逼得连连后退:“你们想清楚,杀了我,你们就得不到鸦片,我想你们清楚毒瘾发作时的难受吧?”
      
      一个士兵好笑的摇头:“这些就不是大司马大人所要操心的了。”
      大家纷纷抽出刀逼进承肼。
      
      承肼停下后退的脚步,也从腰间抽出了锋利的剑,阴森取代了之前他假装的恐惧:“你们以为我凭什么能当上夏官长?你们也太小看我了。”
      承肼拿着刀伶俐地在人群中飞舞,根本想不到那肥胖的身躯能氤氲那么轻巧的动作,刀锋所过,众兵士都虚弱地倒在地上。
      众兵士无力倒地,喘着气愤恨地看着承肼:“真卑鄙,居然在剑上下软毒。”软毒,无色无味,呈液体状,能迅速地让仙人虚软而不能动弹。此毒,毒性极强,只要毒一挨着皮肤就见效。
      
      承肼收回刀冷笑:“无毒不丈夫,如果你们听我命令行事,我根本不会用这一招。现在我就等你们失去意识,到时还怕你们不会攻入翠篁宫?”
      
      “不会让你得逞。”
      “呵!”承肼微笑,“那咱们走着瞧。对了,告诉你们,给你们吃的鸦片内加了两种特殊的花—曼陀罗花和芳草。”看出众人眼里的疑问,承肼得意地解释,“你们不知道它们的作用吧?和下界民众吸食的鸦片不同,下界吸食的鸦片只会让人上瘾、身体虚弱,加入了曼陀罗花和芳草的鸦片会更快的让吸食之人失去自己的意识,身体不会虚弱,但他们只会听从给他们鸦片之人的话,简单说来你们之后就会成为一个听话的傀儡,没有自己的思想。”还真是佩服那个叫山本信庭的海客,能制造出如此厉害的药,想当初庆国的秋官长把这个药品推荐给他时,他还不相信呢。“告诉你们,翠篁宫有几人吸了比鸦片更厉害的‘醒脑丸’,我相信过不了几天那几人就会哭着来求我。”(作者语:此段话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不知‘醒脑丸’厉害在哪儿?”一个好听的很磁性的声音,但并不是出自众位士兵的嘴。
      承肼没有察觉,他兀自高兴地炫耀着:“就是他的毒性比鸦片更强、更难戒除。”
      “那还真是抱歉,因为据我所知,那几位因吸食‘醒脑丸’而起的毒瘾已经差不多要被全部戒掉了。”
      
      一阵风吹过,一个满脸肃杀的漂亮男子突兀地出现在承肼面前。
      承肼抬头,是那个在清凉殿仅有一面之缘的男子:“你是谁,来这干什么?”
      “我?”弄奢轻笑,“我是你口中的陈清橙的仆人,还有一个身份我想你应该不太想知道。”
      承肼的右手悄悄摸上了腰间的剑:“还有什么身份?”
      弄奢挂着一抹邪肆的笑,没有说话。
      一阵青烟笼罩着弄奢,在承肼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青烟消失,黑色巨蟒偏头看向承肼:“不会不认识吧?我记得我以这个身体和你多次谈话。”
      
      “那么你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还是要我帮你抢夺那把宝重?”
      “不是噢,”弄奢高高扬起巨大的玄色头颅,“我刚说了呀,我是主上的仆人,所以很明显我是来——杀——你——的呀!”
      话音一落,弄奢张开嘴“咔嚓”一声吞下了承肼的脑袋,承肼甚至还来不及拔出剑或是尖叫出声。
      倒在地上的士兵都脸色发紫地看着弄奢,跟在弄奢身后的被清橙用现代化军事教育教出来的禁军也瞪大了眼,嘴角不停地抽呀抽。真是强人,不,强妖!怪不得主上会派一个他们不熟悉的人来领导他们,也幸好他们还没有出手。众位禁军在心里暗自庆幸他们在一路上没有挑衅那位大人,接着又瞬间把心里打算回宫后和他切磋武艺的想法丢到脑后,和他切磋武艺被耍的只可能是他们!
      
      “真难吃!不过几千年没有吃过人类,为什么人类的肉就变得如此难以下口?”变回人形的弄奢不满足地咂了咂嘴巴,“收队,回宫。”
      禁军上前一人拉起一个软在地上的士兵,跟在弄奢身后向翠篁宫的方向飞去。
      
      夕阳把天空照的明艳艳的,明日又是一个好天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