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 章

    作者有话要说:
    可恶的感冒,把我折腾的够惨,输了液都还没有好。现在每天下班后还要把屁股送出去让医生椎,呜呜,好痛!
      清橙三人站在阴暗处注视着长野逸冷一行人的身影快速消失。
      “主上,发生了什么事?”洪柏一直处于惊疑之中,他不懂清橙为什么要让使令袭击他们。刚刚看见那只豹子向巫玄扑去时他已经抽出了腰间的软剑,但塙麒却拉住了他说这是清橙的指示,然后眼睁睁看着两队人分开。
      
      “辟邪,外围的妖魔全部解决了?”
      清橙脚下传来一阵隐隐的波动:“已经解决了,主上的那几个朋友,至少在这附近不会再遇到妖魔的袭击。”
      塙麒垂眼,怪不得刚刚辟邪回来后没有回到他身边,原来之前是去猎杀妖魔了吗?
      
      清橙静静一挥衣袖:“那我们现在去看看是什么妖魔有如此的智慧和本事敢围攻我们。”
      洪柏到抽一口凉气:“主上的意思是我们被妖魔盯上了?而且还是那种很可刻意的盯法?”
      塙麒点头:“从我们开始在这停留的一瞬间,我们的四周都是妖魔。”
      洪柏咂舌,台辅的使令真厉害,那么多的妖魔在他还没有知觉的时候就被解决了。
      
      寂静的森林里,只有衣裙拖在地上的沙沙声。
      洪柏身上的冷汗直冒,他已经感受到了强烈的压迫感,明明是大白天他却感觉自己站在夜晚阴森的森林里,他甚至听到了妖魔的口水流淌在地上的哗哗声。
      他强自打趣:“妖魔和野兽好像没有什么区别,看到可口的猎物时眼睛都会放出绿莹莹的光。”
      塙麒头也不回:“只有无能的人才会承认自己是妖魔的猎物。”
      台辅大人,到底我什么地方得罪您了?从四十多年前的第一次朝会开始,您就没有给过我好脸色,还经常以打击我为乐。走在后面的洪柏看着前方紧跟清橙的淡逸身影,在心里无力叹气,他真的很想喊冤呐。
      
      “主上,我们周围又聚集了无数的妖魔。”塙麒感应到了很多妖魔的气息,不过他也很不理解,为什么妖魔会成群结队地攻击王?能召唤驱使妖魔的只有同为妖魔的使令,难不成……塙麒的脸色变得难看,难不成还有和巧国以前的错王一样愚蠢的人吗?
      “辟邪,去把它们处理了。”清橙静静下令。那个主使者一直不出来她也没有必要留情面了,“下友也去。”
      这一次,洪柏清晰地听见了妖魔相互撕咬的声音,那凄厉的叫声让他不寒而栗,不一会四周飘起了浓烈的腥臭味。他担忧地看向外表娇弱的塙麒,果然,塙麒脸上的红润不再,苍白取而代之,纤长的身躯也轻轻颤动着。
      
      “主上,血腥味太浓了,”洪柏看向那个对台辅的虚弱视而不见的清冷女子,“台辅晕血。”
      “我还能撑下去。”塙麒紧皱眉头,纤白的手指紧抓腰间的衣服布料,在平滑的蓝色布料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褶皱。
      “台辅,失礼了。”洪柏走上前,用手轻扶着倔强的塙麒。
      
      知道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塙麒微靠着洪柏,清新却又浓烈的玫瑰香窜进塙麒的鼻子盖过了腥臊的血腥味。塙麒嫌恶地看向对他微笑的洪柏:“自恋。你不会天天用玫瑰花瓣洗澡吧?娘娘腔!”娘娘腔这个词是从骆理口中得知其意义的。
      洪柏的手微僵,额头黑线划下,虽然他最喜欢的花是玫瑰花,住的地方也种有玫瑰,平时也喜欢往衣服上一滴玫瑰花油,但是……
      “台辅,请问臣到底做了什么错事惹您不开心?”洪柏努力控制自己的脸部表情。
      
      塙麒看着洪柏有点扭曲的脸,傲然偏头,没有告诉他从清橙赞美他是一个真小人的时候起他就看他不顺眼。
      “主上,全部处理了。”低沉的声音打断了塙麒和洪柏无言的僵持。
      “女娇,你出来驮着塙麒走。”清橙看了一眼塙麒决定让另一个使令也出来。
      “是,主上。”优雅的白狐应声出现在三人面前,它背对着塙麒,“台辅,请上来。”
      塙麒没有扭捏地坐在了女娇的背上。
      
      “我们继续向前。”清橙转身,衣服划下一个优美的幅度。
      洪柏和塙麒无言的跟上。
      实在很不习惯大家一路无言,洪柏开口打破了沉寂:“主上,妖魔为什么要特意袭击我们?”这次芳极国升山的人有福了,妖魔全部跑到了他们这边。
      “有妖魔很熟悉我手里的流光剑。”
      洪柏张大嘴:“这些妖魔是为了抢夺我巧国的宝重?”
      “也许。”
      “但是为什么?它们抢去又不能用。”
      
      “你不要忘记除了麒麟,只有流光剑可以收服妖魔。”而且被收服的妖魔不会得到任何的好处,不像被麒麟收服的使令最后还可以分食麒麟的肉,塙麒喃喃道:“这也代表这些妖魔中曾经有被流光剑收服过的。”
      所以它们抢夺流光是为了彻底毁掉它。清橙静静地走在最前面。
      
      “黄海的妖魔真的很多呀!”洪柏看着眼前张牙舞爪、姿态各异、种类繁多但又不约而同从嘴角流出恶心液体的妖魔喃喃感叹。这一次包围他们的妖魔现身在眼前了。
      清橙仍然是面无表情,她静静地和看似是头领的人形妖魔对视。虽然这个妖魔还是满身的红毛,连脸上也有,后面还有一条卷着的像猴子尾巴一样的长长尾巴,但是已经能明显看出具有人的四肢和外貌。
      “滚开。”清橙冷冷道,她没有心情和一个妖魔废话。
      
      “交……出你……手里的…….剑。”人形妖魔好似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了这一句话,吐字不清晰而且很缓慢,就像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刚开始说话。
      清橙一语不发,但包围着他们的妖魔却颤抖着后退。清橙散发了累积几百年的灵压。
      “闪开。”清橙目光冰冷如柱,身上冷厉的气息让妖魔不断后退。
      
      尽管人形妖魔也被清橙的杀气逼的紧抓自己的胸口,但它仍然挥动着毛茸茸的手。
      “吼!”已经后退几米的妖魔又咆哮着一拥而上。
      “辟邪,蓝氤,下友!”塙麒此刻埋怨自己的使令收的太少。
      “真是壮观!”最初的惊吓之后,洪柏的神经已经变得很粗,他一脸赞叹地望着在空中盘旋的穷奇、钦原、蛊雕等能在空中飞行的妖魔。
      
      “主上!”塙麒心急地看着大部分妖魔向清橙扑去,“女娇,你快去帮主上。”塙麒强撑着从女娇身上跳下。
      “抱歉,主上给我的命令是保护您,”女娇红玉一样的眼眸里倒映着塙麒苍白焦急的脸色,“台辅,您是否关心则乱了?主上很强,强的能轻易而举地毁灭这些妖魔,您是否忘记了?”
      
      好似是为了证明女娇的话,面对众妖魔疯狂的攻击,清澄一动不动。在妖魔的利嘴快接近她的脖子时,她轻轻把手里的剑抛向了天空。顿时,天空蓝光大作。
      在流光剑的蓝色光芒下,众妖魔脸上流露出了惊惧,然后后退,后退再后退。最后在离清橙约十米远的时候哀叫着四散逃去。
      流光剑的光芒颜色变淡,照耀的范围缩小直至光芒消失,慢慢从空中掉落在清橙的手里。
      
      “辟邪,跟着它,小心。”那个人形妖魔看见众妖魔逃跑也慌张地隐去了身形,她相信它一定会去见那个主使者。
      “主上放心。”即使那是个人形妖魔,但它的力量它貔貅还不放在眼里。
      
      洪柏满心满眼的倾慕。那个紫色的身影静立在莹莹蓝光下,飘逸、灵动,一瞬间他好似看到了永恒的到来。
      “哼!”
      洪柏回神,一抬眼就看见了塙麒眼里的冷意。他在心里失笑,原来如此,所以台辅一直看他不顺眼。不过……
      “台辅,您太小心眼了。主上不光是您的主上,也是全巧州国子民的主上——”包括我。洪柏悠然晃过塙麒,然后在他耳边留下这样一句让塙麒加深冷意的话。
      塙麒没有反驳,只是冷然看着洪柏轻轻走近清橙。
      
      “主上,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洪柏恭敬地向清橙问道。
      “等。”
      “等?”洪柏疑惑,“那个主使者会来吗?”
      “等辟邪的消息。”
      洪柏点头:“臣理解了。”
      
      “塙麒,你还能不能支撑下去?如果不能,就让女娇送你回翠篁宫。”清橙向正走近她的塙麒问道。
      塙麒坚定地回答:“主上,我没有什么事,还能继续下去。”
      “不必逞强。”
      塙麒微笑摇头:“为了主上,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清橙点头不语。倒是洪柏以怀疑的眼神看向塙麒,毕竟整个翠篁宫的人都知道,只要事关主上他们的台辅就会变为一个逞强的不能再逞强的人。
      塙麒对洪柏的怀疑偏头无视。
      
      “主上,流光剑可以收服妖魔,可是为什么刚刚那些妖魔面对流光的蓝芒还能逃跑?”塙麒安静地站在清橙的身边问出他心里的疑惑。
      “臣也很好奇。臣记得当年前淳州侯围攻主上的时候,流光剑发出的光芒也只是让那些骑兽不受控制。”洪柏听了塙麒的问话也连连点头。
      清橙无所谓地回答:“流光会发出三种光芒:银白色、蓝色和淡绿色。银白色的光芒可以收服妖魔,蓝色的光芒只会让妖魔惧怕、敬畏,至于淡绿色的光芒......”
      塙麒和洪柏同时偏头。
      
      “据流光自己的说法,淡绿色的光芒是斩断和使令关系的光芒,我还没有使用过。”
      “流光剑能和主上交流?”洪柏一脸惊奇,据他所知能和王交流的宝重只有庆国的水禺刀,那还是因为里面封印了一只能看透人心的猿。
      塙麒也很惊奇:“流光能斩断和使令的关系?”
      清橙淡淡看着两人:“流光剑出自黄海,天帝初次见它很是喜欢所以赋予了它灵气,让它拥有了自己的意识,因此它能够和我交流。至于斩断和使令的关系,它只能让它自己收服的妖魔恢复自由。”
      
      她并没有告诉两人流光剑是一把神器,是上一代的紫薇帝星消失后它才来到黄海等待新一代的紫薇帝星出现。实际上流光剑是专属于紫薇帝星的神器,所以她能凭借它看到王气,能一眼确定长野逸冷将是芳国的峯王。
      不过......清橙还是有点疑惑,因为她不理解流光说的“紫薇帝星是王中之王,不必凭借我也能够轻易辨别出王气”,之后她再怎么追问,流光剑也不告诉她丝毫。但是她仍能推断出紫薇帝星似乎是为了天下所有的王而存在,并不是仅仅去当一次救世主那么简单。
      清橙也不急,反正太白金星送她去那个龙大陆的时候总会告诉她一切的。
      
      实际上要不是清橙过于深藏过往的记忆,只要稍稍回想一下就能理解何为“紫薇帝星”。当年她可是《封神榜》的忠实观众,连续把这部电视剧看了三四遍,还为里面的紫薇帝星——姬伯邑考的死亡留下了无数心痛的眼泪。
      
      “主上,”辟邪回来了,“已找到了那个妖魔主使者的洞穴。但是……”
      “但是什么?”
      “那个妖魔很强,强过了我。”
      “哦,”清橙冷冷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兴味,“那就更要去看看了。”
      辟邪继续报告:“而且那个妖魔已经是完全进化成人的妖魔,我刚刚跟着那个人形妖魔在离洞口百米远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我,向我发出了警告的气息。”
      
      “哎呀,看来人家是等着主上去找他。”洪柏又扇起了他那把紫色的扇子,不然辟邪不会这么简单就被放回来。
      “辟邪,载我们过去。”清橙跨上了辟邪的后背。
      “主上,那我呢?”洪柏一脸被丢弃的表情,哀怨地看着清橙。
      “碍事。”塙麒对着洪柏平淡地吐出砸倒洪柏的两个字。
      洪柏更哀怨,比起他,惧血的台辅似乎更碍事吧!
      “我可以收服妖魔当使令,你只能当妖魔的食物。”塙麒看懂了洪柏眼里的意思。
      
      “下友,载上他。”
      一行三人再加三只使令稳稳飞上了天空。朝空中往下看,还能看见树林里升山民众的身影。
      最后,辟邪载着清橙在一块宽阔、明亮的空地上降落。
      
      空地的上方是一处悬崖,悬崖上开满了不知名的花。
      “主上,洞穴就在悬崖上。”辟邪看着上方黑幽幽的洞口示意。
      清橙看了一下,是一块平滑的悬崖峭壁,除了飞上去,没有任何其它的方法能上去。
      “塙麒,你和女娇留在这。”
      “是,主上。请主上万事小心。”塙麒不安地看着辟邪一跃就把清橙带上了悬崖中间的洞口,洪柏也从下友的身上跳下站在清橙身后。
      
      和在平地上看上去不同,从下方看黑幽幽的洞口内部实际上是一片亮徜。
      “还真是会享受。”洪柏笑叹,这个洞内很宽敞也很温暖,洞顶的最上方开了一个巨大的洞,阳光就是从那儿照射进来。不过令洪柏失笑的却不是这点,令他在意的是洞内奢华的可以和翠篁宫相比的装饰:红木雕金的大床,冉冉升起的檀香以及分摆在前后左右四根石柱上的正微微闪烁的夜明珠。洞外的一缕微风吹进来,大床四周轻纱漫扬,响起了一阵叮当声。
      洪柏抬头,轻纱上方摆着一排排的银色风铃。
      “人呢?”洪柏四处瞧着。
      
      清橙走上前,用剑撩开轻纱,床上只有凌乱的娟被。清橙并没有放松戒备,因为流光一直抖动着向她示警。
      “主上,他该不会被我们吓跑了吧?”洪柏用扇子顶着下巴,作了一个有趣的猜测。
      清橙淡淡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洪柏低头也为自己的无聊猜测失笑,那么强大的妖魔怎么可能逃跑?
      
      这个洞穴只有这么大,这个妖魔怎么躲藏呢?清橙平静地再查看了一下周围,然后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她又一次撩开了轻纱,看着凌乱的娟被心里升起一股好笑的冲动。
      她侧站着用剑尖挑起了娟被。一个黑影扑面而来,清橙不动声色转身用剑对着黑影缠绕了一圈然后大力甩出。
      
      “哇啊......这是什么呀?”洪柏看着那个只有两只筷子一样长的生物瞬间变得巨大无比,让这个宽敞的洞穴变得拥挤。然后只感觉到一个滑溜溜、凉冰冰的物体缠绕着他的脖子,“哇啊,是蛇,我这辈子最怕蛇了!”洪柏紧紧闭上了眼。
      清橙收剑,冷眼看着一条黑的像墨一样的巨蟒缠着洪柏。
      巨蟒嘶嘶吐着红色的舌信,一双金色魅惑的眼睛冷冷看着清橙。
      
      “主上!”塙麒听见洪柏的惊叫,不顾清橙的命令让女娇把他带到了洞内。看见洞内的情况时也微张着嘴:“辟邪不是说是人妖吗?”
      辟邪凉凉的语气从下方传出:“台辅,人妖也是妖,它还是可以变回原形的。”
      “你不是说他很强?那他为什么会变回原形?”
      “......”辟邪无话可说。
      塙麒和辟邪聊天一样的说话让巨蟒眼里闪过一抹森寒。
      
      “啊......好痛!不能呼吸了......”洪柏双手在空中乱晃。
      塙麒转头一看,洪柏的脸已经变成了紫色,而巨蟒还在继续收缩着。
      “主上......”塙麒虽然看洪柏很不顺眼,但也不希望洪柏就此死去,因为洪柏这个人很狡猾,有他在主上解决政务的时候就会轻松一大半。
      
      “你想要的给你。”清橙把流光剑抛在地上,用脚踢向巨蟒的方向。
      巨蟒看见流光,金色的眼睛闪过一抹疯狂,然后用尾巴卷起了流光。
      “嘭”的一声,双颊泛紫双眼翻白的洪柏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清橙和塙麒静静看着玄色大蟒使劲用尾巴拍打着流光。在看见流光没有丝毫的损伤时,金色眼睛变得狂乱,身上涌起了一股强劲的气流,眨眼洞内一片飞沙走石。
      清橙稳如泰山,塙麒也表情不变地站在清橙身边,只有洪柏随着飞沙走石在空中旋转。幸好他刚刚倒在地上的时候就昏迷了,不然现在准会在空中哇哇大叫。
      
      “主上,有血腥味。”一股淡淡的血腥传进了塙麒的鼻子。
      清橙冷眉:“喂,你毁不了流光剑。”
      像按了停止键一样,飞沙走石骤热落地,洪柏也“啪”的一声像被绑了千斤石块一样重重掉在地上。
      
      金色蛇眼紧紧盯着清橙,久久之后,洞穴内传来一阵沙哑满但含冷意的声音:“那就请塙王陛下毁灭它,不然......”
      “不然?”清橙面无表情。
      “不然我就让妖魔彻底毁灭巧州国。”
      “随你便,”清橙淡淡道,“只要你有那个本事。”
      
      “哈哈哈!”巨蟒的笑声让洞顶的石块飞速掉落,“只要在这把你和这只麒麟杀了,那......巧国也就完了。”
      塙麒冷哼:“不要只会说大话。”
      清橙冷冷点头赞同:“你要是能把我们杀了,你就不会只是妖了。”
      巨蟒也冷哼:“是吗?”
      电光火石之间,巨蟒的尾巴已经缠上了塙麒的脖子。
      
      金色魅惑的眼睛闪过一丝得意:“这样你怎么说呢?”
      清橙还是站在原地,眼底无一丝的波澜。
      塙麒看着清橙眼带哀戚,然后闭眼张口狠狠咬住缠住他脖子的蛇尾。他决不容许自己成为主上的弱点!
      
      “该死!”巨蟒感到痛意马上松开尾巴,心里有点不可思议,麒麟不是畏血的生物吗?
      巨蟒刚把尾巴放在眼前想要查看伤势,腰腹间又感到了钻心的疼痛。
      金眼看着插在腰腹间的那把没有被它毁掉的剑,双眼闪过一丝茫然,她何时夺过了剑?
      
      “为什么想毁灭流光?”清橙右手拿着流光的剑柄,左手揽抱着塙麒。塙麒的脑袋软软靠在清橙的肩上,双手颤抖地拉着清橙的衣服。
      “为什么?”金眼里流光阵阵,“就是因为看它不顺眼。”
      清橙冷眼相看,它当她和妖魔一样纯粹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